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记录

电影小镇是什么小镇?

上周日难得又放晴了,得走出去!上午洗了车,把车牌一角卷边翻回去,再给一些明显刮伤补了漆,吃完中饭就出发了。去哪里呢?好像也没啥好去处。上上周日去了湿地公园,上周日就不准备去了。去岳麓山?停车也是个问题,哎,市内的景点就这点麻烦。

在我们洗车的时候,邻居朋友就出发了,去了附近新开放的华谊兄弟电影小镇。既然我们也没啥好想法,也就赶过去了,几个小孩在一起也热闹热闹,释放一下被阴雨压抑的热情。

早在开业前就粗略地了解过这个地方,我是没生出什么兴趣。一个原因是还没有建好,规划有两部分:老长沙和意大利小镇,现在只建好了后者,我不喜欢半成品。第二个原因是这种“造假”建筑群令人感到怪怪的。

到了地方,从邻居手中接过两张年卡去办激活。激活包括现场拍照,在年卡上现场印制照片,以及录入指纹。激活完一下楼就看到长长的一队人, 感觉有些崩溃,毕竟当时已经是下午快三点了。还好,没有让我们等多久。

进门后,看着异国风格的建筑、做旧的墙面、攀墙的花藤、整洁的砖路,确实也有一些影视中出现的欧洲小镇的感觉。不过,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却也到处是人,绝不会有门可罗雀、萧索静谧的感觉的!小孩子进去后就疯了,满眼的新鲜,看到啥都要摸一摸,玩一玩。

虽说这仿造的意大利小镇徒有其表,但是如果其间不时就遇上几个老外帅哥美女,或许会真让人产生一点异域的错觉!一路逛来,感觉小镇真小,又与电影无干,不过,我家娃就像疯了一样地开心,或许这也就值得了。最后去了超级飞侠主题游乐场,待孩子出来,已是汗巾湿透,发如水洗,当时已是日落灯明,饥肠辘辘,也就打道回府了。

一年内,还是要多来看看吧!毕竟买了年票啊!好像这个周日又是晴天哦!话说,这电影小镇是什么小镇?孩子的游乐场!管它是华谊兄弟还是华纳兄弟呢?!

真正的交通事故发生了

今天早上在十字路口发生了交通事故,为什么标题要加上“真正的”这个形容词呢?因为之前路上也发生过刮擦,甚至碰撞。专门写过的就不说了,后来发生过两次刮碰,车子被刮伤了,挡泥板也有撕裂,这些都是自己的原因。过年时候也被追尾过一次,由于我们没有踩死刹车,后车只是轻轻地碰了上去,下车确认没啥痕迹,看对方也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就作罢各自离开了。

而这次不同,因为事故的另一方是个电动车,不仅车摔倒了,人也摔倒了,报了警,送医院检查,也理了赔。下面具体说说事故怎么发生的。

在距离公司只有一两公里远的一个十字路口,我从南往北经过该路口,绿灯亮起正常驶过停止线,由于从北往南的左转跟我直行绿灯是同时的,路线必然交叉,当时对面左转车辆较多,我的前车通过了,但我还来不及通过,对面左转车辆刚过,此时右侧直行绿灯亮起,右侧来车冲到我的右边,我紧急刹车,待确认右侧来车停住后,当即松开刹车起步,就在此时右侧冲过一辆电动车,擦着我车子前保险杠摔倒在车左侧约三米处。见此情况,我只得停车,按下危险警示灯,那人已经爬起来了,我们下车把电动车扶起来,开始交涉。

情况其实很简单,也没啥好激动指责的,对方所说我车闯红灯自然是不存在的,一句话就反驳回去了。这次主要涉及到人,当时也没多想,也就同意报案了。老婆打了 122 报警,我把车子移到路边,然后她问我谁留下来处理事故。我当时还没回过神来,念着月末事情多,况且从这去公司也没多远,就留下老婆来处理了。后来得知这种选择其实是有问题的。

待我走后,老婆问了保险电话,随后就是与交警和来核实的保险人员交涉,交警扣下老婆的驾照也没多说,只是要求送伤者去医院,而对当时开车的我离开现场这个事情,提到了肇事逃逸。老婆带伤者及其家属去了医院检查给我打电话去医院,并提到交警的说法。我见此只好赶紧请了假赶去了医院。

对于肇事逃逸这个提法我是不认可的,我留下了人和车子来处理交通事故,没有增加警务成本,该承担责任也不推脱,更没有主观上的故意,所以在我看来,肇事逃逸这个跟我是没啥关系的。不过,如果交警较真,甚至故意为难,说我故意逃避了当场检查是否酒驾,那就会有些麻烦了。

给交警打了电话,问了其姓氏,心平气和地解释了一下,问了交警大队的地址,在医院待了一会就过去了。到了那里,也没说什么,就问有没有喝酒,我自然否定,然后把驾驶证放他那里就让我回医院跟伤者协商赔偿事宜。

Continue reading →

雨一直下,冰冷湿滑

早在去年 11 月 30 日提车当天开始阴雨,随后就是雨、雨、雨、雪、雨……记得过年期间只在初二下午见过半天的太阳,然后就又是雨、雨、雨……

雨下到这个份上,就连中国气象网都调皮地发一“通知”:本月南方城市全部改名“贵阳”!文中写道:在日照方面就更加凄凉了,江淮南部、江汉、江南等地日照时数偏少 5~8 成,湖南、湖北、江西、浙江、安徽、江苏日照时数均为1961 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少,其中湖南的单日平均日照时数更是不足 1 小时,太阳在湖南真的是奢侈品了。

“雨一直下”、“流量包月”、“不限流量”、“流浪地球”都成为了这一主题下的关联词,苦中作乐地调侃着!你看,我就连标题后半截都字字不离水的,按此趋势雨水仍是继续,这是要下到清明的节奏?

