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获得小成果

今天是个好日子,春光明媚的。晨起称重:75.0 千克!提前四个月达成目标!哈哈,开玩笑!这种非同等条件下的测量不算数,不过,控重计划 40 天来减重约 2 千克,感觉很受鼓舞!就连这大大的太阳都觉得是明媚春光。

购物是令人愉快的活动。近一个月来,我琢磨着家里少了样东西:桌子!有餐桌、电脑桌、梳妆台,怎么还说少呢?桌子是安放双手、专注精神的平台,没有桌子,手眼专注的活动就无处开展。于是拿着卷尺到处丈量,想象着不同尺寸桌子的摆放和围坐的情形,最终买了 1 米×70 公分最简易的桌子,货到摆放下去感觉蛮好。

上一本书看完了,于是又买了两本书,其中之一就是《聆听音乐》,第五版的。据说这是耶鲁大学的教材,一本广为流传的好书。昨晚看了“节奏”这一节,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好书就是可以深入浅出,让人轻松理解。

咱向来自许懒散,但当前状态下的我就不算了。以昨晚为例,回到家七点半吃完晚饭,休息半个小时下楼跑步,活动半个多小时回家给孩子洗澡、穿衣服、穿矫正器,自己再洗澡,也忙到了近十点了。然后看书到十一点,睡觉!这哪里是个懒散人的日程呢!这一串活动下来,感觉时间勉强够用。

原本懒散的人怎么就变得勤快了呢?因为有持续获得的小成果。例如,减重有效,读书有新知,买的桌子满足了孩子动手的需要。而跑步带来的身体不适并不明显,比当初“一滩肉”般放松更有了“强健”的体魄。

《罗辑思维》有一期说游戏之所以好玩是因为有即时的反馈系统。同样地,减重计划之所以执行得下去是因为可以随时称重。目标设定得不高更是可以更大限度地将称重变成正向激励,让执行过程变得快乐。

拔高一层来说,游戏的感觉就是有效控制。作为一个普通人,往大了说控制自己人生和生活,往小了说进行有效地自我管理,都是获取成就感的不二法门。

《大学》曰: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机会,做到修身齐家不也很好吗?不好高骛远,有意识、有意志地做好自己的事,例如小到考虑需要多大的一张桌子,人生亦不虚度。

开一道门再开一扇窗

温馨提示:本文不知所云,建议绕行。

我的思想被搞乱了。像我这样无知的人,觉得花时间摸索已有的知识是浪费时间,自然选择了“靠大树”(权威)来快速积累知识。然而,如果所靠的大树却并非我心中所想的那么可靠,那该怎么办?

这要从看了罗辑思维《我们到底该信谁?》这一期说起,其中谈到的现代医学的一些真相令我大吃一惊。美国斯坦福大学预防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埃尼迪斯说了如下类似的话:“如果牵扯到医学和营养学,不仅是报刊杂志上的你不要信,即使他是权威科学家,甚至是权威期刊发表的论文,你也最好忽略它”。就这样,在医学和营养学的问题上,“大树”没有了!“科学是人类无限逼近世界真相的一套思维方法,是到目前为止人类知识成长的最靠谱的路径”。科学只是一套思维方法,而非真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医学研究成果的事实还是太令人失望了。

一般人应该是知道自己无知的,你看农民往往会对考上大学、对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人高看一眼,大概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人会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掌握着自己无法掌握的。像咱这种小小的本科生,跟农民一样,对权威人士、专家学者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期待,想着他们手里掌握着不为我们所知的真理,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们这些普罗大众解惑和救治。

因为在我看来,权威专家意味着他在某一领域达到了顶端,虽然不意味着他精通这一领域的所有知识,也不意味着这一领域对他来说已没有难题,而是说进入这一领域最高层次,可以面对该领域的关键问题甚至是根本问题。而没有经过学习和研究,是难以掌握领域的全貌、深浅,甚至“秘密”的。

Read More

谦虚源于知道自己不知道

温馨提示:本文不知所云,建议绕行。

许多年前流传着一个关于大学生学习认知层次的段子:大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四知道自己知道。我之前是没太琢磨它的,现在细细理一理发现也并不太容易。

每句话都有两个“知道”,后一个“知道”是指自己在专业方面的认知,而前一个“知道”是自己对自己认知水平的认识,好像更绕了!具体地说,以大学专业作为认知对象,大一不知道专业的外延在哪里,也不知道这专业的具体知识;大二了解了专业的外延,却不了解具体专业知识;大三深入学习了具体专业知识,却不知道自己学习知识的水平状况;大四则既知道了专业的具体知识,也明白了自己在专业内认知水平状况。

这其实涉及了三个对象之间的相互关系:自己(自我认知)、专业(认知领域)、世界(认知世界)。这三者有着如下关系:先以自己为主体,了解了世界就更好在广度上理解了专业,掌握了专业就更好地在深度上理解这个世界。然后以自己为客体针对自己在该领域上的认知水平进行自我评价。这三者关系密切,且相互促进和限制。

认知提升并不仅仅是学以致用,更是为了获得了更准、更高的自我评价。知识当然是社会协作生产的,个人对其进行筛选过滤,在实践中应用和检验,由此获得了成功经验才是最可信的自我肯定,因为它属于客观现象的呈现,不是可以被谁随意篡改和伪造的,因此了不起的人喜欢以对客观进行自我意志的改造并获得成功作为终极追求。

