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一个人的现状

近日,请老爹老娘帮忙做了两件事,其一,将放在家里的某个证件拍清晰了,然后通过微信发给我;其二,在工作日,去三、四公里外的卫生服务中心取儿子的体检报告。这两件事情对于我们自己而言当然很容易,但是对于老人来说则未必,自然需要帮助的。

为了照片,只好给老爹老娘打电话,一步一步地说明。先把放证件的盒子拿出来,再从一摞证件中找到那个证件(从大头开始第四五个证件),随后进行拍照。从N5的手机桌面开始说起,每一次点击和所到的界面,都一一说明和确认,终于老娘发过来几张半截证件的照片。随后,老爹重新拍清楚了再照旧发过来。这件事儿总共花了一个多小时。第二件事儿,就简单了,我照着地图画了个路线图,加上箭头和说明,然后面对面解释了一下,到了周一下午,这个事儿就毫无纰漏地完成了。

我曾经在《代沟——分化人群的隔阂》一文中说:既然每个人已经分化成了他如今的模样,我们如何希冀将他的历史抹杀,让他从特化细胞回归干细胞随我心意改变呢?分化人群之间如若和谐相处,前提则是互相接受对方,然后在交流过程中构建公共语言,持续相互影响。

三代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如果没有个“权威”,许多事情就不好做。在旅游、医药、烹饪方面,老婆是权威,其它方面似乎是我更多地在担当这个责任。就如同之前说过的,尊重他人的现状只是个起点,寻求改进才是目的。如果老人怯懦甚至无意愿学习,我是束手无策的,故而有时候难免会烦躁。

就在拍照这件事情上,过程中老娘多次说要放弃,转而寻求他人帮助,但我坚持让他们继续做,原因有二,其一,发照片就剩下选中照片点击一下发送就完成了;其二,我想借此机会“逼迫”他们学习。在拿体检报告上,我在电脑上想教他们学着看地图和街景,趁机拓展下知识,不想他们完全没兴趣,只好手画一个。

无需否认,尊重他人的现状本质上是实用主义的态度,为了谋求进一步的共识这个目的,必须有所切入。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太过强势,当然不好,但有时会忍不住,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环境,近二十年的生活经历和经验,已让我对生活中的许多事有了自己的判断和决断。

试想自己老迈龙钟之时,自己是否还可以跟已经成长更多的孩子平等交谈呢?只有不放弃与时脉动,不断成长,才不会被时代抛弃,才不会让孩子对自己感到无奈吧!

忐忑的入园第一天

去年十月份就说要为今年进幼儿园做准备了,到了今年四、五月份,非非穿着开裆裤开始是会自己上厕所的,但是好景不长,不穿拖鞋而滑倒后就不愿意自己去了,随后不穿开裆裤就时常尿裤子,后来只是会叫,事后提提裤子。

博友大致曾说小孩会自己吃饭上厕所就可以送幼儿园了。上个月其实就准备送过去的,虽然他仍然不能自己上厕所(还需要把尿)。后来没有抽出空就拖延了。昨天我为此请了一天年休假,带他去体检,然后送他去了幼儿园,交了一个月的钱,办了入园手续,加了幼儿园的微信,关注了橘子甜甜公众号(可以查看打卡记录和老师发布的照片)。

关于体检,老婆先行了解了,要去街道卫生站做,具体项目就是身高、体重、心率、验血、验尿,交费63元。周四就可以取报告了。另外,还需要拿上绿色的疫苗接种小册子去那里开一个疫苗接种的证明,把这两份资料交给幼儿园即可。

顺便问了卫生站的人,哪里有公办幼儿园,她说了最近的有两所,一听都在两公里外。远当然是个问题,但最关键的是不可能进得去,所以压根儿没想过它。于是就在小区附近的三、四个幼儿园中挑,主要是考虑两点:接送方便和不是新开的幼儿园(考虑装修污染)。所以,就选择了两百米远的那所老一点的幼儿园。

儿子马上两岁九个月了,我感觉到我们给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有心教育,也没有足够多的材料和信息让他感兴趣。现在,他就像是在自己的王国里巡游,越来越游刃有余(任性)。生活习惯的塑造也难以提高,与人交往也缺乏客观条件和主动性。一句话,成长遇到了瓶颈,急需要参与到新环境。这就是我们坚持尽早送他去幼儿园的初衷,而老人对此多少有些不理解,认为家里明明有人带孩子,还要花钱请人带,自然少不得解释一番。

