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乱中更要安定

高枕无忧真是幸福,远虑近忧实难放下,职业、孩子、父母的健康、家庭建设等都无一不需时刻在意。在此压力下,心理估计也不太健康了,不时不免让人,包括我自己,感到自己很 nasty(令人不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如果不着眼将来积累正确的习惯(积善),“千里”之时向何处去就只能无可奈何花落去地接受命运(外界影响因素集合)安排了。这或许就是这代人忍不住的焦虑吧,新时代了,怎么个新法,我等将会向何处去,着实费思量!无限责任引焦虑,还是偷闲谈别的好了!

有位老哥也乏味于我的文章,于是我就把那篇关于汽车翻车的文章转到别处了,他还提出为什么不多观察身边的现象,例如一对老夫妇怡然自得地天天清晨跳舞,虽然老妇粗壮的腰肢毫无美感可言。某天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则新闻:高考之后许多父母去离婚。前些天又看到了小姜毕业后的爱情感慨。

人心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它能让人心死身灭,也可以让人幸福奋发,然而人心难测,命运不免多舛生变。而忠诚就是死心塌地,此乃人心至境。记得有人说青春期男孩有着最龌龊的欲望想象和最纯洁的爱情憧憬,内心高傲或高洁些的人,或许会抑制欲望的蠢动而追求“文学或思想”中的理想爱情,这是因为欲望可以切实获得具体的体验,而心灵的体验则不那么容易获取,因为它取决于两个人能否建立起亲密关系。

现实世界不过是人心的一个认知维度罢了,理想则是另一个,所以没有人会成为“彻底现实”的人。个人的亲密关系如何并不取决于社会层面的那一纸证明,或许对于一个家庭或一对情侣来说,他人的同意与否与他们何曾相关,如果他们笃信感情忠贞,外在的条条框框不过就是个可以利用的规则而已,这大概是宁可离婚也要买房的人的内在逻辑吧!婚姻是神圣,还仅仅是所谓的“合法嫖宿”,这只能由当事人内心说了算。结婚证、婚礼、酒宴都不过是个形式,一个壳子,情侣是否同心才是本质。

现实中的人,在职业、年龄、相貌、房产、家境等各种所谓的现实问题干扰下会容易迷失本心,迷失自己的内心,对于一些人来说,个人的意愿意志往往还远未认清,便屈从于所谓的现实。闪婚是命运的邂逅,还是一次激情的错误?那么离婚是心智的成长,还是另一次激情的错误?

外界的诱惑很多,肉体的亲近能迷乱人的心智,对人心至境的追求总要在内心自傲的人才会有,因为他相信:不是因为它本来是,而是相信它是,它就会是。守住底线,则需要警惕外界,与外在保持距离,避免违逆本心的境地。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发现,与一个人缔结了姻缘,也就意味着与外界进行了区隔,如果彼此的亲密关系与旁人无异,那么何谓亲密?何谓夫妻?

结了婚的人,往往会给人感觉更外向大方了,或许正是因为有了立足点,有了这层区隔,有了情感、身心的寄托,与其他人的关系也就有了自然的分别了,于是自己的世界因此有了清晰的秩序,爱憎也可以分明。

生活是有积淀的,从自己光着屁股降生到自己的孩子光着屁股降生,显而易见。人生是经历的集合,婚姻当然也是如此,相互拥有了就感觉不到爱情存在了?试想一下,若再和另外一个人重新建立亲密关系,有些事情或许还有重来一遍,会不会感觉很头疼?

想想亲密关系之前的患得患失、自我评价的两极摇摆,多折磨呀!但是,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只有商品交换般的气定神闲,那么感情还会有感情吗?心灵还会有碰撞磨合吗?感情的获得从来没有捷径。

新时代了,怎么个新法?中美贸易战开打了,在见证时代风浪时,也要小心驾驶着自家的小船:守护好家庭,给心灵以安定,然后可以好好欣赏大千世界的精彩了!

