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一个人的现状

近日,请老爹老娘帮忙做了两件事,其一,将放在家里的某个证件拍清晰了,然后通过微信发给我;其二,在工作日,去三、四公里外的卫生服务中心取儿子的体检报告。这两件事情对于我们自己而言当然很容易,但是对于老人来说则未必,自然需要帮助的。

为了照片,只好给老爹老娘打电话,一步一步地说明。先把放证件的盒子拿出来,再从一摞证件中找到那个证件(从大头开始第四五个证件),随后进行拍照。从N5的手机桌面开始说起,每一次点击和所到的界面,都一一说明和确认,终于老娘发过来几张半截证件的照片。随后,老爹重新拍清楚了再照旧发过来。这件事儿总共花了一个多小时。第二件事儿,就简单了,我照着地图画了个路线图,加上箭头和说明,然后面对面解释了一下,到了周一下午,这个事儿就毫无纰漏地完成了。

我曾经在《代沟——分化人群的隔阂》一文中说:既然每个人已经分化成了他如今的模样,我们如何希冀将他的历史抹杀,让他从特化细胞回归干细胞随我心意改变呢?分化人群之间如若和谐相处,前提则是互相接受对方,然后在交流过程中构建公共语言,持续相互影响。

三代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如果没有个“权威”,许多事情就不好做。在旅游、医药、烹饪方面,老婆是权威,其它方面似乎是我更多地在担当这个责任。就如同之前说过的,尊重他人的现状只是个起点,寻求改进才是目的。如果老人怯懦甚至无意愿学习,我是束手无策的,故而有时候难免会烦躁。

就在拍照这件事情上,过程中老娘多次说要放弃,转而寻求他人帮助,但我坚持让他们继续做,原因有二,其一,发照片就剩下选中照片点击一下发送就完成了;其二,我想借此机会“逼迫”他们学习。在拿体检报告上,我在电脑上想教他们学着看地图和街景,趁机拓展下知识,不想他们完全没兴趣,只好手画一个。

无需否认,尊重他人的现状本质上是实用主义的态度,为了谋求进一步的共识这个目的,必须有所切入。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太过强势,当然不好,但有时会忍不住,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环境,近二十年的生活经历和经验,已让我对生活中的许多事有了自己的判断和决断。

试想自己老迈龙钟之时,自己是否还可以跟已经成长更多的孩子平等交谈呢?只有不放弃与时脉动,不断成长,才不会被时代抛弃,才不会让孩子对自己感到无奈吧!

房子真让人操心

一、买房

在2008、2009年那会儿,眼看着房价蹭蹭地涨,没房的人心里蛮紧张的。2009年中在得闻有零首付购买的现房,看了半个小时后决定买下了。对于买房子,钱当然是决定性的,零首付、单价四千三、总价二十多万让这一点不成为问题。虽然长沙被称为房价洼地,但是这里的工资也是洼地呢!现在想来,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我们被入室盗窃两次,安全变得更加迫切。

房子是个小公寓,注定只是个临时住所,所以房产证上面只有我老婆一个人的名字。待我买了房子之后再领结婚证,从而规避婚后二套房首付六成的麻烦。于是,从2009年底住进去,到2013年底搬走,住了四年。而在这四年里,我也要为我的房子而奋斗。就在2011年上半年,也就是在第一次买房的两年后,我们又开始看房子了,这次看了好几处,还是选择了便宜些、更大面积的,总价不到五十万。首付三成,加上契税之类,也大十几万,虽然手上没钱,但最终以卖小房子为底气,到处借了七位至亲好友的钱,再加上刷了点信用卡,首付竟以自己的六千元钱完成了首付款。

不想,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我们自己赚的钱加上双方父母资助(与我们自己的基本相当),于是,原已决意留不住的房子竟然留下来了。还清了首付款借款,紧接着收房后装修,又是向家里伸手借了几万块。装修花了十来万,又是了却一桩大事搬家前也是一番志得意满,只是到现在都还没还清呢,所幸结清之日许是在望了。 Read More

烈日炎炎奔向水世界

宅一个假期不出门,即便是对得起自己,却对不起娃儿。适逢老婆朋友组织一起去浏河第一湾加勒比水世界玩,我们也就报名参加了。

到了地方吃罢中饭,草草地把两个胳膊涂了防晒霜便入园更衣戴上泳镜下水。水花飞溅喷射,淋在头上,小儿紧张烦恼。于是在三四十公分深的水中绕着喷头走,有时也冷不丁地被滑梯顶的大桶水浇中,感觉还是有些冷的。抱着他滑,掩着他的口鼻向下冲,玩得多了快了,难免还是要被呛到。大些的小朋友还是蛮溜,双手把头一抱就飞快地下去了。

在浅水区玩了好一会儿,非非就趴水里要游泳,于是我们就转移到了略深些的区域,也就是六十公分深。拿了游泳圈给他,他扑棱扑棱地动一动腿,离会游泳还差得远呢!或许是见我潜下水去,他有一次整个头在水里维持了一两秒的时间,看他没有异状,也就不计较了。

呆在浅浅的池水里没劲儿了!于是去了真正的深水区,及肩的。我下水游了几分钟,感觉有点累。想着如果掉入了脚不探底的水中,会不会被淹死哦!水中感觉不适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水压,胸部在空气中和水中还是感觉不一样的。第二个,体魄,平素锻炼少,了不起就是个有氧运动的强度,感觉游泳起来还是比较吃力。不过,抱有这种心态,游起来也是虎头蛇尾的,对游泳技能的提高是没有帮助的。