今天,他就要独立与一群陌生人相处好几个小时了,我对此心里忐忑不安,妈妈也说不敢问怕心软。不过,我还是让妈妈问一问,叮嘱一下注意事项。中午问了一下班主任老师,老师说,除了一开始有点闹,后来就好了,当时吃饭睡觉去了,一上午也没有尿裤子。心下稍安。

晚上回到家,吃饭中跟他聊聊,问他幼儿园好不好玩,他说好玩。问他明天要不要继续去幼儿园,他说还要去。嗯,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接下来能否坚持一个星期、一个月,走着瞧吧!

补扣房贷

一、房贷还款补扣

按照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惯例,每月的二十号是扣房贷的日子,不料上个月的短信显示此次房贷没有扣足全额,情急之下,从微信上提现几百块钱到这张建行卡上供其补扣。随后转念一想,原来提前两天的公积金划款没到位,猜想可能是因为十一中秋放假导致公司公积金交费未完成。

咱也是查询过个人信用的人,对信用还是在意的,自然就关心起补扣房贷的事情。先给建行打电话,得知要联系办理公积金贷款的支行,哪里知道?哦,贷款合同上有。找来合同一看,果然如此。于是又在建行官网上查询了支行的电话,打了过去。对方对于何时补扣并不清楚,并说明支行无权扣款,只是公积金管理中心委托的记账单位,然后告诉了我公积金管理中心的热线电话12329。

到了工作日的工作时间,打电话过去。对方说,在二十号随后的一周内会随时补扣差额。这下,我心安了。果然,二十七号我再次收到了房贷扣款的短信。

二、手机电量够用

新手机使用过程中,感觉电量有时用得挺好,有时候感觉耗电很快,犹如我之前的手机,有时候也发热,心想这定然哪里出了问题。注意到系统用电过半,其中特意提到个 midea.extractor 用电较多。

网上搜了下这个东西,不得要领。搜索发热,搜到了V2EX,上面提到了国内应用,我若有所悟,就在电池管理中取消了微信和QQ这两个应用的后台运行权限。

回头想想系统耗电的问题,或许是由于担心耗电而未搭梯子导致Google无法联网引起的。最终我采取了如下措施:手机二十四小时挂梯子,并限制微信和QQ的后台运行。之后,手机耗电情况已不明显,基本上保证二十四小时内充电一次,midea.extractor 的提示也消失了,微信和QQ在使用中也没有什么感觉。至此,问题解决。

Read More

繁简深浅凭功用

在日新月异的当代,每天都要面对新情况对旧系统的冲击,一般可以无视它,当它不存在,或是把它视作墙角的蛛网,费点工夫清扫一下,守住旧有的格局。而一些所谓新情况却是以前未曾接触或决定无视的,当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冲击在所难免了。

像我们这样一代人,从小接受着普通话教育,听着普通话广播,看着普通话电视节目,读着标准化语文课本,虽然生活中仍然说着自己的方言,但在朗朗的读书中渐也学会了普通话。大学第一学期放假回家,说了一学期普通话的我下了火车,感到一种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无比清晰地切换为方言模式了。

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这是普通话的定义,因为生于北方语系地区,原本以为老家方言不过是某种腔调的普通话,然而,跟老娘再度一同生活几个月下来才发现我错了。

像我们这样在诸多新环境影响下也致力于适应新环境的人是不会有正宗的承载的,一个与外界接触少或无视外在影响的人是可以承载着天然接受的环境特征的,例如老娘的方言比我的就正宗的多,而在不需要改变调适的圆融氛围下也对自己的方言精度有着如意自在感,一如老姐的感觉。

而我则不同,作为一个北方人一头扎进了南方的“蛮语”环境中,浸泡下的冲击是如此强劲,把原本就不那么扎实的方言根基打得七零八落,渐与当地混成一体,不似本地人,也不再是老家人。

