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我们的生活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已然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生活其中,身心俱疲。待日后事过境迁,再回首当下的生活状况,恐也有如当年 SARS 疫情下的生活只留下十来个字的梗概,于是将这些生活琐碎记录记录,也算对得住这段时光。

戴口罩不扎堆是防控的核心手段,除了维持生活必需的米袋子菜篮子,公园、餐馆、服装卖场、娱乐场所等都被关闭。具体来说,早餐的酱香饼、油条、馅儿饼、包点、粉面、蛋糕都没得买,于是只能在家煮个面、煎个饼、热热包子来搞定。最近处的菜市场关闭了,网上买菜成为主要的选择,菜价也不便宜,“二师兄”肉价又回到了去年光景。

为了减少出行,公交车前期几乎全部停运,近一周多时间虽有所恢复,但班次时间间隔一般是 30 分钟,如果不上班,倒也无关紧要,但如何保证准时到公司,公交出行是不堪信赖了的,于是私家车成了唯一选择。

企业不开工,损失可想而知,所以政府鼓励复工复产,但防疫也是时刻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数千人的工业园内出现一例确诊,封园停产势必在劫难逃,所以在复工半个月以来,入园测体温,全程戴口罩,日日报体温,办公室、走廊也贴满宣传单和横幅,每个员工都要会背诵关于不得安排返岗的“五不”、返岗前要隔离的“一要”和日常禁止行为的“七禁止”,这不,刚刚有人因为违反规定被开除。

每天早上到园区门口测量体温入园,到了座位,开窗通风,用酒精喷雾对水杯外表、键盘鼠标、手机进行消毒。这不,因为洗手多了,从来用不上的护手霜也放上一管儿在包里。每天公司发一片医用外科口罩,也避免了我们为此挂怀操心。

吃饭也不再是去食堂了,而是在各自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吃盒饭。除了吃饭喝水,那是禁止摘口罩的,为此,喝起水来干脆一次喝一杯。

这一个多月以来,手机浏览器上丁香园“新冠病毒最新实时疫情地图”网页一直没有关闭,每天刷上两三回。有些新闻自然而然地接触到,但是没精力去探究更多。关注境外疫情发展的情况,今早一睁开眼就看到意大利两个地区也“武汉式封城”了,日韩也多起来了,“钻石公主号”游轮感染人数仍在增加。

在了解了 WHO 在 2015 年 5 月制订的“新发传染病命名建议”后,对嘴上仍挂着“武汉肺炎”的报道和媒体,也产生了一些鄙夷的情绪。

憋得久了,孩子对外出极为渴望。于是,上周日戴上口罩带他出去走一走,去附近一两公里远的公园转转,也不枉费这明媚春光。进入对面小区,路边仍见到一些年纪大的人不戴口罩,而且四五成群,还有几个年轻人“口无遮拦”地打篮球,一路过去,最后 50 米处围挡拦住了去路,只好悻悻折返回家。事后一想,似乎正门还没封上,这周末再去探探。

疫情短期怕是不会解除,老弱还是乖乖在家待着吧!老姐赠予我们一个Keepkit 健走机,锻炼锻炼提高免疫力嘛!尤其是有些人整日坐着,走不了多少路的。不过,在使用中机器会出现速度自动加速的现象,可能跟手机应用和遥控器在运行中都操作有关。为此,如果老人使用,除了要调低速度,还是得有我们在一旁监护着才行。

天气暖和起来了,不用太烦恼呵上镜片的雾气,不过,身上衣物渐薄,口罩的存在感倒是更加明显了。除了每天要戴口罩、测体温、不能出游、不能就近买菜、买早餐、没有公交车坐之外,似乎工作生活还能按部就班地持续下去。不过,到家脱下口罩,自由地呼吸、吃喝、揉揉脸,那感觉真是挺好的。

对了,在这样的时期,委实不敢生病啊,头疼脑热的尤其不可。话说这星期的口罩有点小,有些勒耳朵,没有“隆重地”用牛奶包装提手,姑且垫上两片纸改善改善吧!

五岁生日快乐

自放寒假以来,娃一点压力都没有,不仅“不想学习”,说话时不时嗲声嗲气的,完全不是个小男子汉应有的模样!没有压力就懒散,懒散惯了就任性叛逆!

上个周末,他要在客厅看着电视吃饭,我不许,他便哭。对他这种反应,我挺窝火的,于是把他拖到房间里让他自己哭,隔着门听他撕心裂肺地哭喊“再也不喜欢爸爸了”!过一会,爷爷去叫他吃饭,把他带回来,到我跟前对着我连续捶打,我未作任何反应,约一分钟后,他才停下来。这时我才跟他讲道理,只是不让他在客厅吃饭,也没有打他,而他他了爸爸。吃饭吃到一半,情绪恢复了。一两天后听他对奶奶说爸爸不让他在客厅吃饭。嗯,看来是记住了。

去年十月国庆后,识字学到一千两百个常用字,学习还挺积极的。随后继续学习了一百字,状态不好,后来又生了病,十来天过后,学习识字也就基本上彻底放下了。至此,念着课程本已超额完成,这项学习就结束了。

没有像邻居那样给他报个一对一的英语培训班,一个是贵,两万多一年;再一个就是还需要给点英语方面的视频熏一熏,有些直观的感觉后再考虑报班。同时,也抓一抓算数的基础,例如十以内的加减法。

许多天来,学习表现不如人意。平心而论,我对他有些严厉了,让他心生畏惧、精神紧张。而在这期间,虽然他可以从一数到一百多,但是他还是不懂从任意一个数开始数,于是不管做什么加法,都要从一开始数,难道这个时候秩序感这么强吗?

