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记录

毕业了,准备入学,完成第二针

一、毕业啦

经过几个星期的准备,幼儿园在周五(7月23日)下午举办了艺术文化节暨毕业班的毕业典礼。

这样的日子,我和老婆都请了半天假、换上情侣装到场。演出期间有三段可以讲讲,一个是娃表演的第一个节目:非洲鼓;第二个是大合唱群娃找子;第三个是班主任老师声泪俱下的“发言”。

其实舞蹈如何我并不着意,由于坐得约莫 20 米远,如何辨识娃娃的小脸着实考验着我上千度的视力。然而,就在入场的时候,虽然身着非洲草裙,虽然脸着舞台妆,我还是感觉到了右三第二个是娃,这就是日积月累培养出的感觉,事后证实果然不错。

待毕业生集体歌唱,家长们都在舞台下面找各自的娃,有了上面的教训,反复找了好几遍还是没找到,于是离座上前到台下侧,才好不容易在站在最后的秦老师前面看到了娃的小半张脸。

最后一首歌穿插着老师的感言,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娃班李老师的发言,应该不能简单说是发言,或许可以称作哭诉,她泣不成声台下也响起鼓励的掌声,随后自然是一片片的拭泪,而我也勉强控制到眼眶湿润的程度。近来新闻爱用“破防”这个游戏用语,20 来岁的小姑娘感性流露如何不惹人热泪,不破人心防?

自从 2017 年 10 月份亲手把娃送进了幼儿园,近 4 年来,在娃的身上发生了令人喜悦的成长。娃也即将迎来新篇章!

二、带娃体检

虽然搞完了活动,但随后还是继续上了一周的课,直到上完上个月。也就是上个月,又请了半天假去小学递交了材料。在填了表,交了材料,付款订了四套校服后,拿着录取通知书和入学体检等待办事项说明就可以回去了。

一年一度的生日假派上用场了。计划着上午带娃去体检,下午去社区打第二针疫苗。到了小学所在的街道社区服务中心,交费体检,抽血等尿,拿着收据回家等两天后回来查验结果和领取体检报告。

三、第二针完成

疫苗不是想打就有得打,带娃体检的那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只打第一针的。而生日假前日预约疫苗的地方,提示要等到 8 点才可以预约,结果次日到了 8 点再打开已经显示为约满,望洋兴叹。

直接去电话咨询,对方一副见怪不怪地建议多试几次,既然公众号上早已说明不接受现场排队了,生日假当天下午的计划毫无疑义地黄了。

待生日假次日上班路上,说起了预约难,同事查询了公司所在街道卫生服务中心的公众号显示有号子,而且没有任何限制,各种疫苗都有,大喜过望,果断预约。然而,当这个号源在群里一公开,竟然无人再预约上了。够巧!

当天晚上赶过去,排队时准备预约号、条形码(等同身份证)、健康码,进了门继续排长队,给个半张 A4 纸,上楼继续排队,登记信息后继续排队,终于把第二针科兴打好了,在观察室一看健康码,已经出现了金色方框和疫苗注射记录。

随后,再试图帮老婆预约,结果无一成功,这是得有多大的气运才能碰得上啊!

四、不顾体面了

奥运会仍旧是举办了,疫情也反弹了。米国为了让自己是第一,可以随意篡改排名规则,真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我是老大我说了算!然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哔哔嘻”都要问一问中国的金牌最多,为啥在米国媒体上排名还是个老二呢?“小澳”就干脆多了,直接骂造假。

哎,其实吧,我真不觉得国人非得要世界第一,也真地不觉得中国一定是第一,美国还是有机会的,何必把自己弄得如此不堪呢!

第一次出镜,第一针新冠疫苗

上周五上班确定了次日拍摄营销视频,我还要出镜。开发出新产品就要搞推广,纵然天气酷热,但心里毫不抵触,配合便是。

回到家,老婆说有社区卫生服务站有第一针新冠疫苗了,虽然心里预感明天拍摄不会很快,可能会无法成行,但老婆发话了,还是预约了次日下午三点半到五点这个时段。

翌日,开工拍摄。念词儿就是个问题,一两百字,鬼才记得住,也曾试了一下抛开稿子,还没三十秒就得放弃,现场组织语言还不能忘记重点,无法流畅表达,压根儿不可行。于是,老老实实地对着提词器念了,因为艳阳高照,镜头前的反光镜上的字实在是看不清,对比度太低了嘛!在太阳底下看手机屏幕的感觉,真是考验我这上千度的视力!

