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思虑

对中医的纠结

湖南这里有一些中医院(湖南省中医院、长沙市中医院)和中医诊所,中医在这里也并不弱势。一个身体上的毛病出来了,去哪类医院直接决定这一问题能否得到及时解决,所以这个事不得不想想。30多年的经验里,直接去就近的医院便是,倒没太在意这个问题。因为那些都是常规疾病,例如感冒发烧、咽喉痛、牙痛等等,治疗方式大同小异。有一些病症则不太这么干脆的,这个时候就得纠结了。当舆论中有说中医好的,也有说中医骗人的,莫衷一是,作为一个完全不懂医药的人来说,如何抉择是个难题。

废除中医运动一个多世纪前就开始了,其结果和影响是这样的:每次废除中医的运动,都有人强烈反对。双方争论焦点通常包括是否有科学方法和哲学思想等等。支持废除中医人士一般关注论证疗效方法的科学性及其理论的自恰性等技术层面,而反对废除中医的人士较多关注批判民族虚无主义、主张弘扬民族遗产等思想哲学层面。换言之,支持废除中医一方多关注科学论据,而反对一方则多将之视为一场政治争议。实际上也不难,国家调查机构做一次统计学意义上的疗效随访统计就一目了然了,关键是实际疗效。至今为止在中国及海外这两派的争论还在继续。

中医存废存在争议,但我必须得有自己的态度和选择,只好尽可能多了解借鉴一下别人的观点:

1、人在胎儿的孕育健康上是很认真切实的,而撰写此类育儿经的作者也应当是认真和有责任心的,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医生的见解多少能看出点倾向。

《郑玉巧育儿经》书中提到提到一位长期患有胃病的孕妇来咨询在45天的时候能否吃中药来调理身体、缓解胃痛?郑医生给出的意见是这样的:……治疗胃病的药物大都不适宜在孕期服用,尤其是妊娠早期,最好不吃药。中药也一样,并不是中医副作用就比西药小,而是有些缺乏临床验证,有些成分不清楚。我建议你最好克服一下,3个月后再在医生指导下,考虑适当服用一些治疗胃病的药物。

2、拜读了科学松鼠会云无心所撰写的《什么是”科学界主流“?》后,我觉得一个科学敢于承认自己有所不能,敢于被反复验证和改进,这才是科学。而中医一提验证,这就好像是触及了某些人的G点,立马高潮起来开骂了!这样的态度怎么能有说服力呢?!

当然实际操作的时候,去大医院、找高级别医生,让他们来给出专业意见,有这层医患契约关系总比乱听不专业的意见要好。

当我们老去

1、环境规则对老人是否友善

在中国,过马路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事儿。几千年来,国人被驯化得大处退却隐忍、小处随心所欲的。大处有人把关(把持),不需要老百姓负责,上头不行了,老百姓可以明骂或是偷骂泄愤,如果有钉子户揭竿,势态明朗也自然落井下石,畅快淋漓一下!

过马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疾腿脚快。记得前住处边上的那条路,路宽约20米,绿灯设置时间应不到10秒,以我行动如风的速度,也堪堪走完一半路程。要知道,我可是耳聪目明腿脚好正当年的,如果是个耳聋眼花腿脚不好的老人,该是什么状况呢?

“中国式过马路”用来嘲讽国人没有规则意识,没执行力。为什么国人积习难改,可恶地令人发指?一来,几十年前中国绝大多数人都是农民,如今城镇化进程中,管理者制定的一些规则设置得简单粗暴不合理,老百姓执行有难度,所以要翻护栏,不然你愿意走500米过马路?还记得那些令人发指的中国式盲道吗!二来,城镇化之下,老百姓都是学生,要学习新规则,要适应新规则,这需要一个过程,更何况国人“独立自主”、“不给上头添麻烦”地自寻出路惯了。

当今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越来越多,比例也越来越高,很多不那么文明的情况也注定会减少。

2、人老了是怎样的一种状况

今年春节期间,老爹老娘来长一起过年,对于我这种离乡背井读书工作十多年的人来说,老爹老娘守在身边两个月的时候确实难得。然而,将爸妈送走,回想中感觉自己做得很糟糕,期间也不乏恶言恶行。两个世界的人之间该如何沟通和相互理解呢?

