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育儿专题

衣服应该穿多少

这是要讲怎么穿衣打扮?当然不。在物质丰富的今天,不说穿完全相同的衣服,就是近似的也会被叫撞衫。况且,穿衣打扮都够专门出杂志了,哪是我等毫无经验可言的人可以随便置喙的?衣服的最基本功能是保暖和遮羞嘛!遮羞很简单,别袒胸露乳光屁股就成。一般人日常穿衣也不可能太“惊险”:一俯身就露点,步子迈大了就走光。所以下面来讲讲保暖的问题。

仅仅为了保暖本身就不简单,这涉及到季节、天气、环境(例如室内室外和有无空调)、年龄、体质、静坐还是多动(是否体力劳动者),衣服的材质等等。受多变天气影响,三四月乱穿衣现象很是普遍。所以,什么天气穿多少衣服其实挺个人经验的,上限是不要出汗,下限是不至于冷得坐不住甚至着凉感冒。

有了孩子以后,由于需要知道应该给孩子穿多少衣服,所以在穿衣上自然就很是留意。老人家一般都倾向于把孩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唯恐冻着了,其实热得孩子身上汗淋淋地还不照样会着凉?甚至婴儿都可能被裹出个“捂热综合征”来。穿衣来自个人感觉和经验,所以新陈代谢率降低的老人觉得自己冷,孩子也一定冷,虽然可以理解却不可取。

由于关注了这方面的知识,了解到了给孩子穿衣的基本原则:第一,按父母的标准给孩子穿衣,而不是按照老人;第二,穿衣服可以偏凉些,因为孩子的新陈代谢率更高和活动量更大。而在这两条原则之下,还有简单的检查方法:摸孩子的手和背检查冷暖。

这些年来,我穿衣基本上上下都不超过两件,适应零度到四十度,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上身增加到了三件。有人会说身体很好啊,其实不然,保暖内衣加棉衣就挺暖和,到了办公室还有空调,所以问题不大。低于十度就得穿保暖内衣了,十五度时穿两条裤子的话就包括秋裤(不知道为什么秋裤这么招人嫌弃),二十度时可以穿一条裤子和一件半上衣,二十五度就可以单衣单裤了,过了三十度得换上短袖。

以上就是我大概的穿衣习惯。老爹老娘在同等条件下一般会至少多一件衣裤。对我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让孩子比他们少穿一件衣裤对他们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吧!早前就说养孩子吃喝拉撒都是较真,看着孩子穿多了然后一背的汗也对老爹老娘说了许多次少穿点、少穿点,老爹还说因为我们给孩子脱衣洗澡太大胆导致孩子经常咳的,其实在我看来,不是受凉而是因为天气热了喝水少才会干咳的。

把生活习惯总结了明确下来,随“时”检验完善,这也是个办法。关于穿衣服问题,气象预报一般会有穿衣指数,如果有耐心理解和实施,也是个好办法。

三岁小孩的“马拉松”

近些天,有个儿时朋友要去参加了马拉松,孩子幼儿园也搞个亲子马拉松活动,因为是周日上午八点多就得集合,我有些抵触情绪,不过,老婆毫不犹豫地给报名了。

自减重计划以来,一旦天气允许,我基本上都会下楼跑步,自然就带上老婆孩子一起了。还好,昨晚称重,按记录数据来说,减轻了 0.9 千克,超过计划预期了啊!不过,由于这点重量影响因素较多,也未必可信(虽然我尽量在几乎同等条件下称量的)。那就看看本月下来的累计减重吧!

言归正传,因为今天有事儿,待闹钟一响,我磨蹭一会儿就起床了,娘俩儿照旧呼呼大睡。结果等娘俩儿起来,时间来不及了,把早餐带上就赶去幼儿园了。签完到就出发去活动场地。一番讲话、热身过后,终于开始赛跑了。

还没走出三、四十米,儿子就闹着走不动,我只好拿出背包里的一包杨梅给他,好转移一下注意力。因为之前老师有说不要背孩子,我想想也是,既然参加了这个活动,想着他平时的偷懒表现,让他老老实实地跑步,那是不可能的。心下定了一个目标:他从头走到尾就是胜利!用不了两百米,我们仨就落在了最后,我向儿子竖起来小指淡然地说:我们稳得倒数第一了!一旁的老师倒是好心地说还没到最后冲刺呢!而我则想着有生之年一直以来都致力于追赶,这种沦为最末却心中淡定的感觉倒是未曾有过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冲锋在前带路,孩子妈带着他,鼓动着。待他吃完了零食又要闹,鼓动加诱惑地叫他跑到我跟前就给他了一个苹果。苹果果然诱惑力不够,还没吃一半,儿子就对妈妈说他心脏不舒服动不了了,几米外的我听了不由也感慨,他为了偷懒,真是耍尽手段。许久以前,为了让爸爸妈妈抱,最开始说没力气走不动了,几天前说他腿疼走不了了,到了今天,又开始扯心脏受不了了,接下来看他还能出啥幺蛾子借口。

Continue reading →

心有依仗才不慌

自寒潮以来,孩子生活表现很是不好,各种抗拒、任性、不爱说话,身体也不好,经常咳嗽,大小便也出状况。这与寒冷天气、身体不适、心理烦躁自然有关系。在寒冷天气里,爷爷奶奶也如遇大敌地消极抵抗,一味忍耐缺乏生气。即便是烤着火守着非非看电视度过,待我回到家摸非非的手还是冰凉的。

周二(1月30)

早上,在我和妈妈都上班后,非非醒来自己玩,不穿外套裤子鞋子就下地经过客厅餐厅来到了爷爷奶奶的房间去了。这么冷的清晨,这么折腾还不得感冒啊,自然就咳嗽不止了。于是给他喂消炎药、感冒药,想做雾化结果药没有了,没做成。

