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闲谈

文章从创建到发布

在近六年时间里,写了四百多篇、三十多万字,很自然地,也渐已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写作习惯,本篇便是对该习惯进行的总结。

首先,有话想说,并自我审查话题。博客是个说话的地方,而 WebLog 本身就带有记录属性。作为生活博客,会记录自己的生活内容、所思所想,话题自然杂糅,文章或长、或短、或外行、或深沉,不拘一格。不过,需要说明的是,有些敏感内容和话题我不会写,一些热点话题我也尽量避开,从而避免给博客招来不必要的关注和麻烦,知名度和流量不是我的追求。

其次,不考虑通篇,先把当时的想法记下来。一般来说,一气呵成写完文章是不多的,文章总是一段段地写下,然后即时保存,由此产生了大量的修订,要不咱的文章 ID 怎么就这么快上了五位数呢!这种记录习惯有时也会有问题,写着写着就可能转向了,例如那篇“过家门岂能不入”,博友已有察觉。

再次,着眼全篇,修改增删。碎片化的写作,很像微博了,但是我不要把博客写成微博。碎片的记录最后总是要融合成篇的,念头可以碎片,文章不能散碎。不过,关于文章结构,目前并不特别强调,只是做到整篇通顺不突兀就好。

最后,勘误和修饰。目的就是通篇读来要有自己说话的感觉,主要是一些字句、词语的斟酌,顺便改改错别字。不过,即便是有这么个过程,还可能在发布后发现仍有漏网之鱼。

除了文章内容,对于标题和发布时间也形成了一些习惯。标题现在多是五到十个字,依感觉来,不一定是对文章内容的概括。毕竟生活博客的核心在于博主,博主之核心在于感和想。发布时间有时并非实际发布的时间,而是文章内容发生的时间,只有当内容跟时间关系不大的时候才会不刻意修改发布时间。

一篇文章从创建到发布,不考虑记录时的修修改改,就是在临近发布的时候,从头到尾读完文章也不下五遍。纵然如此,在发布后,改换心肠,有时还是会忍不住修订一下。

社会责任如何承担和分摊

上一篇文章论及事故责任认定的原则,并表态反对苛责其他乘客不作为的论调——所谓“雪崩到来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毕竟道德与法律是两个层面的问题,不能因为有人吐了口痰就要弄死他。

不可否认,对那段视频我只是记住了第一印象,却没有深入地分析它,没有对司机突然大幅度左打方向盘发出质疑。或许,这就是急于表达心态之下的顾此失彼吧。不过,在发文之后,我再看相关法律界的意见,竟与我的论调十分相似。至今,我并不觉得这种一致是好事情,而是感觉到自己认识还未察究竟,忽略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责任方公交车司机和公交公司在面对此类情况时会采取怎样的措施来分摊责任和规避风险。
我想,社会责任要落实落地,执行者想规避责任的这种心理也没什么不对。毕竟,大家都在社会中承担着各自的责任,有些责任很大,恐怕是承担不起的,不说逃避责任吧,规避责任的研究肯定是要做的。如果研究出来的对策竟是故意撞树这种增损的方式,那它是如何被催生出来的,才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这篇文章《重庆公交车坠江,是一场必然说得挺好:还觉得这起事件是意外吗?它是法律不健全下的必然,是在撞了 100 次树和马路牙子后,第 101 次撞出了桥。

社会安全风险及其保障

这篇谈谈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首先申明一下,这是个悲剧,是由一个小小的下车问题引起的争执,从而导致公交车上十多人死亡的悲剧。虽然当事人都已罹难,但是行车记录仪揭示的事实还是要分析一番,以为后事之师。当事责任人显然是司机和女乘客,责任的较大比重在我看来应是司机,因为直接导致事故的是司机,而女乘客只是间接原因,并非必然导致司机犯错。

如果泉下有知,其他乘客一定是一群冤魂,不甘地哭嚎着要求正义!但是,纵然是两个当事人抵命,也仍是死有余辜,注意死有余辜在这里并无情绪,而是事实如此——毕竟他们俩也只能抵命两条。

再来说当事人,他们是蓄意要杀一车人吗?显然不是。如果事故把时间定格在错打方向盘的前一秒,他们会被处以什么惩罚?大概就是个批评教育、罚款、拘留。然而下一秒发生了什么?司机心烦意乱错打方向盘,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怪这魔鬼的双手吗?下面是否就要评价争执给司机带来的心理影响?还有就是常人是否就无法在此影响下避免失去理智?这部分咱说不清,就是由专家和法官来评定吧。

