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长假

这篇文章在十天前就着意写下的,念着结果马上就可以下来了,或许可以该换心情来写一写。不想,至今仍是不遂人愿。罢了!相互牵扯总会难以果断行动,干等总会妨碍到眼下心情。

年富力强,赋闲在家总不是件好事。不过,事已至此,从厌倦的环境中及时抽身出来,也是幸运。从忙碌的赚钱活动转移到花钱的生活中来,这也可谓是难得的假期。既然赋闲在家,爹娘带娃的工作自然可以转出而抽身回老家,这对二老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吧!既可以纾解思归之情,也可以亲近外孙外孙女,还可以感受感受两种生活的差别。

生活内容简单而繁复,不仅仅是简单的洗衣、买菜、做饭、接送孩子,下面就来细细道来,不枉此次长假。周末没啥区别,更多不同则是工作日。我虽在假期中,却也跟随孩子的作息来安排自己的。

每一天早晨,如果家里有烧卖、馒头(娃不爱吃了)、包子、玉米、红薯之类可以快速蒸煮的,自然就提前在老婆出门前半个小时起床开火,上面蒸,下面煮几个鸡蛋,至少可以让老婆带早餐走。如果没有这些,煮点粉面虽然可以,但是老婆也来不及吃,而平时在早餐店吃的碱面在家里煮,吃起来口感不好。

听老师说,孩子在幼儿园没怎么吃早餐,于是就安排在家里吃了。除了水煮蛋,一盒牛奶,烧卖也就吃一个,面条兴趣不大。近几天来,我做的炒饭他吃得蛮好。炒饭很简单,不过就是鸡蛋,切碎的香肠(猪肉鸡肉做的,不是火腿肠,13.5 元/200 克),放点酱油、盐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不能放青菜,否则他无论如何都要把它们挑出来。

幼儿园现在是 7 点 50 开园,8 点半上课(开家长会前我还以为是 9 点上课呢,结果迟到了两次),走过去也就 3 分钟,所以,7 点半就得叫孩子起床了。穿衣服、上厕所、洗脸、擦香香、吃饭,这都要在 8 点 20 前完成的,这期间主要取决于他吃饭的速度,早的话,7 点 10 分也能搞定。确认一下书包里有一两条汗巾,就可以让他背书包出门了。而在他吃饭的工夫,我也不闲着,几分钟吃完饭,就去整理床铺,把要洗的衣服丢到洗衣机里开始洗。这样就可以早点晾晒了。

打幼儿园回来可以去小区对面的菜市场买点菜,琢磨着有没有中饭、晚饭的菜。中饭对我来说,我懒得折腾,一般把前晚的剩菜吃掉,或者吃个面、炒个饭就对付了。在爹娘离开之前,包了几十个饺子冷冻着,供我充饥了 3、4 顿。冷冻的饺子得煮上 12 分钟,自家擀的皮没有那么薄,煮完水都得蒸掉快一半了,水要放够。至于中午什么时候吃饭,要看什么时候饿,一般都是在 12 点半后。

白天我还是有 7、8 个小时是我自己的,如果不需要去两公里外的菜市场买菜的话。一开始,我定了两个闹钟,一个起床时间,一个是接娃时间。后来追加了在接娃之前做晚饭的时间,煮上饭,做做洗洗切切这些准备工作。

秋分早已过去,白天越来越短,有时候,接他出园后就在小区里玩上半个小时,再回到家饭已经煮好了,炒好菜,约莫 6 点钟孩子就可以吃饭了。其实,娃吃饭还是蛮费情绪的,最后还是决定不理他,让他自己吃。事后,他会自觉地让我报告他把饭吃完了。 Continue reading →

人生路上满“惊×”

又一次,两篇博文隔上一个月,我这一贯坚持的底线——月无断更,事实上是被打破了,而这一次并非由于工作繁忙。像我这种生活博客,主动隔离了熟人和利益诉求使之变得纯粹,但这份纯粹或许是一种奢侈,也或许本就无足轻重。

曾几何时,心里就被注入了一种稳定的幻觉,生活就像是平静的湖水,偶尔清风拂过激起层层涟漪,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平淡度过,而这只需要努利学习尽力工作便好。未曾憧憬过大富大贵,但凭着累年的积淀,只希望在当前的基础上向上稍稍突破而已。然而,曾经认为可靠的依仗变得脆弱不堪,扪心自问还有什么可以靠得住。

曾几何时,对选择的这份专业,笃信累年的积淀可使自己愈有价值。然而,某公司的做法是 35 岁以上老员工被裁,45 岁以上就要强制退休,对照这种现实,我这种想法显得多么天真可笑。已然越过了 35 岁这条线,未来向何处去,又有怎样的凭借一路向前,着实令我寝食不安。

人生路上充满了惊喜、惊奇、惊诧、惊骇,许多观念被一一打破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真相,它从来不会一成不变。没有什么经验可供借助,新情况也在不断变化,我们能抓住重点坚守底线已是不易,剩下的就主动、热情地拥抱变化,在此谋求自身的利益吧!

