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健康专栏

[1101]第一波就应声倒下

“双十一”“二十条”发布后感觉很混乱,待12月7号“新十条”发布后,各种限制都很快撤销了,例如小区一侧因疫情管控锁上的门打开了,坐公交车不用刷场所码了,也不安排做核酸了,就连行程卡也在“双十二”全网下架了。

从13号开始全天戴KN95口罩,但在食堂堂食加上和同事一起吃饭,都给病毒留有可乘之机。从“双十二”开始听闻熟人有阳了的,随后就不断地出现新病例,直到我们办公室陆陆续续有人阳了,包括天天一起吃饭的同事,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第一天(17日)。周六在家,头有些痛,当时是发烧了,但是也没意识到,没测体温,当天全身酸痛,躺了半天。晚上继续发烧,发烧的时候头疼。

第二天(18日)。到了周日,头痛,全身酸痛,感觉很虚弱,躺了一天。测体温:38.8℃。下午吃了一粒布洛芬,晚上到次日早上感觉好许多了。

第三天(19日)。周一早上感觉大好,就去附近的医院做核酸。先预约缴费,一天只有上午400个号子。结果晚上一查结果,果不其然是阳性。上午11点时37.4℃,下午2点时37.9℃,下午4点体温升到了38.6℃,于是吃了第二粒布洛芬。

第四天(20日)。鼻塞、咳嗽来了,一整天下来没有发烧。感冒症状很明显了。腰酸背痛。晚上睡觉,出了汗。下午吃了一粒感康。失手打碎了体温计。

从这一天开始,我老婆也居家隔离了,发烧39.1℃,吃了一粒布洛芬,大汗淋漓。

第五天(21日)。没有再发烧。咽喉有刺痛感。大概因为躺着,鼻塞稍有缓解,还是会流鼻涕,有时有黄鼻涕。仍然腰酸背痛。

老丈人测了核酸——也阳了。

第六天(22日)。早晨醒来,吞咽时真如吞刀片似的。有些咳嗽,流鼻涕,鼻子酸酸的。可以正常劳动了。

老娘头晕,发烧38.2℃,看来也是了。据说老丈人晚上有点头疼,到今天就好了。家里只有小孩和老爹暂无异常,说不清是不是无症状还是未感染。不过,还是把餐具洗完后放在蒸锅里上汽蒸上三分钟消消毒。

第七天(23日)。咽喉症状有所缓解。左侧鼻尖有些肿痛。还有点咳嗽。中午在某粉店吃饭,看到不少人在堂食,不知是不是阳了,还是阴着。

儿子傍晚时候开始发烧,看来也开始了。晚上吃了布洛芬混悬液,状态好多了。老娘今天有发烧,又放过去2粒布洛芬。

第八天(24日)。除了有点咳,基本上没啥症状了。下午和老丈人一起做了核酸。儿子又烧了一天。老娘不烧了咽喉不舒服。

第九天(25日)。核酸结果阴性,健康码也转绿了。老丈人转阴了,老娘咽喉还不舒服,老婆今天咳嗽得厉害点,儿子退烧了精神挺好,老爹很奇怪地毫无症状。

为了庆祝明天复工,今天看了《阿凡达:水之道》,屏幕小了点,再加上疫情原因,差点就一家三口包场了!

[0927]博客九周年

一、博客

前年写了 49 篇,去年写了 33 篇,今年写了 27 篇文章,跌幅从三成收窄为两成,止跌有望!

既然越写越少,要不要就干脆放弃算了?并非我不愿意写,只是当前工作生活牵扯我太多的精力无暇顾及,纵然如此,这不还是坚持到了月无断更嘛!

至于写得怎么样,有什么文学水平,我是不考虑的,毕竟,生活博客立意在于记录和分享,而非文学创作,真实就好。

二、用车

这一年来的燃油费过万了—— 10692 元,全部支出 1.99 万,比上期略多,还好没过心理预期的两万。

去年 2.65 万公里,统计油耗:0.36 元/公里;今年 2.47 万公里,统计油耗:0.43 元/公里。每公里油费增加两成,与汽油全年均价增幅还是一致的,这一年来的油价确实贵了不少!期待下期跌破七元!

三、“疖假日”

1、不着意

从上上周三(11 月 24 日)开始,左太阳穴处渐渐鼓起来了,我以为是埋得深一些的溢脂性皮炎。这鼓包被眼镜腿生生地压平了边缘。鼓包渐渐大起来,下边硬是被压平,有些痛,这般持续到了周五晚上。我“造孽”的手指抠这个鼓包,想撕开一个小口子排出东西,虽然撕开了表皮,但下面的略白色的脂状物没有变成液体流出来,而是硬硬地嵌在皮肤里。

2、就医

到了周六早晨,老婆看了一眼,肿得更加厉害了,还是需要就医。我这才借此把它当回事儿,于是去医院,做了彩色 B 超,消炎药、清创换药等加总起来花了大概 400 元。唉,这“痤疮”治疗不仅要去医院,还要花上这么多钱!