无疑地,我们又在亲历和见证历史:这个冬天的雨水是自 1951 年有连续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多的了,超过了 1964 年的 47.2 天。这样的天气之下,还能期待啥?有干燥的内裤穿?唉,想来年后积极地把使用不多的油汀收起来真是太乐观了,现在也在犹豫要不要重新拿出来,或许还是用空调凑合用吧!

云层厚而持久,隔绝了阳光。冬天上下班路上都是夜间行车,快到春分了,天亮得早了些,下班时候还是有些黑,下着雨又是雾盲路滑,感觉很不好!想来,在应对这场创纪录的冬雨湿寒,这个车竟然刚好用上,免除了我不少饥寒交迫撑伞等车的痛苦了!

今天没下雨,早晨感觉都亮堂了几分,或许有望让咱看一眼太阳,奢侈一下?

新年新气象

2018 年是个不寻常的一年,2019 年注定仍是不寻常的。

今年以来,连绵阴雨见不到太阳,湿寒之下很是难耐,于是空调发挥了作用。由奢入俭难,自打开始打开空调,就难以关得掉了。于是,在业主群里有个楼下的邻居抱怨他们的防盗窗上有滴水,我恍然心虚,回家一看,空调下接水用的塑料碗已经满了。然后我就开始琢磨着,该怎么解决呢?由于实际安装已定,只好用个塑料碗接着空调水,但是下水管上口比塑料碗还高,普通的接水管是不行的(曾试图解决,但是无解)。于是,我琢磨着用“虹吸”,不过,家里没有可以随便弯的细管子,还没办法实施,看来还得网上淘淘。

今年以来,老婆也转战到我单位不远处来上班了。因为担心路上结冰,二号就没有开车。结果,当天老婆回到家都快八点了,于是开车就成了唯一选择了。上下班起早贪黑的,晚上开车车灯太炫目,还是交给只需要两只眼睛就能看清路的媳妇儿了。于是,早上我开车,晚上老婆开车。每天来回 70 公里,换房这个选择也有考虑,不过,限购令仍发挥作用,两年内是别想了。

关于车,还是要多说两句。再一次被刮了之后,对车上有没有坑还是刮擦,我已经基本上不在意了。目前行驶了共 1900 多公里,前后算了三次油耗,分别为 8.4、7.7 和 7.2 个油,具体到费用,最近是 4 毛多点一公里,还比较理想。

今年以来,新个税也要实施了。虽然起征点提高到了 5000 元,但是对年收入扣除社保后超过 6 万以上的部分还是要征税的。所以,个税专项附加扣除就很重要了,既然政府有意给咱们劳动者减减税,岂能装大尾巴狼对此毫不在意的?即便是个人信息都上交给税务局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虽然依旧是忙碌的时节,也无法聚精会神想点事情,还是在着意从今年开始做年度计划。年度计划现在还在酝酿,初步围绕财务、职业、孩子成长、身体健康、出游等方面,过年期间才能确定吧!

第一次交通事故

2018 年的圣诞节早上,我的车子被撞了,相比行驶里程 100 公里时不伤皮毛的轻微刮擦,这次是名副其实的交通事故(行驶里程约 1150 公里),车子的左后翼子板被撞得凹进去了,这令我懊恼了一个上午。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东二环三车道的右侧车道上,行驶至快到右转人民路的位置。此处车道的右边还并行着一条车道,但是与我这条道之间安装有护栏,护栏在路口开个或宽或窄的口子,允许让车子进入二环。

不记得当时的车速了(按经验判断约为 40 码),突然看到前方窜出来一个车头,我紧急左转闪避,避开了它但也进入左侧半个车道,左侧车道(东二环中间车道)来车就撞在了我车子的左后面。随即停下下车,当时倒还冷静,只是看着车上被撞瘪了碗大的一块,便提出索赔的要求,不过,对方说是我突然插进来的,是我的责任,我想了想,感觉确实有道理,上前看了看对方的车,只是在侧面有一些刮擦痕迹,没有变形,对方表示算了(致谢),我也作罢,毕竟出险也没啥好处。

继续行驶中,我不禁想,虽然事故责任在我,但是我们都是受害者啊!那个“肇事者”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当时有雾,又有护栏挡着,我错误地选择了走右侧车道,又错误地开快了车、放松了警惕。除了我的错误,护栏的存在确实带来不利影响,而导致此次事故的罪魁祸首不该贸然进入我的车道,或许护栏也导致肇事司机无法判断车道上是否有来车吧!

关于当时的应对,有人说,我就该直接撞上去,这样我一点错都没有,毕竟右转的车要让直行的。但是,这可能吗?不知道别人怎样,我是做不到。如果我结实地撞上去了,那么我的车恐怕也就废了,这可还是没有上牌的新车啊!如果直撞过去,对方的车也可能被撞翻,或许还会有人受伤,这样一来事故就升级了。紧急避让确实是我下意识的动作,而当时已经不可能刹住车了,甚至也没时间看左侧后方是否有来车。

紧急确实会导致不可预知的事故,安全驾驶还是要可控不冒进。不过,此次事故还是说明了更多的问题:除了降速、控距、亮尾这种常规做法外,还得防范影响视野的路段。在我看来,二环线上的快速行驶和右侧车道的低速防范成了一对矛盾,这样确实会增加事故风险。

此后,我决定再也不走靠右侧的车道了,而尽可能走中间车道。待当晚多走十公里却早半小时到家后,再看看车上的凹坑,心情也平静多了,最后,庆幸此次事故没有更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