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方知

忙里偷闲水一篇

2022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毕竟快要过年了,放假前夕总会令人有心情写上一篇, 所以并不会担心这个月会断更。

一 、泡汤

其实很早就有写一篇的想法,讲讲在酒店泡汤的体验,但事过境迁,也就大概写写吧。元旦当天 一家人前所未有地去酒店泡汤 ,虽然可以呆在那里24小时,但是实在是人太多了,体验很差, 吃完自助餐还是回家睡觉来得舒服。

值得一提的是,进去了就光溜溜、赤条条的了,虽然情理之中,但竟有了一丝丝意料之外,这让我想起了网上流传多年关于南北方洗澡差别的段子。

二、域名

前些日子,入手了一个六位纯数字的 .com, 用来替换娃的全拼 .org。 虽然我的博客仍然是这个域名后缀, 毕竟使用到了第 10 个年头,也不考虑更换了。

三、沟通

今年又将是一个非常繁忙的一年,手上有一个半项目,压力很大,偷闲总结把事做好的要点吧!

第一,FYI,应知尽知(他应该知道就使他知道)。针对信息的输入,进行简单传递,或处理完流入下一个环节,抑或是对信息来源进行反馈。

原因很简单,不知道情况,就不会有行动。

第二,对具体做事的人要提出明确的要求,这是第一条中间步骤的细化。要求很简单,明确工作输出时间和输出物。

以结果为导向,要求明确了,人就不会迷茫。

第三,持续监控进度和确认输出物。许多标准只有经历过体会了才懂。确认输出物的质量,并予以反馈,才能让他把事情做好。

同样一条消息,有人见微知著,有人莫名其妙。为了在要求的时间内有合格的结果,对做事的人和进度都要掌握,否则可能导致结果与预期存在偏差,沟通是很重要的。

四、捣乱的插件

昨晚资讯站就提示:您的站点遇到了致命错误。站点后台登不上,登录空间后台也不知道怎么办,寻求帮助,随便一搜,找到了答案。

在空间后台,找到 wp-config.php 下面字段:

define('WP_DEBUG', false);

修改代码:

define('WP_DEBUG', true);
define('WP_DEBUG_DISPLAY', true);

回到站点刷新就看到了捣乱的插件,再回到空间后台把相应的插件文件夹改名,刷新站点问题解决。

今早醒来,看到邮件提示某插件已自动更新,心下一惊,打开博客一看,果然出现了相同的故障。如法炮制,问题解决,这下可以更新博客了。

通宵达旦地加班

如果没有底线就谈不上突破底线了,或者说,明知无法恪守的底线再坚持也徒增烦恼,除非波及其他的底线而不得不穷则变。

曾提过大学的一次包夜上网换来了接下来三天的高烧,而在那之前半夜不睡觉也只限于初中的某些晚上轮换执勤,而在那之后,虽有上次做试验到了凌晨两点,但是也仅限于如此程度了,而昨天则直接加班到了今天早上七点。

其实,我是个按部就班生活规律的人,到了晚上十一点眼睛就睁不开了,而这次则轻易地克服了。虽然一整晚不至于保持生龙活虎,但也能够应对,身体除了饥饿疲乏之外,并无其他的不适。这连续二十四小时的工作,也算是对身体的一次检验吧!

坚持规律生活并不容易,不受外在影响就会觉得生活一成不变、枯燥乏味,若受影响又觉得身不由己、颠沛流离。然而这些不过是个人无所谓的感觉。外在有着它自己的安排,我们依附其上,随其脉动,也会有着非常的体验和收获。

连续工作二十四小时,自然不会再继续上班八小时。白天睡觉不习惯,吃完早饭洗个澡,八点多睡到下午两点,堪堪睡了六个小时。随便找点吃的,到了四点半就过去接娃了,倒也是难得的机会。

人到中年,自然要成为顶梁柱。岗位多种,我对做领导没啥欲望,因为在我看来身居其间职位越高,牵涉人和事就越多,自然要被各种事务裹挟,哪还有什么个人时间,哪里还有什么周末,节假日恐怕都无法保障,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为工作付出太多了。通宵达旦地加班,偶尔为之也就罢了,如果自己的时间毫无保障,做领导有什么意思?钱和自我实现的成就感吗?或许吧!

