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育儿专题

男孩子就是要有个车

其实在很久以前就起意给娃买个自行车,只是他兴趣缺缺,也就没有下定决心买。

近来,玩伴中骑自行车的越来越多,他也偶尔上去骑一骑,虽然还骑不好。这让我们感觉到了时机成熟了。几天前,老婆在网上看了一个 14 吋适合 4~8 岁孩子的,也按娃的要求选了红色。不想一个小小的自行车,价格上倒是与之前买过的自行车相当(该自行车已扔)。

周末自行车一到货,待娃睡下,我补了几十分钟的下午觉后开始组装。自己动手还是不难的,自行车的主体部分是组装好的,只要安装车把手、辅助轮和脚踏板。随后自然是一番调整:车把手的高度,车座的高度,刹车的行程,辅助轮的高度。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拧紧的,例如前轮刹车片。

当天晚饭后,刚到楼下让他骑车,赶紧拒绝说不会骑,十分抗拒,甚至闹了几分钟脾气。然而,好生劝慰后,不出 20 米,他就可以坐在车上有模有样地蹬起来了,当晚玩得不亦乐乎。回家的时候问他还要不要骑,答曰还要!

由于自行车是自己组装的,就像是做售后服务工作一样,连续三个晚上我都跟着,看看骑车的姿势是否别扭,骑行是否费力,刹车是否灵敏。后续又进行了一番调整。不过,还是发现有个问题,就是自行车骑起来感觉不是十分灵活,有些费力。问娃如何,娃说不费力。自己手摇几下,感觉还挺灵活,就是车轮的惯性有点大!

只要外面晴好,他就会骑车下去,上坡的时候,他不会侧面牵车,要么跑到车后推上去,要么直接跑前面拉前轮,吭哧吭哧的,看着不禁莞尔。就之前骑扭扭车,一副巡游的模样,玩得很是开心!

男孩子,就是要有个车!

不生气!不暴力!

人不能只有一副心肠,否则,不可能做到处处适当。月余前在工作中发了两次火,一次是由于同事不愿进行起码的配合导致我的工作不能开展(后来得知他打了辞职报告);另一个是把我原先确定好的设计条件给随意修改了导致我的设计全部报废,而且在此过程中一点都没有知会我一声。这两件事情的共同点在于对方没有团队合作的意识,这是令我恼火的主要原因。

不可否认,我真地失态了。事后反省,在处理问题的时候,我这种直肠子的做法是不对的,太容易被激怒了,当时的情形确实与我平时的和风细雨作风大相径庭。再后来觉得,那或许跟当时教育孩子的方式有些关系。

教育孩子的时候,我提出的要求,是他已经能做到的,如果他吊儿郎当地磨蹭,我当然不会跟他虚与委蛇,而是果断地严肃批评。当然,那阵子已过,你这边狂风大作,他那边却是浑然不觉,没用。

近一个月来,我已经改变策略了,不再直肠子应对,毕竟大怒伤肝,对身体不好。如果事情发展过程中总是气氛紧张、情绪失控,那说明做法肯定是有问题的。

现在对他的状态还是八成满意的,主要是已经养成了一些习惯,例如自己去尿尿、拉粑粑、洗手、刷牙、穿脱衣服。拉粑粑的时候自己坐在成人马桶上,双脚不着地地双手撑着,就叫我们出去,说臭,待拉完了就叫我们给他擦屁股。洗澡的时候还是比较贪玩,也就让他玩一会儿,把洗发水沐浴露拿给他,他也会压出来往身上、头发上涂抹、揉搓,虽然做得还不够好,却也有了些许模样。洗完澡接着刷牙,他边刷边念叨着“牙缝”——要刷牙缝,现在又告诉他还要刷牙周,只是尚未掌握。

临近吃饭的时候,他如果正看着电影被我们叫去吃饭,他一般都会闹脾气,抗拒着不去,还哭闹着要继续看。虽然因为电视被关过会儿会妥协过来吃饭,但效果不太好,看来只能在临近饭点儿的时候避免做一些花时间的事情。一般来说,他认真吃饭起来,还是挺好的,尤其是他饿了的时候。

