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记录

夏天就得玩水

记得当年团购还在千团大战的时候,我们就造访过许多的游泳场所,一如更早时候到处光顾影院,只是到现在媳妇儿也没学会游泳,大概是咱这个“教练”水平不行。纵然是声称立秋了,但每年这个时候仍是酷暑盛夏,玩水是当然之选。早在前年的此时,我们特地组团去了浏阳的加勒比水世界;去年的此时去了北海体验了天宽海阔。

今天,就像一周前老婆对娃的许诺一样,偕同邻居去了植物园内的水上乐园。取票进场换衣下水,那里正是小孩玩的水池,浅浅地刚没过大人的脚踝。一旁的救生员和执勤人员不断地喊着这里是小孩玩的地方,大人不能进入滑滑梯……这么浅的水成人哪会觉得有趣呢!但小孩玩得还是乐在其中。去过水上乐园的人都知道,高空某处少不得一个大桶,注一会儿水就会倾倒,砸在平台上然后飞溅下来,好不痛快!只见有好几个熊孩子,躺在水中只待它飞溅来袭……

随后去了冲浪池,给娃穿上救生衣,下了水才想起来,手上不是还有游泳圈嘛,糊涂了!一开始,娃还有些紧张,后来把手上的游泳圈交给了老婆,我双手牵着他的双手,一起往更深处挪动,或许是双手牵牢心中不慌,渐渐有了感觉也开心起来了!不过,这池子实在不大,人又是挤得满满当当,感觉也不太好。

邻居和老婆带着娃排队去坐旋转射水车,一车只坐两个人,见此我就撤了。去了成人的矩形泳池,这泳池水深一米五至一米七,长边岸上各有一个救生员,一边监视水面,一边喊着不要长时间水下憋气、不要在深水区待太长时间……

虽自称会游泳的,但也有自知之明,如果让我游过一条河或下水救人,我感觉还是挺心虚的。为了在水中更自如,还是会注意摸索摸索。于是,下唇略贴水面,嘴巴吸气,游动两下,嘴巴鼻孔同时出气,再游动两下,嘴巴吸气,如此规律平稳地游动,口鼻没有呛到水,感觉还是蛮好。来回游上几次,感觉肱三头肌有些酸了。这只是最基本的适应,当自由泳时侧面换气还是不太好掌握节奏,而仰泳时如果波浪大了也很容易被呛到,有待提高。

就像以前分析的,我喜欢主动操控型的游戏,讨厌被动体验型的。所以,无论老婆如何撺掇,我也不要高空滑梯,想想就有些发怵,估计自己有些恐高!

Continue reading →

女人要过几个节?

又是一年七夕情人节了!说来,国内“情人节”还挺多的:2·14 情人节,3·8 情人节,3·14 白色情人节,5·20 /5·21 情人节,七夕情人节。你说 3·8 是妇女节不是情人节?这觉悟让人着急啊!

以上还只限于情人节,如果在加上生日、母亲节、结婚纪念日、××纪念日之类,月月有节也没啥奇怪的。

女人能顶半边天,过节女人说了算。过节吧,不管是否有礼物、鲜花和电影,美食是必不可少的。在长沙这座吃货城市,又适逢这种日子,不消说步行街、五一广场、坡子街,就是但凡有些规模的商场美食层和高校附近生活区,稍有特色的美食店门前取号排队也是稀松平常。

老婆多日来念叨着要吃烤肉,于是考虑在回家路线边上的一个大型商场里找烤肉店,主要是考虑有地方停车。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好不容易进了停车场,也庆幸里面正好有个车位。待停罢上楼转了两圈,烤肉没有,烤鱼还要等半小时,最后败兴而去。时已七点。

于是楼下买了一份炸鸡,姑且应付辘辘饥肠。老婆狠下决心:今晚一定要吃到烤肉。于是转战小区周边的烤肉店,八点钟了,刚好找到个位子,吃完了已是九点。对吃,咱是没有执念的,再好吃的东西吃饱即止,但老婆有,于是也管不了什么减肥宏愿了!

话说回来,愿意过节,愿意折腾,这也是女人热爱生活的体现!这点儿比爷们儿强!不过,在喝下一瓶百威、吃了一堆烤肉之后,身体感觉不太舒服——老了!

要或不要是个问题

我挺不喜欢当前的自己的,手头紧。在这个时候,老婆却想来年要二胎,我头疼。

早在娃快两岁的时候,我就表示过不生二胎的。当时的理由有四点,先说最不重要的——要孩子不是为了防老,从这点说没必要多子多福。

其次就是带娃的现实问题,在带这个娃的时候,临产和月子里还有亲人帮衬着,随后便是老婆一人带着。其实,说起来这过程挺不容易的,想想也会莫名地心酸,我不愿回首。随着孩子长大起来了,往事渐远,这份情愫或可淡去,谁还想着再来一次?当然,既然有此想法,自然也就给出了解决之道——丈母娘答应过来帮忙。她说还没给闺女带过孩子,感觉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接下来是两点:资源和生活品质的矛盾。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智慧不足就容易焦虑,而处于焦虑中的人是没有生活品质可言的。不敢说风刀霜剑严相逼,但也是终日忙碌心不宁,处于这种状态的人是看不到远方、从容不了眼下的。

有人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这其实是对自己一生所求所得一致性的审视。当一个人没有了自己的时间,这样的生活过起来是被动的。

所谓资源,狭义地说,就是时间和钱,尤其是钱。有时,我也不禁自我检视,一直活在当下是有问题的,当下的想法和意志恐因太过执拗而经不起时间和心灵的检验的,例如现在穷就不想生,那以后经济好了想生又生不了了呢?会后悔吗?

现实的顾虑自然是直接显见的,这源于我的工作的前景挑战很大。而这种挑战,不限于个人,还与行业、政策导向都有关联。在这个问题上,我虽可以尽心尽力做好自己,但外部因素犹如滔滔江水,而我却成了急流中的蚂蚁,能否有能力抓住浮木,能否掌控生活的方向,能否达到心中的彼岸,我心中充满疑虑。

生命意味着最大的责任,我不敢轻率将她带来。一个孩子,我还有信心给他过得去的条件,那两个孩子,我能否能够应付过来呢?

虽知有些事情,想是没有出路的,有人会直接行动,而我则缺乏这份一往无前的魄力。不过,如果老婆执意要生,我能坚决反对?不过,在付诸行动之前,我还是要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