人都说,生命是宝贵的,是一切的前提。但是,在人类构建的社会中,死亡却并不困难,甚至很轻易,在此案中,一个左打方向盘就能让一车人丧命!还记得马航 MH370 航班吧,机长一个歹念,一机人都要陪葬。这说明什么?人的生命,很多时候都是掌握在陌生人手中的,而这是人类社会的基石。

我们都知道,公交车司机职责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保证乘客从上车到下车这期间的安全,这责任就是社会基石的要求。我在想,事情是否就一定要发展到大打出手,就算是要打架是否就一定不能忍到先把车停下来吗?就算是停在路中央,打开双闪也无不可。这很难做到吗,算是苛求吗?

有人说,社会的安全要靠每个人的参与,这话没错,但是参与的方式是什么?本案中就是不干扰司机的驾驶!如果有人干预了,民众最好是制止。然而,这种指望并不能要求成为常态。所以,我反对那种责怪其他乘客未能及时制止的观点,难道上了公交车后睡觉、玩手机就活该死?

我们都承认,是人都会犯错,让司机一个人背负这么大的后果是不应该的,没有人会抱着随时会坠崖身死的风险在工作的,如果有,那是毒贩。于是,社会制度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法人负责和保险来应对这部分安全风险。由此而来就是人的生命是要用金钱来衡量的。

是人都会犯错,那女乘客如果知道会有这个后果,她肯定不会这么闹;司机如果知道会有这个后果,他也会压下气血上涌先把车停下来;乘客如果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他们肯定会后悔没有及时制止女人和司机的争执。然而,没有如果。社会让我们觉得一切按部就班,纵然发生些争执,最多也就是耽误些时间。毕竟,生活中的人们并不会时时刻刻担忧着随时会死,而一个社会的目标也不应该让每个人处于时时担忧、处处警惕的状态吧!

归根到底,在我看来,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正在承担着安全保障责任的司机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如果司机心系安全,他至少会知道车辆还在行驶中,遇到意外情况要踩刹车。而将安全责任安排给司机,而非整车人,显然是正常的要求,须知方向盘在谁手里?

如果司机做不到排除干扰,那么就将规则更加明确清晰,就像地铁那样,将司机与乘客隔离。或者,将人工智能替代人类,将机器做得更安全。而在此之前,听闻这件悲剧的我们,就学学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日本人那样,谨记安全风险,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生命真地很脆弱,经不起“忘情”地释放,也经不起太多苛求。如果一个悲剧中没有人错,那么这才是命。

物欲成瘾啥感觉?

马未都的都嘟在第34期谈到吃盐也上瘾,里面提及了瘾品的上下限,上限是仅次于毒品的香烟,下限是高于普通食品的食盐。具体分类出处不甚了然,就提到几个常见食物进行按成瘾性从高到低进行了排序:

  • 香烟(瘾品的上限)
  • 酒(仅次于烟)
  • 茶、可可、咖啡
  • 辣椒
  • 糖(非食物中的糖分)
  • 食盐(瘾品的下限)

对以上成瘾性食物,我对照一下分析后感觉自己真是无所成瘾,难怪乐趣不多啊!

首先,关于香烟,我早就亮明过态度:抵制吸烟,从我做起。不仅不沾一手烟,二手烟在自己能够控制的区域内是禁止的。对三手烟,只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不是不想抵制,就像一块别人的腊肉,它散发着烟熏气味,咱做不到把它从自己的身边踢出去。只好学默罕默德主动走向大山一样,我主动远离“腊肉”。

其次,关于酒,我就没那么坚决了,只是对酒并不热衷。以前写过饮酒适度度在天赋,并嚣张地叫道从来没把啤酒当酒。酷夏干渴之际来瓶啤酒那感觉确实不错。除此之外,喝酒也多是应景应酬罢了,当然,即便是应酬,绝不醉酒的原则至今尚未被打破。

再次,茶、可可、咖啡这些至今未成为我的习惯。喝茶还是常有的,只是并没有什么一阵子没喝就想得慌的感觉,而有些人则不同,甚至已经到了基本不喝水只喝茶的境地了。另外两个更加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了,尤其是不加奶、不加糖的苦咖啡真是一种折磨,堪比芥末。