接着往园区里面走,看到那险似悬崖的滑道,两侧又是窄窄的,看着就惊心,这种需要特别注意的运动还是不太适合散漫的自己。果断走过,来到了冲浪区域。穿上救生衣没几分钟,冲浪时间就结束了。岂料非非并不想走,冲浪的水池地面是坡度的,由浅渐深,他就抓着一个成人用的游泳圈在水里走,我自然在更深的地方保护着,出乎意料地,小家伙竟然走到了他下巴的深度。

三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在躺椅上眯着的妈妈起来拿着三件救生衣过来了!冲浪开始了,所谓冲浪,就是一浪接一浪,人随浪来浪,而不是波澜壮阔的海上滑板冲浪。面对来浪,难免被呛,非非就这样惊慌难过,于是妈妈抱着他撤到了边缘来看浪,感受余波轻轻的拍打过来。而我就深入些了,随着浪起浪落,放低的视线之中有着起伏回旋的水面,感觉颇有些宁静的意味,纵然热烈的音乐声响未绝。看着妈妈正在教他直面浪潮,我也随波逐流被送到了浅水区。浪袭过头顶,我就张嘴吸气,逗得非非咯咯地笑。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冲浪结束。 Read More

感动于邂逅那熟悉的旋律

今天是名副其实的大暑,在仍旧上班的老婆的倡议下,我们全家出动到她上班附近转悠转悠,相约晚上一起吃个自助餐。到了地方,把她早上忘带的手机还她,我们就去了附近的天心公园玩。天心阁是长沙一景,我至今未有缘前往,而今终于成行。

由北门跨门槛而入,其间老树挺拔成荫,灌木翠绿丛丛,各色植物充实其中,处处皆是精心制作的景致,小池喷泉,怪石盘踞,林荫小径,幽亭石凳皆有老年人娱乐纳凉,倒也和谐静谧,粗壮的法国梧桐、樟树,修剪整齐的灌木丛,还有那虬枝错木,公园虽小,却也颇有园林风致。

这所在只有那段古城墙和天心阁是收费的,其它部分都是对外开放的公园。不独天心阁和公园,还有四六年蒋中正为抵抗侵华日军英勇就义的国军将士建立并题写的纪念建筑。从下到上依次是塔、门和亭,皆以崇烈之名。天心阁介绍中提到其最早为土质结构、明朝改为石基砖墙结构,随后的朝代各有损毁和修缮,最后一次为三八年文夕大火付之一炬,而今的建筑是上世纪八三年重建的。

崇烈门(图片来自网络)

晚上吃自助餐,环境太热闹嘈杂,又是忙忙碌碌,丧失了对身体的感知,一通胡吃海塞的,感觉很不好。饭毕出来,临时有事未能共餐的老婆终于拎着一份麻辣烫过来了。此时,适逢步行街音乐喷泉开始了,不曾想,开始的音乐竟然是宫崎骏电影中的音乐(应该为《龙猫》剧中的那段),倏地,有种热泪夺眶而出的感觉,我想我一定有些神经质了。

喷泉随旋律喷涌,时而摇曳生情,时而高潮热烈,在《My heart will go on》的歌声中静静地拍下了视频。而这种情愫犹如他乡遇故知,邂逅于不经意间,感动于这熟悉的旋律,感觉此行不虚。

Originally Posted on Steemit & Blog. Steemit Post Title:Moved by those familiar melodies

也启用摩拜单车了

前天下班班车上,同事向我热情洋溢地推荐了摩拜单车,可以免费使用一个月哟!我竟然也没有犹豫就从Google Play 商店下载了摩拜单车应用,输入手机号码和验证码,输入姓名和身份证号进行实名认证,以及交了299元的押金,然后就可以扫码用车了。

关注共享单车已有不短的时间了,除了一点顾虑(例如退押金是否方便)之外,其实最大的原因是怕麻烦,不想把它引入自己的生活,简言之就是惰性。如今惰性在同事热情推荐下土崩瓦解了,这时机就叫水到渠成。下面说说选择摩拜的几点原因。

其一,早期摩拜单车是用心设计过的。使用中自行车最大的问题有哪些?没气、掉链子和刹车。实心胎是个最直接最方便的解决办法,虽然轮胎弹性欠缺,但比OFO这种竟然还要打气的就好多了,免维护很关键的。掉链子这个问题恐怕是自行车最大的问题了,看车子的结构应该是解决了这个问题的。至于刹车,重要,却也不难做好。就外观而言,简洁皮实。

其二,在Google Play商店可以下载应用。同事推荐时,我直接就打开Google Play商店搜索摩拜单车,惊喜地发现竟然有!如果没有的话,会不会这么顺利地安装还是两说呢!

其三,推广力度:免费使用一个月。这一条其实并非直接影响我,因为我已惯于网络支付,域名、主机、网购、滴滴都是花钱的嘛!对于支付使用费并不敏感,只要价格合适。这一条的作用就是促成同事推了我一把。

不知从哪里来的这么句话:无设计,不生活。摩拜单车的适应性设计是用心的,外观上也是简洁的,这是一种认真而不随意的态度,这种态度是我所欣赏的。因此,在摩拜、OFO、HelloBike、永安行中我毅然选择了摩拜。

经过两次的使用,感觉早期摩拜单车有些重,后面投入的也就没那么郑重了(简配轻便),希望能够维护好车况。

说了那么多摩拜的好话,有软文嫌疑了吧?这当然不是软文,它只是我的生活记事而已。


Update

启用一月后取消使用摩拜,主要原因是想用的时候找不到车,获取不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