周三(1月31日)

这是老婆出差前的晚上,带来了新的雾化用药和其它感冒药,因为要出差好几天,我就好好地记住和操作了雾化的全过程。只是没想到,原本雾化就好了的,这次却没什么效果,仍然咳嗽不止。妈妈也烦躁地埋怨他翻来翻去不睡觉,因为一旦睡着了就不咳了。不过,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现状就是因为咳嗽睡不着,睡不着就咳不停。老婆要给他吃某个药,但是没有了,我看着一同带来的新药有些止咳的药问老婆能否给他吃,老婆斥道恨不得把药箱里的药都给崽吃啊!是的,我也知道,不能乱用药,乱多吃,但是现在咳嗽停不下来委实令人心慌意乱的。

最后,老婆说雾化后还有痰咳不出。我也上网搜索一下相关信息。说咳嗽不是病,而是身体的应激反应,不可一味讲止咳。不记得多晚,一家人终于睡下了。 Continue reading →

“那好吧”

邻居带小孩来家里玩,我得闲打开电脑,打开了下载已久的暮光之城,平时,别说看书,就是看电影都难以看完,已经有两部都只是看了个半截了。邻居带小孩玩了阵儿回去了。老婆凑过来也看这电影来,非非在一旁搞东搞西。一会儿,老婆说她渴了,要喝水,我顺着就对他说:“非非,给妈妈倒水去”。非非一脸无奈的表情,来了句“那好吧”,就径直往餐桌去了,我和老婆惊讶地相顾大笑。随后我也就追过去了,看他正要把椅子拉开,要爬上椅子去从凉水壶中倒水。当然,后面的事就由我完成了,待老婆喝完水,我就让他把杯子放到餐桌上,他欢快地去了。

这个冬天很冷,就在25号开始寒冷的时候,就决定不送非非上幼儿园了。不出意外地,告诉老师25号当天老师就发了两天后开始放假的通知。这些日子不上幼儿园,睡觉前也会念叨着儿歌,例如“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噜噜噜滚下来”。教了他好多遍“叽哩咕噜”,他还是“叽噜噜噜”。好萌!

前晚他又冒出个新歌,两个小朋友,什么石头,走走走的,没听明白,今天网上一搜,妈呀,好长的一首歌。

在睡前跟他聊天中,他似是说他被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我听了心下恻然。去幼儿园,就是把孩子交给了陌生人,孩子不乖怎么办,犯错误了怎么办,老师怎么批评的,会不会打孩子,打孩子哪里?单独一个人关屋子里?有什么心理影响?这都让我们担心。看来,来年再上学,就得把这些关切跟老师沟通好,省得老师失控、孩子遭殃、家长忧心。

寒潮雨雪冰冻袭来,孩子也不时咳嗽不舒服,哭闹也多,老爹老娘惯着要啥给啥,老婆又滑了两交摔痛了胳膊,常备药也没拎得清且有待补充,我月底工作忙不停冰冻来添乱,这一堆事下来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幸而两日来的阳光将积雪消融殆尽。而今就想对雪姑娘说: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Continue reading →

忐忑的入园第一天

去年十月份就说要为今年进幼儿园做准备了,到了今年四、五月份,非非穿着开裆裤开始是会自己上厕所的,但是好景不长,不穿拖鞋而滑倒后就不愿意自己去了,随后不穿开裆裤就时常尿裤子,后来只是会叫,事后提提裤子。

博友大致曾说小孩会自己吃饭上厕所就可以送幼儿园了。上个月其实就准备送过去的,虽然他仍然不能自己上厕所(还需要把尿)。后来没有抽出空就拖延了。昨天我为此请了一天年休假,带他去体检,然后送他去了幼儿园,交了一个月的钱,办了入园手续,加了幼儿园的微信,关注了橘子甜甜公众号(可以查看打卡记录和老师发布的照片)。

关于体检,老婆先行了解了,要去街道卫生站做,具体项目就是身高、体重、心率、验血、验尿,交费63元。周四就可以取报告了。另外,还需要拿上绿色的疫苗接种小册子去那里开一个疫苗接种的证明,把这两份资料交给幼儿园即可。

顺便问了卫生站的人,哪里有公办幼儿园,她说了最近的有两所,一听都在两公里外。远当然是个问题,但最关键的是不可能进得去,所以压根儿没想过它。于是就在小区附近的三、四个幼儿园中挑,主要是考虑两点:接送方便和不是新开的幼儿园(考虑装修污染)。所以,就选择了两百米远的那所老一点的幼儿园。

儿子马上两岁九个月了,我感觉到我们给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有心教育,也没有足够多的材料和信息让他感兴趣。现在,他就像是在自己的王国里巡游,越来越游刃有余(任性)。生活习惯的塑造也难以提高,与人交往也缺乏客观条件和主动性。一句话,成长遇到了瓶颈,急需要参与到新环境。这就是我们坚持尽早送他去幼儿园的初衷,而老人对此多少有些不理解,认为家里明明有人带孩子,还要花钱请人带,自然少不得解释一番。

今天,他就要独立与一群陌生人相处好几个小时了,我对此心里忐忑不安,妈妈也说不敢问怕心软。不过,我还是让妈妈问一问,叮嘱一下注意事项。中午问了一下班主任老师,老师说,除了一开始有点闹,后来就好了,当时吃饭睡觉去了,一上午也没有尿裤子。心下稍安。

晚上回到家,吃饭中跟他聊聊,问他幼儿园好不好玩,他说好玩。问他明天要不要继续去幼儿园,他说还要去。嗯,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接下来能否坚持一个星期、一个月,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