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健康专栏

要上了哦!

今天是本月最后一天了,也该确定减重初始值了。

这月里,本想能否不依靠锻炼来达成目的,通过近些日子里的尝试,感觉不太可行。运动之外的办法来加快新陈代谢只能算个辅助。关于如何提高新陈代谢速度的方法结合个人情况进行分析,附在文末。

平时下班后时常觉得很累,尤其是昨晚因为下雨,就没怎么动,脑子里也是昏昏沉沉的。想想,这种状态可不好,那就跑跑步,运动后的感觉应该好些。

今晚晴好,饭后换了衣服下楼运动。在小区健身器材动了几分钟,为了增加强度,就上了双杠,正努力将双腿抬到水平时,双臂后的肱三头肌和右大腿上股直肌瞬间剧痛,立刻下了双杠,仍旧疼痛难忍。老婆相询,我直呼肌肉拉伤了。随后,双手抱臂按摩,蹒跚行走,幸而过了约莫十分钟痛感消失了。

由此可见,没有经常锻炼的弊端一下子就暴露了,虽然有着热身不足的问题,但是自己的运动强度上限也就在这里了,哎,肌肉已然衰退了。 Continue reading →

启动体重控制计划

多少事儿来自心血来潮啊!儿子三岁生日当晚,我称重,154 斤,算一算BMI指数:25.4,超重!老婆在一旁说如果是 140 斤就看起来比较帅了!心下一动:140 斤,BMI 指数 23.1,就在一般体重范围了(18.5-24),那就减到 140 斤吧!

结合自身时间不太充裕的现实,也不愿为此付出太多精力,主要从改造生活习惯上着手,我定下了“2020 年前将体重控制在140 斤以下”这一目标。

下面来具体分析一下这个目标,22 个月减重14 斤,即每个月平均减重0.64 斤,约 0.35 千克(秤的精度0.1 千克就行,0.3-0.4 千克即可)。对于一个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人而言,这个目标应该不难达成的。

其实吧,就过往经验来说,谈减肥我是没有多少信心的。早在十年前,我的体重约为 120 斤,BMI 指数是19.8,在正常范围,但是用“常识”判断:太瘦!脸也太瘦!所以,我并不希望这数据太靠下限——23 就挺好的。世事难料,在随后的 4、5 年里增重了 40 斤——达到了160 斤!从生下来算起,体重一直都是平稳(例如初三体重 100 斤,大学几年里 118 斤)或上升的,没有减重的经验,要不是这2、3 年里体重有所下降让我看到了希望,否则我也难以轻易启动体重控制计划。

下面就说一说该怎么达成目标吧!这涉及到减肥的一点认识,简言之就是少吃多动。多动,尽量吧!少吃,还是可以做到的,不过,除了做到不吃肥肉、少吃几口米饭,还是要提高新陈代谢的速度(强度)。

每周末晚 10 点左右称重一次(净重),每月底称重检查。阶段目标:到今年 8 月底减重至 150 斤以下。以此监控,随时调整吧!嗯,努力减重,给老婆做个表率!哈哈……

就像一贯以来坚持的不醉酒,心里也坚持不要大腹便便的,现在肚腩渐生,需要注意了。去年不小心看到了年度热词之一:油腻。近来忽然看到勺子又转了冯唐的那篇文章: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咱也对照对照,人到中年,还是要自省自省。

Continue reading →

感冒偏逢空调冷

上上个周末就吃炎可宁片这样的消炎药(用于急性扁桃腺炎,细菌性肺炎,急性结膜炎,中耳炎,疖痈瘰疬(音:街拥萝莉),急性乳腺炎,肠炎,细菌性痢疾及急性尿道感染。),觉得对扁桃体和中耳炎这样的部位不适有所改善。一盒药吃完了,仍未痊愈,老婆又建议我吃罗红霉素,结果有不良反应,总是要上厕所,不过,改善效果还是挺明显的,吃了两天停药了。到上个星期三体检,医生对我当前身体的炎症竟未提及,我对耳鼻喉科医生的能力感到疑惑。

到了上周六,天气炎热,我裤衩背心蓬头垢面地在家里懒散着,一想房间的灯管爆了,还是趁着周末的工夫修好。晕晕乎乎地用冷水洗了头,然后靸着拖鞋下楼买灯管,照旧买个原样的,装上去未能解决问题,可见就跟之前出租前搞维修时那样,灯的镇流器也坏了,没办法,只好再下楼去买了个可以磁吸在灯座上的LED灯,把线接好,光明归来。

