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可为不蛮干

孩子有时候明明会做却极力抗拒,还急呼不会不会,例如要上厕所他就是不愿意自己脱裤子,其实他高兴起来自己很麻利地就解决了,在幼儿园应该也是自己解决的,故而,一次我把他关在卫生间里让他自己做,他只是嚎啕大哭,结果半个小时后我败下阵来,只得承认强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强制虽然是一种手段,但是这种粗暴无疑会伤害孩子的心灵甚至亲子关系。那之后,我苦恼地拿起《捕捉儿童敏感期》那本书,其中提到了安全感,也发现了一个词秩序感

亲子间怎样才是理想的状态?良好互动,没有火气。啥叫良好互动?就是可以有效沟通,通情达理不任性。啥叫没有火气?就是不要面目狰狞,情绪失控。

于是,当下我不再强制他做什么了,只当是顾及他的安全感吧!而他的秩序感也越来越明显,他能做的事情一定要由他自己做。举个例子,就说我跟他一起洗澡,先把淋浴花洒打到水龙头档用澡盆接水,接完他自己换档到顶上的花洒,甚至在自己尿尿后盯着我也尿完再冲水。

为了树立规矩避免彼此任性,便事先讲明条件,例如晚上给他读绘本,说好读两本,让他自己挑绘本。读完一般都要说还有读,甚至要把那一二十本都读完,我自然拿他答应的条件拒绝了他,一般来说他也就来一句“好吧”就接受了。由于绘本很简单,他也看了许多遍。在给他读书的时候,我发现他对画面上观察挺仔细的,我讲解自然也不仅仅是照本宣科,而是一通串讲,例如讲到忙碌的公交车里给老爷爷让位子的问题,我就告诉他他当下是不用让位子的,考虑让位子需要等到自己刷卡上车的时候。有时也会结合上他看过的动画片,例如熊大熊二是不是住在洞里。

心情平静或略有兴奋,还好说。发现有两个情况就很难办:一个是他拿手机看视频,甚至是看游戏;另一个就是他玩嗨了的时候。此时就很难讲道理了,即便是说好的也会反悔哭闹,就像昨晚楼下玩水枪,我已经退让许他多玩一壶,结果还是不愿意回家,这时候只好由他妈妈好一顿安抚了。

其他近况:

  • 腿矫正器不戴几个月了,看来要浪费了。
  • 现在会说的英语单词还是数字,最溜地从 one 说到 five,勉强说到 ten,以前老是说 OK 的,现在对它完全没反应了!

第一次上英语课

儿童节将至,商场搞活动:玩具打折。于是在孩子妈的号召下就去了,想买的乐高不参与活动,而且看起来不错的要六岁才能玩(约四百,真不便宜),三岁玩的看起来也没意思。结果买了一个不参与活动的足球,因为他在幼儿园常常爱抱着大球,甚至是同时抱两个。

出来之后,在我打滴滴联系司机的工夫,有个发广告的女性就过来了跟孩子妈说话,结果预约了 Vinston 英语的试听课,顺便送了一个小礼物。上课就在今天上午十点。

周六睡到八点被小家伙碰醒,但是仍瞌睡,继续眯了二十分钟,算算十点钟要上课,洗漱、穿衣、吃早饭、赶过去、找地方时间上委实紧张。于是,早饭买了点早点就打滴滴去了,还好九点半就到了附近,从容地找到了地方。

到了试听教室,一个本土女老师过来要儿子选名字,结果滚动到了 Jeff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了电影《回到未来》里的大块头笨蛋 Jeff(记错了,那人叫 Biff )以及《黑衣人》那个叫 Jeff 的大虫子,所以我拒绝了,还是用我给他取的英文名 Felix 吧!

