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只是个工具

今晚,一位朋友突然跟我谈移动互联网,说了博客、聊天室、QQ、论坛等产品的衰落或死亡,又提到微信的强势崛起和移动互联网的未来等等网上热炒许久的观点。交流最终不了了之,期间,我不是觉得他说得不对,但感觉有些人云亦云,缺少了自己。当然我不会因为他提到博客的死亡而有所抵触,毕竟,独立博客在许多年前就已被判死刑了,如今,连牛博网都“因为没有人看博客了“而关闭了。作为一名普通网民,互联网的未来如何我说不清楚,但是我还是有着自己的感觉。

去年,移动互联网便已炙手可热了,大佬们都在抢入口,甚至都做手机——内嵌自家的应用或深度定制。我们也被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惊叹移动互联网的到来!然而,作为一名网民,这些与我何干?

诚然,智能手机和3G网络(无线网络/Wi-Fi)的大力发展让手机变成了电脑,将网民从电脑前解放出来。移动互联网的优点我想大家都清楚,例如吃饭前不是祈祷,不是热情寒暄,吃饭中不是推杯换盏客气让菜,而是拿起手机对着饭桌一顿拍,发微博、发微信,各种晒。人们已经通过网络实时与亲朋好友交流互动,有些人过来捧场,有些人视而不见,有些人心生反感,众生态。生活中,很多事往往没什么价值、意义可言,大家一起玩也就图个热闹开心一下,玩的就是个圈子。

世纪之初,QQ聊天盛行,加好友,没日没夜地聊。那时候,别说手机了,电脑都很少。后来,电脑和网络的发展,Web 2.0到来了,论坛、社交网站、博客、网游等发展起来了。当年混贴吧时也交了一些朋友,上面提到的朋友也是在这期间认识的。贴吧玩够了,微博又出来了,玩了一阵子,感觉没意思,也就”僵尸“了。现在,我在用老僵尸产品:博客。

至于互联网大佬们抢入口、夺用户,与电信运营商的利益之争,与我何干?手机也好,电脑也罢,不过是个工具。应用还是浏览器,不过是个载体,内容还是那个内容。互联网活动是人的活动,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圈子,网上也一样,网上不仅有碎片化的嘀嘀咕咕,也有思想的表述,各取所好而已。

不为利而写博,才是真正的生活,而非戏耍。戏耍总会见异思迁,生活终有博主的坚守。爱玩的人玩他的圈子,写博的人也有他的朋友。互联网只是个工具,只要我们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才不会人云亦云、迷失在它的日新月异之中。

读邓小平时代

邓小平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的走向,也改变了每一当代中国人的命运。解读邓小平的政治生涯及其行为逻辑,就是解读当代中国,解读个人命运背后的历史变局。

第一次读此类的书..……看书过程中,记下一些引发的感想或是重现脑海的思绪:

①面对权威,至刚易折,小心使得万年船,人死了也就没希望了。

②没有人是绝对的强大,减少敌对,才能聚力成事!

③欺负人的人往往不会记得欺负人的事,而被欺负的人却因耻辱而铭记于心。邓抱着实用主义的最大理性与日本恢复正常化,当时的日本人抱有歉意而援助中国发展经济,当国人继续咄咄逼人,一副不管你如何补偿都必须血债血偿,那么仇恨姿态将扩大嫌隙,只能对抗了。

④没有外汇,如何购买国外的东西?工业产品、农业产品都没人要,不那资源换外汇,如之奈何?出卖自己部分资源赢得破局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

⑤邓在自由上持保守态度,是对党和国都是负责任的吗?如果对党国都有着极大的责任感,限制自由貌似是是更可靠的做法,反面例子近在邓的眼前,况且国人此前从未自由过。禽流感疫情爆发之后,人为了安全,不再食用鸡鸭,道理是一样的!

养老之忧

《论语·卫灵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意指生而为人,忧虑是常态的。难怪人总是怀念儿时那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了!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中国梦,退休梦,顿时心中的一丝神经被触动了!而文章中提到的一个事实更是让我从迷梦中惊醒!原来我就是那对政府养老抱有幻想的63%中国人中的一个。这个事实是这样的:

中国公认的养老保险制度,于1951年颁布,规定100人以上的企业职工,退休年龄为男60岁,女50岁。这个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退休制度,其实并不是为大多数人养老设计的,因为那时中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也就是50岁出头,而且女性平均寿命低于男性。

我们的养老制度为何而设?不言自明,养老靠政府?记得有个关于养老标语变迁的拼图,由原先的“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到现在的“推迟退休好,自己来养老”。

养老靠自己,靠什么?积蓄!怎么积蓄?投资!怎么投?买房子、买黄金(投资做生意?没精力/能力打理,风险还高!买股票?你看那股市都啥熊样了)!政府把目光聚焦在房子上,“先见之明”的人也把目光聚焦在房子上,跟着政府走,没肉吃,喝口汤总可以吧!我们不是那喝汤的人,而是被喝的汤。

寻常老百姓,养儿防老是多么明智啊!试想,待自己这一辈垂垂老矣、病卧床榻之时,靠谁?还不得靠青壮的子孙?自己的精力、气力不再,却看着儿孙长大成人,生气勃勃,这就是传承:责任的传承,生命的传承。

如果我们只能靠自己、靠家庭,谁还会顾大家舍小家?如果一个人在社会上找不到保障(养老、教育、医保等),那么,谁还会热衷于为社会做贡献、利己而不损人?因为人已经被孤立在他的家庭和周围的圈子里了。

在线与脱网之间

网络已融入了生活:聊天、社交、娱乐、资讯、购物等等。然而,工作不能上网早已寻常,如今手机也不能带了。机密与透明,隐私与监控,相互斗争不止。

如何处理网络?时间少了,只能砍掉一些网络活动,还要更有效地利用时间。本世纪初,QQ聊天极为火热,盲打也是在QQ聊天中练就的……如今,实时在线是做不到了。除了手机号码,留下来的就只有邮箱和博客了,至少还没有脱网。

那些陪伴了我十年的东西

十年之前,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通用是汽车界的老大(领军70年),胶卷要用柯达,手机要用摩托罗拉、诺基亚

十年之后,通用柯达已破产重组,摩托罗拉已成为a Google company,诺基亚还在为回归世界前五而挣扎……

十年之间,世事变迁,而我们身体几乎所有细胞也已换了一遍,但还能发现除了那些人之外,还有那么一些小东西陪伴了我十年!例如,一台CD机、一些音乐CD、一双拖鞋、还有一把接近10年的雨伞(9年半)……

十年前830元购买的松下CD机
十年前830元购买的松下CD机
CD
CDs

这三十几张CD总共花了我几百块钱吧,学生时期买的,记不清正版盗版了,只记得一张碟十几块钱的样子!几天前,突然想起来CD机还在,拿出来,充上电,放上自刻的音乐CD,别有味道!

考虑看官的感受,就把它放在最后了!不过,穿着确实很舒服,要不,照我的脾气早扔掉了!

我爱穿的拖鞋(正在服役中...)
我爱穿的拖鞋(正在服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