然而,没多久,身体便不舒服,晕晕乎乎的,也就冲了一包板蓝根,发发汗。等老婆下班回来一摸额头,有些发烧了,也没太当回事儿,当晚吃了感冒药,又加上一包板蓝根就睡了。到了第二天,老婆找来了两颗感康,够白天吃的,我上午吃一颗,下午又吃一颗(多吃了),一天下来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老婆下班回来又带来了退烧药对乙酰氨基酚,体温计测了体温:38.5摄氏度,心不在焉地吃了半碗饭。洗了温水澡,吃了一粒,喝了水,躺床上盖好加绒被单,慢慢感受蒸笼汗腌。汗流通畅,枕头浸湿,大脑也感觉清明许多,洗了温水澡,感觉好多了。当晚又吃了一粒感康、三粒两种消炎药,夜晚暑重稍有风扇微风吹及身侧,盖上肚子就睡了。

第二天就是周一,由于睡得早时间长,醒来感觉还不错,就剩点轻微渗鼻涕了。照旧吃了早饭和药(一粒感康和两粒消炎药),由于天热(当天最高气温35摄氏度),班车上开了空调,像我这样感冒将愈的人被吹了40分钟之后下了车,连连打了四、五个大喷嚏,办公室又是一通空调,两腿冰凉,于是很悲剧地再次发烧了。在加上吃了感康,周一这一天过得真是昏昏沉沉,勉强维持着神智清醒,下班回家,随便夹了几口菜吃完饭。

Continue reading →

明确底线养成习惯

像咱这种平常人家,是请不起保姆的,家务自然都要自己干。在多年的生活习惯中渐也形成明确的职责分配:老婆做饭我洗碗。原因有二,因为我不会做饭(勉强做出来的也不好吃),而老婆爱鼓捣吃的;老婆洗碗、洗衣服后手就出状况,而我就没事儿。自然地,各自责无旁贷了,又加上彼此已将它明确下来,也不会在这方面旁生枝节了。

有了共同经营家庭的心,也就有了这种责任感,时日一久,偶尔不洗碗后看着那凌乱的碟碟碗碗的和餐厨垃圾,闹心!所以,即使不能吃过饭马上洗碗,睡觉前也要把碗洗了的,不虞翌日没干净碗用了。有人说,这不就是强迫症嘛!看似相同,实则有别,洗碗是有意识地去做一件事,而不是无法自控的非自主行为。

题目不是说底线吗?底线就是做应该做的事或守住应该守住的界限,是明确的,固化的。底线的对立面就是如果不守就会有相应的后果,例如没干净的碗用。这是小事,但是与任何所谓大事的道理是相同的。底线是必要的规则,有如内在的金科玉律。没有后果的所谓底线是伪底线。明确它、完善它就有了成事的基础。

前些日子,做了体检,发现了点问题,就如同在对待手机上制定了规则一样,在锻炼身体上也要制定出规则供自己遵守。但是,这需要与生活结合,否则就不可行。单独抽出一块时间来锻炼,当前来说是不现实的。 Continue reading →

忐忑的体检过程

一月份入职体检后,七月份下旬全公司安排了第一批体检,念着一月份检查过,那次有些不想去,而体检前一天中暑了,晚上拔罐起泡直接促使我第二天不好去了。八月底安排了第二批,包括第一批因出差等原因未能参加的人员。既然身体无恙,那就去吧。

体检当天,在低血糖下心无旁骛地配合,感觉颇为忐忑。当时,我在鹅城微信群表示很担心抽血,而实际抽血的时候,我是眼睁睁地看着针扎进我的血管,针扎得远比想象地要轻,真是一点都不痛。回想着那些撸着袖管头别到一旁的汉子们,感觉好好笑。当然,这并非我心情忐忑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则是平素对身体不甚着意,如今要考验检视,感觉没有那么自信的。身体的重要,何须多言,只是平时又何曾记得?我躬身自省,唯有汗颜了!

许多年来,平静下的心率都只有60,这让我很奇怪,因为正常心率一般在60-100之间,而我在此下限心率下也竟能毫无异状,或许是因为我的血管够粗?昨天,医院来电告诉我,说是血脂高了零点几个单位,要清淡饮食,加强锻炼。至于甲状腺问题,需要多喝水,少憋尿,就没事了。

看来,锻炼身体只靠抱孩子是不行的了,下周开始重启锻炼计划,这两天得好好想想,下次体检的时候可不能再心虚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