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偏逢空调冷

上上个周末就吃炎可宁片这样的消炎药(用于急性扁桃腺炎,细菌性肺炎,急性结膜炎,中耳炎,疖痈瘰疬(音:街拥萝莉),急性乳腺炎,肠炎,细菌性痢疾及急性尿道感染。),觉得对扁桃体和中耳炎这样的部位不适有所改善。一盒药吃完了,仍未痊愈,老婆又建议我吃罗红霉素,结果有不良反应,总是要上厕所,不过,改善效果还是挺明显的,吃了两天停药了。到上个星期三体检,医生对我当前身体的炎症竟未提及,我对耳鼻喉科医生的能力感到疑惑。

到了上周六,天气炎热,我裤衩背心蓬头垢面地在家里懒散着,一想房间的灯管爆了,还是趁着周末的工夫修好。晕晕乎乎地用冷水洗了头,然后靸着拖鞋下楼买灯管,照旧买个原样的,装上去未能解决问题,可见就跟之前出租前搞维修时那样,灯的镇流器也坏了,没办法,只好再下楼去买了个可以磁吸在灯座上的LED灯,把线接好,光明归来。

然而,没多久,身体便不舒服,晕晕乎乎的,也就冲了一包板蓝根,发发汗。等老婆下班回来一摸额头,有些发烧了,也没太当回事儿,当晚吃了感冒药,又加上一包板蓝根就睡了。到了第二天,老婆找来了两颗感康,够白天吃的,我上午吃一颗,下午又吃一颗(多吃了),一天下来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老婆下班回来又带来了退烧药对乙酰氨基酚,体温计测了体温:38.5摄氏度,心不在焉地吃了半碗饭。洗了温水澡,吃了一粒,喝了水,躺床上盖好加绒被单,慢慢感受蒸笼汗腌。汗流通畅,枕头浸湿,大脑也感觉清明许多,洗了温水澡,感觉好多了。当晚又吃了一粒感康、三粒两种消炎药,夜晚暑重稍有风扇微风吹及身侧,盖上肚子就睡了。

第二天就是周一,由于睡得早时间长,醒来感觉还不错,就剩点轻微渗鼻涕了。照旧吃了早饭和药(一粒感康和两粒消炎药),由于天热(当天最高气温35摄氏度),班车上开了空调,像我这样感冒将愈的人被吹了40分钟之后下了车,连连打了四、五个大喷嚏,办公室又是一通空调,两腿冰凉,于是很悲剧地再次发烧了。在加上吃了感康,周一这一天过得真是昏昏沉沉,勉强维持着神智清醒,下班回家,随便夹了几口菜吃完饭。

测了体温:39摄氏度。如法炮制,感觉没怎么流汗,就没有洗澡,吃了一粒对乙酰氨基酚片,照旧盖上出汗,此次感觉不好,或许是喝水不多,虽然中间喝了老婆拿来的一杯药,但是没有流汗湿透的感觉,效果不好。由于时间太长恐得了热射病,也就不再捂着了。果然一测体温:38.5摄氏度,改善有限。也不折腾,依旧洗澡吃了感康和消炎药就睡下了。

翌日气温仍高,我包里放了一件外套。到了班车上,换坐末排居中的位子,再穿上外套,所幸没有寒气透体的感觉。如此小心应付,一天下来,症状未有恶化,大体好了,不似之前的虚浮脆弱。吃罢晚饭下楼散步没多久,老婆也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去赴朋友之约了。晚上再吃点药巩固一下,顺便现身说法教育一下儿子好好穿衣服。悲催的近况基本交代完毕了。

在感冒一开始,老爹老娘一看我葳蕤卧床,就问我要不要去输液,对此我大为恼火:作为从发达省份江苏来的老爷爷老太太怎么会有这样的选择?!江苏去年就成为了首个全面叫停门诊输液的省份。作为“最后的给药方式”,输液是国际公认最危险的给药方式。“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也是公认的医学原则。对此,我还是坚持能不输液就不输液的,所以我儿子至今没有输液过。

当然,作为农村卫生站这样级别的医疗站点,输液是见疗效快也见效益快的惯常方式,如果病人没有获取药物的途径和自主意见,也就随波逐流地把身体交出去了。这次,我是有一定意识地要检验药效和方法(洗温水澡和捂着),以及践行不输液原则的,并不急于马上解决感冒发烧的身体问题。

不仅如此,还要注意在身体虚浮凝实之间的差异,身体不适时心理上的消极虚无感,以及药物、环境温度(空调)等因素对身体的影响。除此以外,以后要整理一下常用药方面的信息了!

10 comments

  1. 我和你的观念是一致的,我要是有点头热感冒的,都是一边热水泡脚,一边喝下几大杯红糖生姜水,然后蒙头盖上两床厚厚的被子,狠狠出一身汗,然后感冒就好得差不多了。长这么大,印象中输液总共也就两次,一次是头回去媳妇家喝酒太猛了,酒精中毒;另一次是手指头被自己不小心割破一个大口子,医生说怕感染。
    我家小孩也是从来不让输液的,孩子小的时候在老家由老人照顾,一有感冒咳嗽的情况,老人也会背着我们给小孩吃消炎药。现在回到我们身边来了,感冒了能不能吃药、怎么吃都是我说了算。
    南京今年出了新规,现在去医院看病,除非特别需要,医生一般不会动不动就让输液了,上次我老丈人自己要求输液都不行。还有就是,现在去药店买处方药(特别是抗生素类),都必须要有医生开的处方,否则不卖,这一规定对于不懂科学滥用抗生素的老人们来说还是挺管用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发现个别黑心药店利用什么网络问诊,可以当场开出处方来,当然这毕竟是个例。

    1. 我幼年用生锈的钉子刺破了手指、近两个月不小心踩到了钉子刺破了脚掌表皮(没流什么血),都没有打针。但是,咱从来没有喝醉过,不至于酒精中毒什么的。明确的规则是一点点建立起来的。

    1. 两者相权取其轻吧,吃药经过消化道,总比直接打血液里好吧。

    1. 此次感冒也是自己作的。其实社区一般是常有输液的,江苏也只是禁止二级医院的门诊输液,并非禁止甚至是鼓励社区这种地方来输液的。

  2. 说到输液,这都是我家里和我上的大学的最爱。
    自己学校医院是假的,校门口有个无照诊所,里面总是坐满了输液的学生。

    1. 社会上热议的滥用静脉输液问题之下你我大家都是受害者,能有几人置身事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