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袭至欲断魂

近日又出差了,去上个月那个地儿,也就顺便带了点特产给同学,相约到达当晚再一起喝茶。

出发当天,正值寒流南侵、冬雪袭至,于是始发的高铁也晚点了,改签已然没票,时间也捉襟见肘,也就不用排长队折腾了。喝完咖啡暖暖身回来继续冷等,终于上了晚点近三个小时的高铁。再一次天真得认为,行车时间不应加长,也出乎意料地晚到了八点多,接下来又是一小时的车程和近两个小时的餐桌活动,最后出了酒店门,已是子初刻,待到了酒店房间,已是时近子正。原想那点特产可以当晚交给他,错过这晚恐没了机会,心下颇为着急,故不顾念当时已晚,给他去了电话,不想未通,只好作罢。冷静下来,看来只有交给前台寄存了。上次出差,安排三天,行程尚且从容,而这次压缩为两天,紧张多了。当晚神倦体乏,脱衣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七点起来,及丑方睡的后果略有显现,神不清气不爽。早餐后办了寄存和退房,去厂家公干,又是诸般忙碌,时间有限,领导又将返程车票改签延后。下午忙完,直接驱车去火车站。中午吃饭时间,同学来电相询行程,奈何行程非我安排,个人私事只好作罢。

待同学下班去取东西,我已上车。为了取东西又是不够顺利,颇为糟心。如此一番,自雪袭以来,诸般不遂人愿,连带同学心下亦泱泱。车行人归,子初下车打的,到家洗洗弄弄,时又及丑。次日上午,昏昏然。

周末休整一番,终于好多了!子时不眠,翌日魂断!子时两个小时,一定要睡觉的!

6 comments

    1. 人算不如天算……发快递也就没意思了。
      这个概念是从红楼梦学来的,午夜12点是子正(例如卯正二刻,5点半),23点说子初是没错的,称子时我印象中没错,例如23点15分,称子初初刻也蛮奇怪的,子初刻可以有。
      才睡5个小时,我扛不住,至少得6小时。

  1. 看来很少坐条件恶劣的班次,列车一旦晚点,那么就会一直晚下去,必须避开除货运列车之外的所有列车,连进站都是最低优先级的。

    1. 尽量提前计划好,恶劣的班次坐不得!这次对天气的影响预估不足,何况这次出差不是我主导,束手无策。

    1. 哈哈,偶尔会写出来这样的东西,自己读起来还是感觉很口语化,算是随便玩玩吧!最低温度只有几度,还好有太阳,还过得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