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四周年

四年前,临近“世界末日”只剩下两个星期的时候,我激动万分地创建了这个独立博客。这当然不是我的第一个博客,早在多年以前,先后用过Blogger、网易博客、BlogBus,只是从来就没把它们当回事儿,更是未尝用心过,也就不作数了。“世界末日”来了,咱也来个“创世纪”吧!

第四年里,越来越正经,就连本博开始一年半期间不太用心的文章的标题头加注个“水”。一开始喜欢复制,博客充斥了许多别人的东西,经过几番清理,都转移到“剪报”去了,虽然手工操作比较原始,但阅读一遍加深下印象感觉也挺好,而今那俩儿也过了“使劲往里塞”的时期了,有那么个站点放着,也不好意思把剪报荒废了。

貌似许多博客都要来篇“不忘初心”的自我勉励文章,我却不太稀罕写这个。博客,既是我的会客厅,也是滋养我的沃土。滋养既来自我的生活记录、内省整理,也更来自博友们的评论。博客不仅仅是日记本,更像是曹雪芹批阅十载石头记的悼红轩,因为他有读者,有可以提议改稿的读者朋友,十年辛苦不寻常却也不会自伤无聊。虽然,你我既成不了曹雪芹,也成为不了脂砚斋,但是这种陪伴的做法倒是可以学上一学的。 继续阅读博客四周年

浅谈隐私

人们越来越重视个人隐私了,大到保障人身和财务的安全,小到避免垃圾电话、短信骚扰,无不注意。不过,首先需要拎清什么是隐私,包括哪些内容。

在我看来,隐私一定是私人的(社会层面的保密责任不算,例如国家机密、商业机密等)、利害相关的。我姑且试着归纳一下隐私的范围。

  • 定位标签: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包括家庭出身)、联系方式、教育背景、工作履历;
  • 人身信息:健康状况(包括生理周期)、个人收入、拍摄的照片和视频、网络交易记录、位置信息(GPS定位)、社会关系;
  • 财务:银行账户(包括第三方支付平台账号)和资产相关密码(包括虚拟资产、电子邮件、游戏账号);
  • 精神:不愿公开的部分。

人是社会中的人,他之所以是他是由外部参照来定义的,即便是“黑衣人”也归属某个机构。

“定位标签”这部分,恐怕是最为人所关注的部分了,它的信息齐集一般都可以给这个人绘制出一个大概的轮廓,能够做出初步的判断。而以上所有这些信息,必然为利益相关者所关心,交换隐私才能赢得盟友,绑住自己才予人以安全。 继续阅读浅谈隐私

冬雪袭至欲断魂

近日又出差了,去上个月那个地儿,也就顺便带了点特产给同学,相约到达当晚再一起喝茶。

出发当天,正值寒流南侵、冬雪袭至,于是始发的高铁也晚点了,改签已然没票,时间也捉襟见肘,也就不用排长队折腾了。喝完咖啡暖暖身回来继续冷等,终于上了晚点近三个小时的高铁。再一次天真得认为,行车时间不应加长,也出乎意料地晚到了八点多,接下来又是一小时的车程和近两个小时的餐桌活动,最后出了酒店门,已是子初刻,待到了酒店房间,已是时近子正。原想那点特产可以当晚交给他,错过这晚恐没了机会,心下颇为着急,故不顾念当时已晚,给他去了电话,不想未通,只好作罢。冷静下来,看来只有交给前台寄存了。上次出差,安排三天,行程尚且从容,而这次压缩为两天,紧张多了。当晚神倦体乏,脱衣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七点起来,及丑方睡的后果略有显现,神不清气不爽。早餐后办了寄存和退房,去厂家公干,又是诸般忙碌,时间有限,领导又将返程车票改签延后。下午忙完,直接驱车去火车站。中午吃饭时间,同学来电相询行程,奈何行程非我安排,个人私事只好作罢。

待同学下班去取东西,我已上车。为了取东西又是不够顺利,颇为糟心。如此一番,自雪袭以来,诸般不遂人愿,连带同学心下亦泱泱。车行人归,子初下车打的,到家洗洗弄弄,时又及丑。次日上午,昏昏然。

周末休整一番,终于好多了!子时不眠,翌日魂断!子时两个小时,一定要睡觉的!

