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美,从真做起

真善美这个词可谓耳熟能详,试着查查该说法提出者,我粗略地搜索之下未能找到想要的答案,但也得到了大概的了解。真善美是属于人的最普遍最完美的精神追求,其中,真属于哲学范畴,善属于伦理学范畴,而美则属于美学范畴。如此深刻的问题以我那浅薄的认识自然不足以道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但我还是要说说我对此的感觉。

早年乱翻书的时候也翻阅过美学概论,然后就了解到了一句话,美是主观的。西方哲学史的通俗小说《苏菲的世界》也让我对哲学发生了一些兴趣,当然还不足以让我博览群书、皓首穷经,也只是稍稍读过几本此类的书罢了。然而,这些书不过是让我心中有了那么一根弦,或许还留下了一粒种子。

我向来常说的一句话,真善美,从真做起。因为在我心目中国人向来不重视求真的(我不否认这可能是个偏见),大多是谈善。西方的科技为何如此发达,盖因求真精神存在的缘故。而我天朝,善了,社会就和谐了,不是还有那句“克己复礼”吗,每个人都忍着,让整体看起来和谐,和谐了也就美了,也就“真”了(哦?竟然是黑格尔的顺序!)。然而,内化的和谐缺乏求真的进取,终是躲不过外部打击到来时不堪一击的结局。

刚刚看到了一篇博文《真善美关系的中西对比》,文中提及追求真善美中的统一问题和走向问题,其实,我向来只关注了真,善和美则多为忽视,至于真之后是走向善还是美,我暂无定见。但是,对照上面来看,我觉得我的倾向可能是康德和孔子,即由真到美再到善。

对世界和真相的认知决定了真,真实的才可能是美的,由此形成的准则才能构建大善。归根结底,对人类而言,善是终极追求,但是它的基础则是真与美,而美也基于真。如果心中的美和善都不过是凭空的臆想,轻易便崩塌,那它之于人类意义何在?

以上就是现在的我对真善美的一点认识。

附:

汤一介先生在1990年第4期《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文章,题目是“再论中国传统哲学的真善美问题”。文章写道:

40年前,沈有鼎在牛津大学作研究,给国内朋友写信说:
康德:善←美←真
黑格尔:真←美←善
(博主:箭头的意思是从哪里走向哪里。康德认为,首先是真,由真走向美,然后走向善。善是终极的。按沈有鼎先生的理解,康德与黑格尔对真善美发展顺序的看法是相反的。)

中国传统哲学在真善美问题上可分为三大系统:
孔子:善←美←真(博主:同康德看法一样。)
老子:真←善←美
庄子:美←善←真(接近于谢林或亚里士多德的看法)

这么理解的依据是:
孔子: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踰矩。
老子: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道德经 81章)
庄子: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知北游)
真者,精神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渔父)
“能动人”在于有真情,使人得到美的享受。

14 comments

  1. 一个人求真向善唯美些,人生应该更美好。我也认为顺序不可颠倒,追求客观的真实也寻求内心的真实,不武断,不矫情。

    1. 三者分属不同领域,但讲究个有机的统一,毕竟是人的精神追求嘛,不太可能相互割裂,所以总会出现一些体现先后的排序。我觉得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范畴了。

    1. 你的博客没有图片倒是挺有意思。问个,开博含有商业目的吗?

  2. 大伪似真。善意的谎言。看过此文后首先想到的两个词。真善美,如何排序,都显现出一重主观主次;只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他们的顺序也会有些变动。有时三者之间一上一下,也可能有平行的一段时间;按现行唯物主义辩证法而言,三者相互关系,相互促进。为什么现在最流传广泛的是“真善美”,可能与语感有一定关系,感觉很顺口,美的感觉。中国古诗词,也不讲究吟唱么?随意说说。

    1. 他们的排序体现了思想。哲学不是至上的学问,它也有无能为力的领域,真的领域才是够大的,当然测不准的出现让真换了方向。随便说说,哈哈

    1. 某论的最后一个字不是美,而是忍,境界一下子就下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