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五周年

这一年来,文章越来越没有趣味了。包括本篇,这一周年来写了74篇文章(归档页可见64篇),比以往少了近10篇,数量有所下降。下面就稍稍总结一下。

一、育儿

育儿记事15篇。早在2016年10月份就说要为进幼儿园做准备的,终于在一个月前把孩子送进去了,这段时间表现也还好,还愿意去。不过,也任性多了,动不动就“我要,我要”,一不如他的意,他就仰头大哭,搞得我大为恼火,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头疼!

就在送幼儿园后,上海和北京都曝出了恶性事件,让人愤慨,更令人担忧不安。在知乎上,看到有人说,想想无法护孩子周全就不愿意生。这当然是个人选择,无可指责,不过我还是会觉得这样做就太过了,因为没有人生活在理想的环境中,没有孩子会按照父母的设想生长,没有人可以向任何人许诺绝对的安全,即便是对自己,所以,生活要继续,努力要持续,斗争也要坚持。

二、电子设备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道理被咱用到了极致,酝酿了两、三年才决定买了群晖 NAS。这大半年用下来,除了自动关机四、五次外,看着设备状态没啥异常,没太当回事儿,如果下次再出问题,还是得当个事儿研究研究。前阵子致力于把经典电影高清化和配音化,增加了几百 GB ,存储空间用了 1.7 TB ,快要用到一半了。

今年手机已满三年大限,原本钟情的 Pixel 价格过高,超出预算,迟迟不忍下手。不想在 N5 碎屏后短短两三天内果断入手了入手 Pixel,虽然便宜地出乎意料,但有时候我们就想,没有人会完完全全了解自己拥有的东西,用得没发现异常也就无需深究了吧!

三、生活

复制了那么多科普,用上了吗?是按照科普的观点来,还是沿袭旧有的习惯?我决定还是有必要、有意识地检验检验知识。

平常我们都爱讲一个段子:得了感冒,不吃药七天才好,吃药的话一个星期就好了。近来发生了感冒的症状:浓黄鼻涕。回忆下过往感冒经历,好像一有症状就吃药的,只想赶紧灭了它。如今就着这机会,重温了一下普通感冒的知识,决定不吃药,结果显示从11月22日有症状到27号症状基本消失用了六天的时间。而在此之前,也有意识地关注病情和用药过,例如感冒偏逢空调冷。 Read More

Logo设计 Ⅳ

身在汽车行业,纵然没有应用的可能,也会瞎琢磨设计一个汽车标志,觉得很有趣!下面简要说明:

  • 使用椭圆轮廓:椭圆代表无限的宇宙,没有局限(看着物理宇宙学的那张可观测宇宙的图片,我就决定采用椭圆这种形状了,高度设定为长度的黄金分割点的0.618倍);
  • 主要设计元素:Georgia 斜体小写字母 f ,形似冲上云霄或翱翔天际的雄鹰,当然来自方的首字母了;
  • Logo寓意:冲上云霄无局限,天高地阔任遨游。

之前发布后,还是忍不住琢磨要改进,如果自己都看着不满意,那就失去了最大的意义了!趁着月底的工夫,咱进行了改版。不再使用羽毛,简化图面,修改了飞鹰的体态,不再像博友所称的“火箭”了。

Logo

三维效果: Read More

博客四周年

四年前,临近“世界末日”只剩下两个星期的时候,我激动万分地创建了这个独立博客。这当然不是我的第一个博客,早在多年以前,先后用过Blogger、网易博客、BlogBus,只是从来就没把它们当回事儿,更是未尝用心过,也就不作数了。“世界末日”来了,咱也来个“创世纪”吧!

第四年里,越来越正经,就连本博开始一年半期间不太用心的文章的标题头加注个“水”。一开始喜欢复制,博客充斥了许多别人的东西,经过几番清理,都转移到“剪报”去了,虽然手工操作比较原始,但阅读一遍加深下印象感觉也挺好,而今那俩儿也过了“使劲往里塞”的时期了,有那么个站点放着,也不好意思把剪报荒废了。

貌似许多博客都要来篇“不忘初心”的自我勉励文章,我却不太稀罕写这个。博客,既是我的会客厅,也是滋养我的沃土。滋养既来自我的生活记录、内省整理,也更来自博友们的评论。博客不仅仅是日记本,更像是曹雪芹批阅十载石头记的悼红轩,因为他有读者,有可以提议改稿的读者朋友,十年辛苦不寻常却也不会自伤无聊。虽然,你我既成不了曹雪芹,也成为不了脂砚斋,但是这种陪伴的做法倒是可以学上一学的。 Read More

Logo设计 Ⅲ

2014年4月份设计了第二个Logo,寓意“四面出击、五颜六色”,是第一个Logo的升级版。然而,随着设计之初的意图在使用中渐渐淡化,新的想法冒了出来,渐渐酝酿出这一版的Logo。

一开始我模仿着Blogger的Logo,使用了方的拼音首字母“F”,后来的升级版也是如此。后来我就想啊,不对,作为一名中国人,虽然拼音也可以接受,但是毕竟只是汉字的辅助,既然要突出“方氏”,就应该以汉字“方”作为图标的主要元素。

方是个源远流长的姓氏,如果按姬方叔这一方氏正宗来看,也早在西周就有了,当时使用的大篆,待秦始皇统一文字为小篆(书同文)。故而,我就在甲骨文、金文和小篆中挑选了“姿态优美”的小篆。绘制出的图形不使用圆滑等宽的线条,而采用“刻画”效果,更耐看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