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方知

双机,分离有条理

就在“公私一身难分明”的时候就埋下了当前的麻烦——换手机号。手机号到处被绑定,甚至只使用手机号作为账号的。这两年里,公司手机号的每个用处都被记录下来,待需要时,可以从容更换。其中,稍嫌麻烦的是银行卡预留手机号的修改,需要跑一趟在自主柜员机上操作。

公司的手机号停机前,这些工作就得完成。老手机号码重新启用,公司手机号码最大的好处就是无限流量(前 40 GB 不限速),由奢入俭难,只好把套餐调到了 148 元档,30 GB 的流量,两条 200 MB 的宽带,三张副卡,送了一个手机。副卡是要办的,不然两部手机都没卡。况且,娃也大了,准备给他买个电话手表,这样三张副卡正好够用。这是两年期的合约,意味着不能携号转网了。

升级套餐赠送的华为手机还是有用的!Pixel 手机用了两年了,安装了不少国内的应用,电池也不够用了,还是把那些不需要科学上网的应用都搬到华为手机上来,这个手机可以待机两三天,这一点蛮不错的。不过,这个手机有个缺点,由于没有 Google 服务框架,一些应用就安装不了,Google 系的就不用说了,像两步验证 Authy 和 WordPress 也都没法安装有点意外。如此一来,成为双机党,墙内外各开各的花,问题就解决了,虽然有点人格分裂的味道。

等待也成为了一种修行,心中不安成为了这期间的“背景音乐”,想想担忧或许会成为现实,更加令人郁闷。看书是静不下心来,还是整理整理数据吧!

NAS 里的数据原本只是大概地分两级文件夹,如今得空清理了一遍,分门别类固化起来。虽然 RAID1 已经很安全了,但为了防患于万一,还是把一些重要的照片视频用移动硬盘再备份一下。以后一个月手工备份一次吧!

这两天安装了一下 Pr CC,没想到最新的 2020 版安装不了,只好安装了 2018 版的。这个剪辑工具倒是有点意思,以后折腾折腾挺好的。不过有一个问题,剪辑后发现视频比较大啊,B 站上有个教程是把比特率改小,确实有作用,只是不知道有啥缺点,把它改小是不是就会把画面质量降低不少?这跟小丸工具箱之类的压缩工具不知有啥区别。

原本 NAS 的目录映射到 PC,充当着存储硬盘的功能,不过,由于 PC 通常是连接 WiFi 的,传输速度只有 10 MB/s,确实太慢了。而固态硬盘总共就 222 GB 的可用空间,除掉系统软件就只有 110 GB,日后如果再装几个大型软件,恐怕就会更不够用了。还是考虑把装上硬盘盒的硬盘用起来,运行软件或下载东西的时候,可以直接放到外置硬盘上,而不再放到 C 盘,毕竟有着 75 MB/s 的传输速度。

手上的三个移动硬盘,一个移动硬盘用于备份;这个硬盘盒装的硬盘用于 PC;还有一个只有 500 GB 的充当着移动硬盘的功用,连到电视机上。这样一来倒是都把它们利用起来了。

今天,车子满一年了,要换强险标了。车险续费比想象中便宜不少,当天就送来了保单、强险标和静电贴。原本以为静电贴是隔绝身体静电的,没想到只是一种粘贴方式,挺有趣。

车子行驶了 22000 多公里,平均一个月 1860 公里,跟预想的差不多,油费累计约 9100 元,统计油耗:0.41 元/公里。除了首次保养,每一万公里保养了一次,共花了 2000 元,再加上停车费大约 1800,最后算上车险 7000,一年里还是花了两万,主要是首期车险太贵了。好在续保费用少了一半,不过保养这一块只会越来越贵,小两万恐怕还是少不了的。

代人听课随想

还能代谁听课?不言自明,对这种事,我觉得挺无语的。周末要上两天课,媳妇儿的选择是在家陪孩子,然后把听课的任务交给我了!其实我也并非不能理解,社会上考证、升学历这类上课活动,往往把考题答案提前圈定,考试时闭卷,这也算是很严格的了,至于听讲与否压根儿不重要。

自毕业十多年来,就再也没进过大学教室,适逢其会图个新鲜,好好体验一番。因为教室、路线都没去过,为了避免迟到和慌慌张张,我还是多预留了点时间,七点一刻上公交车,到教室是八点十分,最终还是提前了二十分钟。毕竟是周末早上,公交车也很给力。待第二日再去,适逢其时。

还好,我不是第一个进办公室的!随后稀稀落落地来了人,最后总共是一二十人吧,不大的教室都没坐满三分之一。老师到九点才到,随后是上课,课程内容是《无机化学》。原本上课安排是上午八点半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五点半,实际上课改为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宁可饿着也不想耽误整天。

这课既没有课本,也没有课件,不奇怪地,本就不多的人,抬头看老师讲课的不足五个,还要包括组织者,听课做笔记的估计就我一个,大都低着头玩手机到了第二日,来上课的人已锐减至不足十人,当个讲师真得讲究点职业素养。

我显然是个异类,但我情况特殊,还是要低调些,配合要求拍照和签到后,就自己享受上课的体验。初三无机化学当年虽学得不错考过满分,但二十年过去了,化学对我来说已经太过遥远。这毕竟是跨领域的课程,姑且当作要学习的功课来对待。

