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记录

换个微信头像

一、眼镜

结痂之下还有点硬,看来还没有完全好,继续擦药!不过,终于在佩戴两周后可以把隐形眼镜摘掉了,换上了框架眼镜。相对于多年以前,这次对两种眼镜的差别感觉很明显。

首先就是眼中的世界不同了,框架眼镜下更小一些,而隐形眼镜则正常些,更加重要的是不戴框架眼镜的自己让自己都感到陌生。你看看,简单地换个方式,就能获得不一样的观感。

其次,框架眼镜佩戴方便,隐形眼镜就麻烦多了,更需要考虑顺序,例如需要先戴好眼镜才能进行化妆。为了戴隐形眼镜,得把眼皮掰大些,虽然眼睛看起来大了些,但眼袋也会大吧!

最后,乍一换回框架眼镜的时候感觉有点晕,适应了一会儿就感觉正常了。真别说,人的适应能力不容低估!

二、家长会

第一个家长会安排在周五晚上六点,学生不参加。这安排一看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老爹五点接娃回家,老婆六点才下班,我五点下班坐了班车到学校差不多就是六点。

家长会上,数学老师夸了十几个娃数字书写不错,娃在其列,高兴!随后是班主任上来,夸这个班进步神速、“成绩不可小觑”。其中,也讲了个调皮捣蛋的趣事,坐在前门口座位的娃晨读时盯着前门放哨,班主任一来那一群捣蛋鬼立即装作认真读书的样子,造假地连书都没有打开。一天,班主任从后门进来了,娃一看老师来了赶紧回座位,还有一个娃还没意识到老师已到,可想而知,那群娃得多么尴尬!我听着娃的这番能耐,汗颜!

三、微信头像

老婆跟我叨叨两次在参加绘画中心举办的室外活动时给娃拍的照片越看越喜欢,有着乐在其中的自然生动,我也觉得蛮好。

说起头像,其实有很多,但具体到某一个账号的头像,例如微信头像,其实是多年不换的,甚至微信的头像来自 QQ,而 QQ 的头像就是一个蓝色背景下的 QQ 企鹅轮廓,当然这是一种疏离,要不,我的朋友圈为什么几乎不发东西呢?这是腾讯的地盘,不是我的,我如此固执多年。

然而,几天前忽地心念一动,就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娃的那张照片,大概从此多了点人味儿吧!更加重要的是,可以更方便地强化对娃的喜欢。

四、暖冬

这已经是 12 月中旬了,再过几天,就要到冬至了。然而,时至如今,不穿毛衣的我,连保暖内衣裤都几乎没上身,一件短款薄羽绒服加上秋衣秋裤就能搞定!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并非没有最低温三四度的时候,但是由于天气晴朗,倒也不觉得酷寒。所以说嘛,体感温度不光由温度决定,还有湿度和风速,今冬风和日丽,妥妥的一个暖冬。

底线受到挑战了

月无断更是本博明确的底线之一,再不来上一篇,这个底线就要被突破了!

上次手机号升级套餐赠送的手机给老爹用了,插上新号 SIM 卡后,姑且一试地把老年机里的 SIM卡剪一剪,虽然早年有过成功的经验,然而,果不出预料地把卡剪废了。老人家用的手机号多是子女的副卡,老爹的也不例外,但是这是老姐的,于是就需要异地补办了快递过来,用了中通快递。毕竟跨了不止一个省,花个四五天我也没意见。不料已经到了长沙中转站,愣是在这个站停滞了三天,纵然我平素善解人意,但也触及底线了——我生气了,于是投诉,不过在揽件地工作人员的积极协调下,终于收到东西,让我决定暂不考虑把这家快递拉黑,但如有下次,我将选择顺丰。

娃上了小学,不仅有校服,还整了两套班服。班服发放的当天,一套班服的上衣就丢了,只能补下订单,不想快递速度特别慢,这次是圆通快递。明天活动要穿了,今天晚上还没有收到,急死个人!多方打听,联系派送员,我都表示可以去派送点拿货了,打电话、加微信竟然不搭理我,令我十分气愤!最后幸而在菜鸟驿站未登记的三大包包裹里找到的,圆通派件员本可以说明一下就可以为我解惑,但一副不理不睬的表现令人气愤,把圆通快递拉黑!