本土女老师请来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不知是从 Britain 还是 South Africa 来的胖女人。然后给四个孩子上课,其中两个是约莫五、六岁的女孩,还有一个可能不到三岁的小男孩。英语老师教了六个单词:One、Two、Three、Four、Five 和 Fish 。在与老师互动的时候,两个小女孩都很积极,照做地很好,我儿害羞地两手做望远镜状不正面回应,更是没有发声。一旁的我双脸红烧、不忍直视。

有时候他回望背后的我,我按照要求假装不看他地做透明人。随着根据屏幕上鱼的数量按相应的数字环节的有效完成,慢热型的娃终于找到了点感觉,配合好了起来。至少看起来过得去了。

大约四十分钟后课程结束了,然后本土老师把家长遣走,留下孩子们,事后才知道是玩贴纸游戏。至此,课程全部结束。

语言还是要学的啦,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做呢?不太清楚。考虑给他看看原版的小猪佩奇和看些英文绘本吧!至于上课,感觉还有一点早,那个最小的男孩整个过程基本上是躲在家长那里,偶尔地完成一次互动,看来,能够可靠地有效互动再考虑上培训班吧!而且由于给他的英语熏染不足,一开始就来英语,娃儿感觉有些懵。

童年快乐不应求

父母过来带孙子,既解决了带孩子的问题,也顺便成全了我及时行孝的念想。如今想来,自打上初中,除了寒暑假,哪还有现在这样可以天天见的机会?超过百天的共同生活可谓在阔别二十三年后才有缘再度开启。

很自然地,偶尔也与二老谈及养育孩子的问题,他们也承认当年忙于生活而对孩子过问很少 。记得有一次年幼的我被放在床上不小心掉坑里了,不知是否险些没命,反正挺让人着急的。听老娘说我那时候是没有爷爷奶奶帮忙看护的,因为那时候都忙着干活。以前我也谈到《我的父亲》这篇作文,文中竟然没有父子间直接的互动交流,虽然记忆往往偏颇不够全面,但这多少反映出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下的我们的生活状况。

现在,我回想着儿时的岁月,希望可以从中提取出些许的价值以供参考 。不回忆则罢了,一回忆我就想起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的两句话。男主角保尔·柯察金说:当一个人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而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会因为懵懂无知而悔恨,也因为冲动任性而羞耻…这般自我评价,并非要否定自己的人生轨迹,更不是否定现在的生活,只是遗憾于自己荒废了早年的许多时光,即便是当年有心也恐怕难以改变什么。

具体说说两件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小学教室课桌凳都是两人合用的那种长桌长凳,所以同桌往往也有着划分楚河汉界的“争端”吧!不过,我并非要说这个,而是说那长凳,在那偏僻的小山村,桌椅板凳损坏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有些长凳的腿是活动的,甚至一提凳面就会掉!当我右手托起长凳下面调整前后位置的时候,中指头节一侧立刻被挤出了一公分长的血泡。那想必很疼吧!不过,如果疼为什么会想到用生锈的铁钉刺破血泡呢?!不知怎地,或许是压得麻木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当时也压根不清楚要打什么破伤风!健康意识压根儿没有,以致养成了麻痹大意的侥幸心理,去年脚掌被铁钉刺伤不是也没打破伤风吗?!

继续阅读童年快乐不应求

衣服应该穿多少

这是要讲怎么穿衣打扮?当然不。在物质丰富的今天,不说穿完全相同的衣服,就是近似的也会被叫撞衫。况且,穿衣打扮都够专门出杂志了,哪是我等毫无经验可言的人可以随便置喙的?衣服的最基本功能是保暖和遮羞嘛!遮羞很简单,别袒胸露乳光屁股就成。一般人日常穿衣也不可能太“惊险”:一俯身就露点,步子迈大了就走光。所以下面来讲讲保暖的问题。

仅仅为了保暖本身就不简单,这涉及到季节、天气、环境(例如室内室外和有无空调)、年龄、体质、静坐还是多动(是否体力劳动者),衣服的材质等等。受多变天气影响,三四月乱穿衣现象很是普遍。所以,什么天气穿多少衣服其实挺个人经验的,上限是不要出汗,下限是不至于冷得坐不住甚至着凉感冒。