不是什么人之间都是可以沟通的

前几天在微信群里跟CLY等博友聊天,话匣子一开说得太多,最后还是稍稍反省了一下及时“住手”,也检讨了一下在某人退群问题上,我是需要担些责任的。

今天,学者王冲在锵锵三人行终于兑现了“裸奔”的誓言,虽然没有想象中那样需要马赛克,不过,受限于法律规定,最后也就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兑现了一下,半裸也算裸嘛!

这两件事有关系吗?有,美国大选!今天跟退群女博友聊了聊,确认了我9号当天的表现是促使她退群的直接原因。而今天的聊天又因何而起呢?这源于她在我之前的文章《借美国大选一窥国内媒体赶稿》下的评论

主要原因是国外的主流媒体跟上流精英都支持希拉里,所以结果早就出来了,很多主流媒体却没有实时更新。
所以不存在国内媒体的笔误或者抢新闻,而是国外媒体支持川普的太少,压着没有播报而已的原因。
国外媒体就一定比国内媒体精确么?

这段话该怎么理解?美国主流媒体可以把谁当选美国总统的消息压着不播出,因为他们都接受不了特朗普当选这个现实?而我们9号知道的消息是因为没有实时更新?我想,她可能没有想过美国与我国存在时差的问题,“实时”是什么概念是否明白呢?至于她最后的反问,我可以回答说,不管平时是不是精确,至少在美国大选上,美国本土的著名媒体是更靠谱的(必然掌握第一手数据),更不可能在总统大选这个实时报道问题上动什么手脚。 继续阅读不是什么人之间都是可以沟通的

长大了,就不好玩了

昨天下班搭同事的车回家,除了我还有两个人,其中之一是个90年的女孩(独生子女)。车内闲聊,从即将休产假的同事谈到生几个孩子、孩子跟谁姓的问题,那女孩斩钉截铁表示要生两个孩子,而且第一个一定要跟她姓,这个要求是她父母做出、她认可的。对此,我略有惊讶,不在于他男朋友无所谓的态度,也不在于她对跟谁姓同样表示无所谓的态度,而是惊讶于态度的坚决。

当时,我就代表着传统派提出异议:既然都无所谓,难道男方家庭对此也是无所谓?一般来说,男方家庭除非倒插门都会让孩子跟自己姓的,这是一种传统心理,虽无谓却心魔难过。如果计划生两个,第一个是儿子,第二个是女儿,岂不是儿子随母姓,而女儿随父姓?既然女方无所谓,为什么非要第一个孩子随母姓呢?如果第一个是女儿,那就随母姓,第二个如果是儿子还可以随父姓嘛!岂不甚好?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以我的了解,更传统些的湖南地区的90后父母不应该比我还开明吧?!

今天中饭时候,我问了坐在一起的三个比我年轻些的男同事“孩子跟谁姓”的问题,他们完全不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更有一个89年的斩钉截铁地表示不接受孩子不随自己姓的,如果是那样岂不是成倒插门了?关于孩子随谁姓的问题,一般情况下,都会默认地从父姓,有一种情况需要特殊考虑,那就是结婚双方都是独生子女,事先约定生两个孩子让他们各随父母姓氏倒也合情合理。

“90后也老了”的这些年来,他们也渐渐长大了,面对现实问题,也不复当年的轻松嬉闹,又是该感叹流年了!人长大了,有了明确的欲求和责任,就不那么好玩了。像我这种能跟70后相谈甚欢的80后未老先衰者,在当年玩邮箱吧时,曾在网上接触过两个90后的女孩,一个是向我推荐《网球王子》的高二女生,另一个是叫过我一阵子的“爸爸”的女孩。后者一开始这么叫出来,我还蛮受宠若惊,当然我也明白就是她觉得好玩,大概是因为我老气横秋地谆谆告诫过她吧!待她消失一两年后再上线,这个称呼也就终结了。虽往昔不再,如今想来,她那古灵精怪给人的感觉蛮有趣的。

可惜,人长大了,成了我等这般没了灵气的俗人,真得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