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说性这个事儿

写在前头。

成人的学习方式大概是读书看报加实践,如果有榜样在身边对自己进行指导解惑,这实乃幸甚。然而,我却是个没有偶像和榜样的人,虽早年标榜周总理,也看了一两本关于他的书,如今想来,我心中并没有树起榜样和跟随的念头,或许潜移默化当中是受到影响的吧!

报道是表层的资讯,书籍是思考的沉淀。当下,我有种系统化自己思想观念的紧迫感,如果自己都稀里糊涂、模棱两可,如何教导孩子,给他树立起正确的观念呢?

除了亲身经历中受周遭人与事的影响,读书其实是最直接高效的途径,这是建立三观的基础。但从书籍获取知识再整理,也是个不轻松的事情,为人父母如果可以给子女树立起正确的观念并在儿女选择时给予现实可取的建议,先把自己做好才有可能。

而认识自我的第一步就是直面现实,将它写下来就有了进一步改造提升的基础,批判自己也有了具体的对象。现实之一包括本能、欲望和人性。简单粗暴地抑制人性显然是个鲧(禹父)的治水方法,只不过是用一种粗暴来回避难题而已,这是解决不好问题的。

下面就来谈谈性这件事儿。

《礼记·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意思就是说吃和性都是人的欲望,岂是可以随便剪除的?在我年少的时候,被说好(音浩)吃是令人感到不好意思的,没人愿意接受这种评语。然而,随着人性的释放,网络文化的渲染,“吃货”俨然登堂入室,成了人们挂在嘴边的自称。《舌尖上的中国》更是将吃推向极致。

口欲获得了极大的解放,性呢?中国的传统向来是对此讳莫如深的,是见不得阳光,只能偷偷摸摸地做。其实,这个问题不难理解,因为性是床榻之间的活动,是身体自内而外释放的过程,是私人的。一个男人只配了一个“丁丁”,正常情况下这种活动也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就像是一件予人无益、只关乎两个人的休息活动,只有休息好了才有更多的精力、更好的状态(消除了性紧张和性压抑)与外界相处。

据说婚姻是女人发明的产物,或许只是个玩笑。婚姻要求的忠贞和人性其实是相左的,这也是人的社会性增强和动物性削减的体现,也就是说这是习得性的,并非本性。性对象的广泛性众所周知,一个人不会局限于只对某个人才会有性冲动。在上古时代,性对象可以是祖孙、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甥舅,但随着近亲繁衍的恶果凸显,这才树立起了性禁忌,不仅以上的关系被禁止,甚至族内通婚(例如同姓通婚)都被禁止。在东周时候,国君姐妹把自己的两个女儿送给兄弟也不鲜见。人类的文明史,也是伦理建立的历史。

乱伦这个现象其实在古代神话中就有体现,例如中国所传的伏羲女娲也是兄妹婚,希腊神话中盖亚生了乌拉诺斯,又和他一起生了许多孩子。而后来的宙斯和赫拉也是兄妹关系,凡此种种是很寻常的。原本想引用一下程朱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来说伦理规范越来越严厉而违背人性的,但是因为对此不求甚解,也有人驳斥这一陈腔滥调,我吓一跳也就不敢提了。不过,欧洲的人文精神回归和国人裹小脚陋习的废除,说明在我们之前的还是存在着一个禁锢和解放的过程。

平时我也有所感觉,就是我们知道的许许多多都是理性框架下的产出,例如谁谁在什么场合说过什么话,都是形成纪要归档的。将理性套在人性上,甚至就可以在性行为上规范出一套操作规范(详见中世纪僧侣性行为批判标准),这就是对人性的禁锢。

上面是社会对待性的规范。其实跟个人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一个人可以口是心非,可以当面道貌岸然背地里男盗女娼。不过,无论如何一般人始终保有性趣是来之不易的。

首先,一个身体健康、性生理活跃的人在饥寒交迫和辛苦劳作的时候不会想这事儿,所谓温饱才思淫欲。这是生理和物质基础。

其次,精神状态。如果精神压力过大,本能就会被抑制,就难得想到它。现代人生存压力大,即便是温饱不愁,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常常会令人压抑疲惫。

再次,性/爱对象的缺乏。这可能和人的外貌、身材、财富、修养等等因素相关。这一条恐怕是比较大的问题了。除了红灯区,现在的人们从物质条件、工作性质、个人修养、家境状况,以及对共同语言上都有了更多的期望,不会轻易妥协。殊不知,没有谁是为谁而生,通常不会发生就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擦出了爱情的火花,相互许下了厮守一生的誓言并相守一生的。这种状况是概率极低的,一对男女能厮守一生从来都不是上天的撮合(所谓天作之合),而是两个人的磨合和关系的升华。然而,据说有些人怯于这种磨合,这种人期待爱情却不敢迈出第一步,这种心态就叫妄想。

