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方知

标准消除混乱

多年前就写了两篇关于生肖起始的文章,后来一看感觉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不好意思之下就把它们都隐藏起来了。

像咱这种老百姓,本身对历法及其历史知之甚少,也无兴趣涉及争论,仅仅就生活中的基本常识作一下确认而已。

本文的重点来了,GB/T 33661-2017 《农历的编算和颁行》。2017 年 5 月颁布、9 月开始实施。这个标准制定得有点儿晚啊!起草单位是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话说当年多次爬紫金山时距它很近,只是从未试图接触过。

标准在引言中说到:“农历颁行标准的缺失,又会导致不规范的农历日历公开发行,给使用带来混乱。为了保证农历编算的准确性和权威性,有效维护农历作为国家历法的统一性和严肃性,有必要规范农历编算和颁行工作,制定国家标准。”

吾儿 2015 年立春和春节之间出生,触及生肖初始的问题,而该标准两年后才颁布实施,这两年间咱也没有某某专家学者朋友,难以解惑。这一标准的颁布,着实消除了心中的疑惑,给了我依据。

标准的术语 “3.28 生肖” 定义为“与 12 地支——对应的 12 种动物名称:鼠、牛……猪,通常用于纪年。”

即与子鼠、丑牛等等这种说法一致。反之,如果庚子年才开始了,鼠年早已过去多日不是很奇怪吗?

“4.3 包括节气冬至在内的农历月为农历十一月。”

“4.5 农历十一月之后第 2 个(不包括闰月)农历月为农历年的起始月。”

这两条是确定了农历年的起始。

“6.1.1 干支纪年法。按顺序用六十干支命名,从甲子年、乙丑年……到癸亥年,六十年一个循环,周而复始。干支纪年的循环参考时间,对应于北京时间公立 1984 年 2 月 2 日 0 时起到 1985 年 2 月 19 日 24 时截止的农历年为甲子年。”

“6.1.2 生肖纪年法。按顺序用十二生肖命名,从鼠年、牛年……到猪年,十二年一个循环,周而复始。生肖纪年的循环参考时间:对应于 6.1.1 中干支纪年循环参考时间的农历年为鼠年。”

答案很明确了——生肖起始自春节。另外,六十干支周通常用于纪年和纪日,因为月份存在闰月的问题,如果纪月就需要区分和排除闰月,很麻烦,使用价值确实不高。

顺便说一句,这种循环计数用于纪日当然可以,毕竟中华大地没有极昼极夜,一天就是一天。而纪日的起点就定义为北京时间公历 1949 年 10 月 1 日。

“春物”的 happy ending

三年半前,看了“春物”(“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之余还为此写了篇《一不小心就追剧》。当初追到了“非死不可”上,随后也就不了了之。今年不知怎地又搜索了一下,终于出了动画。

近日,把这最后一季的最后一集看完,终于作了了结。下面稍微谈谈观后感,作为三年半前文章的呼应。就简单地说两点吧!

第一,感情的事,感受自己的感受,而不是率先用概念构建。用概念甚至偏见来构建关系,就是扭曲。即使感情变成了承诺,承诺化为概念而构筑起扭曲的未来,但终究有着最初情感的基础,而非臆想出的空中楼阁。所以,最初的感受不可或缺,不容否认。大老师终于说出心中的感受:不愿意跟雪乃没有了关系,也不接受那种泛泛之交。抛不下,舍不掉,忍不住要亲近,这就是真心啊!

第二,完成执念、郁结释怀后,冰山美人也可以靥笑如春桃。人的心灵,易生烦恼,有人会郁结而死,盖因心中总有挥之不去、无法释怀的执念。当这种“雪之下”的执念得以消融化解,心灵得以释放,雪乃就是个正常的可爱少女了 。

三角恋最是让人感到爱情的残酷性,遵从内心作出选择,虽然一时冷酷,但也释放出了最大的善意。这作品就是把概念掰开了揉碎了,碾成粉末再重构表达,正因表达扭曲,进入后可以获得更深入的体会。

先看大老师对结衣的拒绝:“假如她(指雪乃)是当成放弃什么的代偿行为,基于妥协,而非真心作出这个选择,我没办法认同。我不希望再也跟她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做得更好,到时我应该就不用扯这些鬼话和歪理,也能好好传达,好好让人理解了。不过,你不用等我。”

再看大老师对雪乃的告白:“既然要扭曲别人的人生,我当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能给的只有时间、感情、将来、人生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的一切都给你,让我干涉你的人生吧!虽然大概不够作为扭曲你人生的代价,我的一切都给你,不需要的话随时扔掉都行,若嫌麻烦大可忘掉”。

最后看雪乃的回应:“我的未来跟前途,不值得你做到那个地步……请把你的人生交给我”。

爱情令人谦卑,被接纳令人欣喜。主动告白者总要面对天堂和地狱般两极的后果,结衣等来的是“你不用等我”,大老师等来了“我喜欢你”。是的,雪乃恢复成了一个正常女孩,率先把爱意化作简单的我喜欢你。

而结局的最后,大老师和雪乃迎来了 happy ending,但结衣亮明态度,不仅不离开,还抱持着“不良”的目的,让她自己相信此时的 ending 未必是真正的 ending,仍要继续掺和进来,惹人遐想。

有时想,待身上的责任卸下,是不是可以随时有梦呢?如果生活总是清醒的有为,那么酒醉的浑噩就是稍作平衡的慰藉吧!

游泳攻关

部门上周六搞活动,有四项内容:篮球、羽毛球、乒乓球和游泳。篮球完全不会,俩小球上次活动都打过,力有未逮。近视加散光,空间位置判断不清,难以准确击打(其实就是练得少),于是去游泳。双肩包里装着浴巾、全套游泳装备(泳镜、泳帽和泳裤)、拖鞋,还有眼睛布和其他东西。

到了游泳馆取票、租柜子、换泳衣。带上泳镜盒,靸着拖鞋,来到距离救生员最远的深水区一旁角落,把眼镜摘掉放到眼镜盒里,换上泳镜来到水池边,撩起水湿湿胸腹,顿时觉得水挺凉,一点都不温。

深水区比较浅,刚刚及胸。下水骤然一游,立即被呛了一口水。不过,之后就蛙泳、仰泳替换着游,仰泳还是最轻松,为了加快速度,两臂后拨,一个半小时下来腋窝后的那块肌肉挺酸的,上了岸有种上身雄壮、孔武有力的错觉。

除了仰泳,原本学会的姿势不成章法,于是就把蛙泳姿势好好练习练习。于是按照孩子游泳课上教练教的动作:双腿侧伸压水收拢并腿,双臂由中间并拢前伸再向两侧划水后收至胸前再合拢前伸。当然最终要手脚协调配合才行。

这次游泳特意没想带孩子过去,主要是让自己切实游一游,找找感觉。首先,感觉脚能够到池底在心理上还是挺重要的。其次,游泳时内心沉静,从容不迫,才能更顺利换气。最后,全身放松地漂在水中,人是不会下沉的。

一开始觉得水有点凉,不过,活动开了感觉还好。找到了想要的体验,不虚此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