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陪伴了我十年的东西

十年之前,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通用是汽车界的老大(领军70年),胶卷要用柯达,手机要用摩托罗拉、诺基亚

十年之后,通用柯达已破产重组,摩托罗拉已成为a Google company,诺基亚还在为回归世界前五而挣扎……

十年之间,世事变迁,而我们身体几乎所有细胞也已换了一遍,但还能发现除了那些人之外,还有那么一些小东西陪伴了我十年!例如,一台CD机、一些音乐CD、一双拖鞋、还有一把接近10年的雨伞(9年半)……

十年前830元购买的松下CD机
十年前830元购买的松下CD机
CD
CDs

这三十几张CD总共花了我几百块钱吧,学生时期买的,记不清正版盗版了,只记得一张碟十几块钱的样子!几天前,突然想起来CD机还在,拿出来,充上电,放上自刻的音乐CD,别有味道!

考虑看官的感受,就把它放在最后了!不过,穿着确实很舒服,要不,照我的脾气早扔掉了!

我爱穿的拖鞋(正在服役中...)
我爱穿的拖鞋(正在服役中…)

数据备份方案

曾几何时,我们还在用日记本、书信、相册、手抄本、剪报来记录生活,待有了音像制品,磁带、CD、VCD、DVD又成为了我们收藏品。

然而,进入了21世纪,计算机和网络改变了这一切。

有了电脑和网络,这一切都已被装入硬盘。但是,如果硬盘出了差错呢?唯有常备份了。其实,数据备份从一开始的3.5吋软盘就开始了,直到后来的优盘、移动硬盘和现在流行当道的网盘,这一切都是随着网络和存储技术发展而来的。

我们知道,产品有生就有死,一块硬盘总有一天是要坏的,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它那天会坏,像我2005年底配的电脑硬盘——160G的希捷硬盘,用到现在已近8年仍在服役,它哪天会死?

个人电脑不是企业服务器,没有那么些人在每天维护并自动备份。自动备份到现在的网盘里?几十G、上百G的空间够用吗(我想说,我的电脑是挂了两个硬盘的,总共600多G,我的那个Dropbox才7G+,Google网络硬盘数据上传进去自己没有所有权了,其他的网盘也别指望会有权利)?如果本地硬盘崩溃了,网上的东西弄下来,除非你的“水管”够粗,否则弄下来也要很费功夫的。把自己的数据免费地存放到某企业数据中心中,可以完全信赖吗?我觉得信任它还不如信任硬盘不会坏。再考虑到个人隐私和安全,我认为本地数据备份是必需的。

Read More

清除手机上的Picasa相册

如果你使用了Android系统的手机或平板,又同步了Google帐户的Picasa相册。那么,在手机的媒体库/相册就会发现许多(数量因人而异,我的Nexus 7上面文件夹很多,因为给邮箱换一次背景,就会出现一个只有一张图片的文件夹)的文件夹(甚至是空文件夹),而其中的图片是没有删除选项的。一开始觉得把图片从服务器下载到本地,安全又方便。但是,时间一久,这些照片又多又占空间,还是想着删除吧!

但是,怎么删除呢?既然同步了,选择不同步是个自然的选择。结果,那些图片安然躺在那里。仔细一想,这个操作只是终止了将来的相册操作同步。至于同步则全部同步,不同步则全部清除,保持每时每刻的一致,似乎这么纯粹还没细致到这份上。大概是因为手机或平板只是客户端,在同步级别上地位较低吧!

言归正传,简单地取消同步未能达成目的,那就网上找答案吧!搜索发现,有相同疑问人不少,但是解决办法却不多,看了些,不得要领。终于,我想起了最初使用过的只用一个Google帐号帐号恢复Nexus 7的系统配置(包括自动下载Apps)。既然与Google帐户相关性这么大,那么,只要删除这个帐号,本机上的相关数据应该就可以被彻底清除,毕竟,这涉及数据安全和隐私。

果然问题解决,方法很简单:删除Google帐户。因为有两个Google帐户,删除了一个没有太大影响。当然还有一个杀手锏:恢复出厂设置。

橘洲焰火

《沁园春·长沙》诗中的橘子洲这两年也开发得挺不错的,青草、竹林、梅园、橘林、小桥流水……其中,每周六(已改为仅特殊节日燃放)二十点后持续二十分钟的烟花也成为万人空巷、蔚为壮观的长沙一景!

看烟花已许多次,早已处之淡然,所谓易取易得不珍惜,不过如此。对那些拍照、摄影的人,我对此不以为然,窃以为与其拍照摄影,不如放下相机、手机好好地观赏这瞬息的美丽!然而,不期今日自己也紧按快门,咔咔咔,拍起照来!同样的东西,可以有不同的方式来观赏和体验,一如被晴雯撕烂的扇子!

背景交代完毕,下面贴上从无数失败照片中挑出最好的几张以飨访客!

Read More

死亡四则

死亡是生命的最高法则。存亡问题,无非是如何活下去的问题,死亡,从来都不是问题,它毋庸置疑,它就站在生命的面前,随时将其裹挟而去。死亡将一切湮灭,将一切归于虚无。虽则对待生命观点精彩纷呈,仍躲不过这样的人生目标:活着,更好地活着,更多人更好地活着。死亡是相对于生命体存在(存活)的生命现象,意指维持一个生物存活的所有生物学功能的永久终止。除了灯塔水母,大概所有生命都将无法幸免于死。

所谓人生,不过是生存执念由无而有、再有而无的过程。除寿终之外,我观世上死亡类别不外四则:一则曰“薄命”;二则曰“轻生”;三则曰“饮恨”;四则曰“牺牲”。

其一,薄命。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人已经为保命而不顾其他了,保住了生命的底线:活着。活着就有希望,而希望则是每个人内心自我合理化的希冀。然而,生命是脆弱的,营养不良、病痛、天灾都可以轻易夺去生命。现代医学虽已长足发展,认识到了基因层面,然而,能够治愈的疾病仍不过是冰山一角。薄命即不幸,或许疾病终有攻克的一天,但时日久长,何堪期待?

其二,轻生。轻生者,轻贱生命也。不知死,焉知生。如今关于死亡的报道很多,但自我生存执念若未建立,则轻生仍不得免。此期间,认识到自身存在价值,并学会自我肯定,是建立生存执念的前提,故而自责、罪恶感和自我否定是导致轻生的主要原因,例子见网购女大学生之死。生命是宝贵的,每个人都这么说,生命如何又宝贵呢?但见面对逝者,生者驻足垂泪、缅怀而又继续原来的生活,生命如何宝贵,唯有每个人自己去找寻。

其三,饮恨。何谓”饮恨“?生存执念进行中,不期被他人瞬息间强行中断,此时即为”饮恨“。例如被劫杀。病痛虽然来势汹汹,无法抗拒,但终究给了病人心理、生理适应的时间,完成了生存执念有而无的转变,亦非饮恨。

其四,牺牲。先说被牺牲,应归属饮恨一类。牺牲指主动牺牲——牺牲自己的生命成就他人或事业。做到这一点,无外信念。为信念而死,超越了个人生存执念,是自我合理化的升华。简单的例子,就像疯狂原始人中的父亲最后毅然选择了自我牺牲。

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是劝人关注现世。如何更好关注现世,不知死,焉知生?有心问死,无外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