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记闲谈

一年一度的商业休止

工作真得很忙,就像是在战场上酣战不休,加班,加班,加班!早出晚归,早睡的老娘几天见不了我一次面,更不要说在家吃饭了。很多事情都顾不上,更不要说我这博客了。

这就是商业的逻辑,花钱的客户已约定了到货的时间,各环节倒推过来,设计的时间也捉襟见肘。客户就是上帝,虽然作为一个小小的工程师似乎不必有这么大的觉悟,但是,环环相扣,设计不完成,后面也开展不了工作,越是领导越是面对市场的压力,事实如此,既然可以理解,只有卖力干活了。谁让咱吃这碗饭呢!

然而,当公交车频次降低,路上变得越来越通畅,许多早餐店都关门,公司和部门年会活动搞起来,无不在彰显着新年将近。传统的力量战胜了商业,许许多多的人为了休息而放弃了商业利益。而我们则不行,只有在完成了任务才能停下,还好,廿七迎来了结果。

虽然新年就在那里,但是很多事情并不管华人世界是否要庆祝新年,武汉不明原因病毒也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并且能够人传人!于是,新的战斗仍在继续。跟我有关系吗?当然有。确诊病例已覆盖了大部分中国,湖南已确诊五例,本市就有三例,病毒就在这里蔓延。防范措施也有:常通风,戴口罩,不扎堆,流水香皂洗手!上午戴着口罩在商场购物,戴口罩的人还是不少的,看来有觉悟的人越来愈多了。

当然口罩和相关药物是紧俏货了,政府要加大供给,于是药品生产商和零售商都就有的忙了,引进药品、签订合同、进货发货,忙得不亦乐乎。而老婆则在其中一环里,商业没那么容易休止。这个年,注定没有那么轻松好过。这让我想起了年的本意,年兽!

好吧,无论外面环境如何严峻。还是努利好好过这个年,商业活动被压缩了,或许过年的本真更凸显些。商业活动休止了,我也有了空来补上这些文字。跑个题儿,说个奇怪的梦,它让我感叹梦的稀奇古怪。昨天早上,我跟老婆还都要去一次公司,我就打个卡,竟然闹钟都忘了定。于是被老婆蹬醒了。而那时我正在做梦,梦境记得非常清晰,至今都能描述出来。这不由地让我想到了这样的知识,正在做梦的人突然被弄醒是可以记起梦的内容的。

内容挺简单。我在一个山上,是个景区,路的一旁有个书店,是“李小璐的裸替”“江一燕”开的一个书店,貌似是卖她自己出的书,我进去待了一会,然后要买书,没有买热销的书,而是要一本《红旗谱》,一问价,两百块!太贵了,就没买,然后我就醒了。

这段时间来,我忙得心无旁骛,什么李小璐,我压根儿就不记得有看到过,更不要说什么裸替,当然既然梦中有,说不定在哪里瞄了一眼;至于江一燕其人,我也不太了解,只记得获得了什么奖。而《红旗谱》这本书,除了这三个字其它我一概不知,当然这个名字是从许子东教授的视频上听到的,而这么些颇为陌生的内容怎么就凑到一起组织了我的梦,想来真是好神奇!

作别二〇一九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没有年终奖,其实就该有所行动了。不过,念着有所立足和积累的初衷,以及融资脱困的侥幸,一直拖到了底线被突破。于是,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间,经济、心理、身体、家庭多方面都有问题出现。

生活在令人郁闷的处境中,就容易抑郁,抑郁的人是不健康的,从而拖累其他许多方面。不过,我已不愿再提起。

幸而东家最后的体面还是保住了,于是从经济上恢复了正常,我心上的石头也落了地,终于在不幸中达成了最好的结局。身体上的问题基本恢复,家庭风波也得以平息。

于是,元旦当天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一段诗样文字:去岁已去不回首,今年如今正好时。

说来,这短短的十四个字,确是道出了我这近几个月来的心情。对于二〇一九,不想再说什么了,来到二〇二〇,焕出一身的热忱,投入到新工作和新生活上来吧!祝我们新年一切都好!