第一件事,心态。老爹老娘年近古稀,常言身体不行了,有些事儿上得过且过,不要有太多期待了,言语中颇为消极认命。而我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心下略感烦躁,却不知如何劝解。

第二件事,身体。人老了,身上的零件都老化了,例如腿脚不便、耳聋眼花、思维迟钝。在看了某讲座上说,男人在50岁大脑会退化,女性会晚上几年。其中还笑谈,男人在女人更年期的时候一定要对女人好,否则以后自己大脑老化的时候就会遭报应了。

现在,老爹老娘渐渐老去,做子女的却束手无策,活得真是不真实。我们在网络世界、现代社会如鱼得水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老去的时候是怎么一个光景? 继续阅读

语言是个关

记得大学第一个寒假回家,下了火车的瞬间,感觉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就切换到了方言模式了,那感觉异常明显,后来就在也没有这种感觉了。而一个北方人跑到南方来,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恐怕就是语言关了。

秦朝统一了文字,绝大部分人却都是文盲。生活上依赖的是各地方言,存在语言障碍。汉以后经历的魏、晋、南北朝,北方游牧民族的统治导致语言风俗的诸多变化,从隋朝的《切韵》开始,官方均制定了一系列的标准音——唐的《唐韵》、宋的《广韵》、元的《中原音韵》、明的《洪武正韵》、清的北京官话及《统一国语办法案》。民国期间制定了《国音常用字汇》。1956年2月6日,国务院发出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并补充了对普通话的定义:“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

一开始,我是不知道这各种韵的,一想普通话难道就是前无古人的创举吗?未必吧!查一查对普通话的介绍,果不其然,很多事往往不会有那么多的创造,通常只是顺势而为的改造而已。当然,普通话获得持续的推广还是很好的,不管你故乡操着什么语言,有了这么一个共同的平台,各地区的人骤然碰在一起也不会有交流障碍。虽然从1956年就开始推广普通话,但是时至如今也不是所有人会说普通话的。假如在7岁入读小学可以接受普通话教育,那么理论上50后及以后出生的人都应该会说普通话。不过,常识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没那么理想,很多人仍旧是不会说的。这一点都不奇怪!毕竟,民众对新事物的了解到接受也是需要过程的。结果是,当我到了老婆家,语言障碍还是明显的,还好,上次在那里感觉有些进步。

湖南这里的方言非常多,据说隔着一个山头两边的话都不同。更不要说就连湖南其他地区的人都听不懂的湘乡话、娄底话了。要掌握一门语言,就需要多接触,多学习,多使用。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话说得很好,也很对,只是很难做得到!所谓乐之者,那也是过着乐之的生活了!一般人会掌握某一项技能而愿意过“乐之”的生活吗?要掌握它,就要乐它,过着有它的生活,才能够更快地过上另外一种生活!认命吧!

伟大的鲁迅同志都说了“汉字不灭,中国必亡”,所以顺便提一下推广普通话那在今日看来匪夷所思的初衷——废除汉字。民国就开始搞汉字拉丁化了,自从1986年初废除第二批简化字以来,政府采用了以维持现状,追求语言文字使用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为主的语言文字政策,这才放弃了“汉字拉丁化”的计划。

行万里路与旅游法实施

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行万里路是指让自己的所学,能在生活中体现,同时增长见识,理论结合实际,学以致用。这是百度百科上的说法,似乎跟我们理解有所差别,行万里路在我们大多数心中大概等于旅游的!旅游多是看景观(不是体验生活),旅游景观分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无非是寻古人遗迹、追忆其当年风采(红色旅游也在其列)。自然景观不用说了,三山五岳、江河湖海、草原荒漠,不一而足。

遥想当年徐霞客踏遍名山大川,阅尽风土人情,著就《徐霞客游记》,实乃“千古奇人”!我等芸芸众生,自是不敢与其气魄相比。不过,只要有钱有闲,徐老遗风亦可追随。这要归功于交通之便利、旅游业之发达。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不比徐老家境殷实,只得忙着工作赚钱。放了假,有了些闲暇,离开生活的地方,投往心仪景致,也是自然选择。

