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

南方的秋天短而善变,说不定今个还是秋,明儿即是夏,后天又躲不过寒气乍现催人把衣添。寒气袭来,稍将纷乱的思绪抛开心便静了下来,不似酷暑那般扰人。

遥想攻读雨夜,细雨飘落塑料覆布上,滴答滴答,时而切切,时而嘈嘈。愈发让这万籁沉静下来,即便是村前一声犬吠,也如一颗小石子丢进了万亩湖水中稍有发声瞬间消弭。静寂的深夜,喧嚣不再,目力虽夺却听力极远。

今非昔比,旧时旷远静谧在城市的深夜也再难找寻,拥揽入怀的星月穹隆已不及近前的灯火通明,呼啸的车流也宣示着人的主宰和夜的退却。在地球的旋转载运下,我们揽遍周天,即便星河为幕、星斗衬底、明月为题的宏大动画令人心醉,咏叹数千年已费尽诗人笔墨,人类也该倦了吧!

静坐不费分毫,骑行只需双腿,奔驰飞翔已需千万人,踏入太空举国方可为。时代的巨轮滚滚向前,驱动它的是亿万人,各处其位,各司其职。巨轮驶向何方,是为亿万人所向,抑或是上位者的狂想?一个人若存在目标,可废寝忘食而无心换衣;人类若存在目的,那么一个人就是混凝土中的沙粒,岂能再放任其自在飘零?

夜雨淅淅沥沥,敲碎了纷乱的思绪,或带来几声犬吠鸡鸣?

8 comments

    1. 多谢夸奖,此类文章已经很少写了,也说不上好,也就是想要这么点味道罢了。偶尔写写不那么有用的文章也不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