最后,情趣的保持。世事繁杂,诱惑(例如游戏)也多,能对性保有一份趣味,这是一种人性和社会性的和谐状态,是人身心健康愉悦的体现。

性就像吃喝拉撒一样,本不应该是什么问题。然而,国人向来对此讳莫如深,不敢坦然面对,这种隐晦增加了性的神秘感,更在生理发育的本能催发下愈发感到令人神往。结果,本来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变成一件需要严防死守的大事,搞得孩子不能坦然应对,甚至生出了些恐惧和叛逆,适得其反。

首先,无论研究性行为(广义)存在时期的广泛性如何进一步扩展,但是从日常经验来看,身体未成熟之前是跟它没有什么关系的,对他们来说性是一种陌生的存在,在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之间就有了区分。当然,性器官未成熟并不说明不会被性侵害,人身保护的需要是一贯的。待身体成熟了迹象被孩子发现,渐渐有了这方面的冲动,这就是到了较为关键的时期了。

孩子对自己从来不会自觉有所不足,还时常做出一副其实我什么都懂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我想,这种幼稚也常是孩子的真实想法(孩子也有着孩子的现实),并非故意逗笑。这不能不提到一个被谴责的现象,有些人喜欢猥亵幼童/幼女,性的最大原则虽然是你情我愿,但是性行为对未成人身体的戕害是存在的,而诱骗他们做这样的事情是有罪的,未成年人的无知不应被恶意利用。

一般来说,成人之间,在不违背伦理道德(一些细节正确与否允许探讨)的前提下,你情我愿也算可以接受。人都有性需求,这是生物性的。然而,人作为社会的最小单位,人伦的建立在所难免,毕竟社会越来越清晰有序成为大趋势。

性是一种需求,也同样是一个主题。性满足大概有三个层次:(1)自慰,包括性器具辅助;(2)嫖,身体的接触,皮肤的渴望得以抚慰;(3)爱,心理的抚慰,甚至专注的情投意合。当今,男女之间,爱成为了普遍的追求。高明的性服务者(非服务对象的爱慕者)可以让客人在短短的时间内感受到被爱的体验,当然收费也不菲。如果这样的体验可以持续,那对方就应该支付更多的报酬——钞票、房子、车子等等。我想,当今一些女性已然掌握了这一诀窍。

社会规范的建立让性感成为易得的风景。例如年轻女子在夏天可以身着背心短裤,允许露手臂、露大腿、露小腹、半露胸脯,而不似阿拉伯国家的女性仅允许露眼睛。当然,社会规范的约束解放了对女性的束缚,也增加了对男性的诱惑,则必然需要男性增加性冲动的阈值和具备自制力。如果一个男人受本能驱使看到性感的美女便情不自禁地扑上去,这是不被社会所容的。而女性也要明白,虽然男性不应该侵犯你,但也要清楚,社会中人良莠不齐,不是谁都有这种自我约束的能力和自觉的。

一个男人如何不被诱惑而失控呢?首先,要对性本能有个清醒的认识:性是无比强大的。在意志薄弱的时候(夜晚、诱惑近身),身体的本能反应一定会令自己大吃一惊。所以,如果并不想发生什么,就要避免夜晚这个时间,要与异性保持至少半米以上的距离,如果是陌生异性至少要保持一米到一米半。如果对方太漂亮,就不要盯着看,如果香水过浓,那就尽可能保持距离,省得自己尴尬。

记得初中上生理卫生课,男女性器官部分章节就会被直接跳过,让我们自己看。性教育(或性启蒙)从哪里来的呢?一切可以找到的媒介:文学中的性描写、黄色书刊、色情图片和”爱情动作片”。

以《红楼梦》来举个例子,红楼梦本身没啥色情描写,就连贾宝玉与袭人那一小段(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很文艺地就过去了。然而,红楼梦的续作却有数十种,其中不乏黄书,就像红楼梦被改编成了色情游戏一样,《绮楼重梦》就是我看过的惟一一本非通行本的续作。

在当代,思想钳制深重的文革期间也曾流传着一本色情手抄本,名字叫《少女之心》(又名《曼娜回忆录》),可见,本性所在,拦总是拦不住的。

虽然色情作品的普及提高了人们的性唤起阈值,但是也同样让性压力得以宣泄,情趣用品/用具也丰富着性生活,甚至有些人大玩起换妻、群交等为社会道德不容的活动,即便是有某位著名性学家从理论上支持。但是,在我看来这种生物性的过度开发并不会提高个人的幸福感。毕竟,性仅仅生活的很小一部分,即便它非常重要。