为了避免强压,现在采用这样的策略:事先讲明,例如可以再玩两分钟,或由他提出的拼好图块,然后就去洗澡,当时间一到如果照做便好,不做的话,我就会以打屁股威胁:只要我开始数一二三,他就立马叫着不要数了,继而马上去做,例如洗澡前自己脱衣服。父亲还是要有威严的,不然镇不住。为什么我开始数,他就立即反应?因为他清楚,爸爸是会真动手打屁股的(之前也轻拍过他的脑袋,但为了避免习惯了失手,还是不再拍头了)。

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还是要树立起一些原则。给孩子讲解故事,自然是谆谆教导、极富耐心。在行为引导上,事先讲明,说到做到。当然这是指对他的要求,如果让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那就几无可能了,强扭不了只好随他。

其实我并不惯于或愿意严厉待人,严厉之余常会心中不安。而强压的效果很是不好,孩子崩溃,我更恼火。事若至此,说明已经触及当下的极限了,只能转向怀柔温和做法了。

对待孩子,不能一味儿讲爱和宽容,也不能一味地严厉和鞭策,总要在需要的时候采用合适的策略。好难!在把“直通廊道”改造为“城府”、留下进退余地之前至少先做到一点:不生气,不暴力!

事不可为不蛮干

孩子有时候明明会做却极力抗拒,还急呼不会不会,例如要上厕所他就是不愿意自己脱裤子,其实他高兴起来自己很麻利地就解决了,在幼儿园应该也是自己解决的,故而,一次我把他关在卫生间里让他自己做,他只是嚎啕大哭,结果半个小时后我败下阵来,只得承认强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强制虽然是一种手段,但是这种粗暴无疑会伤害孩子的心灵甚至亲子关系。那之后,我苦恼地拿起《捕捉儿童敏感期》那本书,其中提到了安全感,也发现了一个词秩序感

亲子间怎样才是理想的状态?良好互动,没有火气。啥叫良好互动?就是可以有效沟通,通情达理不任性。啥叫没有火气?就是不要面目狰狞,情绪失控。

于是,当下我不再强制他做什么了,只当是顾及他的安全感吧!而他的秩序感也越来越明显,他能做的事情一定要由他自己做。举个例子,就说我跟他一起洗澡,先把淋浴花洒打到水龙头档用澡盆接水,接完他自己换档到顶上的花洒,甚至在自己尿尿后盯着我也尿完再冲水。

为了树立规矩避免彼此任性,便事先讲明条件,例如晚上给他读绘本,说好读两本,让他自己挑绘本。读完一般都要说还有读,甚至要把那一二十本都读完,我自然拿他答应的条件拒绝了他,一般来说他也就来一句“好吧”就接受了。由于绘本很简单,他也看了许多遍。在给他读书的时候,我发现他对画面上观察挺仔细的,我讲解自然也不仅仅是照本宣科,而是一通串讲,例如讲到忙碌的公交车里给老爷爷让位子的问题,我就告诉他他当下是不用让位子的,考虑让位子需要等到自己刷卡上车的时候。有时也会结合上他看过的动画片,例如熊大熊二是不是住在洞里。

心情平静或略有兴奋,还好说。发现有两个情况就很难办:一个是他拿手机看视频,甚至是看游戏;另一个就是他玩嗨了的时候。此时就很难讲道理了,即便是说好的也会反悔哭闹,就像昨晚楼下玩水枪,我已经退让许他多玩一壶,结果还是不愿意回家,这时候只好由他妈妈好一顿安抚了。

其他近况:

  • 腿矫正器不戴几个月了,看来要浪费了。
  • 现在会说的英语单词还是数字,最溜地从 one 说到 five,勉强说到 ten,以前老是说 OK 的,现在对它完全没反应了!