言归正传,谈谈谦虚这种品质。人如果真心谦虚,那必然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不足其实是个相对概念,对自己要求高而未竟学成,这就使得当事人不得不虚心起来(因心虚而虚心)。至于未竟学成这种判断,可以从考试、考核、做事等方面入手,在学习和实践过程中逐渐构建起自我评价体系。

Read More

没有规矩不成圆方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是句老话。与其说他人延伸出的含义,不如说说它的字面。规是画圆的工具,矩是画方的工具,有了这些工具画起来圆方就容易操作,故而这句话应该说“没有规矩不成圆方”,它是“技”和“术”这一层面的问题,不是“学”和“理”层面问题。

不论是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还是随心所欲地做成自己想做成的事儿,掌握一套工具,构建更长的因果链(事件链)来具体实施,有自己的切入点,也有可以达成的目标,人生才得以圆满,而构建自身的一套规矩是起点。

规矩可以有个初始赋值,在具体实施中参照目的进行不断完善。举个例子,9点前要到学校,这是目的。一开始我不知道几点起床才能做到,参考已知,起床洗漱需要20分钟,吃饭需要20分钟,走路过去要10分钟,到学校还有10分钟打个卡跟老师同学打个招呼,那就先设定8点起床吧。实际执行中,不好,冬天早上要赖床10分钟,又临时收拾书包花了10分钟,这样一来,为了达成目的,有可能不吃早餐就要一路跑过去了。

初步设定的8点要起床就是规矩,结果执行走了样,这就需要调整,增加新的规矩:不许赖床(或者将闹钟提前10分钟),把书包在前晚睡觉前就准备好,即便是不为其它,只是让自己路上从容安全,避免被车撞到也是有必要的。

回忆自己小时候,每天就是按步照班地上学,放学后就跟小伙伴们瞎玩,倒是很顺应贪玩的天性。但是,在这些活动中,似乎缺少一个灵魂。以我三十多年的生活经验来说,缺乏“我”的意识是最迫切要解决的问题。

故而,仔细观察着儿子的状态,如果是无意识地任性,例如拿起勺子玩来玩去,就是不吃饭,我就会追问他还要不要吃饭,直到要么把他逼急了,要么把我自己逼急了。如此这般,是有我的目的的,就是要唤起他自己的想法,予以确认,这是他的自主行为,不要浪费在无意识地怠惰中。如果果真不想吃,不吃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Read More

我的学习观之学多少才够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即便是不想学习,也被逼上了无法彻底放弃学习这条路上来了。于是就想啊,那么多知识,浩如烟海的,皓首穷经地学习也不可能学得完,所以,选择性学习是唯一的选择。

只是,选择是不好作出的,尤其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要干嘛的时候。关于这个起点,我在之前的文章我的学习观之赋予和养成中谈过了。下面总结一下做选择的几个原则。

首先,为了生存与发展,以我为主,趋吉避害地作选择。选择本身是个利益的权衡,趋利避害是最直接的考量。从趋吉角度来说,这涉及到自己的目标,例如要赚它一个亿,从事什么方面的工作,在哪个城市更有利,成功机会更多。有了目标,也要顾及自己的起点,即所谓的现实考量,起点太低,目标太高,就不具可行性了。初步判断中,跟成功之路完全无关的东西就不需要学习,例如不要考的美术、音乐。从避害角度来说,如果一个人的企图心不大,那就树立起不可接受的红线,例如不想去深坑挖矿,或者不想到处去跑业务,或不想整天坐在电脑前画图等等。

其次,顺应自己的内心和兴趣。人是有自己的兴趣的,例如爱看电影、爱听音乐、爱旅游,这样就可以据此为切入点和主题进行该领域知识的拓展,例如花20小时学会兴趣领域80%的知识知乎)。之所以把兴趣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因为如果一个人只是为了事业的成功而放弃一切就太可悲了,毕竟人不是目标单一的终结者,而是要活出自己的人生,满足自己的欲望,收获自己的幸福。在我看来,人生本质上是每个人心中的诗韵。

再次,以谈资为目的地广泛关注,人不可以只混在同事和爱好者圈子中。有了自己的目标,有了自己的兴趣,还需要考虑到与人群相处(环境)的问题,你的兴趣别人不必懂,别人的兴趣你也不必知,所以一般性的交际话题还是需要了解的。当然,这不仅仅是交际的问题,还可以是对自己切身环境的持续关注,也可以给获取新的兴趣点留下窗口。

最后,构建自己的知识系统。做个有心人,做知识的主人,相互联系地思考,将知识与行动相结合,知识指导行动,行动获取新知,不断地让两者相互影响作用,构建成为一个有机的系统。

除此以外,不必学习。当然,选择是生活常态,是一直基于当下的境况和认知作出的,最初的设计未必就高屋建瓴,当走不通的时候改弦更张也是必然的。世上知识分属许许多多的系统,而基于自身构建的知识系统才是真实而有用的,系统之外不过就是些无足轻重、若有若无的存在,例如在可观测的宇宙之外,已与我们无关,冥冥中不知何时会来的小行星灭世撞击就当它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