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镜,第一针新冠疫苗

上周五上班确定了次日拍摄营销视频,我还要出镜。开发出新产品就要搞推广,纵然天气酷热,但心里毫不抵触,配合便是。

回到家,老婆说有社区卫生服务站有第一针新冠疫苗了,虽然心里预感明天拍摄不会很快,可能会无法成行,但老婆发话了,还是预约了次日下午三点半到五点这个时段。

翌日,开工拍摄。念词儿就是个问题,一两百字,鬼才记得住,也曾试了一下抛开稿子,还没三十秒就得放弃,现场组织语言还不能忘记重点,无法流畅表达,压根儿不可行。于是,老老实实地对着提词器念了,因为艳阳高照,镜头前的反光镜上的字实在是看不清,对比度太低了嘛!在太阳底下看手机屏幕的感觉,真是考验我这上千度的视力!

眼睛往哪里放?像我这种连自拍都没有过的人自然毫无镜头感,更没有在镜头前自如表现的心气儿。于是,导演教授了一下,除了跟女伴进行眼神交流,就是盯着提词器背后的镜头。

对拍摄虽然不熟,但也不至于露怯,只是被动配合之下有些不懂如何协调身体和表情,咱又没念过表演专业!所以没有信心。别说表演,就是说话,也难尽如我意,反正我自己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男人啊,大都不太自爱,这么热的天气咋就想不起涂上防晒霜呢!过往的经验无不显示:不涂防晒霜,灼痛变色;涂上防晒霜,风轻云淡。

果然,一如预料,待拍摄完,我也没时间去打疫苗了,于是取消。待回到家,又遵从老婆的建议预约了次日上午的。

周日上午,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戴上口罩,取表填表、出示健康码和行程码,排队到了门口,确认一下近期有没有饮酒、有没有打过别的疫苗、有没有吃过什么药之类的,然后在记录表上登记自己的信息和联系方式。

进去到了疫苗接种室,在门口就有人在电脑中登记,身份证就在这里使用,再次确认没有打过其他的疫苗,拿着一开始的那张单子到了注射点,单子上说副作用是打针的部位会疼,还是选择打左肩膀吧,右撇子的选择!

问了一下说是科兴的,然后一秒就打完,棉签压着拿着注射凭证就离开注射室了,凭证上已写下第二剂的注射时间,也就是隔三周。见着墙上多处粘贴的提示,也就老老实实地找个空位待了半个小时。

灭火疫苗面对现在的变种病毒能有多少抵抗力?打了总比没打的强吧,据说可以减少重症率。两针打完后会不会再补打一针 mRNA 疫苗呢?!

唯心而已

了解了外在,行动就会雷厉风行。其背后,因为内心决策机制有效才会行动果断,而决策过程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而在有些问题关键尚不明确,决策就没那么容易了。外在和自身的要求一起塑造了内心,时间塑造着内心的惯性,当外在和自身没有施加进一步的压力,内心也就借由惯性行动着,此时的内心或可谓本心。

工作上,领导下达诸多的任务,但是,任务本身的轻重缓急、临时调整,内心又要一番决策,外部的硬性要求和许下的承诺成为置顶的任务,其他的缓图。而这一切过程,唯心而已(非指形而上学)。

生活中,愈发感觉越活越唯心,或者说一切决策都由内心决断,或辅以一定的讨论。不比年轻时,父母、老师、领导说的就是对的,照做即可,没有压力,不用负责。而如今,提出一项要求,要提供解决方案,还要把方案解释清楚,然后承担最终的结果。

人是不是必然活得越来越唯心?格物致知而不惑,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生后半段在进行一种修行,或者借用玄幻惯用的术语:炼心。具体而言,就是如科学体系一般,清晰一个个知识点,联系构筑有用的决策机制,转化为应用。

平时,我们靠着内心的惯性行动,不会动辄还要决策一番。昨天带娃去游泳,我站在岸边看着他,忽地耳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呼救声,继而看到一个女孩在水中挣扎,当即把手机放地上,一下子跳入水中,把那女孩从水中捞出来递了上去。这时我才意识到在短裤口袋里还有个车钥匙,掏出来放到了拖鞋里。及上了岸,自然是落汤鸡了——看来得回家换衣服了。

但是娃还在游泳,过来的路上,我跟他说在开始的时候不要绑浮板,游一会儿累了再绑上自己玩,眼见他也手持浮板游了一会儿,犹豫再三,走之前给他绑上了浮板交托给邻居朋友就先回去了。

走向停车场的时候,我感觉有些异样,刚才的事情是不是少了个流程未办理?虽然我不在意,但是按照习惯不是应该有道谢这个环节吗?或许那妈妈着急女儿去了,或许说了我没听清。这是不是下水救人?是,但感觉仅仅是举手之劳,微不足道。恍惚中就像是做了一个梦,一切的存在都只是我的内心,听到呼救下水然后身上衣服就湿了,再也没有然后了。

身体借由内心的惯性而行动,炼心变得很重要呢!不过,经验也昭示,与人交流是个进益的决策过程,要不然怎么都要开会呢!一人计短,集思广益。

外有为不忘内静安

天道熵增,低熵体却要有序,真逆天。

记得多年前向一位五十来岁的同事随便问了一句工作之余做些什么,他说做做家务整理整理,当时觉得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如今想来,扪心自问,看似没有道理的整理家务也未必不是实情。

这个端午节终于得空,也干了一通整理。一个把书架整理了一下。再一个是把 NAS 中的视频和架设其上的记事本整理了一番。干完之后,平素心中旧居的些许介意云消雾散了。

当对外界越来越了解,作为也越发雷厉风行,但心中许多在意常会在风浪中暂且搁置冻结,留待闲暇梳理纾解。魔女宅急便里说心灵要小心呵护,神秀说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我也就间或地做些整理。

近来有个朋友突然罹患胰腺炎,幸而应急得当才捡回条命。了解了一下胰腺炎,其诱因指向了饮酒和熬夜等不良习惯,生活在现实社会,不出点身体状况都不好推托,为了避免胀肚就选择了喝白酒,如今一算,实在不划算。白酒一般五十二度,啤酒才三度,这是超过十七倍的差距,喝十七瓶啤酒还没一瓶白酒的酒精含量多,而啤酒都是水,把这么多水灌进肚子总要有时间,身体还有暇应付,还是喝啤酒危害最低。果断改换习惯!

因为介意,而欲使之合我意,人性使然。无欲无求则安身乐命,不费心神。若不甘而入深逐广,掣肘制约下难比鱼得水,烦恼生而心难静,进退当有道,外有为亦不忘内静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