满足人的欲望,一个主题可以充斥所有领域。但基于生理性的差异,成人的内容被儿童接触还是不适宜的,如果没有了父母从旁指导,行差踏错也有可能。

不过,审美情趣上新生的一代人会与我们及老一代有所不同,例如青少年对ACG及Cosplay的喜爱,这通常是许多成年人不屑于看的,但是其中性感元素甚至色情元素也充斥其间,其作品也有些逻辑性差、纯卖肉的,如果家长不能兼容并包,直接排斥之,那就毫无疑问地与孩子形成代沟,缺乏沟通平台,自然就难以有效沟通了。要知道,用成人的标准要求孩子,就像是想用Win XP系统来运行 Win 7 64bit软件,不具可行性。

如果性是解放的,那么性观念也必然是千差万别的,那么异性之间能否就此契合也需要彼此确认,否则,一个性观念保守的女性何以忍受性泛滥的丈夫呢?不过,在操作层面,当一个人还没有确定爱人的时候,是不是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及时清理掉跟自己观念向左的人,或是加以利用?成年人若仍是孩童心智,被人利用占了便宜恐怕在所难免了。

后记

这篇文章是我开博以来最长(超过四千字)的一篇,也花了我几天的时间,一如之前的那篇《何以不朽》。性本质上是非理性的,让非理性的感觉充满快乐而不是相反,则需要我们看清自己,擦亮双眼。成人世界段子盛行,也是情趣的体现,但它只是浮于表面的虚幻。我试图揭开这层华丽多彩的面纱,吹散氤氲山中幻变的雾霭,令它露出其真实面目。抓住了它,再回到表层,才会区分虚情还是真意,是事实还是逗趣。也才能让生活简单起来,给人性以适当的释放空间。

24 comments

  1. 对不住,说实话这么长的文章真的看的不仔细,不过我还是看完了

    “如果这样的体验可以持续,那对方就应该支付更多的报酬——钞票、房子、车子等等。” 然而很多期望享受对方提供钞票、房子、车子的女性,并没提供持续而高潮的性服务水平

    1. 你能看完这篇就很了不起了!服务水平未必是性技巧,也可以是卖萌撒嗲扮清纯。人终究是现实的生物,供需平衡被打破也没啥奇怪的,这条路上喜新厌旧才是常态。

  2. 看到这个标题我立马就进来了。
    话说楷体看起来还真不错,为啥评论头像不做一下处理,都是叉叉,你们都扶着梯子上网么。

    1. 整天翻墙,对这个头像失效还真不敏感了。嗯,得空把它处理一下!

  3. 博主竟然也开始研究这方面了。我有两个相关的域名【烟花女】【龙津女】,看了这篇文章,就有了大致的建站方向了。

    1. 不,我并未研究过这方面,只是写一写这许多年来在这个问题上的一点认识。算是个总结吧!老王啊,你玩得真嗨皮!

    1. 消肿之后才得明悟,你这境界蛮高的。每次XXOO都是一次礼佛,哈哈

    1. 那就先致力于升级吧!基础都没有,更多也难以有暇顾及。

  4. 《少女之心》好不容易从表哥手里偷出来,看完失望极了。倒是上初中那年《废都》被禁,大开眼界。红楼梦那一小段,反复看了十来遍啊。最后通读原著也是看过了十几部“同人”之后倒逼回去的。
    中国历史上一直对性进行压抑,我觉得是跟封建道德相辅相成的。三从四德嘛,你随便搞搞想结就结想离就离,让姻亲关系还怎么维持。尤其是宋朝之后,把女人都圈起来了。朱熹真是个天大的王八蛋。
    不过到自己头上,想起家里是个女孩,就头疼。

    1. 少女之心确实没啥看头,废都我也看过,主角是庄之蝶吧,不过,上面到处都是此处删除多少字的。把红楼梦当色情小说看还不如看西厢记,淫邀艳约的。
      女孩也就是多操一点心,对孩子都一样的。以后男女平等意识更强,或许女孩都爱主动了呢,倒是我们都是被讽为老古董了。

  5. 说性不只是啪啪啪,那是一种成熟,知道《少女之心》这本书,又是另外一种成熟,写这么多字并且”理性知性”,更是难得可贵,拜读了,谢谢。

    1. 谢赞。咱也没有对这方面进行过研究,纯感觉,或许可以反映一点70末80初这群人的思想观念来?

  6. 「我想,当今很多女性已然掌握了这一诀窍。」这句话可能有点政治不正确…毕竟算到比例上的话其实并不是一个很显著的群体,「很多」会产生误解。

    我觉得对于sex的「教材」应该说国内的影音图像管理的分级制度也有责任,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事情在广电总局丝毫没有动静。文化市场其实算不上繁荣,关于sex的东西就更少了,人们只能靠舶来品来「学习」…

    1. 好吧,把很多改为一些了。其实,写的时候就有所感觉,但是这个又不意味着较大比例,只是说绝对数量还是不少的。呵呵,你看得真仔细。

      分级制意外着啥呢?意味着承认人们有淫荡的权利,色情是合法的了。而执行又必然走样,所以贻害无穷,政府大概是这样想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