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闲谈

看天要看天

1、看天要看天

看这句话说的,故弄了玄虚。第一个『看天』,就是观察天文,看看星星月亮。第二个『看天』,意同『农民看天吃饭』,就是依靠老天的意思。

自从上篇『细赏岁月纹』以来,月亮再也不给我机会了,用厚厚的云层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接下来,这层云幕仍将持续,『仰望婵娟美』是没戏了。

上个周日,吃完午饭回来一看消息,哟,当天下午有日环食,跟娃说戴墨镜看看。随后,心下却有疑虑,两点:其一,据说下午三点要下雨。其二,戴墨镜大概也不能直视太阳。

待休息了个把小时后,雨虽然没有下,但云确是厚厚的,墨镜不能用于看太阳,望远镜白板投影这些知识都用不上了。不过,在四点左右,天果真是暗了下来,颇有黑云压城、山雨欲来的感觉,不过,到了约莫五点钟,云虽未开天却复明亮了。

看天,要看天啊!

2、谬种误传

神曲 Victory 大气磅礴、荡气回肠,一则评论说这音乐令他掷笔抄棍上战场。由于视频上配的画面是『霍比特人3:五军之战』,于是把当初囫囵看完的『霍比特人』又重温了一下,不想,这音乐始终未出现。

疑惑之余网上求证,原来出自两步逃离地狱(Two Steps From Hell)。而另一个荡气回肠、柔肠千转的配乐 GhostBlade 预告片其实是用了 Star Sky 这首曲子,而它也是出自 Two Steps From Hell。看了看官网上的介绍,果然是专业为影片预告片配乐的。

3、买个弹弓吧!

在窗外咕咕没完的鸽子据说不是小区业主养的,每天早上吵得我们睡不好觉,我已然动了杀心。

而那些鸽子或是出生牛犊不怕虎,对着我够不到它的棍子一副人畜无害、无辜懵懂模样;抑或是有恃无恐,竟嘲弄着我明明鞭长莫及却故作声势地恫吓。

是可忍孰不可忍,买个远程打击武器,枪是买不到的,那就弹弓吧!子弹考虑用黄豆或花生米,万一误伤窗户玻璃呢!

女神的陨灭

少年心中有女神,臆想之中伊人不食人间烟火,妖娆而神秘,完美而令人神往。

若许年后,得知女神竟然也拉屎,也长黑头粉刺,甚至也骂娘打架……

于是少年心中的女神陨灭了!

女神:我本就是凡人,你一厢情愿,怪我咯?

少年:怪我少不更事。那你还那么坦然地接受女神称号?

女神:他们封的。况且,咱化妆术难道是白学的?

少年:怪我不懂化妆术。

女神:你以为把自己塑造成女神很容易?要比你们早起两个小时化妆呢!

少年:好吧,都是女神了,为啥还要打人?

女神:我也是人,也有脾气,惹了女神就没有代价?

少年:受教了!

灾难见实在

疫情复工之下,公交未完全恢复,坐自家车上下班,在家吃早饭,工作忙到“896”,在外戴口罩、测体温,没有出游踏春,没有影院聚会。虽然工作繁重,但相对那些不得不赋闲在家的人来说,我们的生活还在正常运转,只是牺牲了一些时间。而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有些事情也看得开了,不再斤斤计较。

如果没经历一些事情,不明白生活所依托的重点,就不会清醒地活着,犹如柔软被窝中感到的一丝不舒爽,在极致舒适的追求下变得矫情而无谓。或许生在幸福中,想的都是更多更好,何曾想过危机四伏、如履薄冰,又何曾要未雨绸缪。当我们还在为谁代表着价值观的制高点时,生命突然遭受致命威胁。

哲学家乔治·桑塔亚纳说:对于每个个体的命运而言,一切冤屈都是深切的、清晰的、绝对的。这或许就是一个社会要重要考虑的部分,以及社会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的矛盾。如果个人得不到足够的保障,而为了追求群体最大利益的社会是不得长久的。

或许这就是个人主义盛行的道理吧!但这或许忽略掉了一点,个人脆弱不堪,将一切的责任和自由都归于一人,极致舒适的反面或许就是绝望。当社会不再接收个人的自由,也就不再有义务在个人绝境时施以援手了。

于是,人们着力创造出一种新的力量,集体的力量,国家的力量,乃至全人类的力量。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有远远超越个人更强大有力的力量来帮助自己摆脱绝望创造奇迹。

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令我大吃一惊,据说这是科学的建议,而这种策略的结果就是决定接受放任几十万人的生命。或许英帝自由民主的反面就是在这灾难面前脆弱不堪,或许这就是人民的选择,这就是民主政治逻辑的结果。

我不知道其人民是如何想,或许就是“不自由,毋宁死”,灾难至,就认命接受 Judgment Day 的到来即可。如是这般,我很钦佩,活得透彻。但如果并非有着如此觉悟,只是犹如睡在柔软被窝里等待被讨好舒适,那就是天真。

很讽刺的是,在这个时候 YouTube 给许多人推送了比尔盖茨 2015 年的 TED 演讲:The next outbreak? we aren’t ready。说人类没有准备好应对一场瘟疫,果然在从埃博拉病毒疫情延伸的思考在如今看来竟是成谶之语了。

有兴趣看了许多的媒体报道,至于明显反华的,例如故意取标题“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纽时我是不看的,吃翔的感觉忍不了,更不会变态地以此为乐,虽然近期也有篇“中国为西方赢得时间,西方却浪费了它”,似乎代表着西方世界在切身之痛下有了更认真的态度了。而国内的官方报道,也不用看,身在其中,嗅得到个中气味。

主要看 BBC、DW 和台湾的一些媒体。抛开了最低的污蔑抹黑和最高的歌功颂德这两种政治色彩浓重的论调,转而在中间地带寻找观点。BBC、DW 虽然也有一些色彩,但一般来说还保有底线,其逻辑还可以理解。至于台湾的媒体,主要是考虑以普通百姓的视角来理解形势,虽然品质良莠不齐。当然,像中国人吃不起涪陵榨菜的那种还是不看的,太没格调和底线。

如今疫情已全世界爆发,我也时刻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幸灾乐祸的报复心理,也不要对已取得的成果盲目乐观。看了一下大流行(瘟疫)的年表,发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也就是SARS、H1N1(即猪流感,因为污蔑猪而改名)、MERS 和这次的 COVID-19。如此比较来看,这次的蔓延是全球范围内的,更加严重。

或许有人会觉得一年死个几万人根本不算什么,相比较死于车祸和烟草的人,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应恐慌。有些见过世面的国家采取消极举措似乎有其合理逻辑。不过,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恐慌情绪是人性的自然流露。

也关注一下海外华人的言论。例如在纽约的某娃要去买子弹。记得一个老哥身在美帝特拉华的女儿和身在英帝的赖博士如今都在家办公。

一个人的悲剧是深切的,真实的,绝对的。希望疫苗早点出来,避免悲剧的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