双机,分离有条理

就在“公私一身难分明”的时候就埋下了当前的麻烦——换手机号。手机号到处被绑定,甚至只使用手机号作为账号的。这两年里,公司手机号的每个用处都被记录下来,待需要时,可以从容更换。其中,稍嫌麻烦的是银行卡预留手机号的修改,需要跑一趟在自主柜员机上操作。

公司的手机号停机前,这些工作就得完成。老手机号码重新启用,公司手机号码最大的好处就是无限流量(前 40 GB 不限速),由奢入俭难,只好把套餐调到了 148 元档,30 GB 的流量,两条 200 MB 的宽带,三张副卡,送了一个手机。副卡是要办的,不然两部手机都没卡。况且,娃也大了,准备给他买个电话手表,这样三张副卡正好够用。这是两年期的合约,意味着不能携号转网了。

升级套餐赠送的华为手机还是有用的!Pixel 手机用了两年了,安装了不少国内的应用,电池也不够用了,还是把那些不需要科学上网的应用都搬到华为手机上来,这个手机可以待机两三天,这一点蛮不错的。不过,这个手机有个缺点,由于没有 Google 服务框架,一些应用就安装不了,Google 系的就不用说了,像两步验证 Authy 和 WordPress 也都没法安装有点意外。如此一来,成为双机党,墙内外各开各的花,问题就解决了,虽然有点人格分裂的味道。

等待也成为了一种修行,心中不安成为了这期间的“背景音乐”,想想担忧或许会成为现实,更加令人郁闷。看书是静不下心来,还是整理整理数据吧!

NAS 里的数据原本只是大概地分两级文件夹,如今得空清理了一遍,分门别类固化起来。虽然 RAID1 已经很安全了,但为了防患于万一,还是把一些重要的照片视频用移动硬盘再备份一下。以后一个月手工备份一次吧!

这两天安装了一下 Pr CC,没想到最新的 2020 版安装不了,只好安装了 2018 版的。这个剪辑工具倒是有点意思,以后折腾折腾挺好的。不过有一个问题,剪辑后发现视频比较大啊,B 站上有个教程是把比特率改小,确实有作用,只是不知道有啥缺点,把它改小是不是就会把画面质量降低不少?这跟小丸工具箱之类的压缩工具不知有啥区别。

原本 NAS 的目录映射到 PC,充当着存储硬盘的功能,不过,由于 PC 通常是连接 WiFi 的,传输速度只有 10 MB/s,确实太慢了。而固态硬盘总共就 222 GB 的可用空间,除掉系统软件就只有 110 GB,日后如果再装几个大型软件,恐怕就会更不够用了。还是考虑把装上硬盘盒的硬盘用起来,运行软件或下载东西的时候,可以直接放到外置硬盘上,而不再放到 C 盘,毕竟有着 75 MB/s 的传输速度。

手上的三个移动硬盘,一个移动硬盘用于备份;这个硬盘盒装的硬盘用于 PC;还有一个只有 500 GB 的充当着移动硬盘的功用,连到电视机上。这样一来倒是都把它们利用起来了。

今天,车子满一年了,要换强险标了。车险续费比想象中便宜不少,当天就送来了保单、强险标和静电贴。原本以为静电贴是隔绝身体静电的,没想到只是一种粘贴方式,挺有趣。

车子行驶了 22000 多公里,平均一个月 1860 公里,跟预想的差不多,油费累计约 9100 元,统计油耗:0.41 元/公里。除了首次保养,每一万公里保养了一次,共花了 2000 元,再加上停车费大约 1800,最后算上车险 7000,一年里还是花了两万,主要是首期车险太贵了。好在续保费用少了一半,不过保养这一块只会越来越贵,小两万恐怕还是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