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惊江寒急扑腾

住得远必然有出行方面的关切,尤其是像我这种没车的人,公司班车于我自然意义很大。近来,集团在统一了手机号、工资卡和企业邮箱后,又着手整合班车路线。

7 月底做出方案的结果就是取消我当前的乘车点(简称“站点 A ”)的中巴车,让集团小区(简称“站点 B ”)线路的大巴车先于站点 A 接我们再去站点 B ,站点 B 发车时间 7 点 15 分,站点 A 提前 10 分钟至 7 点整。如果赶不上 A,可以赶前面的站点 C——位于站点 B 线路必经之地,自然可以延迟到 7 点 15 发车,距离 A 约 2 公里。

今天就是试运行的第一天。从站点 A 接了我们就去站点 B。从主干道转至支路上坡时,由于车大路窄又逆流,大巴车前行缓慢,司机也抱怨连连,得知上面本就有一台车,有人提议何不挤一挤一起下来,多出的人再上这个大巴车呢?我们大为赞同,司机也表示要这样反馈意见。

大巴车好不容易上去了,接了 4 个人上车。原本计划 7 点 15 分发车的,如今已将超时 10 余分钟,后来果不其然地迟到了 2 分钟。

有鉴于此,服务公司安排班车的人在微信群通知调整意见,为了保证从站点 B 准时发车,要么取消站点A将站点前移至站点 C(仍然 7 点 15 分发车),要么保留站点 A 但再提前 10 分钟至 6 点 50 发车。

这坑爹的意见!别说 6 点 50 分,7 点我都未必赶得上,今天因为突遭暴雨打的过来才确保赶上 7 点的,6 点 50 绝无可能。如果将站点前移,公交难以有效换乘,虽然时间延长了,但要赶到风险非常大。

因而站点 A 坐车的我们对此安排完全不可接受,自然向公司相关事务联络人反映。联络人虽个人表达了与我相似的想法和意见,但他也传达出不容乐观的预期,并且集团安排班车的人的意见则是,只要保证集团小区站点的人有车有位子坐即可,至于其它不在它线路上的站点就只好不好意思了——因为集团小区里有许多领导。于是,我跟他说让他汇报部长,如果部长解决不了,我们再找总经理。

如此官僚主义做派!调整的结果就是把那个班车点的十来个人放弃了!不可接受!不可接受!于是,我和同事们一起去找综管部部长。在等待的时候,跟综管的小姑娘聊起这个事儿,她说,班车就是当初为照顾集团小区员工才增加的,是不可能不以他们为优先的,对我们之前认可的先挤一台车下来的方案表示很异想天开。在如此言论的熏染下,深感官僚主义压死人。但是,原本有班车坐,如今调整没了,而且跟集团签订的合同是包括保留站点 A 的,发车时间也是 7 点 15 分。纵然是子公司处于弱势地位,纵然对方可能会发扬官僚作风,但涉及自己的切身利益岂能就此认命窝囊地不发声?

于是上午就把公司里一起 A 点上车的人叫上一起去见了部长,把问题和困难一说明,部长对优先集团小区员工而置我们十来个人于不顾的政治不正确的说法表示不认可,并想到有一个中巴车仍然在开的,考虑大巴车不用接我们,让中巴车延伸到 A 点并不会增加什么成本。然后安排那个联络人去集团服务公司具体沟通协调。领导的觉悟和水平就是不一样!

下午,联络人打来电话告诉我协商结果:把中巴车延到站点 A,而且发车时间仍是 7 点 10 分。如此一来,相当于此次班车调整没有改变。

因为切身相关,我与一个同事最为积极,或者说此次班车恢复秩序由我二人直接推动。在此过程中我不禁想,一些世故只是事不关己者的无所谓而无谓的态度,而非利益攸关者应该持有的。为维护自己的权益,审时度势,积极发声,Try to make it be what it should be。至于认命,那是黔驴技穷之后的事儿。

《鸭惊江寒急扑腾》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