Category Archives: 思前想后

人生路上满“惊×”

又一次,两篇博文隔上一个月,我这一贯坚持的底线——月无断更,事实上是被打破了,而这一次并非由于工作繁忙。像我这种生活博客,主动隔离了熟人和利益诉求使之变得纯粹,但这份纯粹或许是一种奢侈,也或许本就无足轻重。

曾几何时,心里就被注入了一种稳定的幻觉,生活就像是平静的湖水,偶尔清风拂过激起层层涟漪,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平淡度过,而这只需要努利学习尽力工作便好。未曾憧憬过大富大贵,但凭着累年的积淀,只希望在当前的基础上向上稍稍突破而已。然而,曾经认为可靠的依仗变得脆弱不堪,扪心自问还有什么可以靠得住。

曾几何时,对选择的这份专业,笃信累年的积淀可使自己愈有价值。然而,某公司的做法是 35 岁以上老员工被裁,45 岁以上就要强制退休,对照这种现实,我这种想法显得多么天真可笑。已然越过了 35 岁这条线,未来向何处去,又有怎样的凭借一路向前,着实令我寝食不安。

人生路上充满了惊喜、惊奇、惊诧、惊骇,许多观念被一一打破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真相,它从来不会一成不变。没有什么经验可供借助,新情况也在不断变化,我们能抓住重点坚守底线已是不易,剩下的就主动、热情地拥抱变化,在此谋求自身的利益吧!

作为一个 ME,行业的急剧向下,令我一次次陷入被动,所谓展望,已化作泡沫,不值一提。有时,我不禁想自己为何总过不去四年这道坎儿,难道这是对我浑浑噩噩没有职业规划的诅咒?

我错了,我总寄希望于背靠大树好乘凉,只需施肥剪枝摘果实,不想这大树却在风暴中倒下,死去了。依附于大资本,是作为一名 ME 的宿命,孤木难支,必须加入一个团队。而身在团队中,谋求上升途径也是有限的,无非是技术专家或转为管理。但管理工作在大厦将倾、改换门庭之际,这样的经验又能有几何价值,自带项目和人脉吗?而技术专家,总会遇到天花板,技术之路总有终点,难道可以成为研究员?或许,在制造业的市场中,新品种产品的寻找和开发才是唯一选择,企业逐利的本性不会使自己成为一个研究所,而行业的颠覆随时让专家变得一文不值。

如何掌握主动,是未来的日子里不变的主题。没有什么靠得住,掌握更多种产品的全部设计和关键 CAE 分析,或许就是我体现自身价值的唯一的出路了。而识别下一个风口的智慧,又从何处取得?如果这一天可以到来,或许可以创建一个团队了。而这期间,难道不准备跨界吗?

什么叫懂生活

以前写了篇文章表示,人要懂生活。懂生活这个说法时常听到,有所意会却说不清楚。于是,稍作思考,理上一理。生活本身就是复杂多样的,懂生活这种提法其实很含糊笼统。如果从正面不好定义,那就从它的反面着手。当被人斥曰不懂生活!琢磨其语境语意,一般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不懂生活:不食人间烟火,不懂柴米油盐酱醋茶。

懂生活,就是要食人间烟火。生活是什么?活着,平素吃喝拉撒睡,偶尔辅以医药包。在教育普及之前,人们何尝计较什么读书抱负匡扶天下?吃饱穿暖生娃活长久才是紧要。如果一个人独立生活,能让自己吃饱穿暖健康有活力,也就掌握了生活的基本技能。

不限于物质的,人毕竟是社会性生物,群体归属感也是基本的生活需要,这些都需要生活的“浸泡”。我小时候,田间割麦种豆摘棉,长期亲身经历了农村生活,这种浸泡让生活的本真铭刻心间。世易时移,环境变了,城市是另一番光景,从田地刨食转变为人群间营生。于是,生活充满了概念,土地给予的脚踏实地感荡然无存,转而是为变幻的人心浮动操心,不再有拥抱大地安身立命的安定。

