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视听读写

文化隔阂的感觉

上上个周末,终于又去了一趟华谊电影小镇,没浪费这年卡。先是孩子们去了超级飞侠乐园玩了一通,随后就去了一旁的剧场,观看了一场舞台剧。整个剧挺热情洋溢的,演员也卖力地跑满全场,跟观众打成一片。其实,这个节目我们看过也就看过了,并不费心去理解,只是略有所感,模模糊糊,难以描述。

虽然美国大片看过几百部,对白人的形象也不陌生,但是当活生生的人来到身侧的时候,就会感到强烈的差异。就节目来说,俩小丑上台热场搞怪并不难理解,下面的观众也很是配合,逗得大家捧腹大笑。随后正片中的某一情景,对宗教冲天挥拳的狂热表现,台下观众配合并不太多,我明显感到这并非观众不愿配合,而是觉得很怪异——世俗的国人对宗教通常无感、更不狂热,或许这就是一种文化隔阂的感觉吧!

而这令我联想到了郭德纲于谦台上讲相声,台下发出一片吁声的时候,这种台上台下的默契恰到好处,而这种默契基于相互的理解,尤其是观众对郭德纲相声的理解。而中西方文化差异如何消除呢?浸泡!就像我们天天浸泡在中国的文化氛围中,如果要像理解相声一样理解西方舞台剧,在西方的文化中浸泡浸淫,舍此再无他途,而这是奢侈的。

其实,这种隔阂的感觉很寻常,有些东西很容易心领神会,Get 到语意深蕴的味道,而有些人则不能,例如当看到某段子时有人可以“秒懂”,而毫无“段子素养”的人不仅不懂,轻则莫名其妙,重则可能把段子当真实。

上周末终于消灭了十多部积压电影中的最后三部。那部《宣告黎明的露之歌》除了让我想到波妞之外没留下啥特别的感觉。还是重点说说两部爱情电影:《情书》和《日出之前》。这两部电影自然是很经典的,说来也有意思,这两部电影都是 1995 年上映的。前者是日本电影,后者是美国电影,这两部电影让我感觉到东西方文化的鲜明差异。

《情书》这部电影很日本,相当含蓄内敛。整个电影剧情娓娓道来,推进很慢。剧情说来也很简单,一个羞涩内敛的高中男生喜欢上了同班同名同姓的女生,由于班内同学对他们无休止的起哄捉弄,男生外在表现出对女生很淡漠,但内心对女生的喜欢却忍不住地用特别的“情书”表达出来。而这情书太过含蓄,未能让女生发觉,或许是这份爱心实在是隐藏得几乎没有破绽。直到男生搬家前,他在最后一本书的借书卡背面手绘的女生画像才揭示了一个事实:男生在每张借书卡上的签名,写下的并非自己的名字,而是她的名字。

Continue reading →

怪兽电影新奇多

从《奥特曼》被小朋友广泛喜爱可以看出,怪兽这种新奇又熟悉的生物很受欢迎,因为“怪”意味着新鲜奇特,而“兽”作为动物又让人容易理解联想。怪兽形象往往倾向于巨大,成为巨兽。巨大是人的钟爱,这是一种简单的极致,从最大的火锅到最大的建筑,无不为人津津乐道。

巨兽类电影或以《侏罗纪公园》最为著名,不可否认,仅仅是大也没什么意思,凶暴的巨兽就会让人紧张刺激了,例如霸王龙就令人印象深刻。从《侏罗纪公园》一到三,再到《侏罗纪世界》,大反派恐龙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凶残。

要说最早的巨兽类电影,或可追溯到 1933 年的电影《金刚》,该电影算是这类的鼻祖。我看过的《金刚》是 2005 年重拍的,后来 2017年又有了一部某位“总捧不红却一直捧的中国女演员”参演的《金刚:骷髅岛》。

这类电影我也涉猎了不少,例如《狂蟒之灾》、《火龙帝国》、《龙之战争》。这类电影说好看也好看,说无聊也无聊,就像超级英雄电影似的,如果不是特别血腥,一般是 PG-13 级,到不了 R 级。下面多说一说这三个:《狂暴巨兽》、《环太平洋》和《哥斯拉》。

《狂暴巨兽》很直白,里面有三个狂暴化的动物:狼、鳄,以及一只白化大猩猩。巨大而凶残,令人眼前一亮。在巨兽的战斗中,巨石强森也就是打个辅助。

《环太平洋》的怪物,也个个都是巨兽,不要说恐龙、金刚,就是狂暴的巨鳄也相形见绌,对巨兽尺度上有所突破。

把巨兽尺寸进一步提高的就是哥斯拉。最早看的就是 1998 年版的,赫然一只巨大爪子的海报令人印象深刻。这部科幻片还是交代比较规矩的巨兽片,从核辐射诱发蜥蜴变异来切入,到作为人类的灾难而被毁灭告终。

后来 2014 年又上映了一部哥斯拉电影,宗教哲学属性大为增加,不再简单是个打怪兽了。当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力大增时,哥斯拉出现了,它被赋予了自然代言人和守护者的身份,并且强大无匹堪谓神。

其实,哥斯拉作为日本动画下的著名怪兽形象,也出过不少电影,只是我看得很少,只记得有个另一个宇宙的神级生物基多拉,相当凶残,几乎就把哥斯拉杀死了。

现在要说到正题了,为啥突然说起巨兽电影了?因为看了电影《哥斯拉2:怪兽之王》了呗!这部电影除了上部的日本人,还多了章子怡这个东方美人面孔。剧情不复杂,就是哥斯拉在人类的辅助下战胜了三头巨龙基多拉,从而赢得了一众怪兽的俯首称臣。三头巨龙和 “Tywin Lannister”这个反派,不由地令人联想到《权力的游戏》。

除此之外,电影中的“帝王组织”令我联想到了小说《三体》中的反人类组织 ETO,其中,“Tywin” 算是“降临派”的伊文斯,试图灭绝人类,而女主艾玛可谓“拯救派”,天真单纯,或可比作叶文洁。

把怪物奉作神明,这不是好莱坞电影的风格,而是日本多神信仰的特色。在面对无力抵抗的威胁时,美国也选边站,最终获得了胜利。当然,有人也说了,哥斯拉只是“现在”跟人类站在一边的,意指今天的守护者也可以是明天的毁灭者。

在电影院看有点儿不好,剧情一结束,立马亮灯走人,我也停下来看了两眼彩蛋,不算很完整。据说,暗示哥斯拉会遭遇骷髅岛上的那个金刚,这种混搭也不奇怪,那么这将会是《蝙蝠侠大战超人》,还是《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了解自己的性格

上上篇提到了内外向的问题,随便谈了谈自己的一点不成熟的感想。青少年时候,内向是显而易见的,近十年来在自己看来内外向的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感到有些困惑。于是,近期看了《内向者优势:如何在外向的世界中获得成功》这本书,看它的目的并非是为了“获得成功”,而是为了解惑,了解只占人口四分之一的内向者自身。其作者玛蒂·莱利(Marti Olsen Laney)据介绍是心理学博士、教育学家、作家、心理临床医师和演讲家。

短时间内试图提炼出这本书的价值以供推介有些困难,于是退而求其次,摘录几个近乎感同身受的片段,如果有人对此有兴趣可以考虑看看。这本书可以帮助人们了解自己和他人,消除蒙昧执拗,有助于改善个体感受和人际关系,让生活更美好。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