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依仗才不慌

自寒潮以来,孩子生活表现很是不好,各种抗拒、任性、不爱说话,身体也不好,经常咳嗽,大小便也出状况。这与寒冷天气、身体不适、心理烦躁自然有关系。在寒冷天气里,爷爷奶奶也如遇大敌地消极抵抗,一味忍耐缺乏生气。即便是烤着火守着非非看电视度过,待我回到家摸非非的手还是冰凉的。

周二(1月30)

早上,在我和妈妈都上班后,非非醒来自己玩,不穿外套裤子鞋子就下地经过客厅餐厅来到了爷爷奶奶的房间去了。这么冷的清晨,这么折腾还不得感冒啊,自然就咳嗽不止了。于是给他喂消炎药、感冒药,想做雾化结果药没有了,没做成。

周三(1月31日)

这是老婆出差前的晚上,带来了新的雾化用药和其它感冒药,因为要出差好几天,我就好好地记住和操作了雾化的全过程。只是没想到,原本雾化就好了的,这次却没什么效果,仍然咳嗽不止。妈妈也烦躁地埋怨他翻来翻去不睡觉,因为一旦睡着了就不咳了。不过,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现状就是因为咳嗽睡不着,睡不着就咳不停。老婆要给他吃某个药,但是没有了,我看着一同带来的新药有些止咳的药问老婆能否给他吃,老婆斥道恨不得把药箱里的药都给崽吃啊!是的,我也知道,不能乱用药,乱多吃,但是现在咳嗽停不下来委实令人心慌意乱的。

最后,老婆说雾化后还有痰咳不出。我也上网搜索一下相关信息。说咳嗽不是病,而是身体的应激反应,不可一味讲止咳。不记得多晚,一家人终于睡下了。 Read More

“那好吧”

邻居带小孩来家里玩,我得闲打开电脑,打开了下载已久的暮光之城,平时,别说看书,就是看电影都难以看完,已经有两部都只是看了个半截了。邻居带小孩玩了阵儿回去了。老婆凑过来也看这电影来,非非在一旁搞东搞西。一会儿,老婆说她渴了,要喝水,我顺着就对他说:“非非,给妈妈倒水去”。非非一脸无奈的表情,来了句“那好吧”,就径直往餐桌去了,我和老婆惊讶地相顾大笑。随后我也就追过去了,看他正要把椅子拉开,要爬上椅子去从凉水壶中倒水。当然,后面的事就由我完成了,待老婆喝完水,我就让他把杯子放到餐桌上,他欢快地去了。

这个冬天很冷,就在25号开始寒冷的时候,就决定不送非非上幼儿园了。不出意外地,告诉老师25号当天老师就发了两天后开始放假的通知。这些日子不上幼儿园,睡觉前也会念叨着儿歌,例如“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来了,叽噜噜噜滚下来”。教了他好多遍“叽哩咕噜”,他还是“叽噜噜噜”。好萌!

前晚他又冒出个新歌,两个小朋友,什么石头,走走走的,没听明白,今天网上一搜,妈呀,好长的一首歌。

在睡前跟他聊天中,他似是说他被一个人关在了房间里,我听了心下恻然。去幼儿园,就是把孩子交给了陌生人,孩子不乖怎么办,犯错误了怎么办,老师怎么批评的,会不会打孩子,打孩子哪里?单独一个人关屋子里?有什么心理影响?这都让我们担心。看来,来年再上学,就得把这些关切跟老师沟通好,省得老师失控、孩子遭殃、家长忧心。

寒潮雨雪冰冻袭来,孩子也不时咳嗽不舒服,哭闹也多,老爹老娘惯着要啥给啥,老婆又滑了两交摔痛了胳膊,常备药也没拎得清且有待补充,我月底工作忙不停冰冻来添乱,这一堆事下来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幸而两日来的阳光将积雪消融殆尽。而今就想对雪姑娘说:你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Read More

忐忑的入园第一天

去年十月份就说要为今年进幼儿园做准备了,到了今年四、五月份,非非穿着开裆裤开始是会自己上厕所的,但是好景不长,不穿拖鞋而滑倒后就不愿意自己去了,随后不穿开裆裤就时常尿裤子,后来只是会叫,事后提提裤子。

