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思前想后

玩会游泳

农村娃成长过程中固然有无法触及的事物,但也会有城里小孩难得的饕餮体验。

咱那小山村是建立在小山丘上的村落,夏天一下雨,雨水自然就哗啦啦地往下流淌,于是年幼而身形矮小的我就顺着坑洼的石路一路踩水下去,边看边踩那微小的“瀑布”,微小的“水潭”,涌动的微小“山洪”。虽天空落雨不止,地上却也喜乐畅快,小孩子的乐趣就是那么简单。如果这种乐趣难以理解,可以参照踩泥坑之于小猪佩奇。

田间地头偶有宽一些的排水道,清晰记得有个两米见方的水沟里曾留下许多洗澡纳凉者的身影。倾斜的石板铺底,雨后的沟水清澈分明,深只半米,无溺水之虞,对于小学生来说,实在是个好地方。

还记得跟已故的小伙伴在采石留下的水塘里玩,那里都是石板石块,没有淤泥,清澈见底,水深不过胸口。玩法之一就有安安静静地闭气下沉盘坐在平整的石板上,水外声响听起来是那么沉闷遥远,待冲出水面顿时声响明亮豁然开朗,趣味无穷。

待上了初中,也曾跟几个孩子骑车跑去二里地外的小河里游泳,水约摸一米来深,河底凝实细腻的沙土令人难忘,难怪大家都喜欢海边细腻的沙滩了。

村西头的那口池塘,约莫一二十米见方,中间水深处应可没过头顶,下有淤泥,我在那里学会了游泳。清晰地记着,可以从一边游到临边,游上个七八米远,虽岸边有淤泥杂草,但乐在其中毫不厌恶。

也曾跟一个小伙伴去黄河故道里野泳,水质清澈,水草依依,待上岸,腿上吸着两三只蚂蟥,拍掉细看水中,竟有一条水蛇游动,于是果断穿衣离开,再也不去了。

会游泳的娃情绪高涨,九月里初中放学回来,经过池塘时不顾小伙伴说水凉而执意下水,果然很冷,也就赶紧上岸了。之后立志于学,转身成宅男,少有机会游泳了。

一直到大学里才有一次去游泳池游泳,没有华丽的泳姿,没有训练有素的节奏,深水区里被呛到,好在自己挣扎着脱困了。再后来就去水上乐园的泳池里游上几个来回,感觉挺累人的,已没有当初上心的愉悦了。

水塘自有它的好处,冬季干涸夏季积累雨水,连条鱼都没有,也没有消毒水的气味。更重要的是,天宽地阔之下,人声即使多了在这方天地间显得那么弱小,不会让人觉得聒噪,更能心情愉悦地感受着水的乐趣。

小孩子天性粗放烂漫、兴之所至地爱亲近水。然而,代价总由一些人用生命支付,例如每年暑假都会有学生溺水身亡见诸报端,所幸当年自己没有命丧水中。

前面提到了一个已故的小伙伴,以及游泳溺水身亡的学生,这不由地让我想起为什么男孩的出生率比女孩高些,男女比例一比一其实并不绝对,从受孕、出生、成熟到年老,男性总是相对短命的,待耄耋之年男性已是大大少于女性了。

在学游泳的问题上,男孩子放纵了天性,而女孩则几乎不会被允许下水,这倒不是为了安全,而是出于得体家教方面的考量,想想女孩如何面对那一群赤条条的男孩子吧!那个小学同学是械斗致死的,打架斗殴上学期间也时有耳闻。家有男孩的父母怎么会不把安全时刻抓起呢!

然而,为了安全而压抑天性,细腻海滩也成了城里娃心中的诱惑!往昔不再,不诉诸目的,水草丰沛地放养实在是奢侈而不可求了。

填补漏洞

又上了一次消防安全教育课,安全这个概念妇孺皆知,提起它都知道要重视,但是扪心自问是否就真得把它当回事儿而做到了防患未然呢?在前些年上消防安全教育课的时候,虽听课时感到触目惊心,但到了最后,讲课老师拿出购买申请单倡导学员掏钱购买设备的时候,感觉这就是个营销活动而心生抵触,商业气氛冲淡了之前的觉悟,让课变了味道。

这种防御心理确实影响了理性的判断,其实道理都懂,只是何时下定决心付诸行动,却需要个契机。我想,对我来说,这个时候到了,准备今年里花上两千块钱把相应的消防设备都补上吧!

