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视听读写

元旦快乐

在市场逻辑驱使之下马不停蹄急速前奔途中,如何才能把这一身背负暂且放下,去度过一段抚慰生命体味人生的时光?节日!节日是成年人把“正事”暂时放下的理由!

不管这世上有多少人生老病死,地球照旧围绕这颗恒星不紧不慢地旋转;不管人间有多少悲欢离合,病毒照旧扩散繁殖变异生存,它们何曾为了什么理由而停下存在的惯性?唯有人类!人类体会了生命的宝贵,体会到生命当有礼赞,节日因此而生!

个人有自己的精神世界,公众也有着共同的精神世界,节日让这个世界有了温度!坐上班车,戴上耳机,听着音乐,任思绪纷飞,记下这些文字。

2021 年,元旦快乐!

视听年度小结

在视听方面向来是单个作品专文撰写,不过,在临近“年终总结月”的时候,还是要把一年来的视听记录理一理,作个小结。

一、音乐/舞蹈

除了早年无意识被动熏染,主动选歌听最早可以追溯到高中,用音质垃圾的随身听听了 20 来首古典名曲,例如命运、斗牛士之歌、匈牙利舞曲、梁祝、二泉映月等等,到了大学买了松下的 CD 机,涉猎了欧美澳加日韩流行音乐歌手,例如麦当娜、布兰妮、MJ、M2M、凯莉·米洛、艾薇儿、山口百惠、滨崎步、李贞贤、张娜拉等等,如今似乎不再热衷听歌了。约摸从 2014 年双胞胎版的《小苹果》开始对舞蹈产生了兴趣,所以如果舞蹈有意思,歌曲本身是否好听就不太在意了,关键要有感觉,最好是令人心驰神摇。

  1. Two Steps From Hell 的 《Victory》、《Star Sky》
  2. Ivan Torrent的 《Human Legacy》
  3. 虚拟歌姬洛天依的《极乐净土》(舞蹈)
  4. 圣斗士星矢极乐净土篇片尾曲《神之园》
  5. 萨顶顶、黄霄云、韩甜甜的《左手指月》
  6. Ava Max 的《Kings & Queens》

这 6 首虽然少,确实都是今年新增的。细看看这清单,性取向是多么明显呢!

二、电视剧

今年是有史以来地忙,煲电视剧确实很奢侈,不过还是看了 5 部。

  1. 《沉默的真相》——2020年新剧,从老杨那里得知的,看着挺不错,三重杀人案件剧情穿插递进,引人入胜,推荐看看。
  2. 《琅琊榜》——2015 年老电视剧,看着还可以,构思清奇,不落俗套。
  3. 《庆余年》——2019年热播剧,冲着陈道明、吴刚去的。剧情上,发达文明陨落的谜题作为背景待解,但皇子争位剧情就俗套了,不过,尚可一看。
  4. 《西部世界》—— 第二季,年初看的,马马虎虎,没留下什么印象了。对第三季也没有期待。
  5. 《太子妃升职记》——2015年老剧,据说被禁播过,一看,比《择天记》还垃圾!

Continue reading →

“春物”的结局

三年半前,看了“春物”(“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之余还为此写了篇《一不小心就追剧》。当初追到了“非死不可”上,随后也就不了了之。今年不知怎地又搜索了一下,终于出了动画。

近日,把这最后一季的最后一集看完,终于作了了结。下面稍微谈谈观后感,作为三年半前文章的呼应。就简单地说两点吧!

第一,感情的事,感受自己的感受,而不是率先用概念构建。用概念甚至偏见来构建关系,就是扭曲。即使感情变成了承诺,承诺化为概念而构筑起扭曲的未来,但终究有着最初情感的基础,而非臆想出的空中楼阁。所以,最初的感受不可或缺,不容否认。大老师终于说出心中的感受:不愿意跟雪乃没有了关系,也不接受那种泛泛之交。抛不下,舍不掉,忍不住要亲近,这就是真心啊!

第二,完成执念、郁结释怀后,冰山美人也可以笑靥如春桃。人的心灵,易生烦恼,有人会郁结而死,盖因心中总有挥之不去、无法释怀的执念。当这种“雪之下”的执念得以消融化解,心灵得以释放,雪乃就是个正常的可爱少女了 。

三角恋最是让人感到爱情的残酷性,遵从内心作出选择,虽然一时冷酷,但也释放出了最大的善意。这作品就是把概念掰开了揉碎了,碾成粉末再重构表达,正因表达扭曲,进入后可以获得更深入的体会。

先看大老师对结衣的拒绝:“假如她(指雪乃)是当成放弃什么的代偿行为,基于妥协,而非真心作出这个选择,我没办法认同。我不希望再也跟她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做得更好,到时我应该就不用扯这些鬼话和歪理,也能好好传达,好好让人理解了。不过,你不用等我。”

再看大老师对雪乃的告白:“既然要扭曲别人的人生,我当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能给的只有时间、感情、将来、人生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的一切都给你,让我干涉你的人生吧!虽然大概不够作为扭曲你人生的代价,我的一切都给你,不需要的话随时扔掉都行,若嫌麻烦大可忘掉”。

最后看雪乃的回应:“我的未来跟前途,不值得你做到那个地步……请把你的人生交给我”。

爱情令人谦卑,被接纳令人欣喜。主动告白者总要面对天堂和地狱般两极的后果,结衣等来的是“你不用等我”,大老师等来了“我喜欢你”。是的,雪乃恢复成了一个正常女孩,率先把爱意化作简单的我喜欢你。

而结局的最后,大老师和雪乃迎来了 happy ending,但结衣亮明态度,不仅不离开,还抱持着“不良”的目的,让她自己相信此时的 ending 未必是真正的 ending,仍要继续掺和进来,惹人遐想。

有时想,待身上的责任卸下,是不是可以随时有梦呢?如果生活总是清醒的有为,那么酒醉的浑噩就是稍作平衡的慰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