首先抓住课程的结构和重点内容。随后在听课中尽量理解出现的概念定义和计算公式,既然没有预习,精神恍惚就会错过知识点,也无法将精力集中在难点上。只好标注出那些没有掌握的概念,留待课后弄清楚。至于理顺各个定义的相互关系,思考更多应用联系,毕竟不是自己的课程,确实没有动力进一步努力。这样听课下来,确实感觉预习、正确听讲和复习的用处了,老生常谈确有它的道理。

这只是本科的基础课程,很多东西还是能够理解的,但在学习方法上,跟大学生时期还是有所不同,比以前的那种漫无目的、事倍功半的浸泡方法更讲究成效。

屏幕课件上所显示的课程大纲里,除了最重要的四大平衡理论之外,还有元素各论、扩展知识和实验等内容,不过,由于时间有限,十六课时的内容要在七、八个小时内讲完,显然不可能,最终也只是把第一部分讲完。

记得有个概念叫“刻意学习”,英语好像叫 deliberate practice,就是带有明确攻关目的的练习,而这意味着已基本上把握课程整体的结构和脉络,以及所需技能或知识点的意义。这显然是一种成人的学习方法。而早在年纪轻轻的求学时期就已明确掌握这种方法,这或许就是那些鹤立鸡群天才学生的素养吧!

依稀记得大学里就有这样一类学生,上课基本不去,临考试了,突击一两个晚上就搞定了。甚至有人感觉会通不过考试而采取跑步淋水发烧的手段躲过考试的,真是杀伐果断、出人意表啊!这番说并非贬损,而是感叹有人年轻时就具有这种格局见识,也是能人所不能,令我等保守庸碌的人难以望其项背吧!

难得的长假

这篇文章在十天前就着意写下的,念着结果马上就可以下来了,或许可以该换心情来写一写。不想,至今仍是不遂人愿。罢了!相互牵扯总会难以果断行动,干等总会妨碍到眼下心情。

年富力强,赋闲在家总不是件好事。不过,事已至此,从厌倦的环境中及时抽身出来,也是幸运。从忙碌的赚钱活动转移到花钱的生活中来,这也可谓是难得的假期。既然赋闲在家,爹娘带娃的工作自然可以转出而抽身回老家,这对二老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吧!既可以纾解思归之情,也可以亲近外孙外孙女,还可以感受感受两种生活的差别。

生活内容简单而繁复,不仅仅是简单的洗衣、买菜、做饭、接送孩子,下面就来细细道来,不枉此次长假。周末没啥区别,更多不同则是工作日。我虽在假期中,却也跟随孩子的作息来安排自己的。

每一天早晨,如果家里有烧卖、馒头(娃不爱吃了)、包子、玉米、红薯之类可以快速蒸煮的,自然就提前在老婆出门前半个小时起床开火,上面蒸,下面煮几个鸡蛋,至少可以让老婆带早餐走。如果没有这些,煮点粉面虽然可以,但是老婆也来不及吃,而平时在早餐店吃的碱面在家里煮,吃起来口感不好。

听老师说,孩子在幼儿园没怎么吃早餐,于是就安排在家里吃了。除了水煮蛋,一盒牛奶,烧卖也就吃一个,面条兴趣不大。近几天来,我做的炒饭他吃得蛮好。炒饭很简单,不过就是鸡蛋,切碎的香肠(猪肉鸡肉做的,不是火腿肠,13.5 元/200 克),放点酱油、盐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不能放青菜,否则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它们挑出来。

幼儿园现在是 7 点 50 开园,8 点半上课(开家长会前我还以为是 9 点上课呢,结果迟到了两次),走过去也就 3 分钟,所以,7 点半就得叫孩子起床了。穿衣服、上厕所、洗脸、擦香香、吃饭,这都要在 8 点 20 前完成的,这期间主要取决于他吃饭的速度,早的话,8 点 10 分也能搞定。确认一下书包里有一两条汗巾,就可以让他背书包出门了。而在他吃饭的工夫,我也不闲着,几分钟吃完饭,就去整理床铺,把要洗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开始洗。这样就可以早点晾晒了。

打幼儿园回来可以去小区对面的菜市场买点菜,琢磨着有没有中饭、晚饭的菜。中饭对我来说,我懒得折腾,一般把前晚的剩菜吃掉,或者吃个面、炒个饭就对付了。在爹娘离开之前,包了几十个饺子冷冻着,供我充饥了 3、4 顿。冷冻的饺子得煮上 12 分钟,自家擀的皮没有那么薄,煮完水都得蒸掉快一半了,水要放够。至于中午什么时候吃饭,要看什么时候饿,一般都是在 12 点半后。

白天我还是有 7、8 个小时是我自己的,如果不需要去两公里外的菜市场买菜的话。一开始,我定了两个闹钟,一个起床时间,一个是接娃时间。后来追加了在接娃之前做晚饭的时间,煮上饭,做做洗洗切切这些准备工作。

秋分早已过去,白天越来越短,有时候,接他出园后就在小区里玩上半个小时,再回到家饭已经煮好了,炒好菜,约莫 6 点钟孩子就可以吃饭了。其实,娃吃饭还是蛮费情绪的,最后还是决定不理他,让他自己吃。事后,他会自觉地让我报告他把饭吃完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