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手NAS

这一两年来一直琢磨着要入手一台NAS(Network Attached Storage 网络附加存储),而今终于下手了。虽然超过预算500元,但容量从2TB得以翻倍至4TB,还是相当划算的。

一、为什么要NAS?

用别人的话说,那就是“设备有价,数据无价”。再说,如果说我要的数据,网上俯拾即是、方便取用,那自然无需本地存储,所以NAS自然不是为它们而设。理由如下:

  • 数据安全,采用RAID 1硬盘阵列
  • 隐私安全,包括私人照片、视频等
  • 收藏影视作品和“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无法存放的内容(例如盗版软件等)
  • 云存储方式的失败

首先来说一说数据安全。这个概念如果都没有,说明其人尚幼,或者没有在意的数据,或者生活尚未展开。一般人存放数据也就是放在电脑里,如果不知道硬盘会坏便罢了,如果知道了不起用移动硬盘备份下(手上已经坏过两块硬盘),我现在便是如此。然而这必然是一种妥协,也很麻烦(当然也有自动备份的方式,但是我不会弄)。至于刻盘这种方式,我也曾用过,如今已经抛弃许多年了,它只能是辅助手段。

Read More

还有别的手机能用吗?

常来的朋友大概能感觉到我是个“谷粉”,例如我用Gmail,用Nexus手机,穿墙用Google等传说中的服务。一个人为什么就变成这样呢?

1、Gmail(包括身份验证器)

这要从九年前的这个时候说起。当月我从朋友那里幸运地获得了一枚Gmail邮箱注册邀请,于是注册了我身份证姓名全拼的帐号。现在已经将这个邮箱用于身份证上这个身份相关的事务,例如工作。

而那时,这个邮箱基本上还是闲置的,直到奥运年的四月份无意中到了邮箱吧,从那以后,从小白慢慢做到了小吧主。开始的一年多中,ID狂人们到处注册邮箱,对比各自的优劣,原本杂草丛生的地方竟焕发出了别样的气息,令人欣喜。然而,2009年下半年开始被攻击、被“爆吧”,人心也在无奈中渐渐散了,这个过程还是持续了一两年,如今已经完全不去了。

就在那个时期,Google党、网易党和企鹅党涌现出来,我显然是Google党,但对QQ邮箱的进步也很欣慰,对网易的堕落深恶痛绝。随着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大陆,Google党的日子也难过起来,但即便如此,Gmail作为我的主邮箱的地位从确立那日起就没有动摇过。

Read More

手机于我为何物?

在智能手机(Smart Phone)还没出现之前,手机(Feature Phone)的功能主要有两个:收发短信和接打电话。因为能够提供的内容很少,不需要人们对它太注意,即便是有些人把玩它也不会令人生厌。

然而,智能手机改变了这些。因为智能手机能够提供的服务近乎无限了,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们可以兴致盎然地将全部注意力投注其中,其后果就是,人在这里,心却不在这里了。而对方的感受就是,你坐在我身边,却完全不看我一眼,还是滚出我的视线吧!

以前两人会面,期间如有一方来电,通常会向另一方告罪一声才去接电话,这是一种礼貌。礼者,敬人也。这或许是我们通常做不到的,却常常是我们期望得到的,否则当对方对自己是爱理不理的样子,谁还会对他有好感?不消说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了,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已很好。

对待手机有两种态度。其一,工具,可以是功能手机时代的习惯延伸,也可以是不沉迷的自觉。其二,生活——现实网络生活的界限模糊化。其实,现实和网络生活都是一样的,并无本质区别。不过,现实存在毕竟是前提,像那种走路时看手机而掉桥下摔死的教训就太过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