规矩还是得立,例如不能在客厅吃饭,但又不能太严厉,否则适得其反,例如学习的时候。在学习上还是要赞扬鼓励,让他在轻松的氛围中更好进入状态,但对他任性妄为还是得及时制止。

在家待得大概是无聊了,或许年纪大了点儿,还挺爱做家务的。元宵节当天要削土豆,由于土豆最大也就鸡蛋那么大,抓在手上,刨皮刀的刀片会离手指很近,容易受伤。见他妈鼓励,他积极要削皮,我只好盯着他削皮。果然如我心中强烈的预感,他还是把手指弄伤了,不过还好,伤口很是细微,远远比不上我曾被削掉的一小块皮。

五岁生日前一天,疫情之下,蛋糕是不敢买的,恐怕也买不到。虽然车子被我开走了,但是娘俩还是戴上口罩、搭上公交车出门了,买奶油、草莓、芒果。为了买到材料,小家伙不厌其烦地逛完一家又一家店。打滴滴回家后,老婆各种忙碌,打蛋清、烤蛋糕、打奶油、削芒果、摆盘,小家伙也热情地把一半半的草莓摆上去。待诸般完工,蛋糕虽然简易,但也有模有样,难得是他也参与其中,乐在其中。

五岁了,再过一年多就上小学了,疫情当前,这个月肯定不会去幼儿园了,下个月似乎也不见得能去。还是得琢磨琢磨给他学点东西,否则懒散惯了,既蹉跎了好时光,还放纵了性情,只会愈发难带了。

两难中前行

疫情何时迎来拐点仍是未知数,春节放假从国务院定的时间延迟到了公司总部定的时间,接着再延迟到十五、十六,原本说初五就上班的领导按捺不住了,据说许多企业老板也按捺不住了,也瞥到过有人提及小企业停工损失的问题,经济活动的停滞必然损害经济,老板们岂能甘心坐以待毙。

一边是可能会中毒,一边是可能会断粮,没有光是好事儿的决策。持续放假,似乎很开心。但是,谁来为这期间的损失买单?政府?企业?个人?谁都觉得委屈,不管它是天灾还是人祸,最终都成为了不可抗力。所以,公司要提前复工我也没啥意见。何况两天前老婆就开始上班了,更不要说终结疫情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做到的事。

戴好口罩可以出门提菜丢垃圾,那也可以走得再远些。昨天在家里看到楼下的公交车还有发车,感觉交通应该还没彻底瘫痪。等公交车五十分钟,不见发车,问了一下调度发车时间,一看还有半个小时,罢了,走出去!

一路走来,到处都是静悄悄的,虽然蓝天白云依旧,但从口鼻连到心上的那种压抑感挥之不去,如果空荡荡的马路上没有了偶尔穿行的车辆和稀稀落落戴着口罩的人,还真有点空城的感觉。是的,大家都在默默忍耐着,想想以前在这种好天气哪里不是万人空巷、人满为患的呢?

走了两三公里路,来到了又一个公交站,等了半个小时仍是不见要搭乘的公交车,往返的都没有看到,虽然有些线路的公交车还是看到了几辆。

当然,这种时候我是不会忘记实时公交的。打开应用长沙公交出行,很多线路公交车没有信号。打开高德地图,也是如此。公交车线路大面积瘫痪,公交出行的幻觉破灭了!给领导发条微信告知情况然后买了五十元钱三十七一斤的后腿肉走回家了。

吃完中饭,看到部门群消息,要身在本市的所有员工务必在三点前到办公室报道。有鉴于上午的尝试,也只能打车前往了,所幸还可以打到滴滴,下车结算二十九元,价格还挺正常的。玩了两个小时的手机,公司领导过来瞧了瞧,整个部门就来十个人吧!不到五点下班,搭了同事的车到了家附近,于是又走回家。

这一天下来跟宅在家里感觉不同。戴口罩个把小时后口罩里面都湿漉漉的,回家摘下来都可以滴水的。而上班一天在外十二三个小时,按照四小时换一个的话,还不得至少得一天三个?所幸平时有备用,老婆公司又发了几个,但“余粮”也不宽裕啊!

今天走路走了八公里,晚上感觉左侧髋骨有点痛。不过,在下班走回来的路上,随手拍一拍路边烂漫寂寞的春桃,感觉多了几分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