上个月娃又把校服的上衣弄丢了,于是廿九号晚上在微信公众平台上下了单,过了四五天不见发货,于是致电询问,说是暂无这个码的货,待下周补货后再发,因为就在本市,只要发货,当天就能收到,继续等。果然没有如期而至,直到十六号才发货,距离下单已过去十七天,惯于当日达、次日达的我们,如何习惯得了这种速度啊!这次是中通快递,不过与它倒是关系不大。

二〇二〇年新冠疫情以来,不敢感冒,也没有感冒。廿二个月之后,终于还是感冒了!不过,还好只是干咳加少许痰。这一周来,作为八点上班的人,一次晚上八点半下班,一次九点半下班,还有一次十点半后下班,如果没有底线,也就谈不上挑战底线了。

农村出差记

毕业以来,除了常驻试验场,其他出差地点往往是上海、杭州、苏州、黑河、天津、成都、武汉、黄石之类或大或小的城市,即便是偏僻农村也只是当日来回,不会在那里留宿,但这次出差就不一样了,所以要记一记。

我的产品到了客户那里,用户会不会用,有什么意见,只有去现场了解才会清楚。出差前,自然先联系相关人等,例如使用设备的机手、当地片区的服务工程师,由此获知具体工地位置,然后拟定行程和出差计划。

问了对方到货和装车时间,就着手买票,像河南沈丘这样的县城,意外后一想又不意外地也有高铁站,还是考虑坐高铁过去,只是需要从郑州或者合肥中转,中转时间至少要一个小时,可以吃个中饭,从容上车,整个行程也就六个小时,比长沙直达沈丘的十四个小时还是短上不少。

像这种出差,一般会有当地服务工程师开车接送的,不幸的是,这个小伙非但没车,就连驾照都没有,况且我到达当日他还在外地处理问题,压根儿指望不上。由于下了沈丘北站已经三点半,过去还得三十公里,耽误不得,只能打车前往。

从机手那里获知的地点是某某村,在地图上一看,我就感觉到打车恐有问题。于是在热情的周口的士司机建议下,从善如流,跟他互留了手机号码。这在返程时候,切实用上了,否则真是会抓瞎。

从出发前到到达现场,不时给机手指导,所幸顺利地将设备安装完成。忙完,搭上机手的车到了他们宿舍两公里远的乡镇集市上,那里有一家旅馆。想着明日还要早起辅助他们干活,也容不得我另找住处。当时就入住了一百元最高价位的房间,相对于五六十的一间,这个也算是豪华了,虽然暂无热水洗澡,但其他的如空调、独立卫生间(带马桶)、一米五的大床,热水壶、立式衣架、电视机都还齐全,还可以给开发票,想想这是农村,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何况老板热情地给我换了新的床上用品。倒是没有预想地要住工棚那般凄惨!付了押金,取了钥匙,与老板互加了微信,就下楼去吃晚饭,乡镇还是不错,吃饭的地方好几家,于是体验了一下当地特色烩面,口感马马虎虎,不过只要七元,倒是不贵。

翌日,六点半闹钟铃响,洗漱一番,带上行李上了机手的车赶去工地,虽然只有三公里远,但是没有车那就不敢说近了,出发时间七点十分,在车上草草吃了包子豆浆解决。

到了工地,教机手设置好工况,以及后续调整后的分级载荷工况。又在与电气工程师的沟通中,解决了过程中的疑问,然后顺利地完成了当日的卸车和挪臂等作业,完全承担起了副吊的职责,相当不错。中午,跟着师傅们到宿舍吃饭,饭菜极其简单,就是大锅菜海带肉片,再加上一两个小菜,我也没挑剔,吃了一个大馒头也就对付了。随后没有午休直接赶去工地继续作业。这一天下来,我站得僵直,腰都弯不下来,腰酸背痛。

正当我感觉这边忙活完了,领导打电话来了,要考虑明天返回,公司里事儿多感觉再在这里多待一天就是不务正业了,于是买返程票,拿到住宿发票,退了房,给的士司机打电话过来接,从容赶往高铁站,接下来就顺利到家了。转车期间,正好吃中饭, 也懒得出站, 就在站里吃。 来时是黄焖鸡米饭, 三十九元; 返回时是肉夹馍和羊肉汤, 四十八元。 这么多年以来,出差路上我一般会在高铁上或高铁站里吃饭,一份套餐大概都是四五十这个价位。

还记得二〇〇七年刚入冬,我一个人出差到上海, 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到上海,幸好当时有当地的同学帮忙在徐家汇周边订了个房间。 十四年后在这样一个深秋,又是一个人,来到了天宽地阔的农村, 感受着另一番熟悉又陌生的天地。

这次出差从出差前到出差中,一如预期地顺利,受益于期间的积极思考和作为,可以总结一下:

第一,出差前一定要了解清楚,提前设想一番,做好联系人、行李和心理上的准备;

第二,入乡随俗,从善如流,不要过于坚持已有的习惯 ,尤其是舒适方面,要以出差任务为优先考量;

第三,一个人出差,在等车的时候,预先设定闹钟, 从而避免误点;

第四,遇到新情况,如没有住宿发票、机打的士发票等,要积极确认权变,以避免影响后续费用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