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一道门再开一扇窗

温馨提示:本文不知所云,建议绕行。

我的思想被搞乱了。像我这样无知的人,觉得花时间摸索已有的知识是浪费时间,自然选择了“靠大树”(权威)来快速积累知识。然而,如果所靠的大树却并非我心中所想的那么可靠,那该怎么办?

这要从看了罗辑思维《我们到底该信谁?》这一期说起,其中谈到的现代医学的一些真相令我大吃一惊。美国斯坦福大学预防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埃尼迪斯说了如下类似的话:“如果牵扯到医学和营养学,不仅是报刊杂志上的你不要信,即使他是权威科学家,甚至是权威期刊发表的论文,你也最好忽略它”。就这样,在医学和营养学的问题上,“大树”没有了!“科学是人类无限逼近世界真相的一套思维方法,是到目前为止人类知识成长的最靠谱的路径”。科学只是一套思维方法,而非真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医学研究成果的事实还是太令人失望了。

一般人应该是知道自己无知的,你看农民往往会对考上大学、对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人高看一眼,大概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人会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掌握着自己无法掌握的。像咱这种小小的本科生,跟农民一样,对权威人士、专家学者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期待,想着他们手里掌握着不为我们所知的真理,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们这些普罗大众解惑和救治。

因为在我看来,权威专家意味着他在某一领域达到了顶端,虽然不意味着他精通这一领域的所有知识,也不意味着这一领域对他来说已没有难题,而是说进入这一领域最高层次,可以面对该领域的关键问题甚至是根本问题。而没有经过学习和研究,是难以掌握领域的全貌、深浅,甚至“秘密”的。

日常生活中,我们生病了,知道去医院治疗就好了。一般的病只需要忍耐排长龙和支付不便宜的医药费。如果病大些,只要能找到名医、出得起钱,除了绝症一般都还是能治好的。然而,医学的作用则是:偶尔治愈,常常缓解,总是安慰。这就是说,现代医学并非我们想象得那么可靠和值得信赖。

或许这就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客观事实吧。当我们被告知我们对不可靠的人抱有了不切实际的期待,那不能怪他们不可靠,而是怪我们一厢情愿。

对自己的专业领域,虽然顶点难以企及,但尚且可以有脉络可寻获得一些收获和自信。隔行如隔山,如何了解自己关切、却没有知识储备的领域呢?读该领域大拿的科普书,即便是具体细节难以理解,但作者自身带来的视角和观点还是大有裨益的。

例如,近来终于囫囵吞枣地把《生命的跃升:40 亿年演化史上的十大发明》这本书读完了,虽然是科普书籍,但没有相关知识储备读起来也并不轻松。不过,不管热泉口多么神奇、蓝细菌如何成了线粒体、眼睛演化如此迅速、神经元突触由个体独特经验塑造这些细节,文中关于医学的论述还是让我有所领悟:当前的现代医学的研究方向都可能存在问题,因为忽略了演化这个事实。

尼克·莱恩文中说:“我并不想对我们面临的科学挑战轻描淡写,也不想贬低那些毕生精力都花在特定老年疾病细节上的研究者。没有他们在探究疾病遗传学和生物化学上的巨大成功,不可能进行更广泛的综合。然而存在着这样一种危险:医学研究者要么没有意识到演化的思维方式,要么对此不感兴趣。如果像演化生物学家西奥多·杜布赞斯基说的那样,生物学里任何东西脱离演化都讲不通,那么医学的情况甚至更糟糕——对于疾病的现代观点本身就完全讲不通。”

关于医学,有科班出身的人因绝望而离开它,有学者对它的研究方向发出质疑,作为一个老百姓,看来不能盲目乐观地对医生产生过高的期待和依赖了。怎么办呢?多读读其它领域的书,了解可以了解的,更新自己的认知,摆正生命的姿态!每个人都要为不遂心意的周遭设定进行自我定制,而将一切知识诉诸自己亲身经验才是正确的定制过程,除此之外,哪有捷径?

2 comments / Add your comment below

    1. 人吧,有一种对世界全知全掌握的心理需要,所以所有的知识体系都是大而全的,例如用雷公电母来解释雷电。而科学则是先承认一无所知,而要步步为营地构建知识体系2.0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