假期相同,想法一致!大家齐出动,都冲着名胜古迹去了,交通压力和景区接待压力陡增,自然就是这样的现象了:假期高潮,平时冷清。所以嘛,到了景区不是看风景,而是看人,什么景区一天产生多少吨的垃圾、等厕所四十分钟云云,不过是废话!老百姓对旅游的需求是旺盛的,将这些需求在同一时间满足是变态的。所以就有了取消十一长假或恢复五一长假之类的呼声。

旅游业的发展自然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蓬勃发展十年来,也听闻不少关于“强制购物”“黑导游”之类的报道。旅游经营者自然是要赚钱的,那些零负团费的行程,显然是让旅游变了味道,如果说这种价格不是陷阱,谁会相信?既然有零负团费的团,自然需要有别的生财之道,难不成是做公益?羊毛出在羊身上,那么多人为旅游者服务,旅游者你能不掏钱,真把自己当上帝了?既然这个行业变得无法自制,旅游法的实施也没什么奇怪的。旅游业当然不会没有,但是旅游经营者换换并不是不可以的。

今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开始实施了。旅游法一出来,那种不合理的低价行程就没了,旅游的门槛一下子就抬高了,是不是就拦住了一部分穷人,解决了人太多的问题?而旅行社和景区不知道是上有政策,下面会有什么对策,还是令行禁止了。现在景区的价格也闹着要涨价了!

苹果的产品出来后,用户体验的概念一下子火起来了。旅游者的用户体验在哪里?组团的意义当然是为了解决成本了,形似徐霞客精神的自驾游在十一长假里不过是为了“添堵”,景区和酒店等供应能力估计也难以满足,有啥用户体验可言。

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据报道,很多旅游者为了便宜地成团,赶在十一国庆节之前赶紧出游。看来旅游还是处于初级阶段,人们的旅游需求还没上升到用户体验的层面吧!还是对旅游法的实施没有信心?

十一长假期间,怕堵、没钱的俺们只是去了趟丈母娘家,来回也是人山人海,国人真是被憋坏了!还不赶紧把五一长假给恢复了?旅游业肯定要闹腾一阵子的了,不知道会不会像房市调控一样旷日持久。

养老之忧

《论语·卫灵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意指生而为人,忧虑是常态的。难怪人总是怀念儿时那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了!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中国梦,退休梦,顿时心中的一丝神经被触动了!而文章中提到的一个事实更是让我从迷梦中惊醒!原来我就是那对政府养老抱有幻想的63%中国人中的一个。这个事实是这样的:

中国公认的养老保险制度,于1951年颁布,规定100人以上的企业职工,退休年龄为男60岁,女50岁。这个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退休制度,其实并不是为大多数人养老设计的,因为那时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也就是50岁出头,而且女性平均寿命低于男性。

我们的养老制度为何而设?不言自明,养老靠政府?记得有个关于养老标语变迁的拼图,由原先的“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到现在的“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养老靠自己,靠什么?积蓄!怎么积蓄?投资!怎么投?买房子、买黄金(投资做生意?没精力/能力打理,风险还高!买股票?你看那股市都啥熊样了)!政府把目光聚焦在房子上,“先见之明”的人也把目光聚焦在房子上,跟着政府走,没肉吃,喝口汤总可以吧!我们不是那喝汤的人,而是被喝的汤。

寻常老百姓,养儿防老是多么明智啊!试想,待自己这一辈垂垂老矣、病卧床榻之时,靠谁?还不得靠青壮的子孙?自己的精力、气力不再,却看着儿孙长大成人,生气勃勃,这就是传承:责任的传承,生命的传承。

如果我们只能靠自己、靠家庭,谁还会顾大家舍小家?如果一个人在社会上找不到保障(养老、教育、医保等),那么,谁还会热衷于为社会做贡献、利己而不损人?因为人已经被孤立在他的家庭和周围的圈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