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一身难分明

前天下午公司下发了一个通知,要给公司员工分配集团专用的联通手机号,具体就是联通给集团分配了以176****七位打头的一万个手机号。我们部门自然被分配了一些号码(1462~1539),紧接着自然就是抢号,微信群里大伙都发了各自想要的手机号:1500、1515、1516、1519、1520……抢得很开心!我心中一动,就选择了个没人相中的1533。为什么要选择3呢?因为它是我记忆中的幸运数字(现在怎么查好像都不对),而3占我身份证号码18位总数的1/3!而33既是AA型(除了没人想要的14打头的号,如此类型只有1500、1511、1522、1533可选),又与历史上的某个数字一致,还和纯数字Gmail的ID相关,也就下手如此果断了。

选号完毕后静下心来想想,这是个什么事儿,凭空又多了个手机号啊!我的习惯是宁缺毋滥,所以一直是一号走天下的。这状况对我来说是个难题啊!不过,受公私分明习惯的影响,心想有个公司用的手机号,下了班就关机也是个好事儿啊!(其实是妄想)

这项举措是跟公司报销话费有直接关系的,每个月都要打印发票、收集发票、统计金额、财务审核和报销报批,涉及人员多,也费时费力,为了改善流程和集势压缩成本,这就搞了这么个方案,也符合公司的利益。公司要节约开支,我也不想增加成本,就果断选择了每月500分钟、1GB流量、送1.4k手机的套餐(套餐A)。当然还有不要手机的方案(套餐B):1000分钟、全国1GB流量、省内无限流量、接听免费的套餐,只是没太着意。于是报了自己的选择:套餐A。

随后找同事聊天,说了自己不想增加投入、准备做双机党的打算,有人说那1.4k的手机发热等缺点,我说也就用它打打电话、用下热点。没过多久,一位同事说送手机的套餐超出了报销额度8元钱,我仔细一看,果然如此,于是我动摇了!这8块钱其实并非出不起,表面上不增加成本的坚持只是一种对公司行为的潜在抵触情绪使然。踌躇之际,才认真试想着后一种套餐(需预存200元),发现内容很诱人啊!还避免了双机党的麻烦。于是,果断改为套餐B。

Read More

喊出来后才从容

上周日部门安排活动,到农家乐的山庄去玩,以我平素宅在家的习性,这种活动其实是不太想去的,但是这是一年以来部门的第一次活动,不参加多少会不太好,这是到了要发扬集体精神的时候了。

像上班时候早早起床,搭同事的车去了目的地。到了那里,打了羽毛球,围观和学习了会儿钓鱼,然后围观会儿象棋,中饭后打麻将,打“跑得快”,打“斗地主”,玩得十分开心。下午逛荡到KTV包厢,又练了一会儿歌。

下面来重点说说唱歌的事儿。打小其实还算爱唱歌的,记得小学三四年级时候,我们班里有几个人在老师的鼓动下一起唱“潇洒走一回”,而我不好意思地躲在后面,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习惯,或许我的唱歌只是在流行歌曲熏染下的耳熟能详,而未有刻意练习到可以表演吧!唱歌这个“爱好”打小学毕业后就几乎消失了,真正正视它还是这两三年内的事情。

因为没有学习过,所以对怎样唱歌并不清楚,而显然未经接触学习就谈天分是荒谬的,像咱这种“奔四”的人也已然没有谈天分的必要。近几年间,因为平时说话少,更不会引吭高歌,也就唱唱低音的歌,例如姜育恒的驿动的心、再回首之类,即便如此,驿动的心中有个“而”音偏高而唱得吃力。

言归正传,待我到了KTV包厢,那里只剩下了一个同龄人和一个大我二十岁的同事,其他人则去摘草莓了,所以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就来个我和同龄人的专场,开始试了几个歌,大约在冬季、一千个伤心的理由等等,有些地方很吃力,他俩笑,我不以为意,于是继续唱驿动的心,那个音仍然过不去。老的同事提到了声带关键期吊嗓子的问题,我心中若有所悟,把嘴巴打开放开音量,继续唱下半段,果然那个音唱出来了。看来猜测是对的,一直以来,我说话只是低音,大声只是偶尔,唱歌的时候,音域比我平时要广一些,因为没有吊嗓子练声,声带难以胜任。所以,这才有了这样的标题:喊出来后才从容。没有练声便谈天分,是不科学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