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育儿专题

[1001]换个微信头像

一、眼镜

结痂之下还有点硬,看来还没有完全好,继续擦药!不过,终于在佩戴两周后可以把隐形眼镜摘掉了,换上了框架眼镜。相对于多年以前,这次对两种眼镜的差别感觉很明显。

首先就是眼中的世界不同了,框架眼镜下更小一些,而隐形眼镜则正常些,更加重要的是不戴框架眼镜的自己让自己都感到陌生。你看看,简单地换个方式,就能获得不一样的观感。

其次,框架眼镜佩戴方便,隐形眼镜就麻烦多了,更需要考虑顺序,例如需要先戴好眼镜才能进行化妆。为了戴隐形眼镜,得把眼皮掰大些,虽然眼睛看起来大了些,但眼袋也会大吧!

最后,乍一换回框架眼镜的时候感觉有点晕,适应了一会儿就感觉正常了。真别说,人的适应能力不容低估!

二、家长会

第一个家长会安排在周五晚上六点,学生不参加。这安排一看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老爹五点接娃回家,老婆六点才下班,我五点下班坐了班车到学校差不多就是六点。

家长会上,数学老师夸了十几个娃数字书写不错,娃在其列,高兴!随后是班主任上来,夸这个班进步神速、“成绩不可小觑”。其中,也讲了个调皮捣蛋的趣事,坐在前门口座位的娃晨读时盯着前门放哨,班主任一来那一群捣蛋鬼立即装作认真读书的样子,造假地连书都没有打开。一天,班主任从后门进来了,娃一看老师来了赶紧回座位,还有一个娃还没意识到老师已到,可想而知,那群娃得多么尴尬!我听着娃的这番能耐,汗颜!

三、微信头像

老婆跟我叨叨两次在参加绘画中心举办的室外活动时给娃拍的照片越看越喜欢,有着乐在其中的自然生动,我也觉得蛮好。

说起头像,其实有很多,但具体到某一个账号的头像,例如微信头像,其实是多年不换的,甚至微信的头像来自 QQ,而 QQ 的头像就是一个蓝色背景下的 QQ 企鹅轮廓,当然这是一种疏离,要不,我的朋友圈为什么几乎不发东西呢?这是腾讯的地盘,不是我的,我如此固执多年。

然而,几天前忽地心念一动,就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娃的那张照片,大概从此多了点人味儿吧!更加重要的是,可以更方便地强化对娃的喜欢。

四、暖冬

这已经是 12 月中旬了,再过几天,就要到冬至了。然而,时至如今,不穿毛衣的我,连保暖内衣裤都几乎没上身,一件短款薄羽绒服加上秋衣秋裤就能搞定!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并非没有最低温三四度的时候,但是由于天气晴朗,倒也不觉得酷寒。所以说嘛,体感温度不光由温度决定,还有湿度和风速,今冬风和日丽,妥妥的一个暖冬。

[0922]终于可以交钱了

入学快一个月了,完全没提交学费的事儿,有种免费教育的错觉。如今,在确定了篮球校队和兴趣社团后,收费的事儿就如期而至了。不过,午托的费用仍未下来。

篮球一个学期训练费 1500 元,倒是不贵,不过加上每周两次的比赛费共 150 元,17 周算下来也总共4050 元了,虽不贵却也不算便宜。不过,想想一年级的学习内容实在不多,凭借着两年来的学习储备,一两学期内学业压力不大。所以,把精力放在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接受严格训练的特长培养方面,还是可行的。至于未来的选择是进还是退,一学期后视训练成果和学习意愿再定。

学了一年的涂画,结束了,于是从中挑选十幅框起来挂上了墙,算是对绘画课的总结吧!画分多种,是否继续这类型,心下还没有定见,再看看。现在在学的编程课,他就像是玩游戏那样乐在其中,多次确认喜欢就继续学习吧,昨天又续了费。

篮球每周六天都有课,花费时间有点多了,兴趣社团姑且报了个“玩转科学”,一学期 840 元,实在是精力有限,像电钢琴启蒙、3D 打印这些也只好先放下了。

顺便说一句台湾,张亚中不出意外地落选了。国民党鸵鸟心态安于现状,没胆色提出明确主张,还要声称要顺从民意。而民意是什么?独台或台独。民进党已然占据了民意,还有国民党什么事儿?从这次党主席选举来看,国民党这个扶不起的阿斗虽然穷途末路,不仅不困兽犹斗,还在有人明确主张时,吓得赶紧将其拍下去,生怕被民意抛弃了。

人性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小恩小惠般锦上添花甭想改变什么,更不用想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寻求建树,而事实也证明了利诱完全没意义。

现状就是如此,内生改变绝无可能。令大陆人都不满意的张亚中主张尚且无法赢得民意,那就只有威逼了——放弃幻想,准备斗争!

