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准备买电钢琴吧

经过高温假九天的连续陪伴,非非对爸爸的信赖、依赖显著增加,已隐然有超越妈妈的意味,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只要妈妈。这说明孩子聪明了,妈妈不在,还有爸爸,爸爸也不在,还有爷爷奶奶。

现在小家伙一个人对着玩具或图画书正儿八经地自言自语——越来越愿意说了,看起来不错!近些日子,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喜欢弓着背地慢慢走,似是学老人。见此情形,我立即喝止,甚至以打屁股威胁。非非看到我这样,他烦恼般反抗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甚至反过来打我。假期结束以来我也没有动手过,因为在我的温言相处中,他都还听得进,表现得不会胡搅蛮缠了,这个时候也就不需要用打来规劝了。当然,小孩子难免任性,无关痛痒的也就宽容了,毕竟,我也不想让他成为强权下逆来顺受的人。

昨晚下楼蹓跶半个小时回来,他继续对着玩具自言自语,没多会儿,坐在那里没动静了,上前一看,睡着了!于是,我就把他抱起来,他闭着眼睛两只手张牙舞爪状,由于当时只有八点多钟,看看能不能不这么早睡,就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吃葡萄,吃提子啦”,他随即咯咯地笑。等我放下他洗完提子回来,这家伙还是睡了,拿着一颗提子往他嘴巴里塞,塞不进,他故意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没办法,给妈妈留着的碗里多放了几颗提子,给他换上纸尿裤放床上睡吧!

不料,风云变幻,原本只是天际偶尔的安静闪亮变成了声声炸雷,轰隆隆照亮北方天空,甚至不断有闪电划破天空,险达地面。大概是受炸雷惊醒,非非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待妈妈回到家,跟妈妈一起吃了些水果。

人应当掌握一件乐器,我有心让孩子学一学(我也想学),不是为了以此营生,而是自我心灵的慰藉。殊不知,世事练达皆学问,学问生硬真乏味。如果在职业上讲究求真务实,力求客观,干的都是没有人性的事儿,在音乐的世界中有能力参与和表达,我想这是对人性的最好补偿。工作压力大,生活应该更舒心,如果说为了孩子扛着巨大压力买学区房,各种报培训班,自己的生活、孩子的生活就会变得无趣,更会丧失快乐学习的心情吧。除了学业,会一个演奏技能,再读读书玩玩别的,不是挺好的学习生活吗?

不过,技能需要练习,乐器需要发声,住在高层建筑里的人是有邻居的,这就让练习受到了限制(不打扰到别人是做人基本的素养),在此矛盾之下感觉是不自由的。好一点的入门钢琴也要三万起,钢琴每年都需要调校,再加上参加培训班,金钱的投入是不少的,目前看来,经济上感觉是不从容的。

昨天在知乎上看了看许多人关于电钢琴和钢琴的区别的论述,我觉得可以做出选择了。钢琴太郑重严肃,似乎意味着艰难刻苦,恐怕难以坚持,也不会快乐。而初学者面对陌生的音乐世界是感知有限的,犹如玄学般的某些细腻体验是不必过早考虑的。作为一般老百姓,太昂贵的投入未免太过隆重,用质量不错但更便宜的电钢琴来入门,还是容易轻松愉快的。

初步考虑,买个七千到一万这一价位的电钢琴吧!待以后玩得溜了,再考虑买个钢琴嘛! Read More

烈日炎炎奔向水世界

宅一个假期不出门,即便是对得起自己,却对不起娃儿。适逢老婆朋友组织一起去浏河第一湾加勒比水世界玩,我们也就报名参加了。

到了地方吃罢中饭,草草地把两个胳膊涂了防晒霜便入园更衣戴上泳镜下水。水花飞溅喷射,淋在头上,小儿紧张烦恼。于是在三四十公分深的水中绕着喷头走,有时也冷不丁地被滑梯顶的大桶水浇中,感觉还是有些冷的。抱着他滑,掩着他的口鼻向下冲,玩得多了快了,难免还是要被呛到。大些的小朋友还是蛮溜,双手把头一抱就飞快地下去了。

