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记录

仰望婵娟美,细赏岁月纹

闰四月十二晚上在朋友圈发了附有一张月亮照片的信息,我想,如果不对照我老婆的朋友圈,我的恐怕是难有人看懂。

信息内容很简单,一张照片加十个字。照片上除了大片的黑暗和两团蓝色光点外就只有一个月亮,当然是我拍的。那十个字就是标题内容:仰望婵娟美,细赏岁月纹。

既然都贴上月亮的照片了,再美的婵娟也不是让人仰望的女神,而是千里共婵娟诗句中的明月,古人在仰望,待之如女神。细赏岁月纹,或许有人想到岁月在女神脸上留下的皱纹,但其实是说月亮表面的纹理,环形山、月坑之类。不过,它们也确是岁月在玉盘上留下的遗痕。

像我这样罕有发朋友圈的人,怎么就心血来潮发这么个内容呢!天文望远镜知道不?照片是从天文望远镜目镜中拍下的。

六一儿童节前两天,琢磨着给孩子买什么礼物,我一筹莫展,老婆倒是颇有想法地建议买天文望远镜,略作思忖就同意了。

昨晚终于在目镜下看到了约莫两公里外的灯箱大字后来了兴致,洗完澡看到明月破云朗照,抑不住一观真容的冲动,对准月亮,巡星镜中捕捉到了月亮,再调节焦距稍作微调,就能在目镜中看到了 YouTube 视频中展示的月面细节,尤其是在边缘能看到凹凸不平的环形山。见此,我本想把第二句拟作,细看真磕碜,想着还是嘴下留情,换成了细赏岁月纹。

哎,月亮没问题了,不知道还能看到点啥,手机上的星空地图或许能带来点启示。

下面将照片附上,虽然没有使用手机安装支架,拍得不太理想,毕竟是第一张,聊作纪念了。

Continue reading →

A柱内饰板下埋线

要再次埋线是十一个月前更换行驶记录仪时留下来的坑。当时到维修厂安装新的行驶记录仪,在埋好后摄像头的线之后,工作人员问我要不要替换电源适配器及其走线,当时觉得老的多个 USB 接口,给手机充电不需要插中央扶手后面的 USB 接口,留着还是有用的,不过,这种赠送的东西质量较差的事实反倒被忽视了。

“五四”当天回家路上,突然听到右下方传来类似灯泡烧掉的声响,当即行驶记录仪就黑屏了。心下一惊,行驶记录仪坏了?应该不会吧!于是怀疑电源适配器烧坏了。次日从后备箱找到原装的电源适配器插上一试,行驶记录仪正常开启工作,如此原因找到了。

起早贪黑没时间弄,到了周日上午就着手埋线了。因为去年看过维修厂如何埋线,大体上还是有些概念。一开始只是带着一把塑料梳子和一个钩针就下去了。

把副驾的脚垫取出,观察一下原来的线的走向,并依次拆下,最后线留在了 A 柱内饰板到脚下这段,向上扯没扯动,只得拆掉 A 柱内饰板了。

从外侧缝隙尝试地掰了掰,拆不掉,意料之中。网上搜索一下,最后还是在“油管”上看了一个马自达 A 柱内饰板拆装的视频,看完后心里有数了。

如法炮制,将副驾门框外侧的胶条扯下来,掰开内饰板,用一字起插进去把搭扣拆掉,上下两个,如此一来就有维修厂工作现场的模样了。然后,还是按照视频演示的,用透明胶带把老线和新线裹起来,尽可能“瘦”一些,方便从中控台的孔穿过。调整线的走向,轻轻尝试拉扯,最后终于把脚下的线拉上去了,随后用塑料梳子把线塞到内饰板缝隙里,把过长的线藏到内饰板里,扣上搭扣,塞回门框胶条,埋线顺利完成。

用到的工具很少,一把一字起,一段透明胶带,一个塑料片(例如小塑料梳子),钩针没啥用。当然如果是第一次埋线,那还得准备一条类似数据线的线绳好用于引线。

埋线这事儿,感觉自己可以搞定,就没必要跑维修厂一趟了。既然是第一次动手,经验确有不足,工具都没一次性带够,多跑回家两趟。对于我这样动手能力较弱的人来说,此次动手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吧!