给注意力找个好地方

像咱这么有觉悟的人,有时间就会陪孩子,不用他人再强调父亲对孩子的影响和陪伴的价值。记得灰狼对我的评论回复道:你已经没有什么欲望了。见此说辞,我不禁愕然。随后想想,好像生活中确实没啥欲望了,就连消遣的电影都不太想看了,更多的是用在“做”上,例如减重计划(到现在多了不说,减掉 5 斤还是有的)。

两天来,孩子妈睡觉前用蓝牙音箱给他放音乐,他就抱着它坐床上听。不仅听,还很认真地跟着唱:“回忆总想哭,一个人太孤独…”,虽然不会歌词的地方含糊过去了,那场景着实令人捧腹!其重点不在于孩子学唱,而在于唱的歌词。

听闻许多小孩小小年纪可以自己读书,我不禁有些着急,于是试图教他背诗识字。如今,也就只算会两首。教他汉字字母,他也没啥兴趣。不过今晚下楼,他骑上扭扭车后开始轻唱:“ABCDE…”,虽有些部分含混,但好歹唱到了最后。看来,不管他是否如自己所期待的那样认真学习,教多了,潜移默化中还是会有学会的一天的。

小区内转了一圈,没见几个小朋友,或许风确实太大了,于是打道回府,我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坐扭扭车上,让他推我回去!一路歇个两三次,再加上我“不嫌累”地为他鼓动加油,他也兴致勃勃地把我推到了家门口,待我下了车,他又把车子停好放稳,就像个大人一样。刚在电梯里,感觉电梯比往常高出许多了!这不由得使我想到了一个通过放大家具让成人体验孩子眼中环境的试验,很是有趣。理解孩子,不是想想就可以的。

今天,听老婆说小区内有两个邻居闹离婚。一个是因为老公常酒后家暴,一个是因为老公在孩子生病的时候仍在外会友到深夜。前者问题很明显,不说也罢。后者按工作角度上说叫应酬,或者说维系人际关系。从个人喜好上说,就是忍不住去玩恰好碰上孩子生病,或者说非身处其境没有共情。

归根结底,这就是个注意力管理的问题,算是自我管理的一部分。就像青春期的孩子对性既好奇又冲动,所以一般的建议是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习或运动上去。如果不转移,甚至整天沉浸在“爱情动作片”里,由此引发强奸行为可能也不奇怪。

聚朋会友其实我也喜欢,前阵子与几个邻居吃吃喝喝吹牛唠嗑,我也兴致不错,感觉蛮好。但是,这种事情多了,终究不是个事儿。这种自觉节制的意识很重要啊!

不过,有时候也不禁想,像我这种不抽烟、不喝酒、不吃槟榔、不打麻将、不会朋友,工作之余就带孩子、写博客,啥瘾都没有,这生活是不是太没意思了?

持续获得小成果

今天是个好日子,春光明媚的。晨起称重:75.0 千克!提前四个月达成目标!哈哈,开玩笑!这种非同等条件下的测量不算数,不过,控重计划 40 天来减重约 2 千克,感觉很受鼓舞!就连这大大的太阳都觉得是明媚春光。

购物是令人愉快的活动。近一个月来,我琢磨着家里少了样东西:桌子!有餐桌、电脑桌、梳妆台,怎么还说少呢?桌子是安放双手、专注精神的平台,没有桌子,手眼专注的活动就无处开展。于是拿着卷尺到处丈量,想象着不同尺寸桌子的摆放和围坐的情形,最终买了 1 米×70 公分最简易的桌子,货到摆放下去感觉蛮好。

上一本书看完了,于是又买了两本书,其中之一就是《聆听音乐》,第五版的。据说这是耶鲁大学的教材,一本广为流传的好书。昨晚看了“节奏”这一节,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好书就是可以深入浅出,让人轻松理解。

咱向来自许懒散,但当前状态下的我就不算了。以昨晚为例,回到家七点半吃完晚饭,休息半个小时下楼跑步,活动半个多小时回家给孩子洗澡、穿衣服、穿矫正器,自己再洗澡,也忙到了近十点了。然后看书到十一点,睡觉!这哪里是个懒散人的日程呢!这一串活动下来,感觉时间勉强够用。

原本懒散的人怎么就变得勤快了呢?因为有持续获得的小成果。例如,减重有效,读书有新知,买的桌子满足了孩子动手的需要。而跑步带来的身体不适并不明显,比当初“一滩肉”般放松更有了“强健”的体魄。

