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工作

公私一身难分明

前天下午公司下发了一个通知,要给公司员工分配集团专用的联通手机号,具体就是联通给集团分配了以176****七位打头的一万个手机号。我们部门自然被分配了一些号码(1462~1539),紧接着自然就是抢号,微信群里大伙都发了各自想要的手机号:1500、1515、1516、1519、1520……抢得很开心!我心中一动,就选择了个没人相中的1533。为什么要选择3呢?因为它是我记忆中的幸运数字(现在怎么查好像都不对),而3占我身份证号码18位总数的1/3!而33既是AA型(除了没人想要的14打头的号,如此类型只有1500、1511、1522、1533可选),又与历史上的某个数字一致,还和纯数字Gmail的ID相关,也就下手如此果断了。

选号完毕后静下心来想想,这是个什么事儿,凭空又多了个手机号啊!我的习惯是宁缺毋滥,所以一直是一号走天下的。这状况对我来说是个难题啊!不过,受公私分明习惯的影响,心想有个公司用的手机号,下了班就关机也是个好事儿啊!(其实是妄想)

这项举措是跟公司报销话费有直接关系的,每个月都要打印发票、收集发票、统计金额、财务审核和报销报批,涉及人员多,也费时费力,为了改善流程和集势压缩成本,这就搞了这么个方案,也符合公司的利益。公司要节约开支,我也不想增加成本,就果断选择了每月500分钟、1GB流量、送1.4k手机的套餐(套餐A)。当然还有不要手机的方案(套餐B):1000分钟、全国1GB流量、省内无限流量、接听免费的套餐,只是没太着意。于是报了自己的选择:套餐A。

随后找同事聊天,说了自己不想增加投入、准备做双机党的打算,有人说那1.4k的手机发热等缺点,我说也就用它打打电话、用下热点。没过多久,一位同事说送手机的套餐超出了报销额度8元钱,我仔细一看,果然如此,于是我动摇了!这8块钱其实并非出不起,表面上不增加成本的坚持只是一种对公司行为的潜在抵触情绪使然。踌躇之际,才认真试想着后一种套餐(需预存200元),发现内容很诱人啊!还避免了双机党的麻烦。于是,果断改为套餐B。

继续阅读

喊出来后才从容

上周日部门安排活动,到农家乐的山庄去玩,以我平素宅在家的习性,这种活动其实是不太想去的,但是这是一年以来部门的第一次活动,不参加多少会不太好,这是到了要发扬集体精神的时候了。

像上班时候早早起床,搭同事的车去了目的地。到了那里,打了羽毛球,围观和学习了会儿钓鱼,然后围观会儿象棋,中饭后打麻将,打“跑得快”,打“斗地主”,玩得十分开心。下午逛荡到KTV包厢,又练了一会儿歌。

下面来重点说说唱歌的事儿。打小其实还算爱唱歌的,记得小学三四年级时候,我们班里有几个人在老师的鼓动下一起唱“潇洒走一回”,而我不好意思地躲在后面,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习惯,或许我的唱歌只是在流行歌曲熏染下的耳熟能详,而未有刻意练习到可以表演吧!唱歌这个“爱好”打小学毕业后就几乎消失了,真正正视它还是这两三年内的事情。

因为没有学习过,所以对怎样唱歌并不清楚,而显然未经接触学习就谈天分是荒谬的,像咱这种“奔四”的人也已然没有谈天分的必要。近几年间,因为平时说话少,更不会引吭高歌,也就唱唱低音的歌,例如姜育恒的驿动的心、再回首之类,即便如此,驿动的心中有个“而”音偏高而唱得吃力。