眼睛往哪里放?像我这种连自拍都没有过的人自然毫无镜头感,更没有在镜头前自如表现的心气儿。于是,导演教授了一下,除了跟女伴进行眼神交流,就是盯着提词器背后的镜头。

对拍摄虽然不熟,但也不至于露怯,只是被动配合之下有些不懂如何协调身体和表情,咱又没念过表演专业!所以没有信心。别说表演,就是说话,也难尽如我意,反正我自己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男人啊,大都不太自爱,这么热的天气咋就想不起涂上防晒霜呢!过往的经验无不显示:不涂防晒霜,灼痛变色;涂上防晒霜,风轻云淡。

果然,一如预料,待拍摄完,我也没时间去打疫苗了,于是取消。待回到家,又遵从老婆的建议预约了次日上午的。

周日上午,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戴上口罩,取表填表、出示健康码和行程码,排队到了门口,确认一下近期有没有饮酒、有没有打过别的疫苗、有没有吃过什么药之类的,然后在记录表上登记自己的信息和联系方式。

进去到了疫苗接种室,在门口就有人在电脑中登记,身份证就在这里使用,再次确认没有打过其他的疫苗,拿着一开始的那张单子到了注射点,单子上说副作用是打针的部位会疼,还是选择打左肩膀吧,右撇子的选择!

问了一下说是科兴的,然后一秒就打完,棉签压着拿着注射凭证就离开注射室了,凭证上已写下第二剂的注射时间,也就是隔三周。见着墙上多处粘贴的提示,也就老老实实地找个空位待了半个小时。

灭火疫苗面对现在的变种病毒能有多少抵抗力?打了总比没打的强吧,据说可以减少重症率。两针打完后会不会再补打一针 mRNA 疫苗呢?!

生活不会枯竭

工作按部就班忙碌依旧,没啥好说的。世界纷纷扰扰,无暇深究,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纵然看了一些评论,鹦鹉学舌地也谈不出高论,不说也罢。还是回到自己的生活上来吧!立足生活的博客不会没有话可以说。

孩子满六岁后,近期也开始了网上入学报名。如果按照就近入学的话,小区门口路边就有一所。然而,如今貌似已经到处是“名校”了,这里的学校还要带上“希望”两个字,让人感觉挺没希望的。

虽然不至于秉持“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想法,但是尽量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还是需要我们不懈努力的。于是,找了关系,花了点钱,对方打了包票,但未曾经验,也不敢十分笃信。不过,已尽人事,且听天由命吧!

前阵子,幼儿园老师为应付上级检查嘱咐学生说,如果有人问你们幼儿园老师有没有教拼音汉字英语数学之类的内容,就回答说是爸爸妈妈教的。这是应付教育局严禁超前教育政策的对策。我并未对此“撒谎”教育行为本身作何解说,而是忽视它转而确认了我们确实教了这些内容,至于幼儿园教或不教无关紧要,孩子听罢也不纠结。

近一个月来,孩子开始练习跳绳,一开始自然是跳不好的,我跟他强调的是不断练习才能学会,之前学习骑自行车和游泳的经历都能让他接受。这周来,虽然发挥很不稳定,有时也为自己跳不好而懊恼烦躁,但最好的时候也能跳上十八个,还是有明显进步的,有信心多了。

此时,我也加了把火:看一眼就会的不值得学习,学习就是要不断练习。学习一项新内容,一开始当然是摸不着头脑、无所适从,除了一旁有人引导,也要孩子自身掌握克服早期挫败的能力,习惯于在不断练习中寻求突破、迎来豁然开朗,从而建立起学习习惯和自信。

无意间得知了一个科普动画剧集:《工作细胞》,据说央视引进配音了。好奇之下,在网上找了资源下来看看,虽然没有配音,只有字幕,小家伙看得也津津有味,尤其是在小伙伴在一旁的时候,兴奋地侃侃而谈,竟然忍不住跟着日语主题曲唱起来了。

孩子就像是海绵一样吸收着新词语,看着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巨噬细胞、T细胞、肺炎链球菌、界门纲目科属种等词语从小孩子嘴里蹦出来,感觉挺有意思的。

网上一搜,哦,还是有第二季:《工作细胞 Black》,暂时还没看。不过,据了解,这季身体的主人是抽烟喝酒的主儿,反正一身的毛病,不然工作细胞们如何会崩溃呼号,Black 不是白加的。

酒不是什么好东西,既不是身体的必需品,也不是我的喜好之物,但偏偏就有人喜欢,还偏偏还要强调喝酒的用处,虽不苟同却也难以推辞。

年前,网上买了两打小瓶白酒和葡萄酒,借着春节气氛,也着实喝了不少白酒。为什么不喝啤酒呢?胀肚子!得勤上厕所!反正不舒服!以前喝白酒,最多不过二三两,压力不大。如今喝个四五两,甚至六两酒也是有的。如此一来,压力就上来了!有两次喝了什么茅台镇的怀庄酒,酒后头痛欲裂,痛苦难当,看来真是喝了“假酒”了。

其实,我也有喜欢喝的酒的,但一般来说都是度数不高口味偏甜的那种,例如柿子酒。我就很纳闷了,为啥葡萄酒就不能做成 sweet 的,偏偏搞成 dry 的。或许,这就有如美食家吃河豚卵巢这种事在普通人眼里也难以理解吧!

有人过生日,请喝酒,虽然没多少乐趣,也没多少压力,但事后肚子胀气,感觉也不好了。到了这个点儿,肚子饿得咕咕叫了,就写这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