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顾全不易

人到四十,上有老下有小。全球经济形势都很不好,国内那 5.5% 的经济增长目标好像也不怎么提了,把活儿干好保住工作多赚点钱吧!况且“有些就医”花费也不轻松,经历过窘迫的人的选择是很自然的,经济基础是家庭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保住现在,面向未来。确保孩子做好任务,养成良好生活和学习习惯,希望能以从容的姿态面对未来的一切变化。作为监护人,责无旁贷。既然我在身边,尤其是当下的“特殊时期”,我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他这里。每天下午转发作业,回家检查提交作业,给他录发练球视频,回来洗澡上床睡觉了,而在睡觉前,我会给他读书。当前读的是死神永生,开学了,也不再“折磨”他了,我来读,权作熏陶。

每天早上赶公交车,常会碰到一个瘦小女人,前天在车上碰巧她对一个小朋友说着语文成语积累和写作的话题,带着那种肯定当然的语气。每个家长都有孩子的教育心得啊!孩子读着他这个年龄喜欢的小故事,更多超越年龄的,如果转化不成,那就由我来吧!

上有老下有小,孩子的成长关乎未来,必然付出更多,于是老人就顾及得少了。这当然不存在什么公平的,如今也只能明确周五会回家吃晚饭说上几句话,身体如有不适且需送医,自然送去,更多的就难以承诺了。我早上最早走,他们还没起床,我晚上回家,老娘也常常上床了,只有老爹还在陪孙子。

陪老人和陪孩子难以兼顾,年逾古稀走路多了也是负担,其他运动更是休提,在家待着吧,那些抗日剧我也看不下去,打牌也只能安排在长假期间,我喜欢的电影综艺,他们也觉得无聊。几番这般,也就放弃了!

每天忙完只想趴着,真是累成狗了。个人健康显然重要,其实很难顾得上,专门抽出时间来运动?太奢侈,没时间!能想起来动几下,就不错了!要说健康,我身边伤病者还真是没怎么少过,有得甲状腺结节做了手术的,有两个拄拐杖的,有在肩膀钉钉子的,也有患了癌症的,他们的年龄与我相仿甚至更年轻。上周末还有个年轻人因为我的项目在公司园区里骑电动车发生了撞车,听说牙齿剩不了几颗,哎!

我觉得自己一直有病,工作压力一大,我就会患口腔溃疡或脸上长痘痘,心情更是暴躁、气血翻涌,感觉血液都在焚烧,每到下班的点儿,我就有点晕,站起来都要嗨一声,一身疲惫,感觉身体被掏空。

身体上没大的异常就当没事儿,我一个脚后跟疼了几个月也懒得看医生,指望着身体自己修复吧!前两个月时常很暴躁,对孩子也是,我知道这不对,即便是真令人生气也不应该如此,近半个月来,我进行了自我调节,着意陪伴指导,力争不指责不暴怒。

成熟的人都知道,哪有什么顾全,不过是舍和得,决定舍弃什么,期待得到什么,然后去做罢了!

[1019]旋风般出差

客户是上帝,有需求就得想方设法满足。于是,我被迫补位接了一个紧急的活儿,要做个技术方案,还得在疫情再起时期出差交流。

确定明晨 5 点半出发,由于各地都有 48 小时内核酸阴性的要求,赶紧就近去医院做了核酸(周一才为了孩子返校做过,周二做了第二次)。好在是免费的,开始觉得意外,事后觉得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现在实行七天至少一检的常态化疫情防控措施,布设了许多免费的采集点。

做完核酸回来赶紧落实车票。航班因为台风梅花登陆而取消,次日直达的高铁完全没票,一次转车也买不齐票,于是二次转车成行,好在站内转车,聊以自慰。

没时间吃晚饭先把方案整理出个文档,借了电脑,回家吃了东西打包行李。由于明天一大早就得赶过去,于是预约了的士。预约下单后,的士司机就打电话过来确认。老实说,预约的士还是第一次。

次日较平时提前一小时起来,的士司机提前到来打电话给我。5 点 48 分出发,6 点 8 分就到了高铁站,不枉费师傅一路狂飙。

由于车票是同事买的,发过来的截图上部分信息不全,于是打开自己的“铁路12306”App,在“订单”页面右上角的“本人车票”里面查到了行程信息。

第二程的时候,发现每个行程下行最右边有个“二维码检票”,生活中习惯了扫码,这个方式挺自然的,只是不是所有车站的闸机都支持。到了宁波,不是微信,而是使用支付宝扫场所码,只是上面没有核酸检测记录和疫苗接种信息。绕啊绕地来到了核酸采集点,做了检测(周三,第三次)。

跟客户谈完去吃晚饭,念着同事健康有问题,喝酒的事情我也责无旁贷了,为了让场面上过得去吧,毕竟我们是来配合工作的!最后喝了大概四两 52 度的白酒。

翌日上午修改了方案,下午跟项目部交流完,跟施工方几个人会后碰个头,也就赶去机场了,台风已经过去航班恢复了!一路马不停蹄,听说有机票可以回家,也就不假思索地要回去。落地出站前又做了核酸(周四,第四次)。

想想也是许久没有乘飞机了,去年十一月那次出差以来也有 10 个月了。上次出差还是一片祥和不涉疫情,疫情期间出差也算是第一次了。

此次出差,第一天早上 5 点半出发,第二天晚上 11 点半到家。这期间,第一次疫情期间出差,第一次赶早上 7 点前的高铁,第一次预约的士,第一次扫码上高铁,第一次用支付宝扫健康码,第一次连续四天都做核酸,近 5 年来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坐了新通的地铁 6 号线,真是走出去无时无处不在尝鲜啊!睡了 5 个半小时的觉就照点上班,下午又来了一次核酸检测,这个周五天来天天都做啊!

再想想我怎么就这么着急赶回来,究其根本大概源自这么个心理:骤然离开就想赶紧消除异常回到常规生活上来,至于怕万一当地来了疫情被绊住了耽误事儿别的顾虑倒在其次,如此心理之下就完全没有在路上的洒脱自如了!

[1018]疲累而焦虑

有些事,明明知道应该做什么,也知道怎么做,却被生生地绊住了手脚无法开展,如果限期将至,而又乏进展,委实难受!郁积成郁结,郁结被消解,节奏又回到了按部就班,终于可以重新做个人了。

有时候我觉得,记录未必是为了记住,而是为了下意识地遗忘,让大脑在纷繁芜杂间找寻自己的细瘦逻辑记下,至于大量丰满的细节则会刻意遗忘。有时候我觉得,记录也未必就是热爱生活的表现,或许只是疲惫之余置身事外的偷闲。

人与人的外在表现差异可谓云泥之别,但想想每人身处的境地又大相径庭,即便是同一个人身处不同的境遇之下,又会是相同的表现吗?周遭的洪水滔天,身不由己真是难以淡然镇静、安神若素。我想,该如何重新取回掌控生活的感觉。

这些话听起来也莫名其妙、不知所云,也就到此为止了。反正事过境迁,终究会回归说人话的常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