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烟花迎远客

十多年间,从湘江上没有烟花燃放到每周一场,再到一年几场,也曾翘首仰望,手机咔咔忙不停,但四五年也没再凑热闹了。今年只安排燃放四场的:元旦、元宵、五一、国庆。今年原计划元旦时带娃来看看,不想天气冰冷湿滑,也就罢了。

不想,在贸易战忙不休背景下,本市也迎来了第一届中非经贸博览会。自然是各种限行,仔细分析了一遍限行区域,基本上对我们上下班没有影响。为了展现本市的热情好客,于是就有了昨天半小时时长的烟花。

由于限行,吃罢晚饭学完识字,坐公交车到了湘江西岸。原本再转一趟公交车到杜甫江阁的正对面,不想老婆嫌麻烦,只是就近到江边护栏处遥望。

本地报纸说八点四十开始,但交警通告说是九点,莫衷一是。最终八点五十五分开始,声声闷爆,五彩缤纷,煞是好看。但毕竟身处斜侧方向,宽阔舒展的全景绽放被压缩为小小一团,十分钟后上空已是一片烟云,体验大打折扣,老婆也感觉不好。孩子伏护栏探出身子,我自然在身后抓他肩膀保护着,从开始说“好看”,到后来意兴索然地说“想家”,看了一半的烟花就折返回家了,老婆决心国庆时带他去正面观赏。

生活一直在变,就连强大无匹的美国都把中国当成对手了,于是,在冲突中,各种论调都有,有收费的,也有不收费的。在这时,中美两国都寻求改变,各有各的算盘,谁说要谁罢手,恐怕也不可能,只能在对撞中见真章儿。

有人说,这是国运之争,更是将冲突避免不了了,或许就是说仅仅是贸易逆差问题,恐怕也糊弄不过去吧!老大防范老二,老二为了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和修希底徳陷阱,也是难做,既然老大要发威,老二怎么能好过呢?!毕竟,老大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身为老二不屈服是不好过,屈服了就能好过吗?当世界变得紧张,人们寻求自保或提高自己的安全保障,族群间区隔加剧,民族主义兴起,全球化相互信任基础变得脆弱。

我们不是决策者,我们只是经历者,或许会见证一些可见的历史,在这种时候,还是做好自己,默默关注吧!

有博友发文:茶,因水而重生;水,因茶而丰润。这是中美经济互补性的写照。但是,现实却是现在有人决定不喝茶了。就如我回复的:水要泡咖啡;茶要入菜品,于是,“婚姻”破裂了。

六月烟花迎远客,仲夏相会觅商机。

还是要追求点快乐

作为一名内向者,事情多、信息杂,脑子就不够使了,得花时间处理一下。如果不处理,在疲劳的时候就容易暴躁,影响生活质量,而博客在这方面就起到了很好的纾解作用,难怪每月忍不住都要写上几篇。

上个月底,收到来自公安交警的一条短信,说是我的车闯红灯了,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了,然后给自己补补课,然后淡然了。闯红灯这种事儿,一般人自然是不会干的,12 分哪够扣的啊!不过,回想自己还是在一个路口闯过红灯的(辅道转主道的口子),黄灯也闯过三、四次,这次估计是没把握好!这次闯红灯的路口黄灯时间特别短,只有 2 秒的样子,有可能是在加速越过停止线的那一瞬间黄灯就变红灯了,然后就被抓拍了。不过,还没看到照片,也就暂没处理。以后还是尽量不闯黄灯了!至少要确定在越过停止线那瞬间还是绿灯。

五一午夜回老婆老家赴伊外公的 90 大寿,由老司机小舅子开车。在下高速的辅道岔口上,错过了十来米,他下车看了看说没有摄像头就倒车了,我心里还是挺忐忑的。毕竟,在高速公路上倒车是要被扣 12 分的。不过,当时已是午夜,又没有摄像头,这段路也非主道,应该问题不大。这也就不难理解有些车子会停在岔路口打起双闪了,这就是所谓稳妥起见吧!

