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

人都有求真的需要,在闲暇之余会想知道跟自己相关的事情,这是内在的、自发的。在半个月前无意中引发了观看《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兴趣,昨天才把这48集的电视剧看完,自然要写上一写了。

首先,像我们这样生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的一代人,既没有经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奋斗、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也没有经历建国后当家作主建设热潮,也没有经历大跃进之后的“三年自然灾害”,也没有经历“文化大革命”十年中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批斗权威揭发亲人的内乱,也未在80年代留有多少改革初期变化的印象,青少年时期的认识毕竟有限,更是在一心向学途中,对国家大事知之甚少,感受自然也多不起来,但时代背景下的家庭生活和周遭环境多少还是深入骨髓,留下记忆的。在我看来,没有了亡国灭种、没有了革命激情、没有了阶级斗争为纲、没有改革开放初期的质疑,我们直接就是拥抱了科技,一头扎进了互联网的生活中来,我们没有以政治挂帅的思想本能,没有明天就要打仗的危机感和紧迫感,我们有的是努力学习、工作,致力于安居乐业,在和平和发展中享受生活、享受一世为人的幸福快乐。

当然,我们也有着我们的现实,我们要找工作、要买房买车、要自己规划和思考着自己的生活和人生。也在这个现实中形成了我们的兴趣爱好,和所谓的“次文化”。这一步电视剧,看完后的感觉就是这确实是一部政治电视剧,也致力于把这8年(从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到1984年10月建国35周年国庆阅兵)共产党中央人事变化和国策出台过程进行了还算生动地讲述。当然政治正确是必然的,对历史的整理是很“干净”的。

这部电视剧(不是纪录片)给我的感觉是,国策制定者愿意正视现实了,正是因为有了自下而上的反馈(包括上层的调研)才有了这自上而下的态度转变。中国人真是太能忍了(高层过于强势的后果),毫无疑问是因为怕才会这样忍着,怕什么呢?阶级斗争,相互揭发,家人斗家人,人人自危。这场运动让久不关心政治的中国人都有了政治觉悟。也让我们知道了,政治这个东西可以如此强有力地操控着人们,从“只能做什么”到“只要不做什么”是一个解放的过程,是人性的回归。

一个社会应当有它的正义,通常是建国先贤奠定的基调,就像美国的资本主义、人人生而平等、民主自由等,我国的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民主集中制等,这都是历史的选择。这选择说明什么,意味着什么,于我们世俗生活是否有着现实的好处是需要每一代人都要思考的。在我看来,世俗社会是现实的,而共产主义和宗教是浪漫的,将浪漫的主义硬生生地砸进现实,而毫不关心现状和人们的愿望,这主义就是粗暴的、法西斯的、非正义的。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还是掌握在大多数手里,我认为这就是“少数人的主义”和“大多数人的现实”的问题,说到底这个社会是“真理的社会”还是“现实的社会”?大多数人也可能是错误的,但将大众的错误纠正的途径或许只有两个:自上而下的润物般的影响(理论结合实际的政策)和自下而上的自身需求(食品安全、大气污染问题),这才是正义的做法。如果由于真理转化过慢而导致灾难,那就由这整个群体来承担。然而,或许还有第三条途径,在族群危机的时候,又必然要由少部分人来集权应急,而不能通过自下而上的意见汇集来形成决策。这种时候,是形成高效统治还是专制纳粹,关键在哪里呢?我回答不上来。如果在紧急时刻,统治者不能有效应对,仍全民公投,岂不就是民粹了吗?既然还需要选出首脑,还是要平时选举时就要考虑其人是否合适(太软弱或太专制),毕竟民主的本质就是自作自受。

像我们这样没啥政治觉悟、思想自由散漫的一代人,可以全心投入到自己的家庭和个人工作、生活中而无思想束缚,或许是我们尚未触及更深层的问题(还在表层徜徉着,例如感官享受),或许我们已经习惯了不操心政治,然而,当我们认真生活,有了自己的感知、思虑和需要,在解决思虑和满足需求过程中,也渐渐地深入了解更广阔的现实和历史。这是一个人的成长,当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又怀有着共同的愿望,这就形成了新的现实,既然社会是以人民的幸福为福祉,对这种新现实了解并解决,这就是上下的良性互动,当这种互动循环日久,社会也就在这过程中进步。革命是急性子,是肿瘤的切除,改良是常态,是立足实际的养生。

寻常时间里,有种态度叫做无可奈何,叫事不可为,叫不强求,还叫顺势而为、水到渠成,叫适时。当一个人迫切要做成一件事的时候,就会对别人的不理解和反对产生厌烦情绪,对诚心实意地反对者更是铲除(这不叫发扬主观能动性),即便是这件事在他看来是真心实意地为人民谋福祉,也丧失了正义性。然而,又有一种情况是事急从权,这中间该如何操作,真是个复杂的问题。

上面所写是初涉政治的思绪所至,拎不清也就没法讲究什么条理。之前看《邓小平时代》才算接触这段历史,此次看《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才进行了一点点思考(或许算是场思想汇报?),看官就不用太在意了,我也不可能有什么创见,也不会对上面的负什么责任,毕竟离成为坚定的某某主义者的第一步都还没有迈出呢!

最后再感叹一句,政治形势这个词是很强大的,个人是那么的渺小和脆弱,真是顺者昌逆者亡,不管是谁。当上位者春风得意的时候,下面的顺从者是真心实意地拥护,还是势不可为下的投机依从,如果不与势相随(与时俱进),明天又将会如何?得意地太早好天真啊,令人嗟叹!

14 comments

  1. 作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我反对任何形式的集权。也反对事急从权。
    有大的紧急事件,那就全体等死好了。

    1. 人类无论怎么说可能会灭绝,也会无所不用其极地为延续人类的繁衍而斗争着,存在可以没有意义,但只要存在就有希望不是?
      不可否认的是,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人人并非绝对平等,尤其是在某个特定紧急情况出现的时候,有些人在对付这件事上恰好是“天才”的,更有效的。集权本质上是每个人都牺牲一部分权力来致力于族群的安全,当然也通常被人利用。
      如果人人都是君子,都有着很高的觉悟,还需要不需要政府或许才可以讨论。

    1. 政治斗争终究是利益之争,也只有在教训中相互妥协了。例如在两次的世界大战之后,现在就不会那么容易轻启战端。马克思用物质极大丰富和人们思想觉悟高来解决物质短缺问题,但现在又出现了人类能力太强和自然承受能力发生了矛盾(污染和自然自净能力的矛盾),恐怕要有教训才能学会收敛(斗争过程也是相互摸清对方的底线的过程)。

    1. 人都是生活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中的,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呢。

    1. 自发地求索太慢了,希望有高人指点一二,或者推荐某些书看看。说实话,这篇文章吧,真是难为你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