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禁网了

经验还是有点儿用的,以前有个老东家曾断网保密到连手机都不能带上办公楼,现在的东家断外网但仍可收发邮件,对此咱感觉真是淡定多了。

确定 OA 和公司邮箱可以正常工作之后就开始把所有无法使用的软件都卸载了,例如微信、TIM、Google Chrome、Dropbox、迅雷、百度云等等。真是个减负的过程啊,现在感觉一身轻松!

断网对我有三个影响。其一,下载电影是没戏了。其二,工作用的 Gmail 是不能用了。其三,方知网站无法在上班时间更新了。不过,这些都并不重要,需要用到外网搜索资料的时候,手机就可以搞定。既然公司统一用公司的手机号,那手机总不至于不让带吧!

混迹百度邮箱吧多年的那点经验也有点用!当同事烦恼于“只能使用公司邮箱”这一现状时,我恍然觉悟网易等其它邮箱应该也是可以登录的,不太可能把其它服务器 IP 都屏蔽的!因为网络工程师采用的是封端口的方式实现断网的,邮箱所需的 993、995、465 等端口还是可以正常使用。于是在同事电脑 Foxmail 客户端一试,果不其然,网易邮箱可以登录。有人就松了一口气,对我的举手之劳表达了诚挚的感谢!

当然,我的 Gmail 就不用考虑了,姿势无法摆放,使花招的端口都被屏蔽掉了。这样一来,咱的 Gmail 真是无处使了!当然,Google Search、Contacts、Calendar、Drive、Translate、Maps 等服务都还是很重要的。

自从那台伴随我十二年的台式机(最近一次升级硬件在七八年前)几天前突然开机重启没完,我就越来越期待要购买的笔记本电脑了!果然,花钱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儿啊!

六六六

金星凌日已六年,着意偷得半天闲。

卡通国语三张票,且待牵出幼稚园。

父母两边娃中间,三维眼镜半张脸。

潜艇海底两万里,说教难免菜无盐,

不见孩儿笑颜展,妻玩手机我欲眠,

出厅相询观后感,仍把好看淡淡言。

饥肠辘辘不择馆,五脏祭完把家还。

婚姻纪念图常愿,忍弃亲子作翩跹?

第一次上英语课

儿童节将至,商场搞活动:玩具打折。于是在孩子妈的号召下就去了,想买的乐高不参与活动,而且看起来不错的要六岁才能玩(约四百,真不便宜),三岁玩的看起来也没意思。结果买了一个不参与活动的足球,因为他在幼儿园常常爱抱着大球,甚至是同时抱两个。

出来之后,在我打滴滴联系司机的工夫,有个发广告的女性就过来了跟孩子妈说话,结果预约了 Vinston 英语的试听课,顺便送了一个小礼物。上课就在今天上午十点。

周六睡到八点被小家伙碰醒,但是仍瞌睡,继续眯了二十分钟,算算十点钟要上课,洗漱、穿衣、吃早饭、赶过去、找地方时间上委实紧张。于是,早饭买了点早点就打滴滴去了,还好九点半就到了附近,从容地找到了地方。

到了试听教室,一个本土女老师过来要儿子选名字,结果滚动到了 Jeff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了电影《回到未来》里的大块头笨蛋 Jeff(记错了,那人叫 Biff )以及《黑衣人》那个叫 Jeff 的大虫子,所以我拒绝了,还是用我给他取的英文名 Felix 吧!

本土女老师请来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不知是从 Britain 还是 South Africa 来的胖女人。然后给四个孩子上课,其中两个是约莫五、六岁的女孩,还有一个可能不到三岁的小男孩。英语老师教了六个单词:One、Two、Three、Four、Five 和 Fish 。在与老师互动的时候,两个小女孩都很积极,照做地很好,我儿害羞地两手做望远镜状不正面回应,更是没有发声。一旁的我双脸红烧、不忍直视。

有时候他回望背后的我,我按照要求假装不看他地做透明人。随着根据屏幕上鱼的数量按相应的数字环节的有效完成,慢热型的娃终于找到了点感觉,配合好了起来。至少看起来过得去了。

大约四十分钟后课程结束了,然后本土老师把家长遣走,留下孩子们,事后才知道是玩贴纸游戏。至此,课程全部结束。

语言还是要学的啦,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做呢?不太清楚。考虑给他看看原版的小猪佩奇和看些英文绘本吧!至于上课,感觉还有一点早,那个最小的男孩整个过程基本上是躲在家长那里,偶尔地完成一次互动,看来,能够可靠地有效互动再考虑上培训班吧!而且由于给他的英语熏染不足,一开始就来英语,娃儿感觉有些懵。

第三次失去意识

今天公司体检,昨晚照旧吃了两口饭,今天按要求没有吃早饭,只是喝了些水。到了医院,第一项就去抽血,第一针下去,针管只是出了两公分长的血段,随后就没有血流出来了,护士问我痛不痛,我说痛,按道理说,我算不得胖,血管也并不难找,见此状况,采血的护士向我道歉,让她组长给我抽血。

当时我或许心里紧张了,但身体感觉确实不舒服。待抽完血,我感觉很晕,更多症状我也记不清了。然后就被扶着去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休息。

不知怎地,我的大脑里一片混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待意识恢复,才发现自己仰躺着,眼镜已经被摘掉了,身边围了好几个人,有人说血压正常,我才感觉到我的双手虎口是痛的,左臂是麻木的。看我醒来,有人扶我起来喝了一杯糖水。

