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在成长路上

端午节后便是父亲节,这也是我第一次能够过这样的节日。孩子才4个多月大,自然不会对这一天有什么概念,更勿论其他了。父亲节是子女对父亲表达感谢的日子。现在我也要努力做一个能够让孩子将来感谢的父亲了。

小家伙两三个月来都是由他妈妈一个人带着,挺省心的。现在厉害了,两腿一抬就侧身过去了,甚至可以从仰卧变为俯卧,有时候翻过去了还着急得叫唤,有时候也会一个人趴着玩。一米八宽的床,小家伙睡一晚上能调了个头,要占半张床,搞得我这个当爹的差点没地方睡了。

天气热了,尿片纸尿裤都用得少了许多,虽然试图建立规律的大小便习惯是徒劳的,但是尽可能少得用尿片包着以避免捂出痱子或尿布疹总还是有用的。至于小家伙拉了尿了多少次妈妈的衣服和床单可就懒得数了,有时候楞是把尿片都蹬掉了在床单上撒一泡尿。
继续阅读陪伴在成长路上

宝宝去外婆家了

宝宝要随妈妈去他外婆家,早在计划中的,四号晚上回家看着地上打包的行李,在逗小家伙玩看他笑得开怀,心下突然有些不舍。这种感觉如果抓住不放,就只会愈陷愈深,更加伤怀了,殊为不智。难道这就是孩子的威力,抑或是为人父亲的本能?

昨天老婆孩子随着车子一起回娘家了,家里没人,我也就不急着赶回家了。往日里,回到家时间安排很规律:吃饭、洗碗、给小家伙洗澡、喂鱼肝油和纳米钙、洗他的衣服,扔垃圾,如此下来,也到了八点半了。 继续阅读宝宝去外婆家了

宝宝名字的由来

宝宝的名字公开啦!网上搜索一下,只有一个小说中的人物叫这个名字,当然在SNS网上搜索它,这个名字倒是不寂寞。关于姓名的字数,我在前面有确认过。

宝宝的名字都是父母“胡思乱想”的结果,与宝宝本身是没有关联的。这名字是我早在2005年就起好了的,历经近十年不仅没有被抛弃,竟愈发坚持了。这种事儿说起来是很“荒唐”的,但是现在想来,出生后的几天里才取名,侍弄他尚且不得闲,在此时取名无论如何都太匆忙。如果是在小生命出生前便取名,10天、10个月还是10年前又有多少区别呢?唯一的不妥就是我在取名上充当了一个独裁者,剥夺了老婆和亲人“胡思乱想”的机会!不过,与其七嘴八舌不得要领,倒不如我专断了事,何况谁又能斟酌一个名字达十载之久?

以上就是我对这件“荒唐”事儿的狡辩之词。

继续阅读宝宝名字的由来

人心都是肉长的

一个宝宝的诞生牵动了多少家庭、多少人的心。

早在得知怀孕的消息后,老爸老妈虽然到时会提前过来,但顾念自己手脚不麻利,到时照顾不过来,要求大姐来长代替他们照顾产妇、小孩。事实是,城乡、饮食、风俗的差异已让爸妈望而心怯,不得自在,来长却是当仁不让。两代人存在着鸿沟般的差异已经大到难以期待弥合了。为此,我想日后我与儿子应保持不间断的交流,互通生活点滴,虽地域有别,文化有异,相互补充,总不至于代沟成形扩大吧!历史不应重演。

继续阅读人心都是肉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