《罗辑思维》有一期说游戏之所以好玩是因为有即时的反馈系统。同样地,减重计划之所以执行得下去是因为可以随时称重。目标设定得不高更是可以更大限度地将称重变成正向激励,让执行过程变得快乐。

拔高一层来说,游戏的感觉就是有效控制。作为一个普通人,往大了说控制自己人生和生活,往小了说进行有效地自我管理,都是获取成就感的不二法门。

《大学》曰: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机会,做到修身齐家不也很好吗?不好高骛远,有意识、有意向甚至是有意志地做好自己的事,例如小到考虑需要多大的一张桌子,人生亦不虚度。

开一道门再开一扇窗

我的思想被搞乱了。像我这样无知的人,觉得花时间摸索已有的知识是浪费时间,自然选择了“靠大树”(权威)来快速积累知识。然而,如果所靠的大树却并非我心中所想的那么可靠,那该怎么办?

这要从看了罗辑思维《我们到底该信谁?》这一期说起,其中谈到的现代医学的一些真相令我大吃一惊。美国斯坦福大学预防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埃尼迪斯说了如下类似的话:“如果牵扯到医学和营养学,不仅是报刊杂志上的你不要信,即使他是权威科学家,甚至是权威期刊发表的论文,你也最好忽略它”。就这样,在医学和营养学的问题上,“大树”没有了!“科学是人类无限逼近世界真相的一套思维方法,是到目前为止人类知识成长的最靠谱的路径”。科学只是一套思维方法,而非真理,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医学研究成果的事实还是太令人失望了。

一般人应该是知道自己无知的,你看农民往往会对考上大学、对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人高看一眼,大概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人会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掌握着自己无法掌握的。像咱这种小小的本科生,跟农民一样,对权威人士、专家学者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期待,想着他们手里掌握着不为我们所知的真理,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们这些普罗大众解惑和救治。

因为在我看来,权威专家意味着他在某一领域达到了顶端,虽然不意味着他精通这一领域的所有知识,也不意味着这一领域对他来说已没有难题,而是说进入这一领域最高层次,可以面对该领域的关键问题甚至是根本问题。而没有经过学习和研究,是难以掌握领域的全貌、深浅,甚至“秘密”的。

继续阅读开一道门再开一扇窗

谦虚源于知道自己不知道

许多年前流传着一个关于大学生学习认知层次的段子:大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大四知道自己知道。我之前是没太琢磨它的,现在细细理一理发现也并不太容易。

每句话都有两个“知道”,后一个“知道”是指自己在专业方面的认知,而前一个“知道”是自己对自己认知水平的认识,好像更绕了!具体地说,以大学专业作为认知对象,大一不知道专业的外延在哪里,也不知道这专业的具体知识;大二了解了专业的外延,却不了解具体专业知识;大三深入学习了具体专业知识,却不知道自己学习知识的水平状况;大四则既知道了专业的具体知识,也明白了自己在专业内认知水平状况。

这其实涉及了三个对象之间的相互关系:自己(自我认知)、专业(认知领域)、世界(认知世界)。这三者有着如下关系:先以自己为主体,了解了世界就更好在广度上理解了专业,掌握了专业就更好地在深度上理解这个世界。然后以自己为客体针对自己在该领域上的认知水平进行自我评价。这三者关系密切,且相互促进和限制。

认知提升并不仅仅是学以致用,更是为了获得了更准、更高的自我评价。知识当然是社会协作生产的,个人对其进行筛选过滤,在实践中应用和检验,由此获得了成功经验才是最可信的自我肯定,因为它属于客观现象的呈现,不是可以被谁随意篡改和伪造的,因此了不起的人喜欢以对客观进行自我意志的改造并获得成功作为终极追求。

言归正传,谈谈谦虚这种品质。人如果真心谦虚,那必然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不足其实是个相对概念,对自己要求高而未竟学成,这就使得当事人不得不虚心起来(因心虚而虚心)。至于未竟学成这种判断,可以从考试、考核、做事等方面入手,在学习和实践过程中逐渐构建起自我评价体系。

继续阅读谦虚源于知道自己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