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人群

上周五下班回家,上了一趟常坐的中巴车,闻到一股烟味,扫过一眼没有看到谁在吸烟,也就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坐了,邻座是坐在角落的一个妇女。售票员过来卖票,我给了钱,然后看到那妇女拿着手机作忙碌状,对售票员说一会再买。

车开了,那妇女抽出一支烟就要抽,我念及近来的不耐恶言,便轻声客气对她说,请不要吸烟,心想提醒一下应该就可以了。不想,那妇人说不抽烟她难受,这下我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就大声呵斥道,你抽了我就难受了!那妇人摄于我的气势,没有抽,就问我到哪里下车,我敷衍地回了两句。

一路驶来距离我下车点尚有三公里的地方,那妇人点烟来抽,我发现后立马制止,要她把烟掐灭。她充耳不闻地不配合,我立即大声呵斥她说:“你要满车人闻你的烟味?”这时相距一米来远年纪与我相若的男性发声劝阻,那妇人把烟掐了,还抱怨我反应很大。

临下车了,我好(音浩)事地在车门口提醒了售票员可以去角落那里收车票钱了,然后,下了车。下车后,精神上感觉竟颇为愉悦,但心底又有淡淡的惆怅,也不知道自我下车后是否还会有人接棒来制止吸烟者。 继续阅读沉默的人群

出行之痛

一(下班线路再优化)

工作单位离家较远,好在有班车。年前经过许多天的尝试,基本上制定了上下班的路线:早上坐楼下的某路公交车首班车(六点二十)穿过市区一直到A站,悠悠地走路十分钟就可以赶上七点二十五分的班车等候点B,接着坐班车到公司;下班则是走市区二环到下车点,下车后乘坐两三趟公交车/中巴车到家,基本上都能在六点四十或七点到家。

因为回家换乘较多,就想可以试试坐另一趟班车,在B站点下车,走到A站点,乘该路公交车回家,上了车就随它开了,于是再次测试。

年后上班第一天(十六号)下班后,五点四十到B站点,花十分钟走到A站点,六点零二分上了该路公交车,最终到家时间是七点十七分,公交车费时一小时又一刻钟,真是够慢的。

第二天照旧测试,因为家里没人,也不十分着急。下了班车紧赶在五点四十七分就到达A站点,等车半个小时未有结果,放弃而搭别的公交车回家,到家已是七点四十五分。试验证明此次尝试糟糕透顶!

而楼下的这路公交车在半小时内都没见踪影,太不靠谱了!其实我早就心里有数的。等半个小时都不来一趟车,这心中的怨念和愤懑也是在郁积。

继续阅读出行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