在浅水区玩了好一会儿,非非就趴水里要游泳,于是我们就转移到了略深些的区域,也就是六十公分深。拿了游泳圈给他,他扑棱扑棱地动一动腿,离会游泳还差得远呢!或许是见我潜下水去,他有一次整个头在水里维持了一两秒的时间,看他没有异状,也就不计较了。

呆在浅浅的池水里没劲儿了!于是去了真正的深水区,及肩的。我下水游了几分钟,感觉有点累。想着如果掉入了脚不探底的水中,会不会被淹死哦!水中感觉不适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水压,胸部在空气中和水中还是感觉不一样的。第二个,体魄,平素锻炼少,了不起就是个有氧运动的强度,感觉游泳起来还是比较吃力。不过,抱有这种心态,游起来也是虎头蛇尾的,对游泳技能的提高是没有帮助的。

接着往园区里面走,看到那险似悬崖的滑道,两侧又是窄窄的,看着就惊心,这种需要特别注意的运动还是不太适合散漫的自己。果断走过,来到了冲浪区域。穿上救生衣没几分钟,冲浪时间就结束了。岂料非非并不想走,冲浪的水池地面是坡度的,由浅渐深,他就抓着一个成人用的游泳圈在水里走,我自然在更深的地方保护着,出乎意料地,小家伙竟然走到了他下巴的深度。

三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在躺椅上眯着的妈妈起来拿着三件救生衣过来了!冲浪开始了,所谓冲浪,就是一浪接一浪,人随浪来浪,而不是波澜壮阔的海上滑板冲浪。面对来浪,难免被呛,非非就这样惊慌难过,于是妈妈抱着他撤到了边缘来看浪,感受余波轻轻的拍打过来。而我就深入些了,随着浪起浪落,放低的视线之中有着起伏回旋的水面,感觉颇有些宁静的意味,纵然热烈的音乐声响未绝。看着妈妈正在教他直面浪潮,我也随波逐流被送到了浅水区。浪袭过头顶,我就张嘴吸气,逗得非非咯咯地笑。一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冲浪结束。 Read More

又是一年高温假

一年前的今天在休高温假,当下也正是假期中。非非爷爷奶奶来了没多久,妈妈就去上班了,我这一闲下来,非非还是更喜欢黏爸爸一些,不出意料地在家做奶爸了,以致于对妈妈的依赖已然大减。近来也就是干了两件事,去了趟医院,装了台空调。

人年纪大了,身体就会出一些状况。近些日子老爹老娘都说眼睛有些不适,于是带着他们去眼科医院去检查检查。老娘做过白内障手术和激光手术,由于患了视网膜色素变性和夜盲症,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跟老家那边医院说法倒是一致,也就开个眼药水滴滴吧。老爹年逾古稀,经查患了轻度白内障,且点药水且观察!

放假前是酷暑难耐,于是就给老爹老娘那间房买了一台空调,到货后就预约安装,终于于凉爽的昨天下午安装好了。

放假里,睡到七八点钟醒来,吃个早饭,如果凉快无雨就带孩子下去遛达遛达,待天一热回家看个一两部电影,吃了中饭,休息休息,看看电视,偶尔跟非非玩一下贴纸,这家伙只是一通乱撕,贴纸的绝大部分工作都由我代劳了。下午他又是睡觉,我也跟着昏昏沉沉的守着他,啥事儿都提不起精神来。人吧,如果脑子里不想事儿,那就用手来想。这两天晚饭都是我自己做的,干活的时候感觉还是清醒多了。

整天就这样过着,看着Steemit微信群动不动就是几百条的未读,也就懒得看了。这就像是他那厢是春秋战国的激昂澎湃,而我这边犹如世外桃源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闲适散漫。不过,身体的舒适纵然得到了满足,但是不写点东西还是觉得空落落的,于是就趁着这人工的清凉夜色凑个几百字上来充充数。