二、不懂生活:不知人生艰辛,不懂关键时快走两步。

懂生活,就是要把握人生,尤其是把握关键。人生很长,再强大的父母也不能守护子女一生,把孩子放出去让自己放心,只能依靠孩子自己。就像考试,父母无法代考。再如过马路,绿灯一亮就要快速行动,盯手机错过了就只能再等,步子迈得错了方寸,说不定还会惹来交通事故。

人心向上,盖因社会有高低分层。社会讲究赢者通吃,不进则退,单纯指望靠掌握一门手艺平常度日或已不能够。人在社会中就如同被洪流裹挟的蚂蚁,身不由己,蚂蚁在洪流中向何处去,自己可以选择方向,掌握必要本领,在浮木漂过时抓住而获得喘息,甚至流向另一条支流,到达心仪彼岸。

三、不懂生活:不知人性世态,不懂通达宽容从心所欲。

懂生活,就是有个人乐趣,获得自我满足。活着是幸运,此生无悔是时时刻刻的。毕竟,人有旦夕祸福,预期寿命其实跟自己无关,人要及时怡乐抚慰。毕竟,人生就是生活在时间上的集合,无法重来。

人是自私的,这并非贬义,而是生命的最基本立场。自私,为私图利,划定私有的范围,自然就明晰了与公共空间的界限。如此一来,公私互动就有了基础,共同构建公共规则就有所着力,“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水到渠成了。

总结一下,懂生活的人是可以坦然面对自己一生而无怨无悔的明白人。

自由畅想是奢侈的

我想,这会是一篇乱七八糟的牢骚文。

工作上,过年后一直在精神上捆住自己,以结果为导向,努力达成目标。但在行业下行压力之下,有些工作并不好做,必需的配合得不到满足,事情就难以推进。焦虑!

而年后媳妇儿工作异常忙碌,频频延迟下班,最迟的一次近十点了。相应地,也把一起下班的我绊住了,回家太晚就会耽误孩子学习识字,更不要说更多亲子活动了。所以,如果预知她要第二天加班,我就搭班车上下班,让她自己开车。不过,清明当天的两度失误让我也不免地心生忐忑。

白天越来越长,这两天下班也是我开车,由于在等待中听听音乐闭目养神,开车时倒也游刃有余,不觉疲累。不知怎地,这两天每天一个梦,都与车子有关。

前晚,梦到自己开车,自己却不在车上,像是开遥控车,然后车子在高架桥下交叉路口发生了数车相撞事故。昨晚,开始梦到大雨中邻居帮忙把车子开出车库,但我没找到车子,后来又觉得车子从几层楼上坠落下来,都摔碎了,随后到处找发动机也没找到,只是找到个大柴油机,琢磨着是不是要报保险之类的,挺奇怪的。

好长时间里,我都琢磨着性格内向和外向的问题,一直也没有什么定论。现在大脑里很多东西,满满地却很散碎,没啥真知和灼见。我是个很内向的人,小时候不爱搭理人,老娘斥之曰“内向”!显然地,在大人眼里内向是个贬义词。

工作十多年,见识了何谓社会的规则,明确了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和潜规则,以及规则的边界。咱不是外向的人,不是融化在社会人群中,对社会价值似也缺乏追求动力。外向这种关系驱动型人格或许更容易与人打成一片,积极塑造自己的社会角色。

而内向,或许可以叫作内在驱动型人格,这种人更着眼于自己的感受和意志。

在我看来,内向和外向不过是初始切入方向不同罢了,每个人都要面对内忧和外患。内向者要“攘外必先安内”,外向者就是“舍小家顾大家”。其实,无论先入手的是内还是外,最终内外问题都是要解决的。所以说,绝对的内向和外向都异数,而内外向比重相当或相差不多才是正常的。

打个比方,一个人在陌生的森林里,外向者先到处查探,要摸清森林里的情况再考虑定居还是离开;内向者看了周边就琢磨着是要在森林里定居还是离开再决定怎样探索这片森林。显然地,人与森林的关系是要处理的,而这关系是怎样的是需要自己赋予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