作为一个 ME,行业的急剧向下,令我一次次陷入被动,所谓展望,已化作泡沫,不值一提。有时,我不禁想自己为何总过不去四年这道坎儿,难道这是对我浑浑噩噩没有职业规划的诅咒?

我错了,我总寄希望于背靠大树好乘凉,只需施肥剪枝摘果实,不想这大树却在风暴中倒下,死去了。依附于大资本,是作为一名 ME 的宿命,孤木难支,必须加入一个团队。而身在团队中,谋求上升途径也是有限的,无非是技术专家或转为管理。但管理工作在大厦将倾、改换门庭之际,这样的经验又能有几何价值,自带项目和人脉吗?而技术专家,总会遇到天花板,技术之路总有终点,难道可以成为研究员?或许,在制造业的市场中,新品种产品的寻找和开发才是唯一选择,企业逐利的本性不会使自己成为一个研究所,而行业的颠覆随时让专家变得一文不值。

如何掌握主动,是未来的日子里不变的主题。没有什么靠得住,掌握更多种产品的全部设计和关键 CAE 分析,或许就是我体现自身价值的唯一的出路了。而识别下一个风口的智慧,又从何处取得?如果这一天可以到来,或许可以创建一个团队了。而这期间,难道不准备跨界吗?

天凉好游动物园

放假有闲,往往向着远方而去,长居之地虽自念遍览,但总有不曾踏足之处,或已被抛诸脑后。也曾念及长沙生态动物园,或因票贵,或觉天热味重,终是未能成行。这个十一假期,妻安排了回老家一趟,只为及时行孝。待假期归来,与同事聊天,有说去了动物园,票价只四十元,顿感便宜,而此时酷暑退却凉意习习,正是出行好时候。

回家与妻合计,她因已去过多次,票价百多元,无意前往。不过,念及娃儿已长大些,去看看动物也正当时。于是,在长假后的第一个周末,全家出动驱车前往。

停车出来走百来米就到了大门口,一旁购票,六十五岁老人免门票,凭身份证即可入内。小孩十四岁、一米二以下也是免费的,如果住得近,没事过来逛逛也甚好。园内分行车区和步行区,两区联票是七十五一张。进门向左到了行车区上车处,老人补票四十每人。

车行至猛兽门口,高高铁栅开门,依稀电影侏罗纪公园园区大门的模样。第一园便是四象中唯一真实生物白虎。白虎还是有好几头,似不稀有,白虎是白变的老虎,或是人工培育也未可知。其后是东北虎、华南虎、豹、狼、熊、野马、骆驼、牦牛、鸵鸟、鸸鹋、马鹿、梅花鹿、角马、羚牛、羚羊、长颈鹿等,不一而足。它们或静静趴着,或缓缓步行,难闻一声吼。隔一道窗,走车观兽,不久便回到上车点。

回到大门口直行,路右侧小湖,湖中有一岛,岛上狐猴数只成群,湖中白天鹅戏水。前面懒懒的大熊猫三两只,狞恶的鳄鱼散布静卧,对骚扰充耳不闻。看那些“目中无人”的野兽,索然寡味,还是灵长类更加活跃、有趣些!有的捡食不文明游客丢下去的各色零食,有的眼睛骨碌碌地瞟着电网栅栏外的游客,有的在木桩上打着坠儿,狒狒、长臂猿、各种猴都是一个德性,活泼好动,颇有生气。

看罢天鹅湖,深入百鸟谷。金刚鹦鹉不愧是金刚,个头名副其实。大网之下,浅水之中,丹顶鹤探出大长腿,款款踱步,修长脖颈一低头,都透着优雅。矮矮护栏上站着一个大大的白鹈鹕,等着游客喂食。向上再过一道铁链帘子,道旁的绿孔雀,叉着腿,歪着头,用它那一身的绚丽色彩,彰显着属于它的风情。拍着跟前的孔雀,想起还有猛禽未见。坪侧有阶梯沿上,通往驯养馆,遂携子直去,果然得见半米高的鹰隼,厚厚羽毛犹如披着斗篷长袍,微抬的钩喙,深邃眼神,威势逼人。

出鸟园转爬行馆,不过就是陆龟、真鳄龟、黄金蟒、缅甸蟒和小蛇几种,黑暗中,微弱灯光下,它们懒懒地各盘各的,各趴各的,眼睛都不睁开一下,真是我行我素。

随后的大象园表演,以及之前的森林剧场,都是需要百多元票才能观看的。大象、犀牛、河马这种巨兽看过来,在挂名“豺狼豹舍”的园区,仅见一头老虎在洞前晃进晃出。如果不到车行区,仅步行区是看不到豺狼虎豹的,怕是要失望而归。

再回到入园门口,已过两个多小时。老爹老娘凭着七旬之躯,坚持走下来,回去后可得好好歇些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