除了打两天的消炎针,就是在鼓包顶如我作为地开了个孔,用于排脓。清理完又是纱布裹起来,为了让开孔不结痂,一般还会塞一小块纱布。排脓是需要外力的,里面的东西还没有液化,挤起来还是很痛。挤了后,我的左眼皮都是肿的了。

3、不戴眼镜

裹上纱布,左眼皮又肿,框架眼镜是戴不上了,更不要说还夹得比较紧。于是把退下来的老眼镜取过来继续戴,说来也挺有意思。一开始当然是觉得模糊了,但是在阳光下,竟然觉得清晰度还行。不过,毕竟聚焦还是问题,不能戴很长时间。

既然戴不得眼镜,那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养着吧。于是,把积压已久的年休假消灭掉三天,就有了我一个人的“疖假日”。

上午我会去医院换药,晚上老婆也会给我挤挤清理包扎,加速治愈。老婆棒棒哒!

4、隐形眼镜

休假的最后一天,眼睛不肿了,于是去眼镜店配了一副隐形眼镜。考虑只戴十来天,配了个便宜的,全套才 60 元钱。

假期结束,在第一天下班后去医院换药的途中,突然看到天空上有两个特别亮的星星。通过“星空地图”,识别那颗最亮的星星是金星,而另一颗则是木星。而在木星和金星连线中没那么亮的星应该是土星。视力好,真好!

当然,多年未戴隐形眼镜了,第一次戴还是有些慢,戴上去感觉上还是有点侥幸。随着第二次,第三次的佩戴,感觉还是有了。看来,日后还是可以考虑使用的。

[0811]量体力而行

日子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度过,平平淡淡。只是工作占据了大部分时间,一些平常简单的小事如今都显得别具意义,比如一家人吃顿晚饭(陪老爹喝点酒),炒个菜,洗个碗,削个水果,给孩子读个故事,陪家人看场电影,一起出去逛逛等等。

疫情前的一段时间里,对 IT 行业普遍存在的『996』现象热议颇多。而我当下也不遑多让,『894』 + 『851』 + 『951』的生活与此相去不远。仔细想想,一周内不仅过了普通的朝八晚五,还体验到了公务员的朝九晚五,以及更甚于“码农”的朝八晚九。于是在加班后,老婆专车来接,陪同而来的孩子十有八九都是睡着了,待到了楼下,抱他下车顿时觉得这小子还挺沉的。

周日下午公司“故作大方”地给我们放了半天假。吃完中饭,顾念手上工作放不下就继续加了两个小时的班到了两点半。而当天因为五一放假安排正常上班的,于是同样要上班的老婆就只送不接了。干了两个小时活儿后感觉状态不好了,于是回家。

打完卡出了园区来到公交站台,一看高德地图,公交车还要等 22 分钟才来。当时气温 28 度,暑热难耐,于是随便坐了一趟公交车来到离家 4 公里远的位置。不过 4 公里远,骑上共享单车就能搞定。

于是扫码解锁出发,遇坡推车,下坡追风,倒也着实省了些时间。在距离终点不过三百米远的长下坡奔驰中,身体一阵阵难受,甚至两眼模糊,于是靠边停车休息,仍是辛苦难耐,果断锁车走路。没走几步,身体异常难受,坐在路边歇息,一摸身上冰凉,额头冷汗淋淋,晕眩益甚,担心自己随时会昏倒在地。几分钟后,起身抄近路回去,来到超市里买了瓶脉动,喝罢晕眩感顿去,只剩下全身深深的疲累。

事后想来,虽也曾因烈日下超长骑行后洗冷水澡导致发烧打吊针,但此次身体遭遇状况是以下几个原因:一、晚上没休息好,中午也没睡午觉;二、七点到十五点八个小时间只喝了 200 毫升水,比较致命;三、三四个月的连续工作加班,身体严重缺乏锻炼,身体素质大为降低;四、中午进食不足,身体或处于低血糖状态;五、戴口罩,剧烈运动时呼吸不畅,影响较大。

数月来,早已没有虎虎生气的感觉,气血不旺之感倒是时有体会,年轻时候那种随意激烈运动一下已不能够。平时还是要多留意身体,感知身体状况,不可因工作而偏废身体,对于一些运动,还是要量体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