有篇文章这么说:

“张亚中的政治困境,映射了台海和稳的一去不复返。深蓝基层党员的大力支持,与其说是败部复活,不如说是一边凭悼已被民进党袭夺的台湾政治空间,一边置之死地而后生、押宝无派系的政治素人;正如红蓝绿的共同围剿,看似在认真讨论‘和平协议’,其实更多是面对悬而未决的台海棋局,生出了立场相反的同病相怜:为结局迟迟未至而集体焦虑。”

最后倒也揭示了两岸人民的心情:明知和统没戏,却还拖着寻求日久生变;明明不敢台独,却还假装台独之心不死;天天嚷着武统,却虚张声势就是不敢打!

于是,拖得焦虑了,疲劳了,不耐烦了。

[0921]上学日常

这个月以来,发生了这些:

  1. 2021年以来中欧班列开行保持强劲增长态势,截至8月底,累计开行10,030列。跟去年比较,接近去年全年了,不知道是否能够扭亏为盈。
  2. “尼加拉瓜运河”的神话破灭,信威公司退市。骗子的结局不知会否应验罪有应得?
  3. 广电总局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这种节目我老早就不看了,无感。
  4. 美国麦当劳分店因劳力短缺招聘14岁员工。话说 14 岁应该算童工吧?
  5. 美国联邦债务与GDP的比值突破100%。据说历史极值是106%,好像也不远啊,还贷能不违约不?
  6. 塔利班宣布建国。元首叫埃米尔,其名称源自阿拉伯文的“amir”,意思是指“统率他人的人”或“国王”,这头衔远早于苏丹出现。又多了一点奇怪的知识。
  7. 北京学者吁中国接受阿富汗难民,遭网友炮轰。欧洲难民危机这么快就忘了?人均收入刚过万,与欧洲那些人均四、五万乃至七、八万美元差距还大得很呢!充什么大尾巴狼?
  8. BBC:Mu变种:香港台湾均已出现。好像还是没有 Delta 厉害。
  9. 台湾疫情:首批BNT新冠病毒疫苗到货,登记数据显示民众期待。之前报道过打高端死亡率明显偏高,AZ 变得也可以接受了。
  10. 国民党主席候选人民调最高,张亚中是谁? 邱毅不看好,我估摸着也不乐观,且看吧!
  11. 全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占全国发电总装机容量的45.5%,我国建成世界最大清洁发电体系,这么高的非石化比重还是稍有些意外!

不过,它们跟我关系不大!我们依旧过着平凡的日常,尽着自己应尽的责任。

一个班,四十八个娃,二十三个女娃,二十五个男娃,性别比例倒也还好!配了几个老师,主要就是语文、数学,辅以体育、美术、音乐、道德与法治,这几本书的内容一个月还不得都学完了啊!希望娃多看书,一学期看个二、三十本书也是可行的。

入学报名当天就加入了班级群,一开始是 QQ 群,结果没过几天,就转到了微信群来了。我也有几次漏掉消息的经历,使用 QQ 群确实令人感觉很意外,而微信群则感觉顺理成章。家委会随即成立了,我老婆也担任了一个管钱的,如果实在忙不过来到时候再说。

上学之前有所了解,也考虑着孩子接送的安排:早上老婆上班路上把娃和邻居家的娃送过去,虽然送不到进门,但也不用过马路,直接走二十米就到了。关键是放学,原以为是像以前上完一节课,再报兴趣班和社团,将放学时间拖到五点半,然后由那个娃的妈妈去接回来。

不意外地,不变的永远是变,“双减”政策之下,原本下午一节课安排到了三节课,包括作业辅导。很明显,这是要落实不把作业带回家、不把辅导作业的责任推给家长的政策,于是在四点五十可以放学了。然而,还是存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差,虽然先放到老师那里也可以,但那一次之后,还是觉得并非长久之计。

于是,老爹还是得顶上,还好,只需要在楼下坐一趟公交车,再走几十米就能到。这样一来,上学接送的问题就有了办法。不过,教师节提前一个小时放学,我虽顾念穿过三个路口要走八百米才能到公交站而建议打车,但老人为了省钱基本不会答应,那天,还好,搭上了一个邻居的顺风车。

普通的作业是没有了,不过总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例如填写成长手册,做一些手工,准备次日课本,准备学籍照片等等。开学了,娃这小子不仅看电视,还竟然让爷爷给通风报信,为此我给娃下了不得看电视的禁令。

乍一上学,早已没有了午睡习惯的娃,竟然在班里捡垃圾,出人意表。一个班四个小组,被安排当了个小组长,估计就是帮老师收发一下作业。

这个学校最大特色就是打篮球,我们自然也给娃报上了篮球课,但是选拔会有梯次排名,甚至可能被淘汰,但终究是要试试。况且,娃也表示同意,也令我意外地表达喜欢操场,因为可以跑步和投篮。抛开功利性考量,男孩子打球也可以锻炼身体,有助于发育。孩子离开了自己的身边,总会有些成长和改变,拥抱改变,接受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