有了孩子以后,由于需要知道应该给孩子穿多少衣服,所以在穿衣上自然就很是留意。老人家一般都倾向于把孩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唯恐冻着了,其实热得孩子身上汗淋淋地还不照样会着凉?甚至婴儿都可能被裹出个“捂热综合征”来。穿衣来自个人感觉和经验,所以新陈代谢率降低的老人觉得自己冷,孩子也一定冷,虽然可以理解却不可取。

由于关注了这方面的知识,了解到了给孩子穿衣的基本原则:第一,按父母的标准给孩子穿衣,而不是按照老人;第二,穿衣服可以偏凉些,因为孩子的新陈代谢率更高和活动量更大。而在这两条原则之下,还有简单的检查方法:摸孩子的手和背检查冷暖。

这些年来,我穿衣基本上上下都不超过两件,适应零度到四十度,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上身增加到了三件。有人会说身体很好啊,其实不然,保暖内衣加棉衣就挺暖和,到了办公室还有空调,所以问题不大。低于十度就得穿保暖内衣了,十五度时穿两条裤子的话就包括秋裤(不知道为什么秋裤这么招人嫌弃),二十度时可以穿一条裤子和一件半上衣,二十五度就可以单衣单裤了,过了三十度得换上短袖。

以上就是我大概的穿衣习惯。老爹老娘在同等条件下一般会至少多一件衣裤。对我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让孩子比他们少穿一件衣裤对他们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吧!早前就说养孩子吃喝拉撒都是较真,看着孩子穿多了然后一背的汗也对老爹老娘说了许多次少穿点、少穿点,老爹还说因为我们给孩子脱衣洗澡太大胆导致孩子经常咳的,其实在我看来,不是受凉而是因为天气热了喝水少才会干咳的。

把生活习惯总结了明确下来,随“时”检验完善,这也是个办法。关于穿衣服问题,气象预报一般会有穿衣指数,如果有耐心理解和实施,也是个好办法。

三岁小孩的“马拉松”

近些天,有个儿时朋友要去参加了马拉松,孩子幼儿园也搞个亲子马拉松活动,因为是周日上午八点多就得集合,我有些抵触情绪,不过,老婆毫不犹豫地给报名了。

自减重计划以来,一旦天气允许,我基本上都会下楼跑步,自然就带上老婆孩子一起了。还好,昨晚称重,按记录数据来说,减轻了 0.9 千克,超过计划预期了啊!不过,由于这点重量影响因素较多,也未必可信(虽然我尽量在几乎同等条件下称量的)。那就看看本月下来的累计减重吧!

言归正传,因为今天有事儿,待闹钟一响,我磨蹭一会儿就起床了,娘俩儿照旧呼呼大睡。结果等娘俩儿起来,时间来不及了,把早餐带上就赶去幼儿园了。签完到就出发去活动场地。一番讲话、热身过后,终于开始赛跑了。

还没走出三、四十米,儿子就闹着走不动,我只好拿出背包里的一包杨梅给他,好转移一下注意力。因为之前老师有说不要背孩子,我想想也是,既然参加了这个活动,想着他平时的偷懒表现,让他老老实实地跑步,那是不可能的。心下定了一个目标:他从头走到尾就是胜利!用不了两百米,我们仨就落在了最后,我向儿子竖起来小指淡然地说:我们稳得倒数第一了!一旁的老师倒是好心地说还没到最后冲刺呢!而我则想着有生之年一直以来都致力于追赶,这种沦为最末却心中淡定的感觉倒是未曾有过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冲锋在前带路,孩子妈带着他,鼓动着。待他吃完了零食又要闹,鼓动加诱惑地叫他跑到我跟前就给他了一个苹果。苹果果然诱惑力不够,还没吃一半,儿子就对妈妈说他心脏不舒服动不了了,几米外的我听了不由也感慨,他为了偷懒,真是耍尽手段。许久以前,为了让爸爸妈妈抱,最开始说没力气走不动了,几天前说他腿疼走不了了,到了今天,又开始扯心脏受不了了,接下来看他还能出啥幺蛾子借口。

继续阅读三岁小孩的“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