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都是肉长的

一个宝宝的诞生牵动了多少家庭、多少人的心。

早在得知怀孕的消息后,老爸老妈虽然到时会提前过来,但顾念自己手脚不麻利,到时照顾不过来,要求大姐来长代替他们照顾产妇、小孩。事实是,城乡、饮食、风俗的差异已让爸妈望而心怯,不得自在,来长却是当仁不让。两代人存在着鸿沟般的差异已经大到难以期待弥合了。为此,我想日后我与儿子应保持不间断的交流,互通生活点滴,虽地域有别,文化有异,相互补充,总不至于代沟成形扩大吧!历史不应重演。

预产期是元月29日,丈母娘提前一天到来,2月8日我从高铁站将大姐接来,人员到齐。然而淡定的宝宝丝毫不急,即便是2月4日老婆进医院后催产三天也不见效果,更是一天三遍爬楼梯,也终是没有消息,直到我在剖宫产手术通知书上签字的当晚,老婆爬完楼梯没多久(2月9日晚上8点)就出现了阵痛,从此每隔大约5分钟便痛一次,在10日凌晨1点42分才给我打电话,我急忙叫醒大姐一起驱车赶到医院。在陪伴老婆在待产房的时候,老婆不时握着我的手,不时握紧床边的护栏,一旁的我也感同身受般心情沉重几欲泪下,后来虽使用了导乐仪,痛感降低却并不十分明显。直到天明8点半医生查房,经查羊水质量不好,急需剖宫取出胎儿。医院手术部过来接人,丈母娘、大姐和我一同在手术部门外等候。我被叫去4次,一次是麻醉签字,一次是改为全麻签字,一次是把孩子抱出来,最后一次是将老婆接出来。如此说来,老婆生了一次,也痛了两回。幸而,这两次痛并不太过集中,结果也是母子平安。

从进医院直到出院,丈母娘时刻陪护在身边,住院10天,陪护10天。开始几天晚上临床呼噜声下休息不好,后来宝宝哭闹不止,又得人抱着才好,这期间着实辛苦。最近这一年以来,小舅子的宝宝出生、手术,我们家的宝宝出生,以及大舅子的二胎宝宝即将出生,又要照顾生意,又得照顾孕妇小孩,殊为不易。来长18天,家里的生意顾不上姑且不谈,家里孩子孕妇缺人照料,也令人心急。

在时近临产的前一个月,我心情焦虑。一是当时工作正忙,急于结束任务;二是下班后忙着练车;三是爸妈刚来对即将到来的“挑战”却缺少足够的准备,例如做饭。关于练车的事情前面有专门写到,车子是大舅子的车,将自己的车子交给一个完全的生手还要让他载着家人在可能是紧急情况下赶往医院不出纰漏,这种事怎么都让人感觉不放心,是谁都会担心的。为此,小区里热心的邻居也表示如果需要可以帮忙急送医院,如此略微消解了我的焦虑,但是务实地说还是得靠自己才合适。计划不如变化,打定主意住院待产了,那个上午(2月4日)我心平气和、平平安安地载着老婆和丈母娘以及大包小包到了医院。新手是会毁车子的,我也不例外,可见的就有三处刮擦。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行驶了400多公里没有发生交通事故。出院的时间最早说是14号的,不想提前了一天。当时小舅子一家在长沙,也就由他载着所有人回家了。

新手面对新情况常常是束手无策,即便是迎着头皮上,也难以做得好,所以我在手术室外心情忐忑、如坐针毡,面对小宝宝的哭声不知道是该冲奶粉还是拿盆子毛巾,就像同病房的一位孩子爸一样不敢抱孩子。经过这么些日子,汹涌潮来的信息渐被化解,孩子的哭声和表情也有了它的逻辑,冲奶粉、擦屁股、抱孩子喂奶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我的心情才渐渐清明轻松,才感受到做爸爸的喜悦。

一个宝宝的诞生牵动了多少家庭、多少人的心,也让他们付出了许多。当然,既然都是孩子的至亲,如果我在这里过于强调这种付出,或许反倒唐突了他们对我们一家三口的关爱。在老家的二姐虽人不能来,但早已心系宝宝许久,也与大姐一起以给孩子打红包之名行着无偿资助之实,个中厚爱,我自感念于心。

孩子的出生汇集了身边至亲的爱,虽然爱心的表达或笨拙、或心有余力不足、或一肩担当、或慷慨,因孩子而相聚的人也是氤氲于这喜庆的气氛中,忘却了急切奔来不经意的碰撞。

唯愿只留下满满的爱于此间,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上有6条评论

  1. 从此以后,生活的焦点就是“宝宝”,其余的一切照旧。建议,没有非常特殊情况,出车时最好不要带上家人,驾驶是个风险活儿呢。

    1. 车子暂时不开了呢,没车子啦,不过确实也不想开了,路上太堵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