老娘用了一年多的手机,习惯了,再回过头看老爹总是守着新闻联播后的全国天气预报的做法就看不惯了。那手机是我退下来的,电池实在是不行了,老娘提出换个新手机,然后老大转账过来了,交给我买手机。问了一下老爹要不要掉手上的老人机,老爹说暂时不换,那就只给老娘买了。原打算买个一千多的,后来想想也没必要,还是决定买了个红米 7 ,6.2 吋的全面屏,调大了字体,装几个应用,也就够用了。

上周六,带老娘去看牙医。有个老太太听说我带老娘来,对我竖起大拇指,还送我一粒巧克力。我处之淡然,自己的老娘有空还不送终究说不过去!老娘的牙齿闹腾了她好几十年了,时常口腔溃疡,一直觉得是上火,我对此说法心存疑虑。上次补牙后觉得有点不适就去看了牙齿,果然还是牙周炎。于是就有了后续的两次治疗,这周六再看看治疗好了就可以把那颗牙上的打洞填上了。

一心扑在具体的事情上,心灵不在就会无欲无求。除了必须要做的事,还是要找个时间休息休息、运动运动、娱乐娱乐。

忙于俗务,忘记了低级趣味,人就容易不快乐。目前觉得听听德云社的相声,看看抖音视频,还是挺开心的。低级趣味就是符合人性!

至于米国加关税、军事干涉委内瑞拉和军事威胁伊朗、军舰入南海这些国际大事,咱还是做个随便的看客吧!

这个清明不轻松

清明期间,阳光明媚,温度直上 30 多度。三天时光如此度过:第一天去花明楼景区,第二天周边采摘草莓,第三天应邀去邻居老家农村采蕨挖笋。

第一天,两度惊魂。放假期间我很是懒散,于是让老婆开车,我落个清闲。不想,在修得不错的县道上,在通过一个左转的小弯道时,老婆把油门当刹车踩,为了避免撞上边上的护栏又是两番急打方向,委实令一车人心惊肉跳。

错误是如此清楚,还能说什么?所幸前后都没有来车,逃过一劫。究其原因,就是精神不集中。

随后在景区转了一圈,从铜像广场到纪念馆、故居,再到坦克和刘少奇坐过的大飞机,孩子在坦克、飞机那里高兴得不行,转个飞机轮子都那么开心。老爹老娘也走不动了,于是打道回府。

当时已过五点,又是返程,高速公路上也不堵。二度惊魂发生,老婆踩刹车迟了,急刹之下最后轮胎都滑行了,堪堪在距离已发生追尾事故的前车约一米的位置停下来了(前车没有打开危险警示灯)。情急之下,对于老婆说没想到前车已经停下来的说法,我狠狠地批评了她的想当然!须知,别人犯错并不必然要让自己也犯错。

无疑地,这两次错误给老婆留下阴影,我并不试图消解它,让老婆记得这两次教训,开车注意集中精神,如果精神状态不佳要保守驾驶。其后果则是,第二天只是在附近摘了草莓。

而第三天去乡下,我当仁不让、责无旁贷地负责开车,往返都是。去的时候是大白天,视野开阔,驾车自然游刃有余。待晚上八点半才开始返回,走高速公路上,视线不好,在 80 ~120 km/h 的车速下,双手抓紧了方向盘,不敢有瞬间的疏忽。在疾驰 30 公里后下了高速,才松了一口气,及到了灯光通明的城市道路,心下才轻松了一些。

虽然村村通路,但也不乏坑洼土路,这不就刮了两下底盘嘛!白天时看得清就避开了,晚上真是不行,远光灯真是太不亮了。

过了春分,白天日长,人们出车愈早,尤其是周一早高峰,我们一起上班,一次迟到,一次险些迟到,绑在一起实在是不省心。为此,我就在途径班车点时转坐班车,车子让老婆开走,这样一来,老婆也早点到公司吃早饭、做工作准备,我也能在班车上不操心路上是否拥堵,还有闲暇写写博客,蛮好!

电影小镇是什么小镇?