第一次上英语课

儿童节将至,商场搞活动:玩具打折。于是在孩子妈的号召下就去了,想买的乐高不参与活动,而且看起来不错的要六岁才能玩(约四百,真不便宜),三岁玩的看起来也没意思。结果买了一个不参与活动的足球,因为他在幼儿园常常爱抱着大球,甚至是同时抱两个。

出来之后,在我打滴滴联系司机的工夫,有个发广告的女性就过来了跟孩子妈说话,结果预约了 Vinston 英语的试听课,顺便送了一个小礼物。上课就在今天上午十点。

周六睡到八点被小家伙碰醒,但是仍瞌睡,继续眯了二十分钟,算算十点钟要上课,洗漱、穿衣、吃早饭、赶过去、找地方时间上委实紧张。于是,早饭买了点早点就打滴滴去了,还好九点半就到了附近,从容地找到了地方。

到了试听教室,一个本土女老师过来要儿子选名字,结果滚动到了 Jeff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让我联想到了电影《回到未来》里的大块头笨蛋 Jeff(记错了,那人叫 Biff )以及《黑衣人》那个叫 Jeff 的大虫子,所以我拒绝了,还是用我给他取的英文名 Felix 吧!

本土女老师请来了一个和蔼可亲的不知是从 Britain 还是 South Africa 来的胖女人。然后给四个孩子上课,其中两个是约莫五、六岁的女孩,还有一个可能不到三岁的小男孩。英语老师教了六个单词:One、Two、Three、Four、Five 和 Fish 。在与老师互动的时候,两个小女孩都很积极,照做地很好,我儿害羞地两手做望远镜状不正面回应,更是没有发声。一旁的我双脸红烧、不忍直视。

有时候他回望背后的我,我按照要求假装不看他地做透明人。随着根据屏幕上鱼的数量按相应的数字环节的有效完成,慢热型的娃终于找到了点感觉,配合好了起来。至少看起来过得去了。

大约四十分钟后课程结束了,然后本土老师把家长遣走,留下孩子们,事后才知道是玩贴纸游戏。至此,课程全部结束。

语言还是要学的啦,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做呢?不太清楚。考虑给他看看原版的小猪佩奇和看些英文绘本吧!至于上课,感觉还有一点早,那个最小的男孩整个过程基本上是躲在家长那里,偶尔地完成一次互动,看来,能够可靠地有效互动再考虑上培训班吧!而且由于给他的英语熏染不足,一开始就来英语,娃儿感觉有些懵。

童年快乐不应求

父母过来带孙子,既解决了带孩子的问题,也顺便成全了我及时行孝的念想。如今想来,自打上初中,除了寒暑假,哪还有现在这样可以天天见的机会?超过百天的共同生活可谓在阔别二十三年后才有缘再度开启。

很自然地,偶尔也与二老谈及养育孩子的问题,他们也承认当年忙于生活而对孩子过问很少 。记得有一次年幼的我被放在床上不小心掉坑里了,不知是否险些没命,反正挺让人着急的。听老娘说我那时候是没有爷爷奶奶帮忙看护的,因为那时候都忙着干活。以前我也谈到《我的父亲》这篇作文,文中竟然没有父子间直接的互动交流,虽然记忆往往偏颇不够全面,但这多少反映出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下的我们的生活状况。

现在,我回想着儿时的岁月,希望可以从中提取出些许的价值以供参考 。不回忆则罢了,一回忆我就想起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中的两句话。男主角保尔·柯察金说:当一个人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而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会因为懵懂无知而悔恨,也因为冲动任性而羞耻…这般自我评价,并非要否定自己的人生轨迹,更不是否定现在的生活,只是遗憾于自己荒废了早年的许多时光,即便是当年有心也恐怕难以改变什么。

具体说说两件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小学教室课桌凳都是两人合用的那种长桌长凳,所以同桌往往也有着划分楚河汉界的“争端”吧!不过,我并非要说这个,而是说那长凳,在那偏僻的小山村,桌椅板凳损坏再正常不过了,所以有些长凳的腿是活动的,甚至一提凳面就会掉!当我右手托起长凳下面调整前后位置的时候,中指头节一侧立刻被挤出了一公分长的血泡。那想必很疼吧!不过,如果疼为什么会想到用生锈的铁钉刺破血泡呢?!不知怎地,或许是压得麻木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当时也压根不清楚要打什么破伤风!健康意识压根儿没有,以致养成了麻痹大意的侥幸心理,去年脚掌被铁钉刺伤不是也没打破伤风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