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里说了两个月的话

十一假一结束,随后的两三天里除了开会讨论国六排放法规新增某项要求的应对之策外,就是安排出差行程、购票和审批流程等。这三人两地的出差期间,商务接待、审核和交流,增进了了解,沟通了问题,出差目的得以圆满达成。个中详情不必多提。

此期间,工作之外,我感觉我话说得太多了,就如主题所述,感觉这五天里说尽了两个月的话,感觉都不太像平时的我了。话匣子一开,主要是和三个人进行了交谈,一个是某总,一个是同学,一个是同事。

作为外出公干,我自然是一身商务的装扮:一身深色(黑皮鞋、黑包、黑裤子、深色外套)。年龄上虽说也未必不够,但是一身深色让咱看起来更老成些,如果对方是四五十岁的人,咱也不至于露怯,甚至可以与对方侃侃而谈。到了其城市当晚,厂家派人接到酒店,晚上自然是一场宴请。原本我想与多年不见的同学会面的,不想,对方说他们总经理来,语意间也听出来不好不去的,何况我是来工作的,私人的事儿只能压一压,放了我那同学的鸽子,改周五晚上了。

入座时,一不小心坐到了其总经理的一侧,他手下营销部、质量部等人轮番敬酒,喝的是40.8度的口子窖,他们敬酒,我自然不好推辞,其它时间都是与其总经理聊天,既显得礼貌、不冷场,还能尽可能避免被他们抓住各种劝酒的境地。谈话内容自然是寒暄之类,主要谈他的一双儿女及公司等事。鉴于人家毕竟是老总,出国自然是家常便饭,所以问一下,是否还喜欢到国外旅游?对方回答也不错,表示可以提前退休,然后开着车无目的地逛,逛到哪儿是哪儿。这饭桌上的聊天不过是个客套寒暄,即便是相谈甚欢,也不会有什么后话。

周五忙了一整天,出差计划列出的所有关注项在其积极配合下得以圆满完成。傍晚时候,自然不参与对方的招待了,等同学来一起度过这一晚上。要想体验好,人数必须少,所以,对其他感情不十分深厚的同学就不打扰了,只约了这个最要好的哥们,犹记得大学里也是一起爬了许多次紫金山的。

他7点时分开车来,我借花献佛地甩他车上一条香烟(后悔了,应该两条烟都拿来的),然后就表示今晚随便活动了。先是吃饭,已经到了饭点儿,店内满满当当的,还好还有个桌子。点的菜最终也没吃完,他要开车,我也不喜欢,自然不会喝酒的。吃饭期间大聊工作、专业相关事情。

吃饭后,在我建议下驱车去滨湖那里转转,喝喝茶,聊聊天。随便逛逛,逛到一家咖啡厅里,找个角落又聊了两个多小时。与老同学聚会是挺让人放松的,生活和思想方面都大大涉及,这也是我只要两个人的缘故。表层的寒暄嬉闹,徒然浪费时间,也未必真有趣,比之真实内心的交流是大大不及的。

而此时,就如同我说的那样,我现在越来越健谈了,谈话多了也累人,那就去按按吧!时值子时,就近找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足浴,进去来了个修脚和全身按摩。作为身体敏感的人,捏脚真是令我痛苦不堪、痛叫连连,真心不耐受!而一百分钟之后,按同学的话讲,我们是被强暴了!出了门,子时刚过,开车回家。共度这一晚,虽率性爽意,但也令他破费了,不过,如果塞钱平衡,未免大坏情谊,实不妥当,只好付诸未来待有时了。

酒逢知己千杯少,与同事就许多方面进行了深刻交流,结果是我向他推荐了几部电影和小说三体。前后聊了五六个小时,到站下车尚意犹未尽,恍惚间似是感到了谈话投机的感觉、与人交流的乐趣。这位同事年届知命,而我未及不惑,如此畅谈,实不多见。

聊天时间那么长,自然是多方涉及了,这里随便说两个。先谈信教的问题。同事的女儿去美国读书去了,为了更好地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和氛围,同事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养宠物或参加基督教活动,待看了该州的信教比例高逾九成,我想这应该是个好办法。同事其实是不信教的,但是近年来受朋友影响,也觉得参与宗教活动,例如唱赞歌,也别有一种精神上的愉悦。这一点我也认同,恩雅、莎拉布莱曼的歌颇有此类韵味。

更深入地说,这种实用做法,与宗教笃信者是有根本差别的,如果精神松弛,让宗教慢慢融入,或许成为信徒也不无可能。我已然理解了宗教音乐的感染力,自然不认同同事那种在影响下渐渐皈依宗教的判断,而我也不否认一种可能:如果我认可的那种切实的“神迹”(例如宇宙闪烁)出现了,我多半会皈依某种信仰吧,或许我就得到救赎了,不再如《信仰渡人》时那么茫然了。

谈网易邮箱验证码扰民的问题。同事近日登录邮箱,被频繁地要求输入验证码,感到非常烦躁,同事认为网易应该更改安全策略,改为邮箱安全分级,即不需要输入验证码。对他的这个想法,我狠狠地“批评”了他的妄想,直接给他一个冷冰冰的现实:你不满意网易的产品,你就走人!

而同事则认为,既然提供产品,就应该把产品做好。为此,我向他阐述了两点理由,并给他指明的选择:可以用QQ邮箱嘛!这两点理由是,首先,网易是个企业,不是政府服务也不是公益服务,商业上就是你情我愿,不愿意就一拍两散,当然能有个反馈改进的良性互动最好,如果没有,也没什么好苛责的,人家毕竟连找死的自由都有嘛!其次,没有付费,作为一项免费的服务,觉得不好用就别用,不花钱还挑三拣四不是理智的做法。其实,同事的愤怒来自于对商业逻辑的理解不够深入,老一代人出现这种情绪可以理解。

嗯,反省一下,这几天里有些锋芒太露,现在得好好收拾起来!

28 comments

        1. 好吧,占了先手撞对了!全国那么多湖,滨湖必然多见,例如无锡就有。

  1. 【要想体验好,人数必须少】这句话深谙我心,往往人一多,哪怕是主场我都躲到角落里了。

    1. 你看得真仔细!人越多,交集越少,越流于表面。就像陌生人一样谈谈天气,多尴尬啊!

  2. 有意见当然可以提,人家也当然可以不搭理。
    然后没人理当然也可以抱怨,听众当然也可以数落。
    看咱这世界观多和谐。

      1. 最初是用新浪邮箱,后来发现新浪自己往里塞广告,换成网易,结果也塞广告。转了一圈最后发现本来是流氓的腾讯反而比较干净…
        网易我一直以为没什么人用,直到苹果曝出被盗id多为网易,网易死不承认,直到库文件被开放下载。而且那半年之后,仍然有大量用户使用网易邮箱还不改密码,持续被盗。

  3. 坐错位置就被灌酒,然后,出门不忘推荐《三体》,合格的科幻迷!!

    酒后多言也属正常!这把年纪有个同学哥们情谊至今,甚好!!

    1. 唉,虽然你草草看了,但也不要会错意吧!还两处!
      谈不上坐错位置,只是可以不坐在那里,咱又不是新郎官,谁敢灌我酒啊!
      多言跟喝酒完全没关系,同学和同事间聊天都是没喝酒的,接待中聊天也是很清醒的。

  4. 腐败啊!!
    话说你们现在还敢和供应商一起吃饭,违规了!
    能找一个知心的人聊天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1. 我们小兵能左右什么,想不吃饭都做不到。
      人与人交流不敞开心扉就没意思了!

    1. 哎,确实如此,这次我就很无奈地充当了“领队”的角色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