接着,把我扶进心电图室的空床上躺下,又喝了一杯糖水。然后,我继续躺下休息,仍有一个医生和同事在一旁看护着。

慢慢地,我感觉好多了,手臂的麻木感基本都消失,摸到了额头上的冷汗!当然,身体虚弱感仍在。至此,也就确认了自己身体低血糖了。随后,优先完成了必须空腹的 B 超、心电图和晨尿项目就去吃饭了。吃完饭基本上就正常了,随后完成了余下的检查项目。

不知是因为左臂针扎处仍隐隐作痛,还是因为抽血,身体感觉还很虚弱。体检的时候听同事说我当时身上很凉,脸色煞白的,医生使劲给我掐人中、虎口的。昏迷几分钟还是多久倒是忘问了。

为什么会低血糖呢?这是减重计划切实执行的结果。今天体检一测体重:73.9 公斤,然后医生给我记个 73.5 公斤算作净重吧!如果按此计算,这三个月以来,我从 77 公斤减到了 73.5 公斤,也就是减掉了 7 斤,效果还是明显的。不过,我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会在不吃早饭和抽血时造成如此惊心的后果。

如果说减肥是因为我晚饭吃得少了,在睡觉的时候消耗掉了血糖而燃烧脂肪,那么早饭的时候没有补充糖分,就导致在体检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能量了。更不要说,我的心跳也从原来的 60 提高到了 65 。对糖分的需求也应该更高,这就是我对此次昏倒的解释。至于为什么抽血时会晕,我还没搞明白。

低血糖其实是很严重的症状,严重时会致命的。当然,抢救也不难,在昏迷之前补充葡萄糖即可。不过,我有个疑问,有些人饿了一天也没有昏迷啊?我大学期间也有一次是 24 小时内没有吃饭的,除了感觉有点虚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难道在身体虚弱的时候抽血会造成如此显著的问题?

记忆中,这是第三次失去意识了。第一次是小学的时候在家里因为拉肚子从小椅子上昏倒,更多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随后被送到两三里路远的诊所打了吊针。

第二次是在汽车试验中,由于车速快,车子转弯不过来就撞在了路边的立柱上,车门撞瘪,气囊、气帘都打开了,而这一切也都是在恢复意识后才知道的,碰撞的瞬间我是毫无记忆的、甚至是失去意识的。

这三次失去意识的原因要么是身体问题,要么是车辆事故,都不是啥好事儿!而那种失去知觉、虚弱无助的感觉足以把人拉回生命的现实吧!

最后,要在三个月内把戴了五年多的眼镜换掉!

给注意力找个好地方

像咱这么有觉悟的人,有时间就会陪孩子,不用他人再强调父亲对孩子的影响和陪伴的价值。记得灰狼对我的评论回复道:你已经没有什么欲望了。见此说辞,我不禁愕然。随后想想,好像生活中确实没啥欲望了,就连消遣的电影都不太想看了,更多的是用在“做”上,例如减重计划(到现在多了不说,减掉 5 斤还是有的)。

两天来,孩子妈睡觉前用蓝牙音箱给他放音乐,他就抱着它坐床上听。不仅听,还很认真地跟着唱:“回忆总想哭,一个人太孤独…”,虽然不会歌词的地方含糊过去了,那场景着实令人捧腹!其重点不在于孩子学唱,而在于唱的歌词。

听闻许多小孩小小年纪可以自己读书,我不禁有些着急,于是试图教他背诗识字。如今,也就只算会两首。教他汉字字母,他也没啥兴趣。不过今晚下楼,他骑上扭扭车后开始轻唱:“ABCDE…”,虽有些部分含混,但好歹唱到了最后。看来,不管他是否如自己所期待的那样认真学习,教多了,潜移默化中还是会有学会的一天的。

小区内转了一圈,没见几个小朋友,或许风确实太大了,于是打道回府,我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坐扭扭车上,让他推我回去!一路歇个两三次,再加上我“不嫌累”地为他鼓动加油,他也兴致勃勃地把我推到了家门口,待我下了车,他又把车子停好放稳,就像个大人一样。刚在电梯里,感觉电梯比往常高出许多了!这不由得使我想到了一个通过放大家具让成人体验孩子眼中环境的试验,很是有趣。理解孩子,不是想想就可以的。

今天,听老婆说小区内有两个邻居闹离婚。一个是因为老公常酒后家暴,一个是因为老公在孩子生病的时候仍在外会友到深夜。前者问题很明显,不说也罢。后者按工作角度上说叫应酬,或者说维系人际关系。从个人喜好上说,就是忍不住去玩恰好碰上孩子生病,或者说非身处其境没有共情。

归根结底,这就是个注意力管理的问题,算是自我管理的一部分。就像青春期的孩子对性既好奇又冲动,所以一般的建议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习或运动上去。如果不转移,甚至整天沉浸在“爱情动作片”里,由此引发强奸行为可能也不奇怪。

聚朋会友其实我也喜欢,前阵子与几个邻居吃吃喝喝吹牛唠嗑,我也兴致不错,感觉蛮好。但是,这种事情多了,终究不是个事儿。这种自觉节制的意识很重要啊!

不过,有时候也不禁想,像我这种不抽烟、不喝酒、不吃槟榔、不打麻将、不会朋友,工作之余就带孩子、写博客,啥瘾都没有,这生活是不是太没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