博友大致曾说小孩会自己吃饭上厕所就可以送幼儿园了。上个月其实就准备送过去的,虽然他仍然不能自己上厕所(还需要把尿)。后来没有抽出空就拖延了。昨天我为此请了一天年休假,带他去体检,然后送他去了幼儿园,交了一个月的钱,办了入园手续,加了幼儿园的微信,关注了橘子甜甜公众号(可以查看打卡记录和老师发布的照片)。

关于体检,老婆先行了解了,要去街道卫生站做,具体项目就是身高、体重、心率、验血、验尿,交费63元。周四就可以取报告了。另外,还需要拿上绿色的疫苗接种小册子去那里开一个疫苗接种的证明,把这两份资料交给幼儿园即可。

顺便问了卫生站的人,哪里有公办幼儿园,她说了最近的有两所,一听都在两公里外。远当然是个问题,但最关键的是不可能进得去,所以压根儿没想过它。于是就在小区附近的三、四个幼儿园中挑,主要是考虑两点:接送方便和不是新开的幼儿园(考虑装修污染)。所以,就选择了两百米远的那所老一点的幼儿园。

儿子马上两岁九个月了,我感觉到我们给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即便是有心教育,也没有足够多的材料和信息让他感兴趣。现在,他就像是在自己的王国里巡游,越来越游刃有余(任性)。生活习惯的塑造也难以提高,与人交往也缺乏客观条件和主动性。一句话,成长遇到了瓶颈,急需要参与到新环境。这就是我们坚持尽早送他去幼儿园的初衷,而老人对此多少有些不理解,认为家里明明有人带孩子,还要花钱请人带,自然少不得解释一番。

今天,他就要独立与一群陌生人相处好几个小时了,我对此心里忐忑不安,妈妈也说不敢问怕心软。不过,我还是让妈妈问一问,叮嘱一下注意事项。中午问了一下班主任老师,老师说,除了一开始有点闹,后来就好了,当时吃饭睡觉去了,一上午也没有尿裤子。心下稍安。

晚上回到家,吃饭中跟他聊聊,问他幼儿园好不好玩,他说好玩。问他明天要不要继续去幼儿园,他说还要去。嗯,这是个不错的开始。接下来能否坚持一个星期、一个月,走着瞧吧!

游乐超市“补个票”

老婆下了班就去修习瑜伽,晚饭不回家吃。好在停止了绵绵细雨,我回家也能不那么晚。十多天的湿润闷气让人出门不得,瞅着这雨歇时候,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带出门去。

穿着两件衣服,骑上了扭扭车就随我下楼了。问他去哪里,仍是往小区大门口方向,一路上感觉风吹得有点凉。到了超市门口,把扭扭车放下,小车就往下溜,他抓住往回拉,一松手还是溜,他就把车头别在了门外一旁的货架腿空档里了。

进了超市径直去了玩具区,就像是检查自己的藏品。从货架上取下来,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它放回去。也会一屁股坐在一个洒水车上,拿起汽车图册翻了翻,一根手指使劲儿点在大众那面,大声笃定地叫道:大众!其它的兰博基尼、法拉利的,他倒是老老实实地说不知道,只在我告知后念叨着跑车。就这样,所能够到的玩具,都被他这番鉴赏了一遍。要他走,他就抱怨道我还没有看完呢!

好不容易心满意足地离开,继而逛到了散装米斗,趴在高他近一头的米斗沿儿拿起里面的杯子、瓢盆又玩起来。我在边上不断地防范和提醒不要把米弄洒了。几个米斗玩了两圈,终于走了,在这期间难免崩出几粒米的。

接着逛到了另一玩具摊儿,那里只是在货架下面放了一排的小玩具。非非拿起上面的车子立马放地上让它跑起来,一会儿又拿起球摔地上看着它一闪一闪。一会儿又把所有的车从托盘上取下来搞成个车队,不想让他玩得太放开,就让他把车子放回各自的卡槽位置去了。下楼就奔超市来,玩了好几十分钟,于是心中一动,就对他说可以买一个玩具,让他自己挑。其实,如果我不说这个话,一般他也不会要求买的。这次让他自己也选择一下,最后还是拿了个黄色的越野车。