忙于工作,忙于生活,忙于追逐更好的将来,对于这种致命的小概率事件常常忽视,对万一心存畏惧,却不敢正视它、应对它。忽地我想到了国家几年前新成立的一个部门叫应急管理部。而我们自己却完全没有应急的技能和准备,例如从来没操作过心脏复苏术,家里也没有一个灭火器。一旦灾祸降临,恐怕就是一个“后果不堪设想”,看看这六个字,多么逃避,想都不敢想,其实就是必死无疑!

生活上不在意,其实是有教训的。就近期来说,一个小小的脚气,折磨了一个半月,一度走路时前脚背被挤压而疼痛跛行。其实,这个问题在开始之初如能妥善处理,也不至如此,但涂了过期两年的药膏再加上不对症的喷雾,结果恶化至此。这不由地让我想起 16、17 年之交的那次咳嗽,也是持续了一个多月才好。或许真是到了时候了,不能以气力为依仗。

代人听课随想

还能代谁听课?不言自明,对这种事,我觉得挺无语的。周末要上两天课,媳妇儿的选择是在家陪孩子,然后把听课的任务交给我了!其实我也并非不能理解,社会上考证、升学历这类上课活动,往往把考题答案提前圈定,考试时闭卷,这也算是很严格的了,至于听讲与否压根儿不重要。

自毕业十多年来,就再也没进过大学教室,适逢其会图个新鲜,好好体验一番。因为教室、路线都没去过,为了避免迟到和慌慌张张,我还是多预留了点时间,七点一刻上公交车,到教室是八点十分,最终还是提前了二十分钟。毕竟是周末早上,公交车也很给力。待第二日再去,适逢其时。

还好,我不是第一个进办公室的!随后稀稀落落地来了人,最后总共是一二十人吧,不大的教室都没坐满三分之一。老师到九点才到,随后是上课,课程内容是《无机化学》。原本上课安排是上午八点半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五点半,实际上课改为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宁可饿着也不想耽误整天。

这课既没有课本,也没有课件,不奇怪地,本就不多的人,抬头看老师讲课的不足五个,还要包括组织者,听课做笔记的估计就我一个,大都低着头玩手机到了第二日,来上课的人已锐减至不足十人,当个讲师真得讲究点职业素养。

我显然是个异类,但我情况特殊,还是要低调些,配合要求拍照和签到后,就自己享受上课的体验。初三无机化学当年虽学得不错考过满分,但二十年过去了,化学对我来说已经太过遥远。这毕竟是跨领域的课程,姑且当作要学习的功课来对待。

首先抓住课程的结构和重点内容。随后在听课中尽量理解出现的概念定义和计算公式,既然没有预习,精神恍惚就会错过知识点,也无法将精力集中在难点上。只好标注出那些没有掌握的概念,留待课后弄清楚。至于理顺各个定义的相互关系,思考更多应用联系,毕竟不是自己的课程,确实没有动力进一步努力。这样听课下来,确实感觉预习、正确听讲和复习的用处了,老生常谈确有它的道理。

这只是本科的基础课程,很多东西还是能够理解的,但在学习方法上,跟大学生时期还是有所不同,比以前的那种漫无目的、事倍功半的浸泡方法更讲究成效。

屏幕课件上所显示的课程大纲里,除了最重要的四大平衡理论之外,还有元素各论、扩展知识和实验等内容,不过,由于时间有限,十六课时的内容要在七、八个小时内讲完,显然不可能,最终也只是把第一部分讲完。

记得有个概念叫“刻意学习”,英语好像叫 deliberate practice,就是带有明确攻关目的的练习,而这意味着已基本上把握课程整体的结构和脉络,以及所需技能或知识点的意义。这显然是一种成人的学习方法。而早在年纪轻轻的求学时期就已明确掌握这种方法,这或许就是那些鹤立鸡群天才学生的素养吧!

依稀记得大学里就有这样一类学生,上课基本不去,临考试了,突击一两个晚上就搞定了。甚至有人感觉会通不过考试而采取跑步淋水发烧的手段躲过考试的,真是杀伐果断、出人意表啊!这番说并非贬损,而是感叹有人年轻时就具有这种格局见识,也是能人所不能,令我等保守庸碌的人难以望其项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