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闲谈

[0915]见微不知著,感知不上心

今天下班来到最后换乘点,于是习惯性的打开“高德地图” 查看公交信息,没有信息,继而打开“长沙公交出行”,看到一辆车三站路后就会到,于是决定等车。当时也看到了有两辆车刚好过去,第三辆车到站后,也留意到前两辆车仍然没有到终点站,心中略有丝丝怪异,因为它们只剩下了两站路,两三分钟就应该走完了。

当然,我理应察觉到异常,求证也不难,而这两站路也就是 1.5 公里,也完全可以走路回家。然而,有车坐就坐车的惯性让我觉得还是坐公交车更舒服。待上了车左拐后,立即陷入了交通大堵塞之中,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前两辆车过了那么久仍然没到终点站。

但是,错误已经犯下,代价已然付出,事后诸葛亮、马后炮都无济于事!这就是麻痹大意的后果!纵然平时很理性,但在不留意间,并不会表现得更明智,惯性之下会犯的错仍然会犯,所以行为的结果就变得可以预期了!克服这种无意识地惯性行动很是必要啊!谁知道又会在什么问题上绊上一跤呢!

[0913]要多喝水呢!

几年前,有个朋友的侄女,十一二岁吧,说她的梦想是到东京做声优,当时我听了颇为吃惊,倏地意识到动漫对孩子们的影响是多么大!近来,看了不少动画,再看到正播着的神话故事,心中久生朦胧的一个想法忽然清晰:电影电视剧演员真是夕阳职业啊,而这些对于惯于观看动画影视的新几代人来说,有没有他们真是不重要,甚至最好没有,你看那动画中妖娆的身姿、动听的声线,再看那些演员,如何忍得了啊!反倒是,配音演员仍然前景看好。

或许历来都是男性著书立说,书中常常充斥着对美女的描写,例如描写美丽的诗赋,由于古文基础实在薄弱,在我看来,那些诗赋常常在于抒情,对是否精确刻画传达反而不甚着意,或许也算是强人所难,文字长于想象,绘画更加直接。于是,在当今,对美女诱惑的想象和挖掘变得更加专业化和视觉化,其产出直接而生动,如此巨量美女的供给,或许只有那些“收藏家”仍难以满足贪欲,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无需想象,而是顺意择美继而贪恋迷醉即可。

前天身体发生了一件大事:便血!比五年前的那次还是要多一些,心下惴惴!三个小时后又去了一次,前段略有残留,到了后段倒是恢复正常了!及晚上再看,没有异常了!回想一下,三天前有些便秘,便便过于干燥了!虽然从事着久坐的职业,痔疮之患难言绝缘,但还是希望能幸免,至少还能给我悬崖勒马的机会!天气热起来了,更要多喝水呢!

四年前,在洪秀柱卸任国民党主席的时候,我写了篇忍不住的关心。虽然关心多年,有些渐失耐心地要“快刀斩乱麻”,但比起纾解郁结,和平终究更可贵些吧!洪秀柱退了,如今又来了一个张亚中,且看吧,和平是否还有机会。如果有,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不过,不管他“虽千万人吾往矣”,也不知是否“明知不可而为之”,但就政治基本面上来看,力挽狂澜的个人英雄恐怕不会是他那样所谓理性务实的学者,一句话,我对该尝试前景表示悲观。

[0907]不写博客的日子

年前致力于完成项目的节点任务,无奈小伙儿不给力,直到公司拉闸断电都没搞完。年后一上班,又是忙将起来,该了结的了结,该开展的开展。

而博客呢?早已被抛诸脑后,无暇顾及了,再不来一篇,多年的坚持怕是要破功了。不过,想想近些日子过得充实,写不写似乎都没必要了,之于博主,坚持写博客的意义是什么?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这个春节,陪父母看了一部电视剧,开车五百公里,喝了一些白酒。没过十五,都在年里,给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晚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