近来自己动手想来也不少,例如修了一下次卫的门锁,和老婆一起换了厨房下水。生活啊,真是令人成长呢!

疫情之下我们的生活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已然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生活其中,身心俱疲。待日后事过境迁,再回首当下的生活状况,恐也有如当年 SARS 疫情下的生活只留下十来个字的梗概,于是将这些生活琐碎记录记录,也算对得住这段时光。

戴口罩不扎堆是防控的核心手段,除了维持生活必需的米袋子菜篮子,公园、餐馆、服装卖场、娱乐场所等都被关闭。具体来说,早餐的酱香饼、油条、馅儿饼、包点、粉面、蛋糕都没得买,于是只能在家煮个面、煎个饼、热热包子来搞定。最近处的菜市场关闭了,网上买菜成为主要的选择,菜价也不便宜,“二师兄”肉价又回到了去年光景。

为了减少出行,公交车前期几乎全部停运,近一周多时间虽有所恢复,但班次时间间隔一般是 30 分钟,如果不上班,倒也无关紧要,但如何保证准时到公司,公交出行是不堪信赖了的,于是私家车成了唯一选择。

企业不开工,损失可想而知,所以政府鼓励复工复产,但防疫也是时刻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数千人的工业园内出现一例确诊,封园停产势必在劫难逃,所以在复工半个月以来,入园测体温,全程戴口罩,日日报体温,办公室、走廊也贴满宣传单和横幅,每个员工都要会背诵关于不得安排返岗的“五不”、返岗前要隔离的“一要”和日常禁止行为的“七禁止”,这不,刚刚有人因为违反规定被开除。

每天早上到园区门口测量体温入园,到了座位,开窗通风,用酒精喷雾对水杯外表、键盘鼠标、手机进行消毒。这不,因为洗手多了,从来用不上的护手霜也放上一管儿在包里。每天公司发一片医用外科口罩,也避免了我们为此挂怀操心。

吃饭也不再是去食堂了,而是在各自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吃盒饭。除了吃饭喝水,那是禁止摘口罩的,为此,喝起水来干脆一次喝一杯。

这一个多月以来,手机浏览器上丁香园“新冠病毒最新实时疫情地图”网页一直没有关闭,每天刷上两三回。有些新闻自然而然地接触到,但是没精力去探究更多。关注境外疫情发展的情况,今早一睁开眼就看到意大利两个地区也“武汉式封城”了,日韩也多起来了,“钻石公主号”游轮感染人数仍在增加。

在了解了 WHO 在 2015 年 5 月制订的“新发传染病命名建议”后,对嘴上仍挂着“武汉肺炎”的报道和媒体,也产生了一些鄙夷的情绪。

憋得久了,孩子对外出极为渴望。于是,上周日戴上口罩带他出去走一走,去附近一两公里远的公园转转,也不枉费这明媚春光。进入对面小区,路边仍见到一些年纪大的人不戴口罩,而且四五成群,还有几个年轻人“口无遮拦”地打篮球,一路过去,最后 50 米处围挡拦住了去路,只好悻悻折返回家。事后一想,似乎正门还没封上,这周末再去探探。

疫情短期怕是不会解除,老弱还是乖乖在家待着吧!老姐赠予我们一个Keepkit 健走机,锻炼锻炼提高免疫力嘛!尤其是有些人整日坐着,走不了多少路的。不过,在使用中机器会出现速度自动加速的现象,可能跟手机应用和遥控器在运行中都操作有关。为此,如果老人使用,除了要调低速度,还是得有我们在一旁监护着才行。

天气暖和起来了,不用太烦恼呵上镜片的雾气,不过,身上衣物渐薄,口罩的存在感倒是更加明显了。除了每天要戴口罩、测体温、不能出游、不能就近买菜、买早餐、没有公交车坐之外,似乎工作生活还能按部就班地持续下去。不过,到家脱下口罩,自由地呼吸、吃喝、揉揉脸,那感觉真是挺好的。

对了,在这样的时期,委实不敢生病啊,头疼脑热的尤其不可。话说这星期的口罩有点小,有些勒耳朵,没有“隆重地”用牛奶包装提手,姑且垫上两片纸改善改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