上周日难得又放晴了,得走出去!上午洗了车,把车牌一角卷边翻回去,再给一些明显刮伤补了漆,吃完中饭就出发了。去哪里呢?好像也没啥好去处。上上周日去了湿地公园,上周日就不准备去了。去岳麓山?停车也是个问题,哎,市内的景点就这点麻烦。

在我们洗车的时候,邻居朋友就出发了,去了附近新开放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既然我们也没啥好想法,也就赶过去了,几个小孩在一起也热闹热闹,释放一下被阴雨压抑的热情。

早在开业前就粗略地了解过这个地方,我是没生出什么兴趣。一个原因是还没有建好,规划有两部分:老长沙和意大利小镇,现在只建好了后者,我不喜欢半成品。第二个原因是这种“造假”建筑群令人感到怪怪的。

到了地方,从邻居手中接过两张年卡去办激活。激活包括现场拍照,在年卡上现场印制照片,以及录入指纹。激活完一下楼就看到长长的一队人, 感觉有些崩溃,毕竟当时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还好,没有让我们等多久。

进门后,看着异国风格的建筑、做旧的墙面、攀墙的花藤、整洁的砖路,确实也有一些影视中出现的欧洲小镇的感觉。不过,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却也到处是人,绝不会有门可罗雀、萧索静谧的感觉的!小孩子进去后就疯了,满眼的新鲜,看到啥都要摸一摸,玩一玩。

虽说这仿造的意大利小镇徒有其表,但是如果其间不时就遇上几个老外帅哥美女,或许会真让人产生一点异域的错觉!一路逛来,感觉小镇真小,又与电影无干,不过,我家娃就像疯了一样地开心,或许这也就值得了。最后去了超级飞侠主题游乐场,待孩子出来,已是汗巾湿透,发如水洗,当时已是日落灯明,饥肠辘辘,也就打道回府了。

一年内,还是要多来看看吧!毕竟买了年票啊!好像这个周日又是晴天哦!话说,这电影小镇是什么小镇?孩子的游乐场!管它是华谊兄弟还是华纳兄弟呢?!

真正的交通事故发生了

今天早上在十字路口发生了交通事故,为什么标题要加上“真正的”这个形容词呢?因为之前路上也发生过刮擦,甚至碰撞。专门写过的就不说了,后来发生过两次刮碰,车子被刮伤了,挡泥板也有撕裂,这些都是自己的原因。过年时候也被追尾过一次,由于我们没有踩死刹车,后车只是轻轻地碰了上去,下车确认没啥痕迹,看对方也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就作罢各自离开了。

而这次不同,因为事故的另一方是个电动车,不仅车摔倒了,人也摔倒了,报了警,送医院检查,也理了赔。下面具体说说事故怎么发生的。

在距离公司只有一两公里远的一个十字路口,我从南往北经过该路口,绿灯亮起正常驶过停止线,由于从北往南的左转跟我直行绿灯是同时的,路线必然交叉,当时对面左转车辆较多,我的前车通过了,但我还来不及通过,对面左转车辆刚过,此时右侧直行绿灯亮起,右侧来车冲到我的右边,我紧急刹车,待确认右侧来车停住后,当即松开刹车起步,就在此时右侧冲过一辆电动车,擦着我车子前保险杠摔倒在车左侧约三米处。见此情况,我只得停车,按下危险警示灯,那人已经爬起来了,我们下车把电动车扶起来,开始交涉。

情况其实很简单,也没啥好激动指责的,对方所说我车闯红灯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句话就反驳回去了。这次主要涉及到人,当时也没多想,也就同意报案了。老婆打了 122 报警,我把车子移到路边,然后她问我谁留下来处理事故。我当时还没回过神来,念着月末事情多,况且从这去公司也没多远,就留下老婆来处理了。后来得知这种选择其实是有问题的。

待我走后,老婆问了保险电话,随后就是与交警和来核实的保险人员交涉,交警扣下老婆的驾照也没多说,只是要求送伤者去医院,而对当时开车的我离开现场这个事情,提到了肇事逃逸。老婆带伤者及其家属去了医院检查给我打电话去医院,并提到交警的说法。我见此只好赶紧请了假赶去了医院。

对于肇事逃逸这个提法我是不认可的,我留下了人和车子来处理交通事故,没有增加警务成本,该承担责任也不推脱,更没有主观上的故意,所以在我看来,肇事逃逸这个跟我是没啥关系的。不过,如果交警较真,甚至故意为难,说我故意逃避了当场检查是否酒驾,那就会有些麻烦了。

给交警打了电话,问了其姓氏,心平气和地解释了一下,问了交警大队的地址,在医院待了一会就过去了。到了那里,也没说什么,就问有没有喝酒,我自然否定,然后把驾驶证放他那里就让我回医院跟伤者协商赔偿事宜。

继续阅读真正的交通事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