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规矩不成圆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句老话。与其说他人延伸出的含义,不如说说它的字面。规是画圆的工具,矩是画方的工具,有了这些工具画起来圆方就容易操作,故而这句话应该说“没有规矩不成圆方”,它是“技”和“术”这一层面的问题,不是“学”和“理”层面问题。

不论是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还是随心所欲地做成自己想做成的事儿,掌握一套工具,构建更长的因果链(事件链)来具体实施,有自己的切入点,也有可以达成的目标,人生才得以圆满,而构建自身的一套规矩是起点。

规矩可以有个初始赋值,在具体实施中参照目的进行不断完善。举个例子,9点前要到学校,这是目的。一开始我不知道几点起床才能做到,参考已知,起床洗漱需要20分钟,吃饭需要20分钟,走路过去要10分钟,到学校还有10分钟打个卡跟老师同学打个招呼,那就先设定8点起床吧。实际执行中,不好,冬天早上要赖床10分钟,又临时收拾书包花了10分钟,这样一来,为了达成目的,有可能不吃早餐就要一路跑过去了。

初步设定的8点要起床就是规矩,结果执行走了样,这就需要调整,增加新的规矩:不许赖床(或者将闹钟提前10分钟),把书包在前晚睡觉前就准备好,即便是不为其它,只是让自己路上从容安全,避免被车撞到也是有必要的。

回忆自己小时候,每天就是按步照班地上学,放学后就跟小伙伴们瞎玩,倒是很顺应贪玩的天性。但是,在这些活动中,似乎缺少一个灵魂。以我三十多年的生活经验来说,缺乏“我”的意识是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故而,仔细观察着儿子的状态,如果是无意识地任性,例如拿起勺子玩来玩去,就是不吃饭,我就会追问他还要不要吃饭,直到要么把他逼急了,要么把我自己逼急了。如此这般,是有我的目的的,就是要唤起他自己的想法,予以确认,这是他的自主行为,不要浪费在无意识地怠惰中。如果果真不想吃,不吃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继续阅读没有规矩不成圆方

我的学习观之学多少才够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即便是不想学习,也被逼上了无法彻底放弃学习这条路上来了。于是就想啊,那么多知识,浩如烟海的,皓首穷经地学习也不可能学得完,所以,选择性学习是唯一的选择。

只是,选择是不好作出的,尤其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要干嘛的时候。关于这个起点,我在之前的文章我的学习观之赋予和养成中谈过了。下面总结一下做选择的几个原则。

首先,为了生存与发展,以我为主,趋吉避害地作选择。选择本身是个利益的权衡,趋利避害是最直接的考量。从趋吉角度来说,这涉及到自己的目标,例如要赚它一个亿,从事什么方面的工作,在哪个城市更有利,成功机会更多。有了目标,也要顾及自己的起点,即所谓的现实考量,起点太低,目标太高,就不具可行性了。初步判断中,跟成功之路完全无关的东西就不需要学习,例如不要考的美术、音乐。从避害角度来说,如果一个人的企图心不大,那就树立起不可接受的红线,例如不想去深坑挖矿,或者不想到处去跑业务,或不想整天坐在电脑前画图等等。

其次,顺应自己的内心和兴趣。人是有自己的兴趣的,例如爱看电影、爱听音乐、爱旅游,这样就可以据此为切入点和主题进行该领域知识的拓展,例如花20小时学会兴趣领域80%的知识知乎)。之所以把兴趣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因为如果一个人只是为了事业的成功而放弃一切就太可悲了,毕竟人不是目标单一的终结者,而是要活出自己的人生,满足自己的欲望,收获自己的幸福。在我看来,人生本质上是每个人心中的诗韵。

再次,以谈资为目的地广泛关注,人不可以只混在同事和爱好者圈子中。有了自己的目标,有了自己的兴趣,还需要考虑到与人群相处(环境)的问题,你的兴趣别人不必懂,别人的兴趣你也不必知,所以一般性的交际话题还是需要了解的。当然,这不仅仅是交际的问题,还可以是对自己切身环境的持续关注,也可以给获取新的兴趣点留下窗口。

最后,构建自己的知识系统。做个有心人,做知识的主人,相互联系地思考,将知识与行动相结合,知识指导行动,行动获取新知,不断地让两者相互影响作用,构建成为一个有机的系统。