杂乱并包后,在日常的消化中渐形成自己的系统时总会需要调适一些问题,对于语言,以实用为目的,以普通话为基准,将说与写进行统一,下面举例说明。

普通话说,踩在凳子上够高处的东西。在我老家,一般说跐着凳子。而这个字,我注意到红楼梦书中有使用。

普通话说,秋天了,妈妈觉得你冷,要你穿秋裤。在我老家,不说秋裤,而是说球裤。在我的记忆中,小学生做广播体操,为了统一着装,一般会穿这种材质柔软、弹性良好、身两侧有竖条的衣服。天凉了,我们也把它穿在里面。如今看来,我们把这一种运动衣服当成了秋裤,大概是因为它功能兼容好而省钱吧。

近来鼓励儿子吃饭,一般会说用勺子搲(音瓦)饭吃。对于这个说法,我心存疑惑,但又不当个事儿办,就瞎琢磨(例如之前写过的杀口)。这个发音,在普通话中不常见,因而怀疑是否是某个字(例如挖)的讹误。近日在下班路上,我无聊地在汉典上查,将看着像的字填进去验证一下,终于,柳暗花明了:搲。其义:方言,舀。但是,舀的意思却是用瓢、勺等取东西(多指流体)。看来,搲跟舀还是有着细微的差别:搲是可以取饭菜,但舀只好取汤了。

当然,许多方言是说得出却写不了的,例如陕西的Biang Biang 面。但我却对此颇为较真,这其中或许是源于求学期间养成抠字和诉诸文字的习惯,或许也源于调和方言与普通话的需要。

语言文字是传递信息的工具,信息准确形象的表达是个细致的活儿,但有些却并不那么重要,例如搲和舀的区别。相同的语言,不过是两三种“话”就有这么多琢磨,如果是驾驭两三种语言,那就需要去繁就简,回归语言的本质,解决沟通便好,对这般“地道韵味”的体会琢磨,无视即可。

游乐超市“补个票”

老婆下了班就去修习瑜伽,晚饭不回家吃。好在停止了绵绵细雨,我回家也能不那么晚。十多天的湿润闷气让人出门不得,瞅着这雨歇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带出门去。

穿着两件衣服,骑上了扭扭车就随我下楼了。问他去哪里,仍是往小区大门口方向,一路上感觉风吹得有点凉。到了超市门口,把扭扭车放下,小车就往下溜,他抓住往回拉,一松手还是溜,他就把车头别在了门外一旁的货架腿空档里了。

进了超市径直去了玩具区,就像是检查自己的藏品。从货架上取下来,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它放回去。也会一屁股坐在一个洒水车上,拿起汽车图册翻了翻,一根手指使劲儿点在大众那面,大声笃定地叫道:大众!其它的兰博基尼、法拉利的,他倒是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只在我告知后念叨着跑车。就这样,所能够到的玩具,都被他这番鉴赏了一遍。要他走,他就抱怨道我还没有看完呢!

好不容易心满意足地离开,继而逛到了散装米斗,趴在高他近一头的米斗沿儿拿起里面的杯子、瓢盆又玩起来。我在边上不断地防范和提醒不要把米弄洒了。几个米斗玩了两圈,终于走了,在这期间难免崩出几粒米的。

接着逛到了另一玩具摊儿,那里只是在货架下面放了一排的小玩具。非非拿起上面的车子立马放地上让它跑起来,一会儿又拿起球摔地上看着它一闪一闪。一会儿又把所有的车从托盘上取下来搞成个车队,不想让他玩得太放开,就让他把车子放回各自的卡槽位置去了。下楼就奔超市来,玩了好几十分钟,于是心中一动,就对他说可以买一个玩具,让他自己挑。其实,如果我不说这个话,一般他也不会要求买的。这次让他自己也选择一下,最后还是拿了个黄色的越野车。

付款出门,他只顾着玩具,不管扭扭车了,我也不为难就帮他拎着。到了楼下,妈妈说马上就要到了,于是等着,在大厅玩他的新车,并不放在地上,而是拿起车就在墙上、灭火器箱子上,后又去了一边的乒乓球桌上,他开起音乐,兴奋地跳跳舞,拿起车子飞来飞去,直到妈妈的到来。一起回家,洗洗睡了不提。

这一晚我们爷俩融融相得,没有一丝火气,我温言相对,他也头脑清晰、欢欣愉悦、不任性吵闹,蛮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