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视听读写

风云斗

昨天傍晚回家途中,看到南方天空电闪雷鸣,甚是惊心,想着绝缘空气生生被雷电刺破直达地面,这份能量的爆发,彰显着风云的争斗,于是我生出了这样的联想:

愤怒于素日里被风(流动的空气)肆意拨弄吹散的云,积聚能量有朝一日化作复仇女神,她用电闪刺破苍穹,她用雷鸣惊彻天地。

Credit:陈先森io 摄影,洋湖人公众号

Credit:陈先森io 摄影,洋湖人公众号

纯粹而极致

晚饭后逗留在超市门口,听着墙边游戏机传来了声声“甩葱歌”。于是,在“油管”上搜了这首歌给娃看。看完了初音未来及其 Coser 的演绎版本和 1974 年的原版后,在推荐的视频清单中发现了“极乐净土”这首歌,还以为跟圣斗士星矢有关系,于是点开看,顿时被歌声和居中跳舞的全息虚拟歌手洛天依惊艳到了。

被惊艳到当然不因她露出了修长的双腿,而是舞姿中流露出自我沉醉和行云流水的美妙,宛如一个林间自在挥洒的精灵,举手投足间也是天赋般恰到好处。

唯有虚拟形象才能达到这般纯粹和极致。相比之下,人自身所限干扰过多,失去了纯粹,更达不到极致。在洛天依的舞姿中,发束的飘荡,臀上蝴蝶结恰到好处的颤动,面容风轻云淡而又时而小露风情。Coser 的伴舞在我看来不过是拙劣的模仿,不仅没有那种从容自在,反而疲于奔命、姿态过火,气喘吁吁忘记了舒展表情。

更勿论服装和身材,无论如何纤瘦也无法穿上虚拟的衣着,着装繁琐不仅失去了和谐的跟随感,反而多了负累,或许还会因增添了几分皮肉而消解了应有的灵气。

更不要说,卖力为人表演的心态早已失去了那份纯粹。有些舞姿,恰如不期的邂逅,只需远远地欣赏,她犹如精灵的天赋舞姿自在挥洒,不需要我们的掌声和挥动的荧光棒,窥到已是幸运女神垂青了。

其后又涉猎了一些洛天依的相关视频,包括与歌手搭档的电视表演节目,那感觉就差多了。如此说来,这份感觉只存乎这场极乐净土舞曲中,而不是她衍生的一切。心中的完美有时只会出现在某个刹那,而非有那么个一贯完美的存在,不过,纵然短暂,但有此体验已经很好,何必奢求过多?

二次元的世界果然有其审美情趣,抛开人类自身的局限,纯粹而极致。而 Cosplay 反而等而下之了。

Continue reading →

文化隔阂的感觉

上上个周末,终于又去了一趟华谊电影小镇,没浪费这年卡。先是孩子们去了超级飞侠乐园玩了一通,随后就去了一旁的剧场,观看了一场舞台剧。整个剧挺热情洋溢的,演员也卖力地跑满全场,跟观众打成一片。其实,这个节目我们看过也就看过了,并不费心去理解,只是略有所感,模模糊糊,难以描述。

虽然美国大片看过几百部,对白人的形象也不陌生,但是当活生生的人来到身侧的时候,就会感到强烈的差异。就节目来说,俩小丑上台热场搞怪并不难理解,下面的观众也很是配合,逗得大家捧腹大笑。随后正片中的某一情景,对宗教冲天挥拳的狂热表现,台下观众配合并不太多,我明显感到这并非观众不愿配合,而是觉得很怪异——世俗的国人对宗教通常无感、更不狂热,或许这就是一种文化隔阂的感觉吧!

而这令我联想到了郭德纲于谦台上讲相声,台下发出一片吁声的时候,这种台上台下的默契恰到好处,而这种默契基于相互的理解,尤其是观众对郭德纲相声的理解。而中西方文化差异如何消除呢?浸泡!就像我们天天浸泡在中国的文化氛围中,如果要像理解相声一样理解西方舞台剧,在西方的文化中浸泡浸淫,舍此再无他途,而这是奢侈的。

其实,这种隔阂的感觉很寻常,有些东西很容易心领神会,Get 到语意深蕴的味道,而有些人则不能,例如当看到某段子时有人可以“秒懂”,而毫无“段子素养”的人不仅不懂,轻则莫名其妙,重则可能把段子当真实。

上周末终于消灭了十多部积压电影中的最后三部。那部《宣告黎明的露之歌》除了让我想到波妞之外没留下啥特别的感觉。还是重点说说两部爱情电影:《情书》和《日出之前》。这两部电影自然是很经典的,说来也有意思,这两部电影都是 1995 年上映的。前者是日本电影,后者是美国电影,这两部电影让我感觉到东西方文化的鲜明差异。

《情书》这部电影很日本,相当含蓄内敛。整个电影剧情娓娓道来,推进很慢。剧情说来也很简单,一个羞涩内敛的高中男生喜欢上了同班同名同姓的女生,由于班内同学对他们无休止的起哄捉弄,男生外在表现出对女生很淡漠,但内心对女生的喜欢却忍不住地用特别的“情书”表达出来。而这情书太过含蓄,未能让女生发觉,或许是这份爱心实在是隐藏得几乎没有破绽。直到男生搬家前,他在最后一本书的借书卡背面手绘的女生画像才揭示了一个事实:男生在每张借书卡上的签名,写下的并非自己的名字,而是她的名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