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如何解决出轨问题

谭博士因女性朋友老公出轨而感慨发言要严惩出轨者赵博士继而用基因层面的学说来解释男人为何会出轨并认为能劝服他的学说也可以感化世人,我觉得赵博士的方法是一种想当然,而不知世人是如何愚昧无知狂妄自大,岂会被小小的许是书呆子写的学说而说服?我觉得这个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所以我也来一番论述。

告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关于出轨,我琢磨着大概有以下几个原因,来个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其一,交流不畅,生活不谐。一对男女,在性这个问题观念上虽谈不上千差万别却也有很多不同,有些女人对此也不甚着意,兴趣缺缺,或者身有疾患,难以满足对方。一方身强体壮,性欲诉求也是正常,如果沟通不好,性生活不和谐,或女方一直冷淡对待、敷衍应付,终究会别生嫌隙,造成一方欲望外放,终成出轨。至于一种金枪不倒的可能,我认为那不过是虚构夸张之说,或别有鏖战之法,未尝得闻。关于这一部分,我曾在文章《说一说性这个事儿》有所提及。

其二,结交邪佞,半推半就。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生活不易,舍命为公,酒桌上推杯换盏,下酒桌眠花宿柳。对家里解说,工作需要,逢场作戏。还保证绝不带病回家,有些长期工作在外,情欲难消,但求释放性压力,家里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Read More

我为什么不想要二胎

写在前头。之所以写这个话题,是因为一般意义上讲现在也算是到了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当然,我不想要二胎的想法并不需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来坚定或消解,只是习惯性地剖析一下自己而已。

由于我国执行独生子女政策许多年,非独生子女的我也没考虑过要二胎,排除双胞胎之类的飘渺幻想,务实地说只准备要一个孩子,从取名字上就能看出来。既然只要一个孩子,那就无所谓要男孩要女孩了,这一点从取名字上也能看出来。不管老一代是否非得要男孩,反正我并不执着;不管女孩这个小棉袄是多么贴心,我对此也无从坚持。

虽然政策上今年已全面开放二胎,但是我的态度已亮明了:不想要二胎。下面具体说一说理由,包括严肃的和不严肃的。

首先,资源有限。这指的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也有父母在教育心力付出的问题。有人说,两个孩子一样养,我觉得这话说得有些轻描淡写和一厢情愿。父母的能力有限(土豪不在考虑之列),资源也就有限,就像分家产一样,没听说孩子越多分家产越多的。

Read More

什么是有趣?

​坛子要做一个有趣的人,表达了对微信朋友圈的失望,含蓄地批评了许多人的无趣。虽然我只是朋友圈的看客,但是对朋友圈的“特色”还是了解的。

什么是有趣?首先得问自己的欲求,是炫耀展示,还是谈天交流,抑或是求知探索?许多人的朋友圈是同学圈、同事圈、邻居圈、营销圈、约炮圈等等。要知道,朋友圈只不过是被罩上“朋友”外衣下的人以群分而已(圈子本身就是彼此区隔)。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教育背景、生活经历、工作性质等都让人们彼此区隔,就连认为什么是有趣都会不同,例如有人爱抽烟喝酒,而我就不喜。

排除同学、同事、邻居一类,营销和约炮反而是比较正常随意的圈子。同学那少则几年、多则十年的共同记忆只会随岁月流逝而淡薄,同事如果已然不在一个单位了,共同的内容也同样淡去,虽然那片地方、那所学校、那家单位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会招来自己自然而然的关注,但是更多的,譬如在思想上,就很难再找到共同点了。

人为什么会以群分?举个例子吧,就像朋友圈里的“鸡汤”,有人多年前就喝过了,有些人刚刚喝到,喝过的人就会觉得鸡汤腻歪了,而那些刚喝上的就觉得鸡汤美味可口。这还仅仅是时间先后的差异,一旦这样的认知累积似滚雪球,那就是观念上甚至思想上的差异了,这样的差异叫做“鸿沟”,行动上自然也有所不同。曾经少时心中的女神是难以继续满足成长后心智的期待的。 Read More

浅谈隐私

人们越来越重视个人隐私了,大到保障人身和财务的安全,小到避免垃圾电话、短信骚扰,无不注意。不过,首先需要拎清什么是隐私,包括哪些内容。

在我看来,隐私一定是私人的(社会层面的保密责任不算,例如国家机密、商业机密等)、利害相关的。我姑且试着归纳一下隐私的范围。

  • 定位标签: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包括家庭出身)、联系方式、教育背景、工作履历;
  • 人身信息:健康状况(包括生理周期)、个人收入、拍摄的照片和视频、网络交易记录、位置信息(GPS定位)、社会关系;
  • 财务:银行账户(包括第三方支付平台账号)和资产相关密码(包括虚拟资产、电子邮件、游戏账号);
  • 精神:不愿公开的部分。

人是社会中的人,他之所以是他是由外部参照来定义的,即便是“黑衣人”也归属某个机构。

“定位标签”这部分,恐怕是最为人所关注的部分了,它的信息齐集一般都可以给这个人绘制出一个大概的轮廓,能够做出初步的判断。而以上所有这些信息,必然为利益相关者所关心,交换隐私才能赢得盟友,绑住自己才予人以安全。 Read More

不是什么人之间都是可以沟通的

前几天在微信群里跟CLY等博友聊天,话匣子一开说得太多,最后还是稍稍反省了一下及时“住手”,也检讨了一下在某人退群问题上,我是需要担些责任的。

今天,学者王冲在锵锵三人行终于兑现了“裸奔”的誓言,虽然没有想象中那样需要马赛克,不过,受限于法律规定,最后也就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兑现了一下,半裸也算裸嘛!

这两件事有关系吗?有,美国大选!今天跟退群女博友聊了聊,确认了我9号当天的表现是促使她退群的直接原因。而今天的聊天又因何而起呢?这源于她在我之前的文章《借美国大选一窥国内媒体赶稿》下的评论

主要原因是国外的主流媒体跟上流精英都支持希拉里,所以结果早就出来了,很多主流媒体却没有实时更新。
所以不存在国内媒体的笔误或者抢新闻,而是国外媒体支持川普的太少,压着没有播报而已的原因。
国外媒体就一定比国内媒体精确么?

这段话该怎么理解?美国主流媒体可以把谁当选美国总统的消息压着不播出,因为他们都接受不了特朗普当选这个现实?而我们9号知道的消息是因为没有实时更新?我想,她可能没有想过美国与我国存在时差的问题,“实时”是什么概念是否明白呢?至于她最后的反问,我可以回答说,不管平时是不是精确,至少在美国大选上,美国本土的著名媒体是更靠谱的(必然掌握第一手数据),更不可能在总统大选这个实时报道问题上动什么手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