与其说没欲望,不如说是心存疑虑,以我的责任心,恐怕会陷入两难境地,做了这么久的产品经理,虽然没有当领导,但也体会了一些责无旁贷的身不由己。任何领导,不能也不被容许尸位素餐,工作上持续理性输出,然后换来饥饿和疲累,有时感觉也挺无聊的。当然,这也不过是个人层面无谓的牢骚,每个人都被时代所裹挟,总会有些身不由己,而摆脱所有牵绊潜入荒野自生自灭般地自由驰骋,也不过是虚无缥缈的意淫罢了!

用七年前的一句话来结束这篇牢骚:人类若存在目的,那么一个人就是混凝土中的沙粒,岂能再放任其自在飘零?

换个微信头像

一、眼镜

结痂之下还有点硬,看来还没有完全好,继续擦药!不过,终于在佩戴两周后可以把隐形眼镜摘掉了,换上了框架眼镜。相对于多年以前,这次对两种眼镜的差别感觉很明显。

首先就是眼中的世界不同了,框架眼镜下更小一些,而隐形眼镜则正常些,更加重要的是不戴框架眼镜的自己让自己都感到陌生。你看看,简单地换个方式,就能获得不一样的观感。

其次,框架眼镜佩戴方便,隐形眼镜就麻烦多了,更需要考虑顺序,例如需要先戴好眼镜才能进行化妆。为了戴隐形眼镜,得把眼皮掰大些,虽然眼睛看起来大了些,但眼袋也会大吧!

最后,乍一换回框架眼镜的时候感觉有点晕,适应了一会儿就感觉正常了。真别说,人的适应能力不容低估!

二、家长会

第一个家长会安排在周五晚上六点,学生不参加。这安排一看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老爹五点接娃回家,老婆六点才下班,我五点下班坐了班车到学校差不多就是六点。

家长会上,数学老师夸了十几个娃数字书写不错,娃在其列,高兴!随后是班主任上来,夸这个班进步神速、“成绩不可小觑”。其中,也讲了个调皮捣蛋的趣事,坐在前门口座位的娃晨读时盯着前门放哨,班主任一来那一群捣蛋鬼立即装作认真读书的样子,造假地连书都没有打开。一天,班主任从后门进来了,娃一看老师来了赶紧回座位,还有一个娃还没意识到老师已到,可想而知,那群娃得多么尴尬!我听着娃的这番能耐,汗颜!

三、微信头像

老婆跟我叨叨两次在参加绘画中心举办的室外活动时给娃拍的照片越看越喜欢,有着乐在其中的自然生动,我也觉得蛮好。

说起头像,其实有很多,但具体到某一个账号的头像,例如微信头像,其实是多年不换的,甚至微信的头像来自 QQ,而 QQ 的头像就是一个蓝色背景下的 QQ 企鹅轮廓,当然这是一种疏离,要不,我的朋友圈为什么几乎不发东西呢?这是腾讯的地盘,不是我的,我如此固执多年。

然而,几天前忽地心念一动,就把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了娃的那张照片,大概从此多了点人味儿吧!更加重要的是,可以更方便地强化对娃的喜欢。

四、暖冬

这已经是 12 月中旬了,再过几天,就要到冬至了。然而,时至如今,不穿毛衣的我,连保暖内衣裤都几乎没上身,一件短款薄羽绒服加上秋衣秋裤就能搞定!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并非没有最低温三四度的时候,但是由于天气晴朗,倒也不觉得酷寒。所以说嘛,体感温度不光由温度决定,还有湿度和风速,今冬风和日丽,妥妥的一个暖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