再次,辣椒。生活在湖南如果说不吃辣那一定会让人觉得另类。但是,这种地域之见不过就是无聊地想当然。辣椒这东西,我也只是少许吃得,但几乎不会主动要去吃。

最后说说糖和盐。糖是唯一“开始吃就不难吃”的瘾品。糖水挺有用的,当有人低血糖发昏的时候,糖水可以救命的,上次我昏倒就被使劲儿喂糖水。小时候我是爱吃糖的,成年后对糖并不会多看一眼。然后是盐,有人说不放盐没味儿,上瘾了!我是不太执着于是否一定有盐味,一盘青菜我觉得过个油抄抄就够了,放盐并非必要。不过,糖和盐还是在所有的瘾品中分量会偏重一些。

于是,饮食物欲方面竟然无所沉迷,真是健康的生活啊!精神方面的瘾品有哪些?想了想,就只想到了游戏瘾、麻将瘾、影视瘾,购物瘾、交际瘾,网瘾什么的,跟我搭边的也就是网瘾了,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极大普及,网瘾这个宽泛的提法好像销声匿迹了,毕竟网络已经成为了现实生活的一部分了。

如果写博客也算是一种瘾,那可能是我唯一的瘾了吧!

请叫我方知

Warning:这是一篇特矫情的文章,慎入!

人生几近过半,上有老的,下有小的,咱夹在中间,对自己的称谓渐也丰富到难以兼顾,于是,我的微信、QQ 昵称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个“方”。

不消说自大学以来十年间给自己取了多少个昵称,就是开博以来也先后取了“方室网志”、“淮湘散人”、“淮湘智叟”这三个,“淮湘”音同“怀香”,其名除了小茴香含义外本就有窃玉偷香的意思,自然不好意思用了。而在方知成形后博客名就精简为“方室”了。

博客名称之所以变化不大,因为它一贯是单纯独立的存在,而微信、QQ 这种面向各色人的昵称都不好意思讲求一些个性,更遑论迷思执念之类的字句了,这才就剩下了一个方,时至如今它们已然沦为了工具。而自己估计也工具化了,好听点说,就是职业化。

生活工作倒也简单,围绕方字展开便好,叫咱方先生、方工、方经理、方总、方哥、老方都可以,再加上叫名字、全名的,就差不多够用了,我也基本上不在意这些称呼的区别。除了有一点我很介意,如果没有五十岁以上的年纪就叫我小方,那么我就会回以一个怒发冲冠的表情!

有时我也不禁想,该给自己取个什么有些个性还可以长期使用下去的昵称呢?诸多顾虑设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淮湘智叟”这类的昵称在生活中是叫不开口的,恐怕只能停留在纸面上或终究被抛弃。在兼顾网络和现实的场合该叫自己什么呢?有人说直接叫名字不就好了嘛!说实话,抛开隐私方面的顾虑,我不太喜欢用自己的名字,心下觉得自己的名字只是一个社会符号,而且重名甚多,亲人叫叫也就罢了。

当年周树人发文给自己编了许多的名字,然后鲁迅就为后人熟知了,我也想效法给自己取个别样的名字,或许这是中华文化基因的潜意识激发使然?

当年给自己取过“周汲”的名字,感觉叫不出口,虽然本文本就干着矫情的事儿,但矫情到要被开口呼唤,脸上好像也受不住。“方汲”放一起也不好听,汲也文绉绉的,罢了。

当年也给自己取个英文名,先是 Nick,后来是 Nicholas,由于不在外企工作,取个英文名也蛮矫情的,真真叫不出口。虽有时也有念头闪过,终究没想到什么跟自己搭配的英文名,估计也不会有那一天了,如果非得用那就老老实实用拼音吧!

思前想后,以我当前的状态,就以自己的站名自称吧!不是方室,而是方知,方知有如下好处:

(1)方知本意才知道,符合咱向来后知后觉的习性!不过听起发音,咋就有种被叫作先知的感觉呢?!
(2)因为我本姓方,方知就变为我知道的意思。假以时日,知就变成了智了!感觉多棒哈!何况“知”古时本就等同于“智”呢!这就更棒了!

故而,请叫我方知!

PS:网上只搜到一个叫方知的,原名王秉山。男,1921年出生在安徽宿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估摸着已去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