言归正传,待我到了KTV包厢,那里只剩下了一个同龄人和一个大我二十岁的同事,其他人则去摘草莓了,所以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就来个我和同龄人的专场,开始试了几个歌,大约在冬季、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等等,有些地方很吃力,他俩笑,我不以为意,于是继续唱驿动的心,那个音仍然过不去。老的同事提到了声带关键期吊嗓子的问题,我心中若有所悟,把嘴巴打开放开音量,继续唱下半段,果然那个音唱出来了。看来猜测是对的,一直以来,我说话只是低音,大声只是偶尔,唱歌的时候,音域比我平时要广一些,因为没有吊嗓子练声,声带难以胜任。所以,这才有了这样的标题:喊出来后才从容。没有练声便谈天分,是不科学的。 继续阅读

冬雪袭至欲断魂

近日又出差了,去上个月那个地儿,也就顺便带了点特产给同学,相约到达当晚再一起喝茶。

出发当天,正值寒流南侵、冬雪袭至,于是始发的高铁也晚点了,改签已然没票,时间也捉襟见肘,也就不用排长队折腾了。喝完咖啡暖暖身回来继续冷等,终于上了晚点近三个小时的高铁。再一次天真得认为,行车时间不应加长,也出乎意料地晚到了八点多,接下来又是一小时的车程和近两个小时的餐桌活动,最后出了酒店门,已是子初刻,待到了酒店房间,已是时近子正。原想那点特产可以当晚交给他,错过这晚恐没了机会,心下颇为着急,故不顾念当时已晚,给他去了电话,不想未通,只好作罢。冷静下来,看来只有交给前台寄存了。上次出差,安排三天,行程尚且从容,而这次压缩为两天,紧张多了。当晚神倦体乏,脱衣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七点起来,及丑方睡的后果略有显现,神不清气不爽。早餐后办了寄存和退房,去厂家公干,又是诸般忙碌,时间有限,领导又将返程车票改签延后。下午忙完,直接驱车去火车站。中午吃饭时间,同学来电相询行程,奈何行程非我安排,个人私事只好作罢。

待同学下班去取东西,我已上车。为了取东西又是不够顺利,颇为糟心。如此一番,自雪袭以来,诸般不遂人愿,连带同学心下亦泱泱。车行人归,子初下车打的,到家洗洗弄弄,时又及丑。次日上午,昏昏然。

周末休整一番,终于好多了!子时不眠,翌日魂断!子时两个小时,一定要睡觉的!

几天里说了两个月的话

十一假一结束,随后的两三天里除了开会讨论国六排放法规新增某项要求的应对之策外,就是安排出差行程、购票和审批流程等。这三人两地的出差期间,商务接待、审核和交流,增进了了解,沟通了问题,出差目的得以圆满达成。个中详情不必多提。

此期间,工作之外,我感觉我话说得太多了,就如主题所述,感觉这五天里说尽了两个月的话,感觉都不太像平时的我了。话匣子一开,主要是和三个人进行了交谈,一个是某总,一个是同学,一个是同事。

作为外出公干,我自然是一身商务的装扮:一身深色(黑皮鞋、黑包、黑裤子、深色外套)。年龄上虽说也未必不够,但是一身深色让咱看起来更老成些,如果对方是四五十岁的人,咱也不至于露怯,甚至可以与对方侃侃而谈。到了其城市当晚,厂家派人接到酒店,晚上自然是一场宴请。原本我想与多年不见的同学会面的,不想,对方说他们总经理来,语意间也听出来不好不去的,何况我是来工作的,私人的事儿只能压一压,放了我那同学的鸽子,改周五晚上了。

入座时,一不小心坐到了其总经理的一侧,他手下营销部、质量部等人轮番敬酒,喝的是40.8度的口子窖,他们敬酒,我自然不好推辞,其它时间都是与其总经理聊天,既显得礼貌、不冷场,还能尽可能避免被他们抓住各种劝酒的境地。谈话内容自然是寒暄之类,主要谈他的一双儿女及公司等事。鉴于人家毕竟是老总,出国自然是家常便饭,所以问一下,是否还喜欢到国外旅游?对方回答也不错,表示可以提前退休,然后开着车无目的地逛,逛到哪儿是哪儿。这饭桌上的聊天不过是个客套寒暄,即便是相谈甚欢,也不会有什么后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