除此以外,不必学习。当然,选择是生活常态,是一直基于当下的境况和认知作出的,最初的设计未必就高屋建瓴,当走不通的时候改弦更张也是必然的。世上知识分属许许多多的系统,而基于自身构建的知识系统才是真实而有用的,系统之外不过就是些无足轻重、若有若无的存在,例如在可观测的宇宙之外,已与我们无关,冥冥中不知何时会来的小行星灭世撞击就当它不存在。

繁简深浅凭功用

在日新月异的当代,每天都要面对新情况对旧系统的冲击,一般可以无视它,当它不存在,或是把它视作墙角的蛛网,费点工夫清扫一下,守住旧有的格局。而一些所谓新情况却是以前未曾接触或决定无视的,当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冲击在所难免了。

像我们这样一代人,从小接受着普通话教育,听着普通话广播,看着普通话电视节目,读着标准化语文课本,虽然生活中仍然说着自己的方言,但在朗朗的读书中渐也学会了普通话。大学第一学期放假回家,说了一学期普通话的我下了火车,感到一种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下子无比清晰地切换为方言模式了。

普通话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这是普通话的定义,因为生于北方语系地区,原本以为老家方言不过是某种腔调的普通话,然而,跟老娘再度一同生活几个月下来才发现我错了。

像我们这样在诸多新环境影响下也致力于适应新环境的人是不会有正宗的承载的,一个与外界接触少或无视外在影响的人是可以承载着天然接受的环境特征的,例如老娘的方言比我的就正宗的多,而在不需要改变调适的圆融氛围下也对自己的方言精度有着如意自在感,一如老姐的感觉。

而我则不同,作为一个北方人一头扎进了南方的“蛮语”环境中,浸泡下的冲击是如此强劲,把原本就不那么扎实的方言根基打得七零八落,渐与当地混成一体,不似本地人,也不再是老家人。

杂乱并包后,在日常的消化中渐形成自己的系统时总会需要调适一些问题,对于语言,以实用为目的,以普通话为基准,将说与写进行统一,下面举例说明。

普通话说,踩在凳子上够高处的东西。在我老家,一般说跐着凳子。而这个字,我注意到红楼梦书中有使用。

普通话说,秋天了,妈妈觉得你冷,要你穿秋裤。在我老家,不说秋裤,而是说球裤。在我的记忆中,小学生做广播体操,为了统一着装,一般会穿这种材质柔软、弹性良好、身两侧有竖条的衣服。天凉了,我们也把它穿在里面。如今看来,我们把这一种运动衣服当成了秋裤,大概是因为它功能兼容好而省钱吧。

近来鼓励儿子吃饭,一般会说用勺子搲(音瓦)饭吃。对于这个说法,我心存疑惑,但又不当个事儿办,就瞎琢磨(例如之前写过的杀口)。这个发音,在普通话中不常见,因而怀疑是否是某个字(例如挖)的讹误。近日在下班路上,我无聊地在汉典上查,将看着像的字填进去验证一下,终于,柳暗花明了:搲。其义:方言,舀。但是,舀的意思却是用瓢、勺等取东西(多指流体)。看来,搲跟舀还是有着细微的差别:搲是可以取饭菜,但舀只好取汤了。

当然,许多方言是说得出却写不了的,例如陕西的Biang Biang 面。但我却对此颇为较真,这其中或许是源于求学期间养成抠字和诉诸文字的习惯,或许也源于调和方言与普通话的需要。

语言文字是传递信息的工具,信息准确形象的表达是个细致的活儿,但有些却并不那么重要,例如搲和舀的区别。相同的语言,不过是两三种“话”就有这么多琢磨,如果是驾驭两三种语言,那就需要去繁就简,回归语言的本质,解决沟通便好,对这般“地道韵味”的体会琢磨,不要也罢。

不闲适的生活

之前印度在我的记忆里只有这样几个关键词:佛教(玄奘)、神牛、公交车上强奸、随地大小便之都、火车上挂满人、种姓制度、人口即将超过我国、一言不合就跳舞的印度电影。自从边境军事对峙以来,日渐没有退路的原则坚守致使战争风险增加,擦枪走火或许存在可能。像我们这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不太清楚战争是如何发生和进行的,从心理上讲,安土重迁不爱冒险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是不想打仗的,一场战争下来会有什么改变,谁说得清呢!而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参与者和见证者,国势将会向何处去,国家大事也不由地要关注关注。

咱既不是印度问题的专家,也不是涉印商务人士,也未曾去过这片神奇的国度,于是,看了叶海林研究员的讲座,补了课,建立了一些整体的概念。正当局势持续而没啥新闻可报、军事专家张将军“日常黑阿三”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知乎,那里果然很是热闹,讨论也五花八门,虽有细节的补充,却也没有太多新的视角了。

七夕当天,印军撤离了。我也松了口气。

像咱这样努力拥抱互联网的博主,一直有一种念想,就是在能够持续、自律、合法地享受互联网的自由。当一个领域影响巨大,政府不可能撒手不管,一旦这领域出现社会问题,政府却没有能力解决,会让人觉得政府无能。然而,安全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的话,压榨老百姓的个人自由空间,这又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近年来,一部部法律的颁布(个人感觉),就连车辆购置税条例也已升为法律,这是真要依法治国的前奏啊——先有法可依,这样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对互联网的管控力度是否会日益激烈呢?

近日来,月光博客发文评论实名制:禁的就是你的评论,这形势会不会有种风刀霜剑严相逼的感觉?而我们这些博主(境外的除外)是否会被要求关闭评论? 继续阅读不闲适的生活

咱这样幼稚的人

打小的教育告诉我们,人要先认识世界才能改造世界,然而我觉得这中间没有说明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参与世界。参与进来,才能获取专业认识,才能获得改造的钥匙。专业之所以是专业,而不是公共知识,除了那种看不下去书的主观壁垒,还有就是专业内的秘密资讯、专业技能和观察角度,这是普罗大众往往所不具备的,这就是为什么业内人士才会有专家。

说这么个常识就是想说我们的认识受限于专业领域,对非专业领域的认识往往是幼稚可笑的。要不然,为什么听了关切话题相关的专家讲授会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呢!

这些天,除了忙工作,就是关注印度方面的信息,就连往Steemit里塞东西的心情都没有。虽然一般人都觉得中国牛逼了,打个印度阿三还不是小菜一碟?然而,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打仗可以轻易解决问题,那就不会是最后的选择,孙子兵法上不是也说吗?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看了中文的资讯,观点基本上都是跟主流报道一样的:印度故意挑衅,中国不愿开战而劝其撤退;中国不畏战,1962年曾打败过印度,印度的战略一直对外扩张等等。

哎,咋忘了咱还会点儿英语呢!Google了一下“India China border”,立马就找到了印度时报的报道(没怎么看),直接拉到底下看评论。看了那些评论,我感觉很熟悉,例如捍卫国家主权,指责对方对外扩张。还有,比如抵制中国产品,要让西藏独立,一个小战争就给中国经济带来持久的负面影响等等,当然也少不了各种民族主义的叫喊、谩骂。

看了中文媒体的报道,看了印度网民的民族主义表现,还是看看专家说说印度这个陌生的国家对中国到底意味着什么吧。于是,看了一下社科院亚太所叶海林的讲座。抛开了一般人的认识,通过他的解构分析,阐述了中国面临的冷峻现实,印度不会是我们的朋友,只会是争端中的对手,经济的作用并不如我们认为的那般强大。有意思的是他与众不同地对印度崛起持怀疑态度。

1962年的中印战争,中国只落得个战胜国的名儿,印度占了好处死伤却更大,都算不得占便宜。接着看了一下朝鲜战争的参战国,那简直就是形如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只是共产主义阵营在盟军看来犹如轴心国了!

叶海林说中国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想想英帝、美帝给我们留下的坑(麦克马洪线、钓鱼岛、南海争端等),想着近代积弱被欺凌地大片片领土割让,想着朝鲜战争留下的敌对立场,想着中国这样大国急剧的经济崛起给敌视我们的国家产生压力甚至恐惧,我们到哪里去找朋友?伴随着我国的成长,西方思维下的修昔底德陷阱或将伴随着我们。我忧心忡忡。

政治上讲究站队,国际政治国家也讲站队,作为“站错队”的后果难道没有代价?被欺负百年的结果随着经济增长就消弭无踪了?坚守社会主义的“特例独行”不会被作为异类孤立?如此一想,中国这样的处境并非不可理解,更遑论建国以来也不是没有授人以柄过。

像咱这样幼稚的人就是会这么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