付款出门,他只顾着玩具,不管扭扭车了,我也不为难就帮他拎着。到了楼下,妈妈说马上就要到了,于是等着,在大厅玩他的新车,并不放在地上,而是拿起车就在墙上、灭火器箱子上,后又去了一边的乒乓球桌上,他开起音乐,兴奋地跳跳舞,拿起车子飞来飞去,直到妈妈的到来。一起回家,洗洗睡了不提。

这一晚我们爷俩融融相得,没有一丝火气,我温言相对,他也头脑清晰、欢欣愉悦、不任性吵闹,蛮好的。

孤身携子敢登山

宅人平素懒出门,感觉对儿子不住,所以想想一定要常走出去,例如爬个岳麓山。昨天一放假,立马动身准备好东西独自一人带他直奔岳麓山。

距离南大门尚有一段距离下了公交车,拉起小儿的手走过去,走了一段儿后,他叫着没有力气了,也不说抱抱,只是拦着我的去路。心想此去一番“长征”,让他独自爬上山上是绝无可能的,于是也不似平时坚持让他走,就这样走走抱抱地来到了山脚下的东方红广场。

之前自然是带他来过的,问他有没有来过,他说没有。到了毛泽东雕塑围栏处,之前“手手相护”雕塑碰到的小哥哥也来到这里,一下子就从围栏空荡钻了进去。我儿自然效仿,随他钻进去了,两人在里面围着雕塑呼朋引伴地跑上几圈,我在一旁,一会到这边一会去那边,好眼不离人。不想,他们竟然从里面钻出来了,我便顺势叫他跟哥哥拜拜继续征程。

从这里算是爬坡了,在到达南大门之前,抱了一会儿,他下来对着路旁的三角锥一通击打过去,意兴盎然。到了门口,给他拍了一张照片立即右行去往爱晚亭。抱着过去,坐下来休息,穿新鞋登山的错误显现,右脚后跟磨痛了。心想要不要就在这里玩一会儿就回家呢,但心有不甘,目标既定岂能因为这点小问题就打退堂鼓?心念一动,在脚后跟各垫了一张湿纸巾,问题解决。

继而上清风泉,要爬阶梯,他不愿意,小不忍则乱大谋,也就抱他上去了。桂花树下桂花香,放下他,他忽地来了兴致,径自爬上了最陡的一段阶梯,爬了三分之一,坐下来休息,吃吃柚子,随后不愿意走了。后来找石头来了兴致,借着这股劲儿,又走了一段路,到了半道,他坐在石路上,手里拿着个一块木头在一边扒啦扒啦的。

此次爬山不赶时间,随他磨叽,不乐意爬了,我抱着,有兴致自己走就顺势鼓动,一路上只走直上顶峰的捷径。到了最后冲刺阶段,已无石阶可走,抱着他就上了根阶土路,走上十多米,停下来呼呼地喘气,听听心脏怦怦声,再上一段,歇息后小家伙竟然自己走了,缓步于山林,抬头看到有树系一红带,上曰百年招银林——要到山顶了。一鼓作气,小儿也自己爬上来了,在一团团的混凝土鹅卵假石间走来走去,好不高兴。

抱起远眺河东,他兴致缺缺,让他坐在山石上,给他拍了几张照片。买了一根肉肠,再去了观景台,看了一会儿,当日天凉气爽、略有雾霭,目力有限,买了观光车的票,就下车去了。登山已是穷尽了力气,哪还承受得了一番抱他下山呢!呼啸山林景抛后,没一会儿就回到了岳麓书院后停车场,时值两点,还没走上两步路,他就抱着我哭闹了——哎,要睡觉了!果断打车回家。

此行爬了山,喂了野蚊子,他胳膊、我小腿好多蚊子